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姜寒酥搖了搖頭,說道:「他們有留,只是每年我都是把禮送給他們就走了。」

蘇白點了點頭,然後想了想后說道:「如果25號去的話行嗎?」

「25號嘛?25號也可以,不過為什麼要晚一天?」姜寒酥問道。

「25號我姑姑他們要去縣裏,你可以坐他們的車去,這樣就不會凍到了。」蘇白道。

轎車上有空調,又能直接從家走,比她一個人大冬天的拎着東西在街上等汽車舒服多了。

而且這件小事,小姑肯定會幫忙的。

「會不會太麻煩?」姜寒酥問道。

蘇白笑着颳了刮她的鼻子,說道:「這點小事,麻煩什麼?明天我就跟小姑說,你只管聽我的就是了。」

「嗯,那好吧。」姜寒酥點了點頭。

如果不是因為怕蘇白心疼她被凍著,她是不想麻煩別人的,哪怕那是蘇白的小姑,她的蘇姨。

兩人又在院中坐了一會兒,等快到三點的時候,蘇白道:「「距離高中結束還有不到三年的時間,之前我的想法就是在高中追到你,然後在上大學的時候娶你,之後再去用餘下的人生帶你去看遍全世界所有的風景,吃遍全世界所有的美食,用一年的時間追到你,這點我做到了,下面就是解決你母親的關係,然後在上大學的時候娶你了。」

「是不是太,太急了啊?」姜寒酥低着頭,像一顆含羞草一樣。

「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人生過的太快了,真的太快過了,稍不留神,這大半輩子或許就過去了,所以我想早點與你結婚,然後幸福美滿地過下去。」蘇白道:「若非如此,我又怎會如此心急,我曾經在一本書上看過,追一個女孩子,最快的辦法就是能動手盡量不動嘴,讓對方忘不掉你,就成功了一半,這句話還是可信的,在初三我追你的那幾個月里,若非我先動手佔了你許多便宜,是不會那麼快就追到你的。」

作為活了大半輩子再重生的蘇白,他比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要珍惜時間跟光陰。

他能重生一次,不代表以後還會重生下去。

人這一生,真的很短很短。

不論是富人也好,窮人也罷。

生命對待每個人,都是最公平的。

哪怕你富甲天下,最終也會老去,死去。

「你這個說法不對。」姜寒酥皺了皺鼻子,小聲地說道:「要是換成別人這樣做,我當時就會告訴老師告訴我媽的。」

蘇白笑着颳了刮她的鼻子,問道:「那為什麼是我你就沒有這麼做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姜寒酥抿了抿嘴,然後說道。

「那是因為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歡你啊!」蘇白笑道。

「不是的。」姜寒酥搖了搖頭,道:「其實之前我是有些害怕你以及討厭你的,之所以你占我得便宜,我沒有告訴我媽和老師,是因為你之前耍手段攻心,又是買圍巾,又是帶我去吃飯,又是幫我過生日,我本來都是不想去的,結果被你強迫拉着去,到現在錢越欠越多,然後又稀里糊塗地,不知道怎麼就被你追到了。」

「寒酥,你真正動心,是在我幫你過生日的時候嗎?」蘇白問道。

「不是。」姜寒酥俏臉一紅,小聲地說道:「是在,是在那次我生病時的醫務室。」

蘇白聞言,忍不住笑了起來。

「所以說,那本書說的還真是至理名言,所以我得感謝我當時的大膽了,現在想來,當時那一口親的可真值。」蘇白笑道。

「所以說,你就是在耍手段嘛,我一開始就知道的,早知如此,應該逃得更遠一些才是。」姜寒酥可愛的皺了皺鼻子。

蘇白倒是想起了那天自己在走廊上剛見她的那一幕。

那時候她也說,自己在攻心。

「其實,我當時在醫務室親你,真沒有去多想,我當時親你的想法很簡單,純粹就是因為你生病時的樣子實在是太惹人憐愛了,讓人忍不住就想去抱你,親你,當時候我的內心其實是有一番掙扎的,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你那時太過可愛,我實在是沒有忍住的話,我是不會在那時親你的,因為我知道,那樣做你肯定會生氣的,只是寒酥,當時我是真的忍不住啊,所以就想,忍不住就不忍了,我忍了那麼多年,何不大膽一回,就算是你從今以後再也不理我了,我也要親,但現在來看的話,結果無疑是好的。」蘇白道。

從前世到今生,蘇白忍了那麼多年,當時是真的不想再忍了。

抱着生氣了再哄回來的態度,蘇白第一次抱了她,也第一次吻了她的臉。

「還有啊,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逃嗎?」蘇白笑着問道。

「再逃的話,小心我真不要你,讓你一個人孤獨終老。」蘇白道。

「我為什麼會孤獨終老?難道我就不能嫁給別人?」姜寒酥問道。

重歸於好的姜寒酥,又恢復了一些俏皮性子。

她也想逗一逗蘇白啊!

憑什麼蘇白一直逗她呢。

只是姜寒酥如果在這方面下手,那她註定是毫無勝算的。

「哦,那你嫁吧。」蘇白說完掏出手機,道:「前幾天岳欣還給我發過消息,讓我去參加初中的同學聚會來着,之前我一直沒回她,現在想想人家不去參加同學聚會是因為混的不好,我好像不屬於這類,而且是岳欣組織的,說不定到時候去KTV還能聽她唱幾首歌,長得漂亮,歌唱的又好,這樣的女孩兒貌似也挺不錯的的。說實話,當時跟你分手的時候,抱着新開始一段戀情說不定心情就會好起來的想法,我還真考慮過她。」

蘇白拿出手機后,對着姜寒酥眨了眨眼睛,笑着問道:「小寒酥,你說岳欣組織的這個同學聚會,我要不要去?」

「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跟我有什麼關係?」姜寒酥嘴硬道。

她覺得蘇白應該是故意騙她的,就是讓她認輸,但姜寒酥並不想就這麼輕易地認輸。

「行,這可是你說的。」蘇白真在手機上給岳欣回了條信息。

「同學聚會是在什麼時候?」蘇白打字問道。

結果蘇白剛用手機發過消息,岳欣沒有直接回短訊,而是給蘇白打起了電話。

當時岳欣問蘇白要手機號時,蘇白是給了的。

應該是在初二的時候給的,岳欣跟沈瑤不一樣。

蘇白拒絕岳欣,會擔心給這個小姑娘心底留下創傷。

但是拒絕沈瑤,他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如果蘇白沒有見過姜寒酥的話,岳欣的確是個不錯的合適人選。

但只要見到姜寒酥,那他遇到的所有女孩兒,都成陪襯。

看到岳欣的來電,蘇白也愣了,不過他還是接了這個電話。

「喂。」蘇白道。

「同學聚會,你要來嗎?」岳欣興奮地問道。

聽到岳欣那興奮地語氣,蘇白嘆了口氣。

這女孩,遠比他想像中陷的深。

蘇白忽然改變了注意,這個同學聚會,他本來是不想去的,剛剛回岳欣短訊,也只是想逗逗姜寒酥。

不過蘇白不想讓岳欣這樣陷下去了,她這語氣,以及之前給蘇白髮的信息,都表明她還喜歡着他,並未死心。

蘇白覺得長痛不如短痛,把姜寒酥帶過去,當眾承認她是自己的女朋友,讓岳欣徹底對他死心比較好。

岳欣並未對他死心,是因為在之前知道了他跟姜寒酥並沒有在一起。

當時蘇白剛跟姜寒酥分手沒多久,有人聽到了風聲,就在班級群里問他是不是跟班長分手了。

蘇白當時就在群里回了句根本就沒有追到又何談分手?

當時的姜寒酥並沒有答應做他女朋友,所以確實算不上分手。

估計就是因為這句話,讓岳欣的心又重新死灰復燃了起來。

當時蘇白回完那句話,岳欣就接連發了好幾天消息。

什麼安慰的話,暗示的話都有,她比姜寒酥大膽了許多,不過當時蘇白都只是匆匆瞥一眼就沒有再看了。

「有不少人呢,後排的一些同學我都叫了。」岳欣怕他不來,再次說道。

「行,那你把時間跟地點發給我吧。」蘇白道。

蘇白說完,掛斷了電話。

沒多久,他便收到了岳欣的信息。

蘇白看了看時間,發現時間竟然是25號。

那這樣的話,就跟姜寒酥以及小姑去他們去縣裏是同一天了。

如此的話,那這次同學聚會,正好可以坐小姑的車一起去。

蘇白沒想到所有的事情竟然都擠在一起了。

蘇白看完短訊后一扭頭,便看到紅着眼望着他的姜寒酥。

「怎麼了這是?」蘇白好笑地問道。

「你,能不能不去啊?」姜寒酥眼淚巴巴地問道。

「你不是說不管你的事嗎?怎麼現在又管起我來了。」蘇白不解地問道。

「我,我不想讓你去啊!」姜寒酥是真哭了,複合之後的她,本就自卑敏感,本來以為蘇白只是在說笑逗她,因為以前蘇白這樣逗過她不少次,但是沒想到這次是真的,她真要去赴岳欣的同學聚會,聽到這個電話后的姜寒酥立馬就慌了。

誰知道到時候蘇白赴宴喝醉了酒之後會發生什麼?

當時聽到沈瑤給他過生日他喝醉酒的時候,姜寒酥心裏就很難受。

而且岳欣又跟沈瑤不同,姜寒酥覺得沈瑤對自己造不成什麼威脅,因為蘇白是不會喜歡這樣的女孩子的。

但是岳欣不同啊!

岳欣是能夠對她造成威脅的。

而且算是如此,當時自己過去給他付車費,一路跌跌撞撞把他背進屋裏看到沈瑤發的信息時,還是忍不住替蘇白給了她回了一些消息。

當時自己給自己說的託詞是沈瑤配不上蘇白,但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還不是沈瑤給他過生日,他喝了那麼多酒自己吃醋了,不想他跟任何女人粘到一起嗎?

沈瑤不行,岳欣也不行啊!

如今他們都已經和好了,他就更不能跟的女孩在一起了。

「我知道錯了,我說錯了,我以後不在逗你了,你能不能不去啊?我不想你跟岳欣在一起,而且城裏據這裏又那麼遠,到時候你喝醉了,是沒有人能照顧的。」姜寒酥抹着眼淚說道。

什麼倔強堅強,在蘇白面前,早就沒有了。

越喜歡一個人,身份就會拉的越低。

如果沒有,那隻能是因為你還不夠喜歡他。

蘇白伸出手將她的眼淚給擦乾淨,然後笑着說道:「小寒酥,你又怎麼知道我沒人照顧呢?岳欣喜歡我,我到時候喝醉了可以讓她照顧啊!」

「你這樣會失去我的。」姜寒酥委屈的說道。

「失去就失去吧,又不是沒失去過。」蘇白道。

「你,你別欺負我啊!」姜寒酥哭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