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認識,不過這個年輕人的醫術非常了得,你可以請他幫忙看看。」

鍾慧梅帶著希望的看向夏江。

她是真的想要看看葉宇的本事是不是如同他說的那樣,通過針灸便能夠控制癌細胞的惡化。

「不認識你怎麼知道他的醫術了得?」

夏江皺起了眉頭,瞪著鍾慧梅,開玩笑,這不是拿他老婆的命在賭嗎,他才不會同意呢。

「爸,師父的本事真的很高,連鍾神醫都不如他,他一定能夠治好媽媽的病。」

倒是夏悠悠,多少知道一些葉宇的本事,開始勸說她爸爸。

「鍾神醫?你是說我爸鍾建雷?」鍾慧梅急切的問,難怪這個年輕人看起來高深莫測了,連父親都自愧不如,那醫術肯定不得了,說不定真的如同他所說能夠通過針灸控制癌細胞的惡化呢。

「對,就是鍾建雷鍾神醫,他是你爸?」

鍾慧梅點點頭,又看向了葉宇問:「你真的能夠控制住癌細胞?」

「能。」

「能我也不能讓他來治療紅葉。」夏江直接否決道,這就讓鍾慧梅犯難了,畢竟醫生要給病人治病,必須要經過家屬簽字,如果夏江不簽字的話,哪怕她是院長,也不好說什麼,但還是忍不住勸說道:「夏先生,之前我跟你說請來一位名醫要給你妻子看病,那名醫就是我父親鍾建雷,連他都說這位小先生醫術了得,肯定有他的過人之處,要不你讓他給看看?」

「他太年輕了。」

夏江仍舊拒絕,雖然心中已經動搖,可他不能讓葉宇插手。

畢竟葉宇是跟他女兒一起來的,還喊著師父,關係明顯不清不楚,而他女兒這次回來是要相親的,萬一惹惱了王明生的話,讓他兒子丟掉工作,恐怕他老婆以後看病的錢都沒有著落。

鍾慧梅一臉苦澀的看向葉宇,葉宇笑著說:「沒事,我相信夏叔叔最後會同意的。」

「師父,你不要生氣,我爸……」

夏悠悠擔心葉宇生氣,想要解釋什麼,卻被葉宇打斷到:「悠悠,我沒有生氣,而且我是真的年輕,夏叔叔不相信我再正常不過了。」

「可是我媽……」

「你媽的身體情況還能維持一段時間,到時候真不行的話,你再給我打電話我再過來幫她治療就行了。」

葉宇笑了笑說:「好了,既然這邊沒有我什麼事了,那我就告辭了。」

事情鬧的不歡而散,哪怕是夏悠悠也沒有什麼臉面再挽留葉宇,只能不舍的看著他離開。

不過在葉宇走的時候,鍾慧梅給他一張名片,然後期待的看著葉宇。

葉宇苦笑一聲,暗道果真姜還是老的辣,這個院長擺明了是想要自己的電話,又不好意思直接開口,所以便用交換名片的方式。

「不好意思,鍾院長,我沒有名片,這樣吧,我給你寫個電話。」

葉宇說著拿出便簽寫上自己的手機號遞給對方,這才離開。

……

熟悉的城市,陌生的味道,甚至還有一股子酸楚的感覺。

想當初他離開學校,連份工作都不知道,進個醫院都被人暗中動了手腳被開除。而現在哪,連省城有名的國醫聖手都要跟他結交,連中醫院的副院長都對他一臉崇拜。

可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他了,沒有了攀比,沒有了計較,心如止水。

四處閑逛的時候,不知不覺竟然來到了一處珠寶店門前。

看著上面金光閃閃的四個大字——愛妍珠寶,葉宇沒來由的一陣心疼。

記得畢業前夕,他省吃儉用甚至利用閑暇時間外出搬磚攢下來的錢到這家珠寶店給女朋友買了一條鑽石項鏈,本來打算畢業晚會的時候送給女朋友,可他悲催的發現女朋友竟然投入到富二代的懷抱,完全不顧及他的感受。

愛妍,果真夠礙眼的。

心中這麼想著,葉宇還是邁步走了進去。

俗話說,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

葉宇覺得這是一個傷心的地方,是他的心結所在,他要解開,必須要來此處。

之所以會來此,恐怕也是冥冥之中上天的安排吧。

而且他這次來省城除了跟骨蝶交易,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購買玉石。

葉宇還沒有進門呢,就感受到了來至迎賓的譏諷目光,很明顯從他的衣著上發現他是一個窮鬼,嘲笑他一個土鱉也來這種地方購買珠寶,跟他第一次進這個店鋪的感覺一模一樣。

不過那會他買了珠寶回去,迎賓陪笑著相送。

現如今再次進入,又是這個樣子,這些迎賓一點改變都沒有。

更讓葉宇無語的是,他進店之後,連一個接待他的銷售都沒有。

不過葉宇並沒有介意,畢竟人情冷暖都是社會造就的,他改變不了,只能學會接受。

沒有看那些真金白銀,葉宇直奔珠寶而去。

那裡擺放著很多玉石,有普通的,也有稍微好點的,跟冉亦菲購買的那種差不多,還有更好的,像水中的,冰糯料子的等等,甚至還有一副全身黑體的吊墜,只是看看,就讓人心動。

不過一看標價,葉宇就不由得咋舌。

只是這一個如同耳釘般大小的吊墜竟然要兩百多萬,太恐怖了。

葉宇重點看的是那些標價不是太高的玉石,而且他已經發現了一款不錯的料子,正準備問銷售員呢,卻聽到一聲尖銳的聲音道:「寶盛哥,這個手鐲好漂亮啊,你幫我買了吧?」 聽到這個聲音,葉宇心頭一震。

他死都不會忘記這個曾經讓他魂牽夢繞的聲音,尤其是撒嬌的時候,簡直能夠讓葉宇全身的骨頭都鬆軟。

葉宇抬頭看過去的時候,正好迎著那個女人的臉,以及她的目光。

林雅靜俏麗的臉蛋上化著淡妝,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很是好看,瓊鼻微挺,嘴唇紅潤,尖尖的下顎在她的臉上彎出一抹弧度。

不得不說,她很漂亮。

在葉宇認識的人當中,林雅靜絕對能夠排的上號。

只不過此刻林雅靜身上多多少少帶著一股子風塵氣息,和徐閩玉還有冉亦菲都不能比,幾乎完全喪失了她學生時代的純真爛漫。

葉宇看到她的時候,她也望向了葉宇。

原本平靜的眸子立刻就露出驚訝的目光,抬起小手指著葉宇,半天沒有說出話來。

「林雅靜,好久不見。」

葉宇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努力保持平靜的心態,伸手出,笑著打招呼。

「是你?」

林雅靜還沒有說話,倒是她身邊的男子先開口道:「卧槽,你個土包子屬狗皮膏藥的嗎?難道忘記之前的教訓了?竟然還敢出現在省城,甚至還出現在老子面前,你這是在找死嗎?」

這男人葉宇也認識,正是畢業那會搶走他女朋友林雅靜的罪魁禍首辛寶盛,傳說當中的富二代,有權有勢。

如果是以前,葉宇見到他的時候,肯定是恨的牙痒痒,甚至會不惜任何代價找他報仇。

可是眼下,一切都過去了,至少在葉宇看來,那些所謂的仇恨早就被他拋到不止九霄雲外了。所以剛剛在見到林靜雅的時候,他能夠從容的面對,僅僅是昔日同窗好友的身份。

「辛寶盛,好久不見。」

同樣,哪怕是辛寶盛看不起他,對他鄙夷,葉宇仍舊笑著回應道,也算是了卻了他們同學之間的情義。

「好久不見你嗎比,滾,這裡是你能來的地方嗎?看珠寶?你買得起嗎?」

辛寶盛對葉宇並沒有好感,此刻又看到他穿著一身地攤貨,明顯混的不行,就更加不放在眼中了,譏諷的同時還罵了出來,這讓葉宇微微皺眉道:「辛寶盛,主意你的言辭。」

「我的言辭怎麼了?我他嗎……」

只是不等辛寶盛繼續說下去呢,就被林雅靜拉到一旁勸說道:「行了,寶盛哥,他只是來過過眼癮,你犯不著跟這樣的一個土包子計較。」

「哼!今天看在雅靜的面子上老子不跟你計較,不過這鐲子我們相中了,你別看了,免得污染了。」辛寶盛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說道。

「好的,寶盛哥,我這就給你包起來。」

銷售人員一臉興奮的說,同時把鐲子拿出來讓林雅靜欣賞。

對於這種狗眼看人低的銷售員,葉宇並沒有放在心上,他只是來買玉石的,犯不著跟他們計較。

既然鐲子被買走了,他就指著另外一款吊墜項鏈跟銷售人員說:「把這個拿出來給我看看。」

銷售員白了他一眼,躊躇道:「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們這裡的珠寶都非常的寶貴,不能拿出來隨便觀賞。」

「那她……

葉宇話沒有說完,但意思已經非常明確了。

旁邊有現成的例子,你竟然告訴我不能隨便拿出來觀賞,騙傻子呢。

「她是寶盛哥的女朋友,自然有那個資格查看。」銷售員不屑的說:「如果你在我們店裡有購買記錄的話,也是可以查看的。」

「購買記錄嗎?」

葉宇笑著說:「還真有。」

「磨磨蹭蹭的幹什麼?趕快幫我們把這個包起來。」辛寶盛皺著眉頭說:「他就是一個土包子,根本買不起,你還跟他浪費口舌,作為一個銷售,連最基本的眼力勁都沒有,看來你要晉陞主管的機會不大啊。」

聞聽此言,銷售的臉色大變,急忙給鐲子包好遞給辛寶盛,同時還懇求的說道:「寶盛哥,還希望你多在經理面前給我美言幾句。」

辛寶盛在接包裝袋的時候,手不自主的跟銷售人員的手碰在一起,甚至還故意的摸了兩下,然後才笑著說:「那是自然,只要你好好表現,我還是很樂意幫忙的。」

這一幕林雅靜也看在眼中,不過她只是皺了皺眉頭,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從辛寶盛的手中接過鐲子,眉頭很快就舒展開來,笑的沒心沒肺。

「謝謝寶盛哥,你看看還有其他需要嗎?」

銷售員也不介意被辛寶盛佔便宜,反而樂呵呵的問道。

辛寶盛看向林雅靜,見對方有些心不在焉,便氣憤道:「今天出門沒有看黃曆,碰到了一坨屎,噁心死我了,就不看了。雅靜,我們回去吧。」

說話的時候,辛寶盛伸手攬著林雅靜的肩膀,而且還故意在林雅靜那高聳的地方摸了一把,用挑釁的目光看向葉宇。似乎在說,瞧瞧你女朋友,多掃,大庭廣眾之下就被我摸了,神色上甚是得意。

「麻煩你查一下我的購買記錄,我想看看那個吊墜。」

葉宇並沒有在意這些,而是再次沖著銷售員說道。

銷售一愣,譏諷道:「即便是你有購買記錄,也打不到我接待的水準,我給你換一個人吧。小冰,你過來招呼一下,記得,別讓他隨便亂看咱們這裡的珠寶,萬一弄少了,你賠不起。」

「知道了,周姐。」

小冰應了一聲,就快速的走了過來。

聽到那個聲音,葉宇不由的一愣,怎麼那麼熟悉呢?

當他抬頭看過去的時候,卻發現洛冰穿著一身正裝,正款步向著自己走來。

「宇哥,真的是你啊?你怎麼來省城了?」

這個叫小冰的銷售不是別人,正是高中時候暗戀葉宇的洛冰,之前在雲溪縣的時候,也跟她有過交集,甚至通過葉宇讓她認清楚了現任男朋友王傑的嘴臉。

從那次拍賣會之後葉宇便再也沒有見到過她,卻怎麼也沒有想到,今天在省城竟然能夠遇到洛冰。

真的就是他鄉遇固知,倍感喜悅。

「你們認識?」

叫周姐的銷售眉頭皺了起來說:「哦,我想起來了,你是從農村來的,怪不得會跟他這個土包子認識呢。不過認識歸認識,該有的準則不能忘記,尤其觀賞我們這些精雕細琢的藝術品,弄髒了,你們誰都賠不起。」

洛冰點點頭,然後沖著葉宇吐了吐舌頭,像是再說她也愛莫能助。

「哼!土包子見土包子,有什麼好欣喜的。」

辛寶盛冷哼一聲,不過目光卻在洛冰的身上停留了一會,眼光也漸漸變得明亮起來。這麼漂亮的一個銷售,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呢?不知道把她拉到床上會是怎麼的一番滋味。

想到這裡的時候,辛寶盛又特意的看了一眼葉宇,心道:不知道他在得知我跟這個銷售滾床單之後會是什麼心情,想來一定特別恨我,要把我碎屍萬段吧。

不過辛寶盛就喜歡那種被他玩弄於鼓掌之間,卻又無法爆發的仇恨。

所以他邁不出的腳步又停了下來,饒有興趣的看著洛冰說:「小冰是吧,進過來幫我看看那邊的戒指。」

「不好意思,我暫時要接待宇哥,而且你是周姐的客戶,理應讓周姐來接待。」

洛冰不卑不亢的說,她雖然沒有看到這邊發生的情況,可她並不傻,從剛剛辛寶盛的言語當中就能夠聽出來,他對葉宇有仇。

洛冰承蒙葉宇幫忙才脫離王傑那個苦海,早就把葉宇看成是自己的男神,又怎麼會因為辛寶盛的話而讓葉宇丟了面子呢。

「對啊,寶盛哥,你還想看什麼,我帶著你。」

周姐沖著洛冰滿意的點點頭,覺得她還算比較又眼色,不跟自己搶生意,然後才沖著辛寶盛笑著說。

葉宇並沒有理會他們的嘲諷,而是跟洛冰說:「洛冰,你幫我查一下購買記錄,我想看看那個吊墜,剛剛那個銷售說只要有購買記錄便能夠觀賞。」

洛冰點點頭,便去電腦旁邊查看銷售記錄。

而周圍的人都愣住了,他竟然真的有購買記錄!

尤其是林雅靜,不自主的想到了畢業那晚葉宇要送給她卻被她隨手丟到下水道的項鏈,莫非那是真品?

不可能!那條項鏈林雅靜後來見到過,兩萬多塊錢呢。

葉宇只是一個學生,而且還是農村來的窮鬼,他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錢。即便是有,恐怕也不會為了她放那麼大的血吧。

努力的搖搖頭,林雅靜的內心才恢復平靜。

這會洛冰已經調出來購買記錄,沖著葉宇說:「宇哥,你在今年六月份的時候買過一條兩萬多的項鏈,算是我們的老客戶,有權利觀賞這裡的珠寶。你相中了哪條項鏈,我給你拿出來看看?」

真的有購買記錄?而且還是兩萬多?

周姐傻眼了,要知道哪怕是剛剛辛寶盛購買的鐲子也不過大幾千塊錢,跟兩萬相比,還差很遠呢。這讓她不自主的揉了揉眼睛,莫非最近睡眠不好,眼神都不好使了?

辛寶盛只是癟癟嘴,區區兩萬多塊錢,他還真不放在眼中,跟他相比,仍舊只是土鱉一個。

倒是林雅靜,內心一顫,好似有一層壁壘不經意間破開了一個豁口。 他竟然真的會為了我買一條兩萬多的項鏈?

而我呢?竟然把那條項鏈給扔到了下水道!

林雅靜的心好似被針刺了一般,疼痛難耐,看向葉宇的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