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要往局裡打電話請求支援!」張萌趕緊拿出手機打電話去了。

楊飛這次沒阻止,這些本來就是他們警察的職責,只是等警察趕來還指不定什麼時候呢,遠水解不了近渴,他怕事情真的鬧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我的孩子,快把我的孩子還給我,否則我就和這些人同歸於盡!」

說著,這個瘋子的手直接拍向了控制台!

「哈,同歸於盡!」瘋子大笑著。

那摩天輪已經開始旋轉,楊飛只能聽到摩天輪上面傳來的尖叫聲。

「救命……」

「快救我們!」

……

楊飛也想過把那個人制服,可是他就算再快,也快不過這個瘋子的手,他的手可是緊貼著控制台的,萬一按錯一個鍵……

可是現在,這瘋子已經處於亢奮的狀態,他已經不敢再等下去。

「小幽,看著她,別讓她亂來!」楊飛指了指張萌對小幽說道。

「放心吧,我肯定給你看著她,哼,欺負死她!」小幽說著便朝正打電話求援的張萌走去。

有小幽看著,楊飛放心多了,此時還在這裡的並沒有多少人,他們估計是摩天輪上被困人員的家屬,

這還真的是無妄之災啊,楊飛都能看到他們全身都在顫抖,那是害怕和自己的家人就要陰陽永隔!

楊飛直接走上前,瞬間,心理探測術啟動!

這瘋子叫白風,和妻子離婚以後獨自帶著女兒生活,可是這段時間他的前妻一直領著一個男人來看孩子,也許是天生作為父親的敏感,他總覺得這個男人有問題!

即便前妻說了這男人會是自己未來的丈夫,可是他不能相信任何人。

就在這一天,嗯,也就是今天,他帶女兒來遊樂場玩,卻碰到了這個男人,他雖然警惕但想來也許是巧合!

然而,就在女兒去玩的時候,他因為無聊所以坐在石凳上,可是他卻看到了一張報紙,上面有一則販賣兒童的通緝令,還有被通緝之人的照片!

奇怪的是,這照片上的眼睛竟然和那個人的眼睛一模一樣!

白風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趕緊朝女兒玩的地方一看,哪還有她女兒的蹤影!

這下白風急了,直接過去詢問管理員,這才知道,女兒剛剛被一個男人接走了。

不用想,白風敢肯定就是他!再聯想他經常去看女兒,這都是早有預謀的,就是為了能把自己的女兒順利帶走!

於是,他瘋狂了,發瘋似的在遊樂場找,可是根本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女兒的蹤影!

他直接就瘋了,這才有了眼下的這一幕。

楊飛看到白風的心理后,也是感覺到氣憤,這些販賣人口的真該殺!

可是現在,他需要先穩住白風!

「你別衝動,你女兒,我幫你找!」楊飛說道。

白風一愣,他看向了楊飛。

「你幫我找?」

「對,我幫你找,你先放手,我一定幫你找!」

「不,我女兒沒了,我不相信你們,你肯定跟他是一夥的!呵呵!」白風一下子又瘋狂了起來。

楊飛看到白風左手已是血淋淋的,再這麼下去的話,可真的就是同歸於盡了!

「你別激動,相信我,我一定幫你找到你女兒!」楊飛保證的說道,白風現在的情緒不穩定,他需要安撫!

「那去找!我就在這裡等著!見不到我女兒我就要和他們同歸於盡!」白風鐵了心的說道,因為失去親人的極端情緒,估計白風都有了報復的意念。

楊飛又是對那個販賣兒童的人販子真恨的厲害,這簡直就是社會的敗類。

「好,好,你別衝動,你先讓摩天輪停下來,我這就給你找!」楊飛趕緊說道。

這時候,也有附近的警察陸續趕來,他們昨天是見過楊飛的,還有張萌也攔著他們,所以他們都沒有上前。

「還不快去調監控!快去找呀!」楊飛急了,對這些警察吼道,這人命關天呀!

這些警察首先一愣,然而他們很快就能想到後果。

瞬間,這些警察在張萌和小幽的組織下都行動了起來,小幽最喜歡干這事了,楊飛則在這裡安撫著白風,真怕他又做出什麼危險的動作。

「你不相信我,總該相信警察吧!」楊飛說道。

白風一愣,瞬間情緒低迷了下來。

「你的傷口自己先包紮一下吧!」楊飛給他扔過了剛才從一個警察手中拿過來的紗布!

「謝謝!」白風說道。

「那麼現在,能讓摩天輪上的無辜的人下來了嗎?」楊飛接著說道。

正在包紮傷口的白風停頓了一下,有些猶豫。

「你這樣做,有和那個人販子有什麼區別,他們都是無辜的人!」

養崽崽后本宮躺贏了 「這些人可都還是孩子呀!」

楊飛一步一步的說道,他不相信一個如此在意自己女兒的人就會對別人的生命漠視,白風只是剛才著急的發瘋了而已,估計在他的心裡也從來沒想過去傷害別人!

「好,我相信你!」白風說道。

他離開了那個控制台。這相當於說摩天輪上的人已經安全了。

早有留在這裡的警察過去制住了白風,他已經擾亂了社會秩序,而且這些警察怕他突然又發瘋呀!

「答應你的,我會做到,這些人販子,該殺!」大家稍待

《超級智能女僕》今天睡了一天,剛醒來,這就寫! 哪怕面對董亞龍如此惡劣的態度,張北羽仍然相信彼此之間的感情。

「艹!亞龍,你他嗎什麼意思!」張北羽放下酒瓶,虎著臉說:「咱們倆從小一起長大,我是什麼人你不知道?我為什麼選在這你不知道?」

說著說著,他還真有點生氣的意思,一臉的無所謂,搖搖頭說:「亞龍,你如果真的是這樣認為的,那沒問題,這頓飯咱就別吃了,我走就是了,以後也別聯繫了。」說完,起身還真要走。

董亞龍見狀馬上笑了出來,伸手拉了他一把,擠眉弄眼的說:「瞅你這損色!嘎哈呀!你是生氣包呀?!一言不合就生氣!趕緊坐下,穩當的。」

兩人重新坐下,彼此對視了幾秒鐘,隨後是一陣爽快的大笑。

笑過之後,董亞龍嘖嘖嘆了一聲,「唉,可不是么,你這混起來之後,脾氣也大了!」

張北羽再一次站起來,指著他說:「我告訴你董亞龍!你要再BB,我就真走了。」

「好了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這一次,董亞龍終於正經了。

這功夫,服務員也端上兩碗羊湯,兩籠燒麥。

張北羽和董亞龍幾乎同時低下頭,看著桌上的食物,不約而同的露出微笑。

「唉…」董亞龍似乎頗有感觸,自顧的搖搖頭,開口道:「小北,有一說一,我是真的沒想到,你能混到今天這個地步。」

張北羽微微一笑,很坦誠的接受了董亞龍的這句話,別說他了,連自己都沒有想到過。同時,沉默也代表他並沒有否認自己現在的「地步。」

董亞龍抬頭瞄了他一眼,繼續說道:「在前幾天遇見你之前,我就問過小七關於你的事,可是她當時什麼都沒說,只說跟你不怎麼聯繫了。但是那天遇見你之後,我發現…你變了,整個人的氣勢感覺都跟以前不一樣,而且,你身邊那幾個人也都不簡單,尤其是長得帥的那個,一看就不是凡人。所以回去之後,我又追問小七,她才跟我說了你在盈海的那些事。」

張北羽淡淡的笑了一下,嘆道:「別說你了,連我自己都沒想到。」

嬌妻引入懷 這話倒是真的,要說這個世界上誰是最沒想到張北羽能混到這個地步的人,那一定是他自己。在他的設想當中,自己應該是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了。

董亞龍緩緩抬眼盯著他,輕聲道:「來,給我講講,講講你在盈海的那些英雄事迹。」

面對發小,張北羽知無不言,沒有任何隱瞞,從自己到三高講起,一直講到了拿下渤原路…

一個繪聲繪色的講,一個聚精會神的聽。兩人從羊湯館講到了車裡,從車裡講到了鏡湖,從鏡湖講到了飯店,從飯店講到了酒吧,從酒吧講到了賓館。

等張北羽講到決戰渤原路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沒錯,兩人就這麼聊了一個通宵。

但董亞龍沒有絲毫倦意,反而越來越興奮,仍然瞪著大眼睛,像是個充滿求知慾的小學生。

可張北羽實在太困了,就說:「我說亞龍,要不咱倆先睡會,醒了繼續講?」

董亞龍一聽,立刻甩臉子了,「嘖!怎麼回事,講到最精彩的地方咋還掉鏈子了呢,繼續繼續。我告訴你哈,講不完不準睡。趕緊的,你們到底是怎麼贏的?艹他媽的,這麼大的陣仗還不得死幾個人啊?!」

他的無心之問,讓張北羽愣了一下,苦笑了一聲,點點頭說:「嗯,的確死人。亞龍,你可能覺得我現在很風光,但是相信我,如果有機會重新選擇,我絕對不會走上這條路。這樣的話,至少不會有人因我而死。」

「也不能這麼說。」董亞龍點起一根煙,呵呵的笑了一聲,「沒有誰為誰死,這都是自己選的。就拿我說吧,可能我沒你那牛B,也沒殺過人,但被我弄成殘廢、重傷的也有幾個人,說真的我一點都不自責,那是他們的命。或許,有一天我也會變成一個殘疾,可我不在乎,從我決定混的那一刻起,就做了好一切準備。」

張北羽撇了撇嘴,「好吧,那我只能說你比我更適合這個江湖。」

董亞龍不耐煩的揮揮手,說道:「行了啊,別跑題,說正事!」

就這樣,在董亞龍的「淫威」之下,張北羽只得乖乖的講下去。從賓館講到了樓下的早餐攤,又從早餐攤講回賓館,連中午飯都是叫外賣的。

終於,在下午三點多的時候,張北羽講完了,這個時候他眼睛都快睜不開了。這期間張父打過一個電話問他怎麼回家,他說自己跟董亞龍在一起。

兩家以前是鄰居,張父雖然知道董亞龍是個混混,但不反對張北羽跟他來往。在他眼裡,董亞龍哪怕是翻了到天大罪也是個好孩子。所以,也就沒說什麼。

張北羽講完之後,一頭倒在床上,兩眼一閉就睡過去。

可董亞龍還處於興奮狀態,洗了個澡回來,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全是張北羽帶領四方在盈海奮戰的一幕幕。

……

兩人這一覺睡了將近二十四個小時,到第二天中午才醒過來。退了房之後,又回到羊湯館喝羊湯。

坐在賓士車上的時候,董亞龍臉上儘是羨慕之意,拍拍這,看看那。

吃飯的時候,他臉上堆滿了笑容,對張北羽說:「小北,商量個事唄。」

還沒等他說話,張北羽直接從口袋裡把鑰匙拿出來,仍在了桌子上,頭都沒抬,說道:「拿去開吧,等我用的時候給我開回來就行,自己加油哦!」

「嘿嘿嘿…」董亞龍一臉興奮的把鑰匙收起來,「什麼叫發小!這就叫發小,我他嗎一撅屁股你就知道我拉什麼屎!」

張北羽滿臉嫌棄的白了他一眼,「你能不能去提高一下文化水平,再說了,大哥,咱這吃飯呢,你惡不噁心!」

「嘿嘿…提高提高,回去買本玉蒲團看看!哈哈!」

吃過飯之後,由董亞龍開車送張北羽回家。轉眼就到了張家,下車前,張北羽從副駕駛的扣手裡把那把霸氣外露的柯爾特蟒蛇拿了出來。

董亞龍看見這傢伙雙眼冒光,大叫道:「我艹!真傢伙,這是啥啊?讓我看看讓我看看,快讓我看看!」

張北羽也有點小炫耀的心理,把槍給他擺弄了一會。董亞龍對這把左輪槍愛不釋手,但再不釋手還是得釋,把玩了一會之後,一臉不舍的還給張北羽。

「行了,我先走了。開車注意點,別給颳了。」說完,張北羽打開車門就要下去。

「小北等等。」董亞龍突然叫了一聲。 張北羽回頭瞄了一眼,「咋了?」

董亞龍咧開嘴大笑了笑,招了招手說:「你先把車門關上。」這個人從小就是這樣,渾身都是戲,張北羽有時候覺得他應該去學二人轉,可能以後會更有前途。

張北羽笑笑,關上車門,「啥事,說。」

「小北,你…考慮過回鏡湖么?」董亞龍突然了這麼一句話。

張北羽低下頭想了想,搖搖頭說:「應該不會回來了吧。」

董亞龍點頭,「說的也是,在大城市待習慣了,而且還有那麼大的勢力,會咱們這小地方窩著幹啥。小北,如果…有一天我去盈海…」

還沒等他說完,張北羽立刻開口,「有什麼需要,隨時找我,只要我辦得到,絕對義不容辭。」

董亞龍頓了頓,揚起嘴角點頭,「嗯!我信!」

……

告別了董亞龍,張北羽一個人上樓。家中沒人,父母都去上班了,哪怕是外面天寒地凍,父親還是得堅持送快遞,母親還得去步行街清掃馬路。

張北羽在屋裡溜達了兩圈,最後躺在了床上,眼前不斷浮現小時候自己跟董亞龍在一起的時候。

董亞龍雖然勢力很小,手下一共就三個人,但在鏡湖的混混圈裡地位不低,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甚至是許多學校里混混的偶像,包括以前的張北羽也是如此。

小的時候,每次自己被人欺負了,且對方太強大,他總會去找董亞龍幫忙。每一次,董亞龍都是沒有半點含糊,轉眼就到,替他報仇。

以前,兩人之間有天地之別。現在,兩人之間仍有天地之別。

正在想著,他的手機突然響了,本以為是盈海那幫人打來的,抓起來一看竟然是小七打來的。

本來,張北羽對她沒感覺,但是上次幾人在KFC碰面,她連個招呼都沒打。況且在得知董亞龍向她詢問自己的情況,她閉口不談之後,心裡總有點不爽。

這個電話,他並不是太想接,就調到靜音放在了床邊。可是卻一直響,一直響,好不容易不響了,馬上又發微信過來。

「小北,我找你有事。」這是小七發來的內容。

張北羽皺了下眉,剛準備打字回復,電話又來了,正巧按到了接聽。既然都已經接了,總不能再掛掉吧,他只能把電話放在耳邊,喂了一聲。

聽筒里傳來小七溫柔的聲音,「小北,不好意思,打擾到你了。咱們初中同學又要聚會了,班長想叫你,但是聯繫不上,就讓我問問你去不去。」

又是同學聚會,張北羽最煩這事了,無非就是混得好的人回來秀曬炫,混得不好的人也要硬撐秀曬炫。總之就是一場炫耀大會,當然了,也並不是每個人都是這樣,還是會有一些同學真心是想互相見見。

張北羽還依稀記得,去年過年自己回來的時候參加了一次同學聚會,並且還裝了個B。反正他對這事無感,回了一句:「哦,不去了,你們好好玩。」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張北羽接著又說了一句:「沒事了吧,沒事我就掛了。」

「等等!」聽到張北羽要掛電話,小七馬上叫了一聲,「那個…小北,你別生我氣。我沒告訴亞龍主要是因為…我…我…」

下面的話,小七實在是說不出口了,但是張北羽明白。小七肯定是怕丟人,所以才不說,他也能夠理解。

「放心吧,我沒生你氣,多大點事啊。」頓了頓,他繼續道:「你要是跟亞龍在一起了,就一心一意好好對他。」

其實張北羽後面也有話要說:別回了盈海就勾三搭四的。當然了,這話肯定不能說出來,只能讓小七自己去琢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