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祖,我求求你。」蘇慕婉突兀的淚流滿面,脆弱不堪。她此刻哪還有之前強勢而又古靈精怪的樣子?

她完美無瑕的臉龐上,流下了兩行清淚。睫毛上,還掛有淚珠:「英擊王與天域神祗真身已動,唯一能讓洪錚避開的,只有青帝宮,白帝宮,東皇殿了。但此刻白帝宮與東皇殿,已經來不及了。」

三祖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我知曉。」

蘇慕婉面色一喜,正準備說話,但卻是被三祖不耐煩的打斷:「但是這與我們青帝宮有什麼關係?蘇慕婉啊蘇慕婉,你是不是糊塗了?我說最後一遍,帶著他退去!」

洪錚道:「送我出去吧,不用求他。」

「可是你會死!」蘇慕婉轉過頭,尖叫道。

「那也要比你給人低聲下氣的跪下好!」洪錚喝到。

三祖嘿嘿冷笑一聲,轉身離去,消失在眾人眼前。蘇慕婉失魂落魄的起身,帶著洪錚,離開了這處次元空間。

剛剛出次元空間,兩股強大的神念迅速的掃來。

不屬於英擊與天域神祗,而是另外兩股。卻是蘇慕婉發怒之時,感應到蘇慕婉的仇家。

「蘇慕婉,等我哦,我就快要來了。」尖銳的聲音從遙遠的地域傳來。

「慕婉,我這就來找你。」好聽的男聲如同驚雷一般的在炸裂。

「怎麼辦,怎麼辦?」蘇慕婉已經變的手足無措,喃喃自語,失去了主張,「對了,南國,我南國有一個好友,我送你去。」

蘇慕婉焦急的說道。

「不用了。」洪錚平靜的說道,他已經感應到了兩股若有若無的殺念鎖定了自己。很淡很遙遠,但卻真真切切的存在。

正是英擊王與天域神祗的殺念。

通天之王太可怕了,真身還未動,僅僅是在復甦,就能夠透過重重的空間,鎖定自己。

「去天魔大裂谷!」洪錚說道。

當初他的義父,符蚓真君曾經告知過他。如果日後遇到什麼困難,可以去天魔大裂谷找他。

「天魔大裂谷也攔不住英擊與天域神祗。」蘇慕婉說道。

「符蚓會是他們的對手嗎?」洪錚問道。

「巔峰時期也是通天之王,但後來出了大問題,現在根本不行。」蘇慕婉了解很多秘辛。

「那不去了,去了也是給義父舔麻煩。」洪錚道。

洪不破急了,問向大茶壺:「你有沒有辦法?」

「對啊,你手段很多,有沒有辦法?」洪銘也是很焦急的問道。

大茶壺臉上露出了苦惱之色:「通天之王太可怕了,他們現在的殺念已經鎖定了洪錚,逃不掉了。這兩尊通天之王太狠了,居然來為難一個後輩。」

「那到底怎麼辦?」七彩天雞也是一籌莫展。

蘇慕婉瘋狂了,拉著洪錚,不斷的穿梭在虛空中,帶他行走一處又一處密地與虛無空間。期間,她拜訪了很多散修與遁世高手,想要得到庇護,但都沒有成功。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兩尊通天之王的氣息漸漸的降臨在了東荒中。初始時很淡,但到最後,開始濃烈起來。

受到兩股氣息的影響,天色開始變化,天地間下起了磅礴大雨。

「父親,我去找我的父親,他是通天之王,希望他能夠出手。」蘇慕婉說道。 第五百五十四章龍有情鱗,鳳有情羽

蘇慕婉說完,也不等洪錚有啥動作,直接抓著洪錚的手臂,直接穿梭在虛空中。帶他無盡奔波,隨著兩尊通天之王的氣息越來越濃厚,她的面色也越來越蒼白。三個時辰后,蘇慕婉帶著洪錚來到了一處城池中。

這是一座凡人的城池,熙熙攘攘,很是繁華。

在一處鐵匠鋪前,蘇慕婉停了下來。鋪子中,一個身材壯碩,赤著上身,長相很是憨厚。看上去也就三十多歲的年紀。

叮叮叮。

他揮著手中的鐵鎚,不斷的敲打著。汗水順著他古銅色的皮膚,滴落到了地面上。

「蘇老三,我要的糞叉打好了沒?」

「蘇老三,什麼時候能出貨?」

不斷有人來問好與吆喝,蘇老三卻一副笑呵呵的樣子,很是和煦。

「好了,馬上就好。」

洪錚驚異的看著這個壯碩的中年男人。真的是大隱隱於市,誰能想到眼前這個與普通凡人無異的鐵匠,居然是一尊通天之王?

蘇鐵匠很明顯的早就已經感應到了蘇慕婉與洪錚的到來,淡淡的掃了一眼二人,也不理睬,繼續忙著手中的活計。

「進來坐。」蘇鐵匠拿著一塊髒兮兮的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水。

「父親,請幫我。」蘇慕婉跪在地上,淚如雨下,很是凄婉。

蘇鐵匠依舊一幅憨厚與和煦的模樣,但洪錚卻能夠看出,他的眸子,異常的冰冷。冷漠到幾乎沒有任何的情感。

「你很愛他?」蘇鐵匠問道,臉上堆滿了笑容。

蘇慕婉點點頭:「是的父親,這是女兒不能捨棄的人。」

蘇鐵匠聞言,將目光注視在了洪錚的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著他,想將這個年輕人看個通透。之前他施展出魔亂乾坤,化身古魔的一幕,蘇鐵匠也看到了。

確實很不凡,這種天資,讓人驚愕。

但在時光的長河中,誕生的天才如過江之鯽,到最後,能成通天之王的又有幾人?能成帝的,更是屈指可數。

「你確實有無限可能,但只是可能……在你沒有結成道果之前,無人會關注你的天資。」蘇鐵匠笑呵呵的說道,眼眸越發的冰冷了。

「走吧,我不會出手。」蘇鐵匠說道,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蘇慕婉瞪大了眸子,眼中盡都是難以置信之色。自己的父親都不肯幫自己?

「父親,難道你就不考慮考慮我的感受嗎?」蘇慕婉淚如雨下,已經開始絕望了。

蘇鐵匠道:「兒女情長,都是浮雲,唯有自身強大,才是正理,總有一天,你們都會明白。他目前……還沒有資格讓我出手。」

「走吧。」洪錚恭敬的對蘇鐵匠行了一禮,而後平靜的轉身。

蘇慕婉失魂落魄的起身,眸子中沒有絲毫的焦距。走出了城池,她抬頭看向天空,眼中漸漸有仇恨瘋狂之色流露。

「無人與我看黃昏,無人問我粥可溫……」蘇慕婉喃喃自語,滿頭青絲飄揚。

「先去找大茶壺,再去天魔大裂谷。」洪錚說道,感覺到心中越來越壓抑,兩尊通天之王的氣息越來越濃厚,壓的整個東荒都是在變幻。

雨越下越大,淋在二人的身上。

蘇慕婉披頭散髮的,但眸子卻亮晶晶的,看著洪錚:「洪錚……」

「走吧。」洪錚繼續開口,眼神卻平靜無比。

蘇慕婉像是丟了魂,茫然的點點頭。帶著洪錚,找到了大茶壺等人。

「快要來了。」大茶壺抬頭看著蒼穹,他靈覺無比的敏銳,很輕易的感應到有兩道超級恐怖的氣息正在復甦,跨越無窮虛空,越過無數的次元空間,迅速的接近東荒。

咔擦。

或許是受到兩股通天之王氣息的影響,東荒的規則都是在改變。一道驚雷劃過虛空,伴隨著磅礴大雨,照亮了虛空。

「當初在摘取鳳凰翎羽的時候,我發現了兩根翎羽,這根不知道有什麼用。」洪錚說道,而後取出了那根黑色的翎羽,遞給了蘇慕婉。

蘇慕婉接過,臉色瞬間變的通紅。大茶壺的眼神很詭異,盯著洪錚與蘇慕婉,有些玩味。

洪錚自然沒有感應到,自顧自的說道:「在古魔地中,我說過要送你一份大禮,現在應該兌現了。」

他取出了一滴長生秘力,彈入到了蘇慕婉的掌心中。

蘇慕婉只感覺心臟劇烈的跳動著,眼眸瞬間濕潤,抱著洪錚:「洪錚,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為什麼?」

洪錚道:「你為我四處奔波,我不可能無動於衷。」

「洪錚,我再帶你去個地方。」蘇慕婉面色羞紅的說道。

大茶壺與七彩天雞擠眉弄眼的看著洪錚,笑的沒心沒肺,很是曖昧。

洪不破疑惑的問道:「你們去哪裡,我也要去。」

「你去什麼啊,他們去完成最原始的任務。」大茶壺猥瑣的笑道,「你去了不好。」

「是不是脫光了衣服打架?」洪不破嘿嘿的笑了起來,但眼中卻是有愁色。兩尊通天之王尋來,幾乎是必死之局。

洪錚像是木頭似的:「去哪,做什麼?」

「跟我來。」蘇慕婉抓著洪錚的手臂,撕開一處次元空間,踏入了進去。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處無邊無際的花園。彼岸花,陀羅花,牡丹花,各種花都有,鋪滿了整個世界,芬芳無比,五彩繽紛。

「這是哪……」洪錚話還沒說完,就感覺一具柔軟的軀體鑽入到了自己的懷中。他腦海像是爆炸了一般,一片的空白,思緒都是停滯了。

還未有所反應,鮮紅飽滿的唇瓣貼上了自己的嘴唇。

我靠?

我被強上了?

洪錚只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然後只感覺整個人動不了了。

蘇慕婉丁香小舌伸進了洪錚的嘴內,很是笨拙。良久之後,才分開。蘇慕婉白皙的臉龐上升起了兩道紅霞。她退後幾步,眼眸亮晶晶的看著洪錚,把玩著手中的黑色翎羽:「洪錚,你知曉這是什麼嗎?」

洪錚傻乎乎的搖頭。

「龍有情鱗,鳳有情羽。」蘇慕婉輕聲開口,眸子水汪汪的。身上早就已經被雨水打濕,薄薄的衣衫貼在她的軀體上,玲瓏剔透,很是魅惑。

她開始緩緩的解開衣衫。 第五百五十五章流鼻血了

一具潔白如同羊脂白玉般的玉體完全的出現在洪錚的眼前。沒有一絲的瑕疵,像是完美的藝術品。

瑰麗,無瑕,魅惑。

「洪錚……」蘇慕婉輕聲呢喃,眸子很是迷離。眼眸似乎能夠滴出水來一般,裡面情絲萬縷。她風情萬種,白皙的面龐上漸漸的浮起紅霞。

洪錚只感覺熱血沖向自己的腦海。

他情商是很低,女人的心思,他也從來猜不透。但是,他是個正常的男人。見到這一幕,他只感覺內心中最為原始的衝動被喚醒。

而後,他感覺鼻子熱乎乎的。

「噗嗤。」蘇慕婉嬌笑一聲,看著洪錚,笑的花枝亂顫。

因為洪錚居然流鼻血了!

洪錚手忙腳亂的轉過身軀,抹著鼻血:「不好意思,失態了,你不要這樣,快把衣服穿上。」

蘇慕婉蓮步輕移,款款走來,走到洪錚的背後,緩緩的抱住他有些消瘦的身軀。臉龐在他的肩膀上摩挲著:「你轉過身來。」

「不轉。」洪錚說道。

「轉過來,我又不會吃了你。」蘇慕婉聲音很清脆,也很魅惑。

洪錚不說話,閉上了眼睛:「其實你不需要這樣。」

蘇慕婉不語,如玉一般的右手伸在虛空中,上面有一根黑色的翎羽正在不斷的燃燒著。空氣中,有詭異的氣息在流轉。

洪錚只感覺自己的意識在迷失,內心中最為原始的衝動也越來越強烈。

情羽正在展現它的威力!

片刻之後,洪錚只感覺自己的心智迅速的迷失,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媽蛋,這是老子第二次被下藥了!

而後,他瘋狂的轉過身軀,抱住了蘇慕婉,低吼一聲,將她壓在了地上:「你逼我的。」

「就是我逼你的!」蘇慕婉說道。

當洪錚突破關鍵性的一步時,蘇慕婉輕呼一聲,感覺軀體都要被撕裂了。身下有一朵鮮艷的血花在綻放。

魔女,終於完成了向女人的方向過渡。

這處次元空間,爆發出了一場另類的大戰。花叢中,兩道身影在不斷的翻滾著。伴隨著嬌喘與洪錚的低吼聲。

洪錚的照海在發光,在吞噬著魔女的准帝本源!

與當初吞噬白玉涵的准帝本源,一模一樣。

蘇慕婉驚了一下,但隨後全面的放開。這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女人,一旦決定了某種事情,就會不遺餘力的去完成。准帝本源不斷的被洪錚掠取,落入到了他的照海中。

他照海中,漸漸結出了帝道甘霖!

嗡!

蘇慕婉只感覺腦海嗡鳴著,洪錚那強大的神念探了進來,徑直的刺入到了她的腦海中,在窺探著青帝宮的絕學——青帝偃月刀!

良久之後,二人才結束了這場另類的戰鬥。

蘇慕婉躺在洪錚的懷中,右手撫摸著洪錚的臉頰:「洪錚,你放心,誰都傷害不了你。」

「值得嗎?」洪錚恢復了自己的意識,眼神很複雜的看著蘇慕婉。

蘇慕婉兩條玉腿還與洪錚糾纏在一起,曲線很美好,像是白玉雕琢而成的一般,沒有一絲的贅肉。

蘇慕婉道:「哪有什麼值得不值得,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

接著,她緩緩的起身,眼神漸漸的凌厲與冰冷起來:「英擊王,天域神祗,就算是我敵不過,我也要讓他們脫層皮。」

洪錚嘆息一聲:「不值得你去。」

二人相對無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