通幽閣七分舵的不躲處,幾輛車子隱匿在隱蔽處,其中一輛車上,坐著傅芊芊和裴燁。

在二十分鐘之前,裴燁的人斷絕了通幽閣七分舵的所有通訊,並派人假冒明日的手下,對通幽閣內的眾人偷襲,然後便及時脫身,擾亂了他們的視聽。

當明日等人到了之後,七分舵的人以為還是他們,所以,對明日等人進行了射擊。

而出這個主意的人,則是傅芊芊。

而以裴燁原本的主意,是覆滅七分舵,但傅芊芊提出了要求,裴燁便順了傅芊芊的意。

槍戰一直在繼續。

等到槍聲停止,一直靠在沙發後背上閉眼假寐的傅芊芊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槍戰結束了!」

「大約是互相認出來了。」裴燁微笑的看著傅芊芊美麗的小臉,看出了她臉上的疲憊:「是不是累了?我送你回學校?」

傅芊芊點頭:「好!」

裴燁主動將手臂攤開,把自己的胸口露出來:「芊芊你若是困的話,可以睡一會兒,等到了學校,我叫你。」

傅芊芊皺眉看了一眼裴燁的胸膛,那裡……看起來確實很安全,而且,他是她的未婚夫,靠著他沒什麼不妥。

傅芊芊沒有說話,直接將頭靠了過去。

裴燁嘴角快要扯到耳根的弧度,代表了他此時的心情。

突然,楚行因為躲避障礙,車子打了個擺,導致傅芊芊的身體在裴燁的懷裡晃了一下,裴燁森寒的目光看向前方:「開慢點!」

霸寵嬌妻:狼性總裁太纏人 楚行:「……是!」

楚行硬生生把千萬超跑開出了小電驢的速度。 而通幽閣七分舵中,雙方停火之後,通幽閣七分舵的存活成員們全部聚在了一起,大家在清點死傷人員。

一名小隊長痛哭流涕的走到明日面前。

「舵主,您回來了,真是太好了。」

明日黑著臉看著他:「你現在膽子不小,連我也敢打!」

小隊長趕緊解釋:「舵主,在您回來之前,也有一批人,他們開著和您一樣的車子冒充您,進來之後,就開始對我們進行射擊,我們……還以為您也是他們的同夥!」

明日狐疑的眯眼:「你是說,有人冒充我們?」

小隊長連連點頭。

其他人也有好幾個跟著一起附和。

「是啊是啊,他們進來之後,就開始射擊,殺死了我們好幾個兄弟。」

「後來他們發現苗頭不對就跑了。」

「而且,他們開的車,和您開的車是一毛一樣的,否則,我們也不會認錯。」

聽完手下的敘述,明日的神情有些微愣。

不知為什麼,眼前的這一幕,讓他想到了曾有的一段回憶。

他那時還在黑鷹突擊隊中潛伏獲取軍方的消息,他和隊長紫車一起出任務,那時,也是因為一個匪寨一直打不下來,當時的隊長紫車便出了這個一個主意,他們的人冒充匪寨頭子打擊了匪寨,暗地裡,又襲擊了匪寨的頭子,當匪寨的頭子再來時,雙方便因不信任而交火,進而死傷過半,他們趁機拿下了那個匪寨,擊斃了匪寨的頭子。

最美麗的時光 跟著紫車隊長的那些日子,是他這一生最熱血的日子。

紫車隊長也是他最敬佩的女人,可惜他們卻站在了對立面,更可惜的是,她還被自己的好姐妹出賣並擊斃,真是可悲又可嘆。

他甩了甩頭,把腦中的那些畫面甩去。

他現在已經假死脫離了黑鷹突擊隊,他怎麼又想起以前的事?

大約是因為眼前的事與之前太相似,才又讓他憶起以前的事吧?

思緒回歸現實,想著眼前的事,明日的瞬間清明。

是裴燁。

一定是裴燁。

除了他之外,沒有人有這麼大的本事。

冒充他的人襲擊分舵,使得自己被分舵的人互相火拚。

讓他和自己的弟兄自相殘殺,好狠的手段。

看著滿舵的狼藉,明日氣的渾身發抖。

這一次交火,通幽閣七分舵死傷過半,死者被排成排的排列在一起,傷者被送去醫務部醫治,因為傷者太多,醫務部被擠爆了。

明日聽著手下彙報這次死傷的數字,心裡的怒火蹭蹭竄起。

本來他是想讓人綁了裴燁的未婚妻,用裴燁的未婚妻,藉機威脅裴燁,讓裴燁放了青天,結果……青天沒救成,反而搭上了自己這麼多兄弟的命。

更讓他沒想到的是,裴燁的未婚妻也是一個狠角色。

若是沒有她帶路,他的兄弟們也不會妄死。

這筆賬他記下了,絕對會讓裴燁和他的未婚妻血債血償。



學校門口。

裴燁趕在下午上課之前,將傅芊芊送回了學校,在這之前,他帶傅芊芊去簡單的吃了個飯。

「我下午放學後有事,所以,你不用來接我了!」

說完這句話,傅芊芊便下了車,留下車上一頭黑線的裴燁。 傅芊芊並沒看裴燁的臉色,所以,並沒有發現裴燁的情緒,便直接進了學校里。

傅芊芊剛進學校,曾月月就迎了上來。

曾月月悄咪咪的往大門口看了一眼,確定裴燁的車子已經走了,她才大膽的摟住了傅芊芊的胳膊。

裴燁那個大醋缸,每一次她挽住傅芊芊的胳膊,裴燁都會用一種看情敵的目光看著她。

連她一個女人的醋都吃,那個裴燁怎麼天天不酸死?

而且,就因為上次她給傅芊芊介紹男人聯誼,裴燁那個不要臉的居然在她的爸爸面前告她的狀,害的她被迫搬回家裡,還被她爸體罰的三天沒下來床,今天才剛能來學校上學。

一來上學,她就迫不及待的找傅芊芊,沒想到,就遇到了通幽閣的人找傅芊芊麻煩。

「怎麼樣,你沒事吧?」曾月月表現得非常害怕的模樣,靠在傅芊芊的肩膀上:「你不知道,今天上午的時候,我都快被嚇死了。」

傅芊芊斜睨她一眼,將她的頭推開:「之前在通幽閣七分舵附近樹上貓著的人,是你吧?」

曾月月:「……」

曾月月的嘴角一哂,眼睛無辜的眨巴眨巴:「呃,那怎麼可能是我呢?我一直在學校里,哪都沒去!」

傅芊芊二話不說從曾月月的頭髮里摘掉了一片沙棘樹的葉子:「我們學校里是沒有沙棘樹的,附近有種植沙棘樹的,也只有通幽閣七分舵附近。」

眼看被傅芊芊戳穿了,曾月月也不好再瞞著,便笑著露出兩排白牙,笑嘻嘻的說:「哎呀,還是什麼都瞞不過芊芊你。」

「你的位置太明顯了!」

曾月月:「……」

這簡直是恥辱,是她為『神偷』以來最大的恥辱。

除了她那大師兄之外,至於為止,她若是想隱藏起來,別人都很難發現她的,可是……傅芊芊居然說她隱藏的位置太明顯了。

不過,想到那個人是傅芊芊,曾月月突然覺得又有些理所當然了。

「不過,芊芊,你後來使的那招真是太絕了,讓通幽閣七分舵的人自相殘殺,你沒瞧見,那個七分舵舵主的臉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一想到通幽閣七分舵發生的事,曾月月便壓不住心底里的那股衝動,像個機關槍一樣說個不停。

說的差不多之後,曾月月神秘兮兮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後緊接著傅芊芊的胳膊說:「可是,芊芊,你使計使得通幽閣七分舵的人自相殘殺,但是,這也算是留下了禍根,那個通幽閣七分舵的舵主明日,我還是有所耳聞的,這個人心胸狹隘,而且,報復的心理極強,這一次,你和裴燁惹了他,他恐怕不會輕易放過你們。」

傅芊芊難得對曾月月露出了一絲溫柔的笑容,摸了摸她的頭髮,然後什麼也沒說,徑直朝前走去。

曾月月抓了抓自己被傅芊芊弄亂的頭髮,又追了上去。

「哎呀,芊芊,你這是什麼意思嘛?難道你不怕通幽閣的人找你麻煩?」

「你猜!」

曾月月:「……」

她感覺,有話直說的傅芊芊現在也開始會調人味口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定是她跟裴燁待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所以變壞了。

傅芊芊卻想著,她晚上要做的事,暫時……還不適合告訴其他人。 曾月月因為從傅芊芊那裡問不出什麼,便乖乖回了自己的教室。

好想跟傅芊芊一個班級啊,可惜……她老爸不同意。

傅芊芊還沒進自己的教室,便被一名老師攔了下來,對方是一班的班主任王民,是一個******,瘦瘦小小的中年男人。

一看到傅芊芊,王民便激動的推了推自己鼻樑上的鏡框,高興的喚道:「傅芊芊同學啊。」

傅芊芊皺眉看著王民。

王民馬上對傅芊芊自我介紹:「傅芊芊同學,是這樣的,我是一班的班主任王民。」

介紹完自己的班級后,王民臉上掛上了幾分驕傲來。

「你也知道,我們一班是所有的班級裡面成績最好的,雲城第一中學高三所有的頂尖學生,全部都在我們班裡了。」王民說的一臉自豪:「這次高考的話,我們班考上重點一本的通過率,也會是咱們全校,乃至全市、全省最高的。」

「因為我們一班被期許的期望比較高,所以,我們班的老師,也是學校最好的。」

聽著王民的話,傅芊芊的臉色依舊如初,甚至臉上還帶了幾分疑惑。

不知道這位一班的班主任跑來自己的面前炫耀這些做什麼。

因為自己慷慨激昂的話,並沒有引來傅芊芊多大的反應,這讓王民感覺到了幾分挫敗感。

說完之後,王民便笑眯眯的看著傅芊芊,一臉『我等你來高攀』的表情。

「傅芊芊同學,我說了這些話,你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傅芊芊淡漠的看著他:「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王民:「……」

他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難不成,他說了這麼多,傅芊芊不明白他什麼意思嗎?

反正自己已經來了,就算是豁下他的老臉,他也要把傅芊芊這樣的一個學霸學生拐……不對,是請到自己的班裡去。

王民見傅芊芊一臉認真的表情,他輕咳了一聲,這才開口實話實說:「那個,傅芊芊同學……」

恰好盛延這個時候走到教室門口。

因為傅芊芊和王民兩個人擋在了教室門口,他沒有辦法過去,便打斷了二人的對話。

「請讓一下!」

王民看到旁邊的人是盛延,只是看了一眼,便立刻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然後繼續看向傅芊芊,笑眯眯的說。

「傅芊芊同學,你有沒有興趣,轉到我們一班來?」

傅芊芊皺眉看著王民:「你是說,讓我轉到一班?」

「對!」王民用力點頭:「你放心,你到我班之後,我一定會全力輔導你,絕對會讓你拿下今年的高考狀元!!」

傅芊芊淡定的說:「不必了,就算沒有你的輔導,我也能拿下今年的高考狀元!」

王民:「……」

盛延:「……」

謙虛可是Z國的傳統美德啊,可這傅芊芊好似一點兒也不懂得謙虛為何物。

因為傅芊芊拒絕了自己,王民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回頭看到盛延,王民的臉上馬上又堆起了笑,這可是年級第二名啊:「盛延同學,你看……」

挖不到年級第一名,挖到第二名也是好的呀。 看著王民那張堆著笑滿是皺紋的臉,盛延的臉色可以說是極難看的。

剛才王民為了挖傅芊芊,居然把他擋在門外不讓他進去,還一副嫌棄的表情。

現在因為傅芊芊拒絕了他,所以,他才退而求其次,想要來挖他。

呵呵,他現在變成了一個備胎。

帶球媽咪別想跑 如果剛才這王民就挖他的話,或許他還能考慮考慮,現在……呵呵……

「王老師,現在可以讓我過去了嗎?」盛延冷冷的看著王民,話裡帶著幾分怒意。

王民:「……」

怕是自己惹的盛延不高興了,王民對著盛延尷尬一笑,然後讓開了身子,讓盛延可以過去。

等盛延離開之後,王民臉上的顏色可以說是如同開了醬油鋪似的,煞是好看。

這一個比一個傲慢,哼,不來我們一班,就等著將來他們考砸……

艾瑪,這一個年級第一,一個年級第二,實在是太可惜了。

王民一回頭準備回教師辦公室的時候,便看到王卉走到了自己的身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