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睡了,我們繼續下山。」

月穎很用力的想站起來,可是還是沒有站起來,時聚說道:「我背你。」

月穎不好意思的趴在了時聚的背上,他的背很寬,也很結實,月穎緊緊的抱緊時聚,她知道時聚只是把自己當妹妹一樣照顧,月穎還是很幸福的。

很快他們到了城區,不過街道上四處有士兵巡邏,好像正在尋找天鳳等人,天鳳把月穎和時聚安頓好,弄了幾件最普通的衣服,又帶了一些食物和水,天鳳道:「你照顧好玲月姐姐,我去弄輛車。」

「那你小心點。」

「放心吧!我可是活了幾千年的人,對付幾十歲的人還是很有把握的。」

天又黑了,天鳳駕著一輛黑色的車出現在時聚面前,時聚拍了拍車身,嘆道:「太堅固了,只能乘坐四個人,卻比坦克還重。」

「玲月姐姐怎麼樣了?」

「她已經睡著了。」

「好了,我們也去睡吧,這裡不比山上,可以放心的睡覺。」

時聚點了點頭,道:「晚安。」

天鳳其實不明白晚安是什麼意思,不過她很聰明,回道:「同安。」

時聚正要離去,天鳳又說道:「你們的世界只允許有一個伴侶嗎?」

時聚回道:「可以這麼說,幹嘛問這個問題。」

「喔,我只是想說告訴你,玲月姐姐很想成為你的伴侶,如果你不想和她在一起,就離她遠些,站在一個女人的角度,我想她應該也會好受些。」

「謝謝你,天鳳。」

「當然,在我們的世界,男人可以和多個女人結伴,女人也可以和多個男人結伴,如果你也喜歡她,可以和玲月姐姐結伴,畢竟你現在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

「我明白,早點休息。」

時聚自己躺在一塊木板上,想起那句「月下思君時歸來,穎耀枝頭聚情在。」

如果自己這輩子都不能回到秋揚身邊,那豈不是太可憐了。

時聚啊,時聚,你該怎麼辦?戴雲楠可以放棄,是因為她的觀念不同,而月穎有三個人的記憶,瓏月和玲月幾千年才喜歡上的一個人,怎能說忘記就忘記。

時聚也明白,時間不會改變一個人信念,秋揚當時就是如此,他想到月穎有瓏月和玲月的記憶,突破境界應該不是問題,他發誓一定要幫月穎儘快的成為通玄境界。

時聚帶著這些想法睡了,他夢到了秋揚,夢到了父母,還夢到了神兵隊……

清晨,月穎早早的起身,天鳳知道月穎已經恢復了身體,時聚也站了起來啊,奇怪的是時聚居然沒有發作毒性,天鳳把解藥放回兜里,說道:「如果你們不想離開洞天堡,那我們就出發了。」

時聚和月穎點了點頭一起上了車,街道上行人很少,車輛也不多,只能看到一隊隊的巡邏隊伍,天鳳駕著車飛快的穿過了街道,偶爾有士兵攔截,她都飛快的沖了過去。

兩天後,他們出現在一座荒廢的鏈橋上,鏈橋寬四米,兩側分別有兩條鐵鏈,底部都是用木板拼起來的,橋長得有一千米,下面就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淵。

天鳳說道:「我們只能走過去了。」

欠情還心 天鳳應該走過很多次,很熟練的踏了上去,鏈橋晃動了一下,時聚拉著月穎慢慢的走著,後面卻追來一隊洞天堡的士兵,一眼望去大概有三十人,天鳳喊道:「快跑,我來擋住他們。」

時聚快速的拉著月穎向前跑去,鏈橋來回晃動著,天鳳一拍袖口,幾道電弧直奔那隊士兵射去。

士兵們紛紛拋出金盾抵擋電弧,看來他們是專門搜索天鳳的龍族人,對天鳳的武器都很了解。

天鳳快速的追上了時聚和月穎,說道:「我的武器不能傷到他們。」

時聚道:「你帶她跑,我來。」

時聚端起光能槍,連續性的光柱沒有射向士兵隊伍,而是向木板掃去,片刻十多米的木板都變成了炭灰。

時聚想到:「當年的紅軍戰士可是有九條鐵鎖鏈可以爬,現在只有兩側的四條,看你們怎麼追。」

時聚轉身向月穎和天鳳追去,後面傳來一陣鐵鏈的撞擊聲,他回頭望去,嘆道:「還有這手段!」

原來十幾米的空間,他們用金盾很快就搭出了一條通道,時聚又開始用光能槍掃射木板,片刻,十幾米長的木板,又被他燒成炭灰,

「我到要看看你們有多少金盾。」

時聚跑跑停停,停下來就會製造出十幾米的空隙,等他跑到橋頭,天鳳說道:「毀橋。」

時聚看了看那隊士兵,他們已經鋪了三分之二的路,天鳳知道自己的電弧武器不能把橋毀掉,說道:「接我你的聚靈槍用一下。」

時聚遞了過去,天鳳扣動扳機,兩道光柱射向鐵鏈,兩道鐵鏈都斷裂開來,接著天鳳又毀掉了其它的鐵鏈,整座鏈橋都塌了下去。

時聚看了看天鳳,暗道:「天呢,不用學都會用,這可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槍類武器。」

天鳳拉起月穎的手,向遠處走去,時聚緊跟她們身後左思右想,真懷疑那個國外的發明家是不是地球人。

路上天鳳問道:「玲月姐姐,時聚為什麼叫你月穎呢?」

月穎把自己的事情都說給了天鳳,天鳳倒是沒有傷心,因為月穎和玲月一模一樣,在她心裡月穎就是玲月。

幾個時辰的路程,他們到了一片汪洋大海附近,天鳳取出一件三角形的令牌,樣子到和玄令有些相似,天鳳向水中拋去,片刻水面開始上漲,一搜類似潛艇的金屬東西浮了上來,個頭到不是很大,天鳳拉著月穎打開艙門,時聚和她們一起上了潛艇。

潛艇里很簡單,只有一個操作平台,大多是觸摸的,只有幾個按鍵不停的發著光亮,奇怪的是從外面看潛艇是金屬的,可是站在裡面,卻能看清周圍的一切水域。

潛艇開始移動了,周圍的水形成氣浪被潛艇推開,他們向大海深處行去,速度不是很快,也可能是因為天鳳的心平靜下來,好讓時聚和月穎欣賞一下海里的美景。

這裡和地球的水顏色是一樣的,魚類的樣子卻有些不同,天鳳介紹到,龍族在沒有被封在洞天堡時,是水中聖族,而我們鳳族是空中聖族,她知道龍族很早就不懷好意,百年前就在這海底建立了一座水中小城。

天鳳口中的洞天飛船,就是在這水中小城建制的。

他們行駛了幾個時辰,控制台上出現的數字,時聚可以斷定,現在是深海兩萬米,不遠處的一個亮點,勾起了時聚的回憶。

他和水瑤曾經到過這樣的地方,他想到了蛟龍號,想到了那隻大白鯨,他又想起了死水之域,記憶可能總是從最不熟的地方開始,他最後想到的卻是碧寒宮,也是水瑤離開他的地方,水瑤和他說的那些話,常常在他腦海里出現,很快他又想到了水瑤池、秋揚居、時聚島……

天鳳加快了速度,向著亮點出飛快的駛去,估計當年的仙域聖尊和魔族聖主都沒有見到過這樣的景物,月穎好奇的在潛艇里走來走去,她不停的用手摸四周的艙體,估計她是在感受海底世界的美麗。

這會不會是一個類似碧寒宮的地方呢? 第134章洞天飛船

很快他們到了亮點附近,看上去這是一座小城,四周是被一層光罩籠罩著,就像護山大陣一樣,天鳳觸動開關,整個潛艇飄了進去,天鳳說道:「這就是洞天飛船。」

時聚和月穎才明白,天鳳說的洞天飛船就是這座水城,他們下了潛艇,走到了小城的中央,一路行來沒有見到一個人,他們站到了一處平台上,天鳳啟動了按鈕,他們降到了飛船的底部。

這時走來兩個年輕人,他們看上去有些像美國黑人,他們恭敬的喊道:「堡主,有什麼需要嗎?」

天鳳道:「你們先去忙,晚上我會另行通知。」

「是。」

天鳳帶時聚和月穎來到一處閣樓,說道:「這是我住的地方,你們先去休息,一會我叫人送東西進去。」

時聚和月穎進了房間,一張大床足可以睡下四五個人,床軟的有種在坐船的感覺,不遠處的一個桌子上,擺著各種書籍,時聚隨手翻了兩本,都是關於機械製造方面的。

而且書中夾著的一章圖紙,正是洞天飛船的草圖,上面清楚的寫著天鳳的名字,看來天鳳還是一個設計工程師。

十分鐘過去了,兩個女子送來飯菜和酒水,她們的打扮都很漂亮,身材也很高挑,兩個女子放下東西便議論著離去。

天鳳回來了,說道:「這下我們可以好好吃一頓了。」

時聚好奇的問道:「這洞天飛船是你設計的?」

「是啊。」天鳳看了看桌子上的書道:「你看到圖紙了?」

時聚點了點頭,問道:「下一步怎麼打算?」

天鳳沉默了一會,說道:「軍隊都在龍族手裡,我們天鳳族的人在洞天堡計現在都被控制起來了,這洞天飛船上只有三千多人,要想取得勝利,現在只能造出戰勝龍族的武器。」

月穎問道:「什麼武器?」

天鳳指了指時聚的光能槍,說道:「這樣的武器我有研製,只是沒有生產,我怕龍族的人學去。」

時聚恍然大悟,難怪天鳳可以輕鬆的使用光能槍。

他們吃過晚飯,天鳳帶時聚和月穎在洞天飛船上遊覽了一圈,這個看似小城的飛船上,有專門負責生產的科技工廠,也有豪華的飯店和娛樂場所,而且娛樂場所內還設有專門的女性服務站,因為這裡的人長期不能外出,他們都是靠娛樂場所內的服務來獲得身體上的安慰,當然這裡沒有孩子和老人。

不過這裡的人都是天鳳親自在洞天堡這十幾億人中挑選出來的,不管是男性和女性,都很英俊漂亮,而且這裡白人、黑人、黃人都佔有一定的比例。

這裡的人大多沒見過幾次天鳳,只有少數的幾個領導人物認識她,游完了洞天飛船,天鳳在飛船的控制室召見了幾個領導人物,天鳳命令道:「我們要在三天之內趕製一批光學武器,大家回去安排一下,一會我把圖紙和性能傳給大家。」

幾位領導散去,天鳳打開系統控制台,分別把圖紙和性能要求以及各工序的工作要領發了出去。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了,幾個領導拿著樣件找到天鳳,時聚發現這武器的樣子和自己的光能槍差不多,也是靠扣動扳機形成光能攻擊,不過他們的樣件上多了把刺刀,就像當時天鳳的短劍一樣,看來是為了近戰時用的。

天鳳試射了武器的性能,形成的光柱比時聚的還要強烈,而且上面的刺刀,有追蹤功能,殺死敵人會自動回來。

「好,就這樣生產吧!」

天鳳比較滿意的拍了拍時聚的肩膀,說道:「我們的武器怎麼樣?」

時聚簡單的說道:「厲害。」

這裡沒有陽光,洞天飛船所形成的光罩應該是他們利用電學發出的光亮,他們的武器看起來比時聚的這把光能槍設計要簡單,但威力卻在光能槍之上,而且沒有見到天鳳填加任何光能晶元。

時聚還在思索著,天鳳喊道:「帶你們去參觀一下生產工廠。」

時聚興奮的答應了,畢竟自己的世界還沒有這樣的技術,月穎一點也不感興趣,不過時聚要去,她還是跟著去了。

參觀了生產工廠,時聚才明白,這裡金屬很多,而且都堅硬無比,他們這裡還有一種燃料,可以產生光和電,而且這種燃料在洞天堡很多,可以說指甲蓋大小的一塊就能使飛行器飛幾天。

時聚暗自決定,出去的時候,一定要帶一些金屬和燃料回去,煉製一些靈寶。

幾個人很快的參觀完了生產工廠,估計這批武器用不了三天就可以完成,天鳳說道:「玲月姐姐,攻打龍族前,我把你和時聚送出洞天堡,好嗎?」

道月穎問道:「為什麼?」

「說實話,我也不知能不能打贏,如果拖延時間練兵,他們肯定會對天鳳族不利,我只能提前行動。」

「我明白,天鳳妹妹,我們雖然沒有靈力,但自保能力還是有的,不要擔心我們。」

兩天後,千名士兵都拿到了新型武器,天鳳只培訓了一天,士兵們都掌握了射擊技術。

這日,天鳳集合了所有的飛船人員,說道:「洞天堡的子民們,龍族常年製造混亂,洞天堡需要你們的時刻到了。」

士兵們氣勢高昂,齊喊道:「消滅龍族,消滅龍族……」

天鳳一擺手,所有人都停了下來,天鳳吩咐完,所有的人都回到各自的崗位。

次日,啟動飛船的鐘聲想起,天鳳親自站在指揮台上,檢查了燃料和各種性能。

隨著一聲:「起飛。」

洞天飛船動了,甲板上出現了幾百組炮台,每一組都有十幾門炮管,圓形飛行器也不下百架。

那些科技工廠的人也是駕駛這些飛行器的人,他們都登上了飛行器,其他人也拿起武器分別等待著命令,就連那些女性的服務人員,也個個換上了戰衣來到了操作台前,個個精神飽滿。

天鳳一聲令下,洞天飛船離開了海底地面,好像是一座小城在水中升起,甲板上的飛行器都啟動了,發出了嗡嗡的聲音,在光罩的保護下,飛行器都停留在甲板上等待著命令。

時聚和月穎站在天鳳兩側,看著天鳳熟練的操作著平台,時聚嘆道:「航空母艦跟它比起來簡直是幼兒園。」

洞天飛船上升著,只能聽到水被撥開的聲音,「砰」的一聲巨響,飛船衝出了水面,本以為洞天飛船會在海面上行駛,沒想到它飛起來了,片刻飛船就飛到了萬米高空,估計地上的人都能看到這個龐然大物的飛行器。

如果時聚恢復真靈之體,肯定會衝出飛船一睹它的雄威,離開了水,洞天飛船居然沒有了聲音,從天鳳操縱的屏幕上可以看到整個飛船還是被一層光體籠罩著,天鳳啟動了隱形功能,四周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天空是那麼的藍,偶爾有幾片白雲,卻都踩在腳下。

天鳳問道:「玲月姐姐,一會攻打龍堡你怕不怕?」

月穎笑道:「別小看了我。」

「好,第一飛行小隊,立刻去做疏散工作,第二飛行小隊十五分鐘後起飛,偷襲龍族城堡……」

天鳳完美的布置完了作戰計劃,洞天飛船繼續向龍堡方向飛行,時聚問道:「我們能幫你做點什麼?」

「這洞天飛船可是第一次出戰,你們一會穿上安全服觀戰就行。」

重生之最強王爺 時聚和月穎按照天鳳的吩咐穿上了笨重的金屬外套,他們看起來像個機器人,片刻后,船上所有的人都接到了穿安全服的命令,只有天鳳自己還在操作著平台。

月穎問道:「天鳳妹妹,你怎麼不穿安全服?」

天鳳愣了愣,道:「我要操作平台,穿著笨重的服裝不方便。」

今天的天空格外的藍,天鳳看著平台,深深的呼了一口氣,說道:「偷襲小隊已經打響了戰鬥,一號控制台做好準備,向龍堡發射兩枚穿行彈,目標龍堡指揮室。」

「一號控制台準備完畢。」

「發射。」

天鳳一聲令下,「嗖嗖」兩聲,兩道光向遠處射去。天鳳緊盯著控制平台,一號台傳出一位女子的聲音:「龍堡啟動了防空系統,一枚穿行彈被攔截,一枚擊中目標。」

天鳳又命令道:「各發射台做好戰鬥防禦準備,一號台四枚齊發,目標龍堡防禦系統。」

就在此刻,洞天堡內命令道:「把襲擊龍堡的人全部消滅。」

此人正是當日的龍族大漢青龍。

青龍拿起佩劍,穿上戰服向門外走去,一批批飛行器從洞天堡各處起飛,此刻龍堡附近已經沒有行人,人們在天鳳第一小隊的疏散下,都已經躲在地下,而龍堡的指揮室已被摧毀,防守的龍堡士兵都慌了神。

天鳳命令道:「第一、第二飛行隊,全部撤回飛船,全組注意,龍族的飛行器已經起飛,我們要把他們一一擊落。」

這時的洞天飛船已經固定在龍堡上空五千米的地方,好像一座空中小城,散發著防護光罩。

時聚知道,天鳳也是為了減少戰鬥給城市帶來的破壞,他們等待著龍族飛行器的到來。 第135章龍鳳之戰

龍族的飛行器大多是圓形的飛碟,片刻后,整個洞天飛船周圍都是龍族的飛行器,他們不停的向洞天飛船攻擊,不過他們的攻擊只能增加天空的美麗,根本打不破洞天飛船的防禦光罩。

就在此刻,天鳳令道:「各攻擊小組,反擊。」

洞天飛船幾十組小隊都開始發動攻擊,道道光柱四射開來,幾乎是同一時間發射,轟隆轟隆的響聲不斷的傳來,周圍的那些龍族飛行器有一半被擊落。

青龍趕到龍堡的指揮室時,龍堡的防禦系統已經被破壞,青龍無奈,這可是龍堡幾千年來第一次被攻擊的不成樣子,暴怒之下青龍來到地下室,啟動了龍族的備用指揮室。

青龍令道:「各作戰人員,地下密室已經打開,三分鐘后全部撤到密室。」

天鳳也在納悶,地面上明明還能檢測到龍族人,為什麼都消失不見了,於是天鳳令道:「第一突擊小隊,準備降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