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嫌熱,喝些椰子汁再繼續。」

穀苗兒的話一響,小樂天就掙扎著爬了出來,還不忘陪自己玩的小姐姐,跑去幫忙,手拉著手一起走到了椰子樹下。

承磊有些許失落,之前的時候小糰子都是跟自己玩,現在突然多了個女孩子陪她玩,自己就被小糰子給遺忘了,剛才埋沙子想不起自己,如今喝水也想不起自己。

還是良生開口,承磊才回過神來拿著海螺朝著椰子樹下走去。

王媽也跟了來,在木家借灶台做飯呢,畢竟老的老小的小,還有一個孕婦,怎麼都不能跟從前一樣那麼隨意。

兩個孩子都玩累了,穀苗兒原本想要帶著孩子回家的,卻沒想到小樂天不願意跟三丫分開,非要將三丫帶回自己家。

穀苗兒有些左右為難,小丫頭一直哭,長著大還沒見哭那麼傷心過,就連自己爹爹出門,小丫頭雖然很想念,但是大人哄一哄孩子很快就又開心起來了。

「想什麼呢,既然小樂天捨不得,那就將三丫接家裡,三丫這個年紀正合適陪玩,身體也好,性格也好,雖然是家中最小,但是也會照顧人,他兩個哥哥一個跟著林毅讀書,一個跟著你學醫,淵源也算深,再多個小丫頭也不多,又不是要人家女兒為奴為婢,就是玩伴,在你們夫妻二人熏染下說不得還能跟著學些本事認字。」

白雲子的話一下就讓穀苗兒的為難給解開了,而一旁的木母跟良生都覺得不錯,木母自己就是個普通得再普通不過的農婦,若不是兩個兒子,現在還跟著大房出海做苦力呢。

「多謝大師,三丫,你就跟著去,不用害怕,你二哥哥也在呢,而且你不是也喜歡妹妹嗎,去住些日子,想娘了就讓你哥哥送你回來。」

「對,師傅不用多想,三丫平日里就跟我住一塊,白日跟小樂天一起玩,娘在家也能安心做事,不用擔心妹妹。」

良生也站了出來。

「那我就不客氣了,行了,我們把姐姐也帶回家,不許再哭了,以後要是再這麼哭鬧,打你小屁股。」

穀苗兒說著還拍了一下小樂天的屁股,不痛不癢的,小樂天現在正高興呢,擦了擦眼淚就屁顛屁顛的笑了起來了。

「師傅下次可不能再這麼隨著她了,現在看著小,主意就這麼大了,以後若是她看中了哪家二郎,您還壓著對方娶了她不成?」

。 不過這種大力丸也有副作用,那就是服用之後,只能維持十分鐘。

而且維持十分鐘后,半年內都不能再運功了。

十分鐘也很厲害了,可以大殺四方。

畢竟如果不是陷入了絕境,一般情況是不會服用這種葯的。

胡天有些驚訝,看着趙長老吃了一顆黑不溜秋的丸子,他笑着說道:「你這吃的什麼東西呀?」

「小子,你死到臨頭了,告訴你也無妨!」

「我服用的是我們幫門的秘葯大力丸,我現在的實力已經暴增好幾倍了!」趙長老非常自信的說道。

「大力丸?」胡天臉色變得有些奇怪了。

他心想,暈了,張泰山這個傢伙還真是個天才啊,竟然還發明了這樣的東西。

不過這個趙長老服用了大力丸后,水平真的暴漲了很多!

都快趕的上那些資深長老了!

這種大力丸也不是誰服用都有效果的,如果一個水平很高的人服用,那肯定就沒什麼效果了。

這就好比一杯水,給人喝肯定夠了,但要是給一頭牛喝,那肯定遠遠不夠的。

見胡天神色變了,趙長老心裏非常得意了。

他的得意來源於他的自信,畢竟他感覺自己現在,已經變的牛筆哄哄了。

「你給我去死!」

趙長老非常裝比的對胡天出手了。

他想用手掐住胡天的脖子!

然後直接把胡天的脖子給扭斷!

胡天當然不會這麼容易就被他掐住了。

「啪嗒!」一聲!

只見胡天用一根手指頭,就抵擋住了趙長老的大手!

「什麼?」趙長老心裏變得驚駭起來了。

因為他剛才一出手,就直接用了十成的功力,想直接把胡天給掐死的!

但,太驚世駭俗了!

胡天竟然只用了一根手指頭,就化解了自己的攻擊!

而且看這小子的神情,好像還顯得很輕鬆!

「你,你……」趙長老一臉的不可置信。

他像是看怪物一樣的看着胡天。

胡天冷冷的說道:「你什麼你,監管不力,該死!」

說完,胡天直接瞪了一眼趙長老。

只見趙長老如同斷線的風箏一樣,直接倒飛了出去。

他不僅倒飛了出去,還飛出去了很遠!

最終身子壓倒了幾顆大樹,然後才摔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太誇張了!

這就跟神話故事裏描述的畫面一樣!

這,這還是人能做到的事嗎?

見胡天如此的恐怖,旁邊的一眾弟子已經嚇軟了。

有幾個膽子小的,竟然嚇得尿褲子了。

不過大家都沒心思去嘲笑他們了,而是用一種無比驚恐的眼神看着胡天。

胡天一步一步的向他們走了過去。

他們只感覺心都要跳出來了!

因為他們感覺,胡天要來收拾他們了!

連服用了大力丸的趙長老,都被他直接轟飛了,那他們用什麼來抵擋呢?

胡天走到這些傢伙面前,語氣冰冷的說道:「你們還愣著幹嘛?不知道跪下來給村民磕頭認錯嗎?」

這個時候,稍微恢復過來了一點的李長老,心裏有些苦澀不已。

早知道這個小傢伙這麼妖孽,那自己肯定就不會過來了。

這下好了,不僅手臂都被人給打斷了,還要遭受這樣的侮辱!

不過李長老能幹上長老,他還是有點骨氣的。

「年輕人,你雖然很厲害,但是跟我們的幫主和太上長老比起來,你肯定不夠看的!」

「我們身後可是整個山南幫,你今天要我們下跪,那我們幫主和太上長老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李長老硬著頭皮說道。

胡天瞥了這個李長老一眼,冷冷的說道:「看來你也有點水平啊,還知道搬靠山出來!」

「不過,你縱容手下的弟子出去幹壞事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這種事要是被上面知道了會,怎麼樣?」

李長老有些臉紅的低下頭了。

畢竟他心裏也知道,自己這個長老是瞎乾的。

也是啊,上樑不正下樑歪,他自己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所以下面的人自然也就歪歪扭扭了。

「反正你讓我們給這些賤民下跪是不可能的。」李長老有些瓮聲瓮氣的說道。

聽到這個李長老竟然這麼稱呼村民,胡天心裏也很生氣了。

他語氣冰冷的說道:「你很不錯。」

說完,胡天也不想跟這群人廢話了,而是走到了一旁,對着山林吹了一聲口哨。

幾秒鐘后,從山林里飛出來了一位老人。

只見張泰山直接從樹林里飛出來了。

他手上還抱着剛才那頭跑掉的豬。

張泰山把豬交給了旁邊的村長,然後臉色很難看的看了這些渣滓一眼。

這些傢伙一看到張泰山,臉色頓時變得惶恐起來了。

「太,太上長老!」李長老語氣顫抖的說道。

「跪下!」張泰山不怒自威的說道。

聽到張泰山這麼說,這些人來不及猶豫,全都直接跪在了地上。

李長老連頭都不敢抬了。

因為這一瞬間,他腦袋裏閃過了無數個念頭,全都是自己是怎麼死的畫面。

「小李,你太讓我失望了。」張泰山語氣非常平淡的說道。

就是因為張泰山的語氣非常平淡,所以在場的這些人,內心才感覺到異常的冰冷。

能讓太上長老說出這種話,那他離死不遠了!

「太上長老,我……」

李長老欲言又止,他發現自己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個時候,張泰山趕緊走到了胡天面前。

他有些慚愧的說道:「幫主,對不起啊,下面出了這樣的害群之馬。」

什麼?

這個年輕人竟然就是自己幫門的幫主?

一時間,在場的所有弟子,都像是聽到了什麼天方夜譚一樣!

尤其是李長老的那張臉,頓時變得蒼白起來了,像是跟剛粉刷完石灰的牆壁一樣!

胡天也知道,蒼雲幫上下可是有上萬人的,就連常住在幫門的人都有好幾千人。

出幾個渣滓也不足為奇了。

胡天揮了揮手,淡淡的說道:「沒事,這件事不怪你。」

聽到胡天這麼說,張泰山內心才稍微的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轉頭看着地上跪着的那些傢伙,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

「幫主,對,對不起……」

李長老帶頭直接向胡天磕頭。

他身後的弟子也全都一臉惶恐的匍匐著磕頭了。 在陳桑覺得要死了的時候。

身後傳來低啞的聲音,「陳桑?」

說的是人話,野獸成精了?

陳桑懷裏的小狼崽異常興奮,踢蹬著小腿想要掙脫她的懷抱。

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音。

小東西看着小,力氣還挺大,三兩下就掙脫了陳桑,向她身後奔過去。

陳桑好奇成精的野獸,回頭一看,竟然是蕭平君。

他穿着幹活的襯衫,因為山上荊棘橫生,穿着軍綠色的褲腿已經放下去了,看着她的眉眼都是皺着的。

明明一個俊郎小伙,愣是讓他皺成了小老頭。

不等陳桑說話,蕭平君再次開了口,「你怎麼在這?」

開口的語氣不善,好像她來這裏犯法了似的。

虧她覺得愧對蕭平君,還給他道歉送雞蛋。

「咋,矮子坡是你家的,你能來我不能來?」陳桑嗤了一聲,翻了個大白眼,肉嘟嘟的臉上,寫滿了我不高興。

蕭平君愣了一下,然後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啥意思,不就是覺得我在這多餘么,我告訴你,我偏不走了,礙死你的眼。」陳桑坐在坡坎上,抱着胳膊,雙腿懸著,要是一不小心就可能栽下去。

愛死他的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