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王辰搖了搖頭,道,「九兒想吃海鮮大餐,得先給她吃飽先。」

「你倒是真的寵她。」雖然變得開朗了很多,但沈厲河還是有一些羨慕。

「嘿嘿,到時候你也可以。」王辰不理會小九兒那逐漸發紅的俏臉,壞笑一聲,「相信我,到時候回到主世界之後,二哥絕對也會像我寵九兒一樣寵你的,說不定還會在我面前撒狗糧。」

王辰可記得沈厲寒之前對他說過的一句話。

「老三你就得了吧,你們人類秀恩愛的本事哪裏比得上我們龍族。」這傢伙不知道有多囂張,趁著小九兒還沒降臨,光明正大的在王辰面前撒狗糧。

就憑這一句話,王辰就能讀出沈厲寒對沈厲河的愛意,這份感情絕對是最真摯的,沈厲河絕對會幸福。

但是言語表達方面終究是沈厲寒的一塊硬傷。

「姐姐,我也要幫忙。」鄧小星自告奮勇的舉手。

「你這小傢伙。」小九兒注意到王辰那不善的目光,無奈的扶了扶額,「去吧,你潛入深海,幫我們挖掘。」

她扭頭看向王辰:「沒事噠,大不了等一會就好了,反正我也餓不死。」

小九兒知道王辰對她的佔有慾有多強,可她偏偏就願意被這個男孩佔有,要是她拍一下鄧小星的頭,估計她就要被王辰掐後頸了。

「我怎麼捨得拿你來餓。」看着小九兒這麼懂事的樣子,王辰心裏暖洋洋的,「那就先挖掘吧,做完了我請吃海鮮大餐。」

「走,咱們一起下去,把這條硫鐵礦直接搬了。」王辰的神識檢測到,這硫鐵礦就埋在海里不深的淤泥下面。

小九兒、鄧小星、沈厲河都在深水區變身成本體,使出吃奶的勁瘋狂的刨海泥,水裏的阻力比較大,再加上水壓產生的壓迫感,效率比陸地上低很多。

沈厲河和鄧小星還是老樣子,看到小九兒的本體后,王辰有種想抱一下的衝動。

她的本體腦袋又圓又大,晶瑩剔透的鬍鬚像琴弦似的,修長又堅韌;脖子修長,如果不是那蓬鬆的毛,她的頸部是非常細的。

一雙泛著幽光的銀色貓瞳,頭部的毛色是銀白色的,從頸部開始一直到尾巴,有三條如爪痕一般的白紋;四肢套著可愛的白手套;其餘部位則是米黃色的。

因為是獸類形態,不是血脈形態(迸發了血脈之力),所以小九兒還是只有一條尾巴,雪白雪白的,煞是可愛。

不算尾巴,她的本體長10米左右,算上那條可愛的尾巴,約15米,腿伸直的時候高2.5米。

鄧小星變成本體后雖然沒有手,但他是硬骨魚類,又是大型盾皮魚,藉助著尾巴產生的強大推力,將那些淤泥掃開。 葉凡並不知道洪四來到天河,他在和楚雪巧看星星。

楚雪巧很喜歡沈紅妝,像是自己孩子一樣把她帶在身邊。

今天的事情就像是風吹過水麵,盪起一層層漣漪,但隨著時間推移,葉凡早已經忘記了書店隔壁的那對夫妻。

第二天一早,秦連成來接葉凡夫妻二人去書店。

隔壁換了人,葉凡也沒注意到。

書店正式開業,兩人去的稍早一點,有些事情準備自己親手做。這是一種體驗,人生無非就是經歷,葉凡也不缺錢,更不會指著楚雪巧掙錢。

只要楚雪巧開心,怎麼都好。

「葉凡啊,書店現在掙錢么?」陳慧嫻今兒也跟著過來,她還是調整不過來心態,總覺得花這麼多錢要是不掙錢的話日子就沒法過下去。

但陳慧嫻現在內心深處對葉凡有些隱隱的畏懼,從前的那個上門女婿已經化身為龍,翱翔於九天之上,不再是自己能揣摩的。

她只敢小聲嘮叨兩句。

「媽,沒事。」葉凡笑了笑,「雪巧的病還要再養一段時間,在家憋悶的很,出來坐坐,對身體有好處。」

「可這裝修,也太好了。」

「不好的裝修有味道,還不如不來。」

正說著,門口有個腦袋探了一下,馬上縮回去,速度快的和烏龜一樣。

葉凡看的清楚,是陳嘉利。

這貨自從上次網戀找了一個白富美,去幫著伺候小舅子被人騙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之後幹嘛去了葉凡也不知道。

卻沒想到今兒在這裡遇到了陳嘉利。

「陳嘉利,來。」葉凡站在屋子裡,揮了揮手。

陳嘉利聽葉凡叫自己,有些尷尬,他躡手躡腳的走進來。一看到葉凡,陳嘉利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嘉利,你怎麼來了?」陳慧嫻又驚又喜,「不是咱爸給你找了個工作,去當外聘的公務員了么?」

外聘……公務員,葉凡笑了笑,就是臨時工,背鍋頂雷的那種角色。

陳家還真是慣著這個小子,不過也好,找個工作先干著,總要比天天上網找白富美,想要一夜之間躺贏。

「怎麼有時間來轉轉,看看雪巧的書店開業?」

「呃……」陳嘉利很拘謹,搓了搓手,不敢擺出小舅的身份和葉凡說話。

「陳嘉利,讓你買早餐,你特么這麼久還不回來,原來是跑這裡看熱鬧!你特么能不能幹點正事!」

一個矮胖的人站在門口,毫不遮掩自己對陳嘉利的鄙夷,一點面子都不給留的大聲說道。

陳嘉利很窘迫,尷尬的笑了笑,馬上彎腰說道,「魏科長,我馬上去,我就……」

「你什麼你。」

「你不會好好說話啊!」陳慧嫻扶弟魔上身,擺出馬上要掐架的姿態。

「媽,有話好說。」楚雪巧拉了一下陳慧嫻。

「這位先生,今天我們書店開業,小舅是來看一眼。」葉凡走過去,淡淡說道。

「出差辦公,要參加開業可以請假。」矮胖男人見葉凡和藹,也不想多事,說明他們出來幹什麼,拉著陳嘉利就走。

說著,他回頭看了一眼葉凡,鄙夷的目光滿滿。

「你這種年輕人,人五人六的跟我說話,要是換我們單位,我特么早就教你怎麼做人了。」

葉凡微微皺了一下眉,但見小矮胖子拎著陳嘉利的耳朵,便笑了笑。

讓陳嘉利知道一下社會險惡也好。

「你爸讓我好好管教你,你說說你……」

話沒說完,迎面看到秦連成一身阿瑪尼的西裝,戴著白手套站在黑灰色的訂製車旁。

「秦……秦少爺?」

矮胖男人怔了一下,臉上的威嚴頓時煙消雲散,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生怕認錯人,使勁揉了揉,發現真的是秦連成。

「你是……」

「我是天匯綠色有機食品公司的魏天來,今兒來天河,是和秦氏集團談生意。」

「哦,回去吧。」秦連成冷冷的說道,「不可能和你們做生意。」

魏天來一下子傻了眼,他連忙像是一個球一樣「滾」到秦連成身邊,哪怕身體太胖,根本彎不下腰,他也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恭敬一些。

「秦少爺,意向合同都已經簽了,我們……」

「怎麼?你在質疑我秦連成在秦氏集團內部說話的分量?」秦連成嘴角微微上揚,饒有興緻的看著魏天來。

「……」魏天來一下子傻了眼,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得罪了秦氏集團,還沒談合同,怎麼就不行了呢!

「秦少爺,秦少爺,我剛剛是真沒看見您。」魏天來連忙不斷鞠躬,額頭鬢角的汗水已經冒出來,「您別見怪,千萬別見怪。」

「你剛剛怎麼和葉先生說話呢?」秦連成冷淡的問道,「而且著不是我的決定,就憑你剛剛和葉先生說話的態度,秦氏集團就不能和你有任何合作。」

「葉先生?」魏天來慢慢的品咂這個名字。

他很奇怪,自己沒看見什麼牛逼的人物啊,而且只是教訓了一下陳嘉利這個沒出息的小子,哪裡敢得罪什麼人。

這次來天河,與秦氏集團簽署合約,徹底打通公司銷售的問題。這件事涉及的面很廣,魏天來生怕自己莫名其妙得罪什麼人,本來打算去秦氏集團的時候連保安和前台服務人員都客客氣氣的,卻沒想到早飯還沒吃,就……

「秦少爺,誰是葉先生啊,您告訴我,我去道歉,去……」魏天來擦著額頭的汗水,「我去道歉!」

「用不著,趕緊回去吧。」秦連成雙手放在身前,和司機一模一樣,他瞥見一台勞斯萊斯停在附近,從車上下來一個人,是韋華韋董。

「韋董,您來了。」秦連成第一時間迎上去。

他已經不滿足單純的一個司機身份,想要盡量幫著葉凡多做點事情。

所以沒用葉凡安排,他就承擔起了這份「迎賓」的工作。

「秦少,葉先生在?」韋董下車,身後有一台車上手下人抬著開業的花籃跟著。

「在,葉先生和夫人剛到。」秦連成溫和的笑道。

「那我進去看看。」

魏天來看著韋董的車,一下子傻了眼。

省城牌照,一連串的豹子號表明車主的身份。

。遠處的茸茸聞聲渾身帶風地跑了過來,她粉色的眼睛里充滿了好奇,但也沒開口問,她靜等韓霜吩咐。

韓霜比較直接,她拉著茸茸的手腕就走進碑前,然後把茸茸的手掌直接按進了石碑的凹槽內,隨即對茸茸提醒道:「思緒放空,身體也放輕鬆。」

茸茸雖是疑惑但也照做了,她深吸了兩口氣然後逐漸放鬆。

《重生獸世:系統逼我去修仙》第124章:雙系靈根 ,

第206章

錢永宏在一邊,臉都變了。

難以置信。

這個宋三喜,超了他104米啊!

那體格子,這都能行?

兩個死黨黃長勇、王輝,在包間里,看的都傻了。

打死,也不相信宋三喜能開這麼遠。

但現場的測量,不會有錯。

宋三喜一臉淡笑,道:「接下來的兩桿,我不想打了。」

說完,扛著杆子,往包間方向走去,大衣飄飄。

任性。

從容。

全場,又一片嘩然。

人家不打了,那也是穩進下一輪。

錢永宏如看怪物一樣看著他,「你這怎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