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武宗?」

蕭凌眼中有著玩味之色,在殺來的武修當中,有幾道頗為強悍的氣息,這幾道氣息已經到達七星武宗,很顯然,已經有強者坐不住了。

「葉大師,去死吧!」

這幾名七星武宗顯然是打算聯手,他們一起朝著蕭凌掠來,發出恐怖的攻勢。

「有七星武宗出手,他死定了!」

其他武修見狀,臉上露出狂喜之色,七星武宗在四印疆可是鳳毛麟角的存在,這樣的存在,幾乎是超級勢力長老的實力。

「七星武宗在我眼裡其實和六星武宗一樣,不堪一擊。」

蕭凌目光漠然,既然七星武宗出手了,他也該認真起來,施展武技,讓這些不知好歹的武修們明白他可不是軟柿子。

「七傷搏命拳!」

蕭凌連續施展出拳,攜帶著搏命之勢的拳勁,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轟在了這些七星武宗聯手的攻勢上面。

轟!轟!轟!

七傷搏命拳的攻勢,以著摧枯拉朽的方式,將這些攻勢全部擊破,猶如將一塊豆腐碾碎一樣,太過撼人心魄。

嘭!

擊破這群攻勢后,那七傷拳氣,直接轟在那群七星武宗身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

「怎麼可能?」

這幾名七星武宗雙眼瞪得老大,艱難低下頭來,發現他們的身軀已經被洞穿,最後跪在地上,眼中充滿懊悔之色。

這數名七星武宗死亡后,那群失去理智的武修們終於是止住腳步,雙眼之中,終於是露出了驚恐之色。

這還是五星武宗的煉藥師嗎?這簡直就是人形暴龍啊!

「熱身運動完了。」

蕭凌雙手合起,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不咸不淡地說道:「剩下的老鼠們,都別藏著掖著了,因為你們的下場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葉大師,你的確有能耐,能夠憑著五星巔峰武宗的實力,廝殺到現在不敗,真是令人敬佩。只不過,你碰到我們六極魔宗,可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你是龍也的給我盤著,你是虎也得給我卧著!」

暴雨傾瀉而下的森林之中,森然的笑聲緩緩響起,蕭凌的眼神有著玩味之色,體內的元氣終於是沸騰起來。

「終於來了幾個夠看的……」

蕭凌吐了一口濁氣,咧嘴一笑。

噠!噠!噠!

暴雨之下,六道人影緩緩地從漆黑的森林當中走了出來。

這六人抱劍而立,皆是一襲漆黑長袍,在衣衫之上,有著一條條扭曲古怪的黑紋,隱約間,一股戾氣殺機,在六人體內散發開來。

這六人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極為強悍,那恐怖的元氣波動,令得在場的武修們側目。

這六人,全部踏入了八星武宗!

六極魔宗的領頭者,氣息更加強大,已經接近八星巔峰武宗!

森林之中,無論是在暗處,亦或者在明處,當看到六極魔宗出現后,然後便有了一些竊竊私語聲傳開。

「沒想到六極魔宗也現身了,那領頭者,估計就是木易吧?」

「呵呵,六極魔宗出手,這場戰鬥,可以塵埃落地了。」

「六極魔宗每個人都是心狠手辣的魔道武修,在四印疆當中,可是凶名赫赫!」

「據說,六極魔宗聯手作戰,可以面對九星武宗立於不敗之地!還有,他們出手,幾乎是斬草除根……」

「葉大師今日必定要葬身此地,可惜了,天妒英才……」

聽著周圍那些竊竊私語聲,六極魔宗臉上皆是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這笑容之中,流露出濃濃的嗜血之意。

為首的木易,臉上有著一道道猙獰黑色紋路,令得他看上去頗為猙獰,他目光噙著輕蔑之色,看向蕭凌,淡淡道:「葉大師,我們幾個都是粗人,我就直話直說,不拐彎抹角了。」

「將身上的財物以及機緣,全部交給我們。再給我們煉製三十年丹藥,我們便可以留你一條活路,要不然,嘿嘿……」

聞言,蕭凌眼中流出玩味之色,雙手抱胸,老神在在地站在原地,笑道:「我很想聽聽,你們究竟拿我怎麼樣?」

「我們只好將你在這裡碎屍萬段,然後奪走你身上的財物和機緣。」

木易咧嘴一笑,顯得頗為猙獰,道:「所以,我奉勸葉大師最好不要做無所謂的掙扎。正所謂,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種淺而易懂的道理,葉大師應該明白吧?」

伴隨著木易語言一落,一道道目光齊刷刷地看向蕭凌,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蕭凌緩緩抬起頭來,吐了一口唾沫,顯得頗為清秀的臉龐上,此刻卻是陡然湧現出一抹譏諷之色。

「想要把我碎屍萬段的人很多,他們也如同你這般狂妄到極致,將我完全無視了!」

蕭凌抬起腳來,腳尖在地上輕輕劃了一個圈,猛然踩在地上,並不帶多少情感的言語,緩緩從蕭凌嘴中傳出。

「最後,他們全部被我狠狠踩在腳下,沒有翻身之地。 我曾爲你粉身碎骨 而你們也不例外,我會狠狠踐踏你們!」

此話一出,森林之中的吵雜之聲陡然安靜下來,只有暴雨落地拍打的聲音。

一道道目光有著異樣的情緒,皆是看向蕭凌,他們顯然沒想到,面對凶名赫赫的六極魔宗,蕭凌還敢如此霸道回擊。

難道蕭凌不知道,他要面對的可是六極魔宗,這六人可是無惡不作的大魔頭,每個人手上沾滿了無數鮮血。

「呵呵,葉大師不愧是五品煉藥師,說出來的狠話,都是這般令人回味無窮……」

木易猙獰的臉龐微微抽搐了一下,旋即,他咧嘴一笑,笑意之中,散發著濃郁到極致的戾氣。

「葉大師,你最好記住了我的名字,我是六極魔宗的頭領木易。接下來,我們馬上就要將你的頭顱擰下來,當做夜壺來用。」

木易嗜血的笑容在臉上湧現出來,在他雙眼之中,出現了一道宛如毒蛇一樣陰冷的光芒,喝道:「出手,將這小子弄死!」

轟!

木易一聲命令之下,在他身旁的五人,八星武宗的氣息猛然從體內爆發而出,抽出漆黑的長劍,在暴雨之下,這些黑劍劃破雨水,發出輕微的劍鳴聲。

「出手了。」

徐玄墨雙眼緊緊盯著戰場,喃喃自語道:「葉大師,你究竟有什麼實力!我真的很想瞧瞧!」

「六極魔宗出手,葉大師必死無疑!」徐昊獰笑道。

徐昊彷彿看到了蕭凌倒在血泊當中,這樣的妖孽天才,最好別活在世上,因為他內心的妒火,已經將他焚燒了。

「你們六極魔宗聯手才能夠發出至強攻擊,你們五個上來是來送死嗎?」

蕭凌微微搖了搖頭,六極魔宗的確有些實力,只不過,六極魔宗面對他卻如此輕蔑,他馬上就會讓六極魔宗明白他的恐怖之處。

不僅如此,在暗處還有不少強悍武修,若是將六極魔宗全部擊殺,無疑是可以殺雞儆猴,省去接下來的不少麻煩。

這個念頭,在蕭凌腦海一閃而過。

唰!唰!唰!

殺來的五名魔修,猶如鬼魅般出現在蕭凌周身,手中的黑劍,劃過狠辣刁鑽的劍術,朝著蕭凌周身要害狠狠刺去。

不得不說,這五人出手極為默契,就算是眼中有著輕蔑之色,但攻勢之中,八星武宗的力道沒有絲毫減小,反而是用了十分功底,就算是八星武宗在此,也要被這五人擊殺。

由此可見,六極魔宗能夠混到現在,的確有不小的能耐!

「小子,你死了可不要怪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身份尊貴,身上還帶了不少好東西。畢竟,你這樣還敢獨自出來溜達,簡直就是找死!」

這五人猙獰的臉龐,在蕭凌眼中急速放大,隨後,他們的黑劍攻勢來到蕭凌身前,快如閃電般轟在蕭凌身體之上。

在黑劍刺在蕭凌身上的時候,這五人露出殘忍的笑容,他們彷彿看到蕭凌的身體被他們分割解體,鮮血狂飆的場景。

鐺!

清脆的金鐵之聲響起,這五人的殘忍笑容凝固在臉上,眼中有著驚駭之色,他們感覺自己的黑劍刺中了一塊鐵板,那劍身之上,猛然出現了一股恐怖如斯的力量,那恐怖的力量,使得他們虎口流血,手掌發麻。

「什麼!」

這五人用著見了鬼一樣的目光看向蕭凌,立馬看到了驚悚的一幕,他們的黑劍刺在蕭凌身上,卻是不能進去半分,全部被蕭凌的肉身抵擋住了。

「他是煉體武修!」

「葉大師究竟修鍊了什麼煉體武技,肉身竟然如此霸道!」

圍觀的武修們,雙眼之中有著震撼之色,眼前的這一幕,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你們五人的攻勢就只有這點能耐?」

蕭凌抬起頭來,漆黑的眸子古井不波,嘴角掀起一絲譏諷的弧度,笑道:「若是你們只有這樣的能耐,那就沒必要在我面前長篇大論了。」

在五人殺來的瞬間,蕭凌開啟八門遁甲兩門,肉身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同時之間,他身上散發出六星武宗的氣息,在經歷了這麼多廝殺,他已經順利晉級了。

咻!

這五人可是身經百戰的魔道武修,吃驚過後,眼中閃過狠辣之色,手中的黑劍朝著蕭凌的脖子,雙眼,嘴巴,頭顱絞殺而去。

「找死。」

蕭凌抬起手來,元氣暴涌而出,雙手之間,搏殺之氣猶如長龍一樣,將這些黑劍散發出來的劍氣全部捏爆。

「快回來!」

觀戰的木易看到這一幕後,瞳孔猛地一縮,發出暴喝聲,蕭凌的實力太過邪門,已經超過他的預料了。

那五人聽到木易的暴喝聲,臉色劇變,也意識到蕭凌的難纏性,旋即,他們也不猶豫,身形立馬暴退而去。

「呵呵,你們就想這樣走了?當我是什麼了?」

在這五人暴退的時候,一直沒有出手的蕭凌,漆黑的雙眼爆發出猙獰與戾氣,使得那些圍觀武修不敢直視。

咻!

眾人目光看去,蕭凌的身影直接化為了黑色幽靈,出現在五人身軀,手掌陡然探出,一股股搏命拳勁爆發開來,轟向這五人。

面對蕭凌拚命般的攻勢,這五人眼中露出驚駭之色,立馬催動渾身元氣,握著黑劍,將平生的絕技施展出來。

「呵呵……」

在這一瞬間,蕭凌施展游龍無痕步,躲開這些攻勢,而搏命拳勁,直接轟在了這五人身軀之上。

噗嗤!

這五名武修當即噴出一口鮮血,身形倒飛而出,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

六極魔宗五名八星武宗,在蕭凌出手瞬間,便是敗下陣來!

咻!

蕭凌屈指一彈,五道猩紅光芒呼嘯而過,便是以著一種快如閃電的速度,劃過黑夜,在無數道震驚的目光注視下,轟向五人的眉心處。

「混賬東西!你給我住手!」

木易眼中布滿了驚悚之色,他看到了五道身影跌落在地上,在他們眉心上,出現了猙獰的血洞。

六極魔宗五名八星武宗,全部死在蕭凌手中,木易怎麼也沒想到,蕭凌的手段比他們還要狠辣。

蕭凌漠然的目光看向木易,沖著木易笑了笑,不急不緩地說道:「接下來,輪到你了……」 蕭凌目光看向木易,眼下六極魔宗五名八星武宗死在他手上,六極魔宗就無法聯手施展出匹敵九星武宗的力量。

只要將木易解決掉,殺雞儆猴的效果便可以做到了。

「境界突破到六星武宗,將六極魔宗的五名八星武宗直接斬殺掉,葉大師他的實力太邪門了!」徐玄墨瞳孔猛地一縮,蕭凌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通體發寒,若是他實力在八星武宗,恐怕不會比這五人好到哪裡去。

「怎麼會這樣?八星武宗的實力竟然這般不堪一擊?」

徐昊通體冰涼,差點栽倒在地上,蕭凌擊殺五名八星武宗,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蕭凌可以輕易捏死他,猶如踩死螻蟻一樣簡單。

徐昊回憶當初與蕭凌碰面的時候,蕭凌的目光沒有絲毫波瀾,可見蕭凌並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想到這裡,徐昊雙眼通紅,有些氣喘吁吁,內心的妒火將他完全吞噬。

憑什麼蕭凌這麼強?他卻不能這樣?

徐昊內心咆哮不停,在蕭凌面前,他覺得自己當初的做法太可笑幼稚了,也許在他出現的時候,蕭凌只是把他當做小孩子看待一樣。

「你給我冷靜點。」

徐玄墨拍了徐昊的後腦勺,喝道:「你不是他的對手,趁早將心中的念頭抹去,要不然的話,你也會化為一具屍體!這根本不值得!」

天價前妻 「叔叔!我們可以不出手,卻可以叫人殺了他!」

徐昊急道:「青裇是四印疆暗影會的會長,他出手的話,這姓葉的必死無疑啊!」

「你放心好了。」

徐玄墨明白徐昊已經氣瘋了,失去了理智,蕭凌已經成為了徐昊內心的心魔,若是蕭凌不死,恐怕將來徐昊便會失去鬥志。

「葉大師殺死陳絕,青裇自然會收拾他。」

徐玄墨冷笑道:「在拍賣場當中,葉大師已經與青裇頂撞了一番。我估計,在四印武宮的秘境當中,葉大師必定會與青裇一戰。既然你那麼想葉大師死,等下我們也去四印武宮的秘境走上一遭。」

看到蕭凌如此逆天,徐玄墨心裡也非常鬱悶,只不過,他不想和蕭凌直接交惡,這樣的妖孽天才,若是沒有趁早扼殺在搖籃當中,將來絕對是禍患無窮。

在眾人震撼無比的時候,木易作為當事人,他滿背都是冷汗,夾雜著雨水,渾身很冰涼。

蕭凌能夠輕而易舉地擊殺五名八星武宗,換句話來說,也有能耐將他宰了。

要知道,就算是他自己也沒有像蕭凌這般的能耐,出手就是雷厲風行,將五名八星武宗擊殺。

咻!

蕭凌注視著木易,將木易鎖定,身形一動,化為一道鬼魅黑影,朝著木易掠來。

大明星的小萌妻 「魔極劍斬!」

木易明白自己無法逃脫了,他已經被蕭凌鎖定,作為在刀口上舔血的人物,他還沒有那麼窩囊,幾乎是八星巔峰武宗的氣息從體內爆發出來,他眼中閃爍著癲狂之色,手中的黑劍,也是猛然斬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