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要做這個治療,我得脫光?」

「最好是這樣。」陳墨點了點頭,倒也沒覺得不好意思。

這是治療需要,沒辦法的。

梧桐就糾結了。

病,當然是要治的。

否則長久下去,她必定會被反覆發作的寒症給折磨死。

可是……梧桐實在不願意在陳墨面前寬衣解帶啊!

「這個針灸必須由你來做嗎?能不能找個女醫師?」

「你要是認識修鍊玄陽訣並且還會針灸術的女武者,可以讓她過來試試。」陳墨只能這樣說道。

梧桐沒轍了。

她就認識陳墨這麼個修鍊玄陽訣的武者,而且還是找了好幾年,才在這麼個偶然的情況下找到。

讓她再找一個修鍊玄陽訣的武者,還得會醫術,還得是女性,那簡直太難太難了。

「你要是覺得彆扭,在針灸的時候可以讓你那些姐妹過來陪伴,不用那麼害羞。」陳墨說道。

「好吧。」梧桐咬了咬牙,點頭答應了。

「那現在就開始?」陳墨對穴位早就爛熟於心,又有穴點陣圖在手,可以說是已經做好了準備。

「你幫我跟水仙說說,讓她過來。」梧桐低著頭道。

陳墨也沒多說,直接上樓去了水仙的房間,把梧桐的情況跟她說了一遍。

水仙欣然同意,隨即臉色有些歉然的對陳墨說道:「不好意思啊,我們隊長有些矯情,給你添麻煩了。」

陳墨笑著說道:「沒事。」

水仙也微笑道:「話說回來,這次治療如果成功的話,那隊長以後就可以少受很多苦了。」

陳墨點了點頭,「嗯。」

兩人說話間,已經來到了梧桐的房間。

「隊長,你這麼猴急的嗎?」水仙一進門,就看到躲在被窩,只露出一對光潔的肩膀,明顯已經褪光衣服的梧桐。

「你再埋汰,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梧桐狠狠地瞪了水仙一眼。

「凶什麼凶嘛,我可是過來陪著你的。」水仙笑吟吟的說道。

「既然知道自己是來陪著我的,那還不閉嘴。」

「我才不閉嘴。」

「你……」

「好了好了。」陳墨出聲打斷兩人的鬥嘴。

他要再不阻攔,這兩人估計能互懟到天亮。

「準備開始治療吧。」陳墨拿出了自己的針盒,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梧桐便緩緩的拉開了身上的被子,露出光潔如玉的身子。

陳墨沒有多看,而是照著穴點陣圖上的指示,捏著一支支銀針,依次落到了梧桐身上的各個部位。

不一會兒的工夫,梧桐的後背上就扎滿了銀針。

這次她沒感覺到有任何的不適,體內真力也平穩如初,更不會出現嘔血這種不良反應。

後背扎完,前邊也是要落針的。

梧桐當然不可能翻身,否則銀針不得把她給扎穿了?只能側身躺著,將前身完整的暴露在陳墨面前。

陳墨目不斜視,手上飛快的落針。

梧桐卻是覺得羞恥無比,同時心頭還撲通撲通狂跳,身軀微微有些顫抖,緊張得不行。

好不容易,陳墨才終於將銀針給扎完。

「要等半個小時,你才能徹底消化我儲存在銀針里的玄陽真力。」陳墨擦了擦臉上的汗珠,隨即起身往外走,「我先去休息一下,等時間到了我再回來。你暫且不要移動,忍受一下吧。」

說罷,陳墨就離開了房間,到客廳的沙發上躺著休息了。

「崩勁武者的真力也是不夠用啊!」陳墨有些感慨的說道。

之前,他還是內勁武者的時候,真力就不怎麼夠用。

特別是在使用烈陽十三針的時,更是覺得真力跟不上消耗。甚至有好幾次還動用過武者本源,差點傷了根基。

沒想到現在到了崩勁,施展起烈陽十三針的時候,依舊會感到勉強。

當然,這次讓陳墨感到勉強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在梧桐身上下了太多的銀針。

那穴點陣圖上記載的穴道,足有上百個。

並且在這上百個穴道里,還得分別灌注進一股精純的玄陽真力。

這樣一來,既然陳墨現在是崩勁武者,真力也有些不夠用了。

消耗實在太大了。

治病救人不容易啊!

陳墨在心裡發出這樣的感慨。

這要是碰上幾個像梧桐這樣的病患,他肯定得力竭。

半個小時很快過去。

陳墨也恢復了一些元氣。

回到梧桐房間。兩個女孩正在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見到他進來,卻都立即住嘴了,就跟突然剎車似的。

「該拔掉銀針了。」陳墨說著,就走過去,將梧桐身上的銀針給拔下來。

這拔針的手法,也是很有講究的。必須依照順序來拔,並且在拔銀針的時候,還得將一些銀針里那還沒完全消耗的玄陽真力給收回來,才不會對梧桐造成傷害。 等陳墨拔完了銀針,梧桐就趕緊拉過被子蓋到了身上。

「你運起真力看看。」陳墨說道。

梧桐這就提起真力,沒一會兒臉上就浮現驚喜之色,「我體內的寒氣被你的玄陽真力給壓制住了。」

陳墨笑著糾正道:「不是壓制,而是融合,形成陰陽循環。」

梧桐激動的說道:「也就是說,我好了?」

陳墨搖了搖頭,說道:「等我打入你穴道的玄陽真力消耗完,寒症會再次複發的。不過你也別太擔心,我留在你體內的玄陽真力,起碼能支撐一個月。」

「那一個月後咋辦?」

「如果到時還沒找到徹底治癒你的辦法,就只能再次像今天這樣給你治療了。」陳墨如實回答。

梧桐的寒症確實難纏。

要不是有張凝雪給的穴點陣圖,他還真不知道應該怎麼治療。

單單依靠那葯浴的話,也僅僅只能維持幾個小時的藥效而已。

梧桐總不可能每隔幾個小時就泡一次葯浴吧?

那還不得泡脫皮了。

聽到陳墨這麼說,梧桐有些失望,但很快就又打起了精神。

至少,陳墨這一套針灸下來,能讓她一個月不複發了。

這比以前沒得醫治的時候,可要強太多太多。

「那麼,在治療期間,我們姐妹就都給你當馬子了。」梧桐看著陳墨,鄭重其事的說道。

欸???

陳墨滿臉錯愕。喉頭卻是不自覺地聳動了幾下,下意識地咽了咽口水。

「隊長,你想說的是馬仔吧?」水仙黑著臉糾正道。她倒是想當陳墨的馬子,但不想多出來二十來個情敵啊!

「呃……對,是馬仔,是馬仔。」梧桐尷尬的道。

「那你們不用工作嗎?」陳墨有些好奇。

「這次我們回國,一方面是為了找你給隊長看病,另一方面也是想著休息一陣。」水仙笑著說道:「畢竟現在錢已經賺夠了,不趁著年紀好好享受,怎麼也說不過去。」

「你們不會在這邊殺人吧?」陳墨多嘴問道。

梧桐等人的職業太敏感,而他現在假假也是安全部門的人,問還是要問一句的。

「放假的時候,你會去公司上班吧?」水仙看著陳墨,問道。

「放假了我還上什麼班。」陳墨說道。

「這不就是了。我們都放假了,幹嘛還要幹活!」水仙翻了翻白眼,看著陳墨繼續說道:「再說,我們雖然是殺手,但從來不會濫殺無辜,我們只殺惡人。」

「這還能挑?」

「低級的殺手,當然沒得挑。僱主讓你殺誰,你就得殺誰,否則就沒錢賺。」說到這裡,水仙唇角上挑,用自信滿滿的語氣道:「我們就不一樣了,從來只有我們挑選訂單,沒有訂單挑我們。看合適了我們才接單,還得先交付一半的定金,不然免談。」

「你們混得這麼好?」陳墨看了看梧桐,又看了看水仙。

這兩個女人都只是內勁武者而已,有那麼吃香么?

「也沒混得多好,三年下來,也就每人分了幾個億而已。」水仙說道。

「……」

這還混得不好?

這是赤果果的炫富啊!

而且梧桐這支隊伍有二十來人,每人就分了幾個億……這三年,她們賺大發了啊!

陳墨既羨慕又嫉妒。

早知道殺手這麼賺錢,他還學什麼醫啊!

不過這也只是想想而已。

陳墨還是更喜歡救人,而不是殺人。即便是大惡之人,不到逼不得已,他也不會要人性命。

殺手這碗飯,註定他吃不了。

陳墨離開了別墅,回到明雨卿這邊。

此時的明雨卿,已經給陳墨打包好了一個半人高的旅行背包。

「背包里都裝著什麼呀?」陳墨有些好奇的問道。

「帳篷,換洗衣物,應急藥品,野外工具,乾糧和水……」明雨卿一板一眼的列舉。

「打住打住,還是我自己看看吧。」陳墨見明雨卿說起來沒完沒了的,索性自己打開了背包看起來。

別說,明雨卿準備的這些東西,還真是既有用,又齊全。

小到一個指甲鉗,大到枕頭被子,都沒有落下。

雖然背包重量不可小覷,但以陳墨的臂力,背起來還是沒什麼壓力的。

「對了,我已經跟梧桐那邊說好了。這陣子她們願意充當保鏢幫忙,你回頭好好計劃一下怎麼分配人手。如果有多餘的人,可以安排到本草堂那邊。」陳墨認真地說道。

「我會好好安排的。」明雨卿只是應了一句,沒有多說。

「你怎麼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陳墨看了看明雨卿臉上的表情,好半晌才道:「你是不是擔心我?」

「是的。」明雨卿很乾脆的承認了。

陳墨臉上一喜,笑哈哈道:「這事沒什麼危險,而且你別忘了,我就是在大山裡長大的,不用擔心我的安全,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明雨卿撇了他一眼,說道:「我擔心的是,你要是死了,留下的財產會不太好處理。要不這樣,你先立個遺囑?」

「……」

「開玩笑的。」明雨卿道。

「……呵呵。」陳墨汗了一下,隨即又正色道:「我要是死了,你就把我應得的錢給冰兒吧。畢竟你們一個個都不缺錢。」

明雨卿點點頭,「好。」

「卧槽,我就那麼一說,你咋還當真呢!」

「我只是附和你一下罷了。」明雨卿淡淡的說道:「你要是真的掛了,錢我肯定是要獨佔的。現在集團正處於快速發展時期,要用錢的地方多著呢!至於小冰兒……要是你和武芸都回不來,我就把她送到福利院。等到集團穩定下來,我也會再找個鐘意的男人……」

陳墨捂住了明雨卿的小嘴,不讓她再胡說八道下去了。

丫的,這話都說出來了,他就是碰到再大的困難,也肯定要活著回來啊!

不然,自己的錢沒了,孩子要被送福利院,就連明雨卿也要重新找男人……這也太狠了。

還是活著好。

活著的話,這些東西就還是自己的。

「我不是去什麼龍潭虎穴,什麼樣子去的,就保證什麼樣子回來,你在家裡好好坐月子,一定要坐足了月份再出門。至於其他事情,你就甭管了。」陳墨說道。 陳墨剛將明雨卿整理好的旅行背包給放到房間,外出採購聖誕禮品的武芸等人就回來了。

「爸爸,你看這是什麼。」武冰冰手裡拿著一個聖誕老公公人偶,興高采烈的朝陳墨撲過去。

陳墨穩穩地接住了武冰冰,將她給抱起來,笑著說道:「這不是聖誕老人么。」

「還有這個。」武冰冰又從身上的小口袋裡拿出一隻紅色的襪子,「等聖誕節那天,我就把它掛在房間里,等聖誕老公公給我往裡頭塞禮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