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死,就別出聲,更別亂動!」韓易微笑著說道。

艷姬立時不敢動彈,死亡的氣息將她渾身籠罩!她能清晰的感覺到,只要對方輕輕一抬手,就能直接將她的魂魄抽離!

控制住艷姬后,韓易伸手一招,剛才射出的長劍便重新回到了手中,而在這個時候,屋內的打鬥聲也漸漸停歇,想來也是分出了勝負。

韓易將劍架在艷姬脖子上,平靜的看著廂房的大門,如果裡面贏的是范珍,那他就立刻殺了艷姬!如果不是,那就用艷姬換回范珍的性命,這樣一來,自己不但能贏得范珍的感激和信任,最重要的是,命案再沒調查的必要,因為林家這個『兇手』是明擺著的!

當然,如果范珍已經被裡面的人殺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哐當!

廂房大門被人一腳踢開,裡面人還沒有走出,笑聲便已傳來。

「收穫不錯!是個不更人事的小美人,回去獻給少主定是大功一件!」陳甫一邊笑道,一邊提著氣色萎靡的范珍走了出來。

「我的收穫也不錯,是個很有經驗的大美人,帶回去享受,定能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韓易微笑著回道,他的目光從范珍身上一掃而過,確認對方沒死,便開始打量起陳甫,這是一名高瘦男子,頭上戴著斗笠,看不清真正面容,儘管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但其身上的衣物並沒半點皺褶,顯然對方擒下范珍的過程極為輕鬆!

聞言,陳甫臉上頓時閃過一道詫異,艷姬居然敗了?而且敗的如此迅速,他連動靜都沒聽到,這說明兩人交手的過程極短,而且艷姬是被碾壓的一方!

「看來林鵬給的情報有誤,這小子才是靈劍宗真正的強者!」陳甫心中暗道,他看了眼臉色蒼白的艷姬,立知對方受了重創!

意識到這點后,陳甫一把掐住范珍的脖子,對著韓易喊道:「把我師妹放了!否則我就殺了她!」

韓易頓時一笑,隨即便對著虛弱無比的范珍大聲說道:「范師姐,我知道你肯定不是貪生怕死的人!你覺得如何?讓我放了這個俘虜,然後在這裡陪你一塊死,還是你選擇犧牲自己,好令我把這個俘虜擒回宗內?」

聞言,范珍頓時愣住!能有活路,誰會想死?!除了這兩個選項外,對方明明可以拿俘虜交換自己呀!

想到這裡,范珍頓時生氣的瞪了眼韓易,是的,原本見對方竟然俘虜了一名敵人,她心頭還有那麼一絲莫名的喜意,這韓師弟比自己想象中的優秀多了,等這次脫險,自己定要在秋雪面前替他多說些好話報答他,只是現在,她真想拿鎚子狠狠敲一敲對方的腦袋!你這見利忘義的笨蛋,怎麼能為了這麼點功勞不救師姐呢?

「師弟不用管我,你且快些逃回宗門,把今晚發生的一切告訴我師父!」范珍非常吃力的回道,非是她真有這麼剛烈,而是韓易那句『貪生怕死』堵住了她所有的退路!且身為一名少女,又想保住自己作為師姐的面子,她現在還能怎麼說?

當然,最重要的是,自己是二長老的親傳弟子,又是尹秋雪的閨中密友,她不認為韓易真會丟下自己不管!

「范師姐英勇就義,悍不畏死,實乃我靈劍宗弟子之楷模!師姐放心,師弟以後一定會為你報仇的!」韓易大言不慚的說道,然後便拖著不敢反抗的艷姬迅速朝院外退去。

眼見如此,范珍直接瞪大了眼睛,對方居然真的見死不救!她頓時就想開口叫住對方,但有一人卻比她更急!

「慢著!」陳甫連忙喊道,看向韓易的目光頓時充滿了忌憚,對方明明是個正道弟子,竟比自己這個魔道玄師還要絕情絕義!之前好像聽林鵬說過,這人名叫韓易,骨子裡有種令人看不透的魔性,他當時還沒太當回事,現在看來,卻是林鵬說小了,這種人就算沒有修鍊魔功,也已經是半個魔頭!

「我們交換人質如何?」陳甫頓時問道,同時暗暗運轉毒功,一種無色無味的劇毒頓時在空氣中傳播開來。

韓易頓時心中一笑,他等的就是對方這句話!把艷姬擒回宗內只是下策,那樣雖然可以讓自己擺脫嫌疑,但自己的真實玄力也將暴露!不到萬不得已,他並不打算這麼做,而換回范珍就不一樣了,這可是一枚能夠長期使用的護身符!

心中這樣想著,韓易嘴上卻義正辭嚴的拒絕道:「爾等邪魔外道,怎知我正道風骨!范師姐已經選擇犧牲自己,我若辜負她的所託,便是對她的侮辱!正義絕不向邪魔妥協,哪怕是死!」

范珍聽得頓時傻眼了,她從來沒有感到一個無腦正義的人是這麼的可惡和令人惱火!她現在只想說三個字:求侮辱!

只不過,跟范珍這種雛鳥不同,陳甫一下就聽出了對方的言外之意,他聲音低沉的問道:「你要什麼?」

「十株靈血參,十株陰寒草,八份化骨粉!」韓易毫不猶豫的回道。

陳甫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他以為對方會要成品的丹藥或者靈器,卻不想要的竟都是這類陰毒之物,這三種材料在正道宗門很是少見,但在魔道據點卻存有很多,而且他現在身上正好帶了一些。

「可以!我把這三樣東西給你,你先放人!」陳甫立刻說道。

「沒問題!」韓易微笑著應道。

陳甫立時將韓易所要的東西全部放入一枚空間戒指,然後暗運玄力,將戒指朝對方持劍的左手彈去!

嗖!

空間戒指頓如流星一般,猛然射向韓易的左手手腕!

陳甫表面是給對方資源,實際卻是藉機試探對方的深淺!只要對方實力稍弱,接取戒指的時候露出哪怕一絲破綻,他都可以抓住機會,在不傷害到艷姬的情況下,直接擊斃對方!

只是下一刻,韓易輕輕一抬手指,激射而來的戒指便直接套在他的手指之上,戒指中陳甫的玄力也被他用血氣頃刻擊潰,沒對他造成任何傷害!這整個過程中,他架在艷姬脖子上的長劍始終沒有移動絲毫!

眼見韓易如此輕鬆便化解了自己的試探,陳甫頓時由衷的嘆道:「厲害!」

「你也不弱!」韓易隨即笑道,對方玄力已達拓元境後期,而且底子深厚,實戰也頗為老練,比起當初的郭玉紅強了不止一籌!他原本還打算換回范珍后,就直接來個殺人滅口,現在看來,卻是沒有那般容易……

「東西我已經給你,現在該你先放人了!」陳甫接著說道。

韓易頓時一笑,他這個時候就算不放人,對方也絕對不能拿他怎麼樣!不過,如果自己真的這麼輕易救下了范珍,她是不會懂得珍惜的!甚至還會質問自己哪來這麼強的實力!

因此,要救一個人,先要讓這個人經歷絕望!

這樣想著,韓易收起長劍,單手托住艷姬的細腰,然後一把將其扔到了陳甫腳前!

「給你!」韓易微笑著說道。

還被陳甫挾持的范珍頓時瞠目結舌,這個笨師弟居然真把人給放了!那自己呢?自己怎麼辦!! 與慌張的范珍相比,陳甫顯得格外冷靜,他只向艷姬瞥了一眼,隨即就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韓易身上。

「林鵬!替我照看一下我師妹!」陳甫忽然喊道。

話音剛落,一道在場幾人都熟悉的身影頓時從院外躍了進來,他幾步走到艷姬邊上,試了下對方的脈搏,便對陳甫說道:「我能用玄力替她壓住傷勢,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但你最好快點解決這邊的事情,否則拖的時間太久,對誰都沒好處!」

見到這一幕,韓易沒有任何反應,就似早有預料一般,但范珍卻是受不住這個氣,她頓時怒道:「林鵬!你居然勾結魔道!我師父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哈……」林鵬頓時笑了起來,看向范珍的目光充滿了同情,「范姑娘,你若不來找我的麻煩,現在就不會有這麼多事!實話告訴你吧,你那位寧師妹確實不是我殺的!但我這林府卻有很多見不得人的秘密,經不起你們靈劍宗的調查!」

說完,林鵬也不等范珍回答,便看向韓易道:「韓公子深藏不露,呆在靈劍宗那種小地方未免太屈才了!不知可有興趣成為我輩中人?」

韓易微笑著搖了搖頭,且不說他本來就是個魔頭,這麼做對他沒有任何好處,他可以肯定,只要自己現在點頭,對方接下來便會順理成章的要求自己殺了范珍以證入魔的決心!到時,自己把柄在對方手上,只得向宗門隱瞞林家的真相,成為魔道設在靈劍宗的一枚暗子!

「林鵬不知道庄閑已經懷疑我,否則絕不敢冒這樣的險!」韓易心中冷笑,范珍可以死,但絕不能在跟自己查案的時候死!否則他回到靈劍宗想要活命,就只能賣出林家是魔道巢穴的事實!

「韓公子!林某是為了你好,靈劍宗在漢晨國內雖是一大勢力,但在整個東界卻只是不入流的存在!但七煞宗可不一樣,就算三百年前已被滅門,余留下來的實力也遠在千霞谷之上,底蘊更是不比東界十大宗門差多少!」林鵬耐心的繼續勸說。

韓易等於沒聽到,他瞥了眼正緊張無比看著自己的范珍,頓時笑道:「林家主,多說無益!你們的人我已經放了,還請你們也把我師姐放了!」

聞言,林鵬和陳甫頓時對視了一眼,彼此都看到對方眼中的笑意,到底是個經驗不足的少年,雖然隱藏了實力,做事也沒什麼顧忌,但跟他們這些真正的魔道相比,還是欠火候啊!

「林鵬,替我好好『照看』這位小美人,我來會會韓公子!」陳甫頓時說道,然後一把將范珍扔到林鵬腳下。

范珍頭腦昏眩,倒在地上剛要爬起來,就被林鵬單手制住,她此刻身中劇毒,玄力催動不了絲毫,體質比沒有玄力的普通人還要虛弱!哪裡反抗得了林鵬?

制住范珍后,林鵬看向韓易,意味深長的說道:「韓公子,別想逃!否則你的范師姐是會沒命的!」

同一時間,陳甫已經拔出一柄大刀,緩緩朝韓易走了過去。

看了眼臉色發白的范珍,韓易暗暗搖頭,他重生到現在為止,姿色過人的女子已經遇到不少,但內心堅強的卻沒遇見一個!眼下林鵬還沒動粗,就被嚇成這樣?若是上些魔道手段,那以後還不天天作噩夢,再被噩夢嚇醒?

心中這樣想著,韓易嘴上卻憤怒的喊道:「你們不守信用!快放了我師姐!」

「呵呵!信用?魔道,只有實力這個詞!」陳甫獰笑著說道,然後揮刀砍向韓易的頭頂!

叮!

韓易立刻舉劍橫擋,隨即一牽一引,頃刻卸去了對方的刀勁,然後劍鋒折轉,直接刺向對方的眉心!

陳甫心中微驚,韓易能夠接下他這一刀並沒出乎他的意料,只是對方這卸力的技巧使得太過雲淡風輕,並且在失了先手的情況下仍能從容反擊,非是長期與人生死搏殺,絕不可能做到這種駕輕就熟的地步!

「難怪可以擊敗姬師妹!」陳甫心中暗道,他回刀格開對方的一劍,又起一刀朝對方揮去,只是這次出手卻是試探居多,既然不能立刻拿下對方,那便穩打穩紮,拖延時間,等待對方毒發!

叮叮叮……

短短几息之內,兩人劍來刀往已有二十多個回合,雙方漸漸陷入僵持,不出奇招,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旁邊的林鵬和范珍頓時看得目眩神迷,林鵬只有拓元境初期,拓元境後期級別的交手自然令他大開眼界,卻是范珍心中詫異,她記得清楚,韓易的玄力應該只有凝氣九重才對!但現在不僅達到了拓元境初期,更是力拚拓元境後期的玄師而不落下風,真實戰力比自己強了何止一籌?

「呵呵呵……韓公子,現在是不是感到頭有點暈?」這個時候,陳甫忽然笑道,他早在剛才對峙的時候便施展毒功將劇毒傳播到空氣之中,現在算算時間,對方也該發作了!

果然,他這話剛剛問完,就見韓易腳下一個踉蹌,顯是中毒已深,露出一個難得的破綻!

「韓公子!一路走好!」陳甫頓時大笑,直接一刀斬向韓易的脖子!

但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奄奄一息的艷姬忽然拼盡全力的喊道:「師兄小心!他不怕毒!」

不怕毒?陳甫頓時心中一凝,但他明知自己中計,手上的長刀非但沒有停下,反而更快的斬向韓易!

韓易眼中頓時閃過一道讚許之色,這一刀換作自己也會這麼做!儘管這是他故意賣出的破綻,但破綻就是破綻,只要把握得住,縱使對方真有什麼陰謀詭計又能如何?

鐺!!

下一刻,長刀直接砍在韓易的脖子上!刀鋒劈開血肉,卻被其骨頭擋住,無法再進分毫!

陳甫頓時大吃一驚,對方骨頭竟然這般堅硬!想到這裡,他立時就要抽身而退,但緊接著,他持刀的右臂就被韓易牢牢抓住!

「呵呵!」韓易淡淡一笑,另一隻手上的長劍直接刺向對方的心口!

錚!

陳甫反應極快,左手立時抓住韓易刺來的劍刃,手心頓被劃破,只是他隨即用力一擰,長劍直接斷成兩截! 場中變化兔起鶻落,林鵬和范珍同時屏住了呼吸,看那神情,竟比場上爭鬥的兩人還要緊張!

「師弟!!」一見韓易被陳甫砍中脖子,范珍立時失聲驚叫,整個心臟都提了起來!放在一天前,韓易就算被人直接生吃了,她也不會這般反應激烈!但現在,只要對方一死,下一個就會輪到她啊!不!或許她想死還死不了,陳甫剛才說的十分清楚,要把她獻給那什麼少主!天哪!一旦真到了那個地步,她豈不是就成了一個魔道賊子的玩物?自己的青春,自己的夢想,曾經的師姐師妹師兄師弟,都將一去不回!還有自己的師父,那個如同自己父親一般宏偉老人,若知自己被魔道俘虜,且生不如死,又會傷心成什麼樣……

絕望,籠罩了范珍整個心頭!

只是下一刻,陳甫砍在韓易脖子上的一刀竟只砍破了對方的一點皮,而後者也立時抓住機會反擊!

「韓易!不想我殺了范珍,就速速收手!」這次輪到林鵬著急的大叫,沒辦法,韓易表現出來的戰力遠超想象,陳甫雖然不弱,但其最強的毒功不能發揮作用,眼下又中了對方的算計,他能不緊張嗎?

然而,二人的喊話都被韓易和陳甫直接無視,這種激戰關頭若還分心,那簡直跟找死沒什麼區別!

長劍被陳甫擰斷後,韓易直接棄劍祭掌,狠狠朝對方胸口拍去!

砰!!

陳甫以掌相迎,雙方立時陷入玄力的比拼!

陳甫頓時心中一喜,對方實戰豐富,又不懼自己的毒功,若按正常打法,他想拿下對方少說也得花上幾個時辰!但現在不一樣了,比拼玄力只看雙方玄力深厚,對方就算再是驚才絕艷,此戰也是必敗無疑!因為自己是拓元境後期的玄師,而對方只是初期!

咔咔咔……

雙方站立的地面頓時生出無數裂紋,強勁的氣勢不斷從兩人體內升騰出來,林鵬試了幾次想要上前幫忙,無奈剛剛靠近就被兩人散發出來的玄力直接逼退!

「沒想到啊!韓公子的真正實力如此之強……」林鵬看了眼范珍,意味深長的又道:「貴宗的寧遠悠,八成是在什麼地方得罪了韓公子吧?」

聞言,范珍頓時冷哼一聲,她之前的確也曾懷疑韓易行兇殺人,但這種時候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承認的!

「韓師弟宅心仁厚,就算殺人,也是被殺之人咎由自取!」范珍立時回道,她這話說的非常大聲,幾乎用盡了自己所有力氣,只為讓場上的韓易能夠聽見,可以毫無顧忌的救她!

眼見如此,林鵬冷笑一聲,便不再多言,他之前想要勸說韓易歸入魔道,一是因為有范珍為質,二是認為對方不降則死!現在看來,卻是自己低估了對方,對方既有這般越級挑戰的能耐,想來也是心高氣傲之輩,又怎會輕易居於人下?倒是這范珍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剛烈,一會韓易若敗,自己便強行逼她取其性命,到時有這個噬殺同門師弟的把柄在自己手上,再讓她服下一枚七煞宗的毒丹,不怕她不對自己俯首聽命!

「這樣一來,今晚發生的一切便再沒任何人知道,我林家的秘密也不會因此泄露!而且……」林鵬心中暗道,然後又看了眼范珍,「哼哼!庄閑的高徒,又是拓元境中期的玄師,滋味肯定不錯!」

這個時候,雙方玄力比拼已經進行了一刻鐘,本應迅速落敗的韓易卻仍穩穩站立,他氣息綿長,體內玄力彷彿無窮無盡!

「韓公子,你的玄力出人意料的深厚!開闢的應該是上品元海吧?」陳甫忽然問道,如果對方開闢的真是上品元海,那能跟自己鬥成這樣倒也不足為奇。

韓易微笑著搖了搖頭,卻是直接傳音道:「故意跟你僵持了這麼久,現在應該沒人能看出什麼了!」

說著,韓易運轉冥血魔功,掌心頓時出現一道詭異的吸力!

陳甫還沒反應過來對方這句話的意思,忽覺體內鮮血源源不斷的流向左手手心傷口位置,接著就被對方直接吸去!

「血道!?」陳甫頓時心中駭然,他沒想到事情會有這麼一出!連忙使勁想要收回左手,卻發現自己左手已被對方牢牢吸住,任自己如何用力,都挪動不了分毫!

陳甫立時想到,剛才自己空手接劍,左手手心正好被劍鋒劃出一道傷口,正是這道他根本沒放在心上的傷口,給了對方乘虛而入的契機!

「閣下玄力高強,距離真武境也只一步之遙,可惜邪不勝正!若非你作惡多端,意欲殺害我師姐弟二人,便不會遭此一劫!今夜韓某便要替天行道,誅了你這魔頭!」這個時候,韓易忽然義正辭嚴的大聲說道。

陳甫臉上頓時閃過一道怒意,對方修鍊血道,為惡之事怎麼說都不會做的比自己少!但他現在卻不敢張口反駁,否則胸口的氣一泄,話還沒說完,就會被對方趁機將一身精血全部吸干!

這樣想著,陳甫暗暗往右臂蓄力,他也是狠辣之人,趁著自己尚未處於絕對的下風,當下右臂猛然一抬,一時竟從韓易的左手中掙脫出來!然後毫不猶豫,揮刀砍向自己的左臂!

刷!

鮮血四濺,陳甫自斷一臂,立刻跟韓易拉開了距離!

「原來韓公子竟然修鍊了……」陳甫冷笑著說道,但隨即就被韓易打斷。

「把我師姐放了,我放你們離開!」韓易頓時回道,心中卻不無遺憾,這七煞宗的弟子當真是個人物!剛才只差一點,若是對方再慢一步做出反應,就算其自斷一臂,也同樣難逃一死!

陳甫立時點頭,聰明人說話就是不需要浪費口舌,修鍊血道魔功一看就是對方的秘密,他抓住這個秘密換回了自己三人的性命,且先回去把傷養好,下次若有機會,再找對方好好談談!這麼大的一個把柄,可不能白白浪費!

「陳兄!」林鵬臉色蒼白的看向陳甫,這場玄力比拼,拓元境後期的陳甫居然輸給了拓元境初期的韓易!若非親眼所見,他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把人放了,我們走!」陳甫毫不猶豫的命令道。 陳甫三人走的很快,庭院里只剩下韓易和虛弱無比的范珍。

韓易心中一笑,他知道,最多三天,陳甫就會重新回來找自己!因為艷姬所中的血掌,除了自己無人能解!

這樣想著,韓易站在原地不動,他暗運冥血魔道,脖子上的刀傷開始迅速恢復,吸入體內的毒氣也被他的精血消化吸收,最終成為他玄力的一部分……

片刻后,韓易便恢復了所有玄力。

「范師姐,我救了你一命!」這個時候,韓易平靜的說道,聲音聽不出喜怒。

范珍低頭紅臉,一時不敢看韓易的眼睛,她可是清楚的記得,自己不久前還對對方頤指氣使,甚至懷疑對方是殺害同門的兇手,處處提防著對方!

「我,我會報答你的!」范珍心虛的回道,她已經做好打算,回去以後先向師父稟明林家發生的一切,然後不管之前的兇案跟韓易到底有沒有關,都跟林家的事情一塊結了!再之後,去秋雪那邊替對方美言幾句,這救命之恩,應該就還的差不多了……

聞言,韓易心中一笑,卻是換了個話題問道:「知道你為什麼會敗給那個七煞宗的玄師么?」

「我不小心中了毒……」范珍聲音很低的回道,實際她心裡非常清楚,就算自己沒有中毒,也絕不是那陳甫的對手!

「中毒?」韓易頓時冷笑,他走到范珍身旁,一把將對方從地上扶起,然後伸手抵在對方後背,玄力流轉,不出片刻,便將對方體內的劇毒全部逼出!

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