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公子,怎麼辦?」范雲不禁焦急問道。

「這好像是虛空之術營造的虛假影像,但是細細觀察之後,又好像不是虛空,因為我感受不到虛空特有的那種虛幻感!如此看來,我一時還真找不到突破口!」乾昊輕聲回應道。

「乾公子,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神秘者曾經命令地魄在這裡擺造迷幻陣,說是為了以後將自己的仇人引入其中,讓對方崩潰而死!」天魂一拍腦門,急忙說道。

迷幻陣?

…… 乾昊的一番話,讓天魂猛地想起了迷幻陣,神秘者曾經命令地魄在這多彩水晶洞內布下的迷幻陣!

原本乾昊就已經懷疑這是迷陣,經過天魂這麼一說,他便確定這是迷陣無疑,而且是迷陣中的最為複雜的迷幻陣!

「混蛋,既然你知道這是迷幻陣,那麼你知不知道這迷幻陣的的具體構造和破解方法?」乾昊雙目緊盯著天魂,追問道。

「嘿嘿,乾公子,不瞞你說,我這裡還真就有一些關於這個迷幻陣的圖紙!不過,這不是原圖,而是我趁著地魄不注意偷偷描繪出來的,那張原圖一直被地魄貼身帶著,估計也早已經隨著地魄的軀體灰飛煙滅了!」說話間,沒等乾昊主動索要,天魂便伸手從懷中迅速掏出一張圖紙。

「乾公子,給你!」天魂殷勤地將圖紙遞給乾昊。

「呵呵,不錯,混蛋你這麼做就對了!」乾昊微微一笑道,接過天魂遞過來的圖紙。

接過圖紙之後,乾昊迅速將其展開,凝神觀看。

看了片刻,乾昊不由得眉頭緊皺,因為這張圖紙上畫的都是一些五顏六色的水晶球,然後就是一些箭頭和一些未知意思的符號,怎麼看都像是一個五六歲孩童的塗鴉畫。

「這……這是什麼意思?混蛋,你的繪畫水平也太低了吧,我怎麼看不懂?到底是什麼意思,你說來聽聽!」乾昊指著圖紙向天魂發問。

「啊?乾公子,你竟然也看不懂!其實我一直都搞不懂這圖紙中的意思,但是地魄隨身帶著的那張圖紙就是這麼畫的!我只是依照葫蘆畫瓢而已,至於深層的含義我至今都沒有琢磨出個門道!」天魂趕緊向解釋道,原本它以為乾昊可以看懂。

突然間,天魂眼睛瞥到了圖紙的下邊緣,邊緣處竟然有燒焦的痕迹,這讓他大吃一驚,趕緊指著圖紙下邊緣對乾昊說道:「乾公子,這圖紙明顯有缺失,你看下邊緣,明顯是被燒灼后留下的灰燼!」

「嗯,果然如你所說,圖紙有缺失!混蛋,這張圖紙怎麼會有缺失?是不是你故意為之!說!」說話間,乾昊不禁神色一厲,向天魂質問道。

「不不不,乾公子,這你可就冤枉我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可能是當初我在圓台上方被你攻擊時,你的無名劍無意中燒灼到了這張圖紙;也可能是在地洞中被無名劍刺傷時不小心燒灼到了這張圖紙!實在是太可惜了,或許缺失的那部分才是至關重要的!」天魂叫苦不迭,惋惜不已。

「好,混蛋,我暫且相信你所說的話,不過你能不能好好想一想,後面缺失部分都畫了什麼?不要著急,靜下心來慢慢想!」乾昊語氣緩和道,看天魂的樣子,倒不像是撒謊。

「嗯,乾公子,我再好好看看圖紙,看看下面都缺失了哪些東西,畢竟這張圖紙是我親自模仿著描繪下來的,而且又隨身攜帶了這麼久,或許可以回想起來一些!但是要想重新一絲不漏地畫出那些東西,恐怕不可能,因為那些東西實在是太繁雜了,而且看起來亂七八糟的!」天魂說著,從乾昊手裡重新拿回圖紙。

遵從乾昊的吩咐,天魂全神貫注開始回憶圖紙的缺失部分,盡全力將圖紙補充完整。

隨著記憶重現,天魂開始在圖紙反面描繪所能回憶起來的缺失部分,每畫一筆它都是小心翼翼,儘管仍然畫得很難看。

滴答!滴答!滴答!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此時乾昊、范雲和玉兒都目不轉睛看著天魂在那裡描描畫畫。

因為全心等待,所以感覺時間是如此漫長,也就幾分鐘的時間,卻彷彿已經過了好久好久!

終於,天魂停下手中的彩色炭筆,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它傻笑著將圖紙遞給乾昊,圖紙反面朝上。

「乾公子,你放心,雖然我不敢保證和原圖紙百分百相像,但是起碼可以復原百分之九十以上!」天魂傻呵呵對乾昊說道。

「嗯,好樣的,混蛋,這至少說明你還沒有笨到家!」乾昊順口對天魂說了一句不是誇獎的誇獎,也算是對天魂這一番努力的認可。

但是就是這一句不是誇獎的誇獎,天魂就很受用,它覺得乾昊這是對它示好的表現,心裡也在為當初偷描圖紙這一選擇感到僥倖!

手裡拿著天魂重新補充完的圖紙,乾昊再次從頭到尾研究起來,比之前更加仔細!

當看到反面一半時,也就是天魂新描繪出那部分的一半時,乾昊的眼前突然一亮,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天魂、范雲和玉兒都敏銳捕捉到了乾昊的這一細微變化,但是他們不敢有任何打擾,免得影響乾昊接下來的分析。

瞬間的欣喜之後,乾昊繼續不動聲色往下看,看到最後,他不禁對著圖紙笑了起來,很明顯,這個圖紙已經不再是之前他眼中小孩的塗鴉之作。

「乾公子,你已經看懂圖紙了,是嗎?」范雲輕聲問道。

「嗯,不敢說完全看懂,但是也算是基本明白了,只是有些細節暫時無法參透!混蛋這次算是幫了大忙了,呵呵!」乾昊微笑著回應道。

「啊,能幫上乾公子的忙,是我的榮幸!」聞聽乾昊誇讚自己,天魂頗有點受寵若驚,然後又繼續問道,「可是,乾公子你是如何看懂的,為何我始終看不明白?」

「呵呵,你當然看不明白,這種迷幻陣是有一定的套路可循的,我也是因為當初受高人指點,所以才得以看明白你這圖紙!」乾昊簡單解釋道,他口中的高人自然就是無名山的無名師父。

—————————————————————————

乾昊將圖紙摺疊起來,塞進懷中,並對范雲、玉兒和天魂說道:「接下來,你們按照我的吩咐往前走,無論聽到什麼奇特詭異的聲音,切記不要回頭,切記不要抬頭,切記兩眼直視前方,切記一心朝前走!」


乾昊接連用了四個切記,可見不按照吩咐行走的下場一定很慘。

「這一次,我走左面的白色水晶路,玉兒姑娘跟在我身後,如果中間實在是害怕,可以拉著我的衣角!混蛋走右面的黑色水晶路,老前輩緊跟在混蛋後面便是!切記我接下來說的,當前面的人邁右腳時,後面的人要同時邁出左腳,同樣的道理,前面的人邁出左腳時,後面的人要同時邁出右腳!明白了嗎?」乾昊輕聲問道。

「明白!」范雲、玉兒和天魂齊聲回應道。

話不多說,乾昊開始率先進入白色水晶路,天魂也踏入黑色水晶路,玉兒和范雲也按照乾昊剛才的吩咐配合行走。

果不其然,走了約莫十分鐘,一切都是那麼順利,再也沒有回到起始點的趨勢。

不過,令人奇怪的是,他們感覺頭頂的水晶球似乎越來越密集,雖然沒有抬頭,但是他們眼睛的餘光完全可以感受到。

嗷嗚!嗷嗚……

又走了幾分鐘,身後突然傳來鬼哭狼嚎般的怪叫聲,並且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聽得人心裡直發毛!

玉兒心裡頓時就是一緊,她總感覺身後似乎跟著一個面目醜陋恐怖的大邪魔,越想越害怕,很快她便忍不住雙手緊緊拽著乾昊的后衣角,生怕一個沒留神便被身後想象中的邪魔吞噬掉。

不過,怪叫聲持續了幾分鐘后便又漸漸消失了,玉兒心中剛要鬆一口氣,卻聽見頭頂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眼睛的餘光能感受到有密密麻麻的東西在緩緩蠕動,這些東西又細又長,不是蛇又是什麼?

想到蛇,玉兒的心跳立刻加速,她的頭頂竟然有無數條蛇在蠕動,想想那場面該是多麼驚心動魄!

感覺到玉兒的恐懼和不安,乾昊停止了前進,輕聲問道:「玉兒姑娘,你沒事吧?」

「我……」玉兒竟然嚇得說不出話了。

刷刷刷!

乾昊沒有回頭,但是他的雙手朝後,沖著玉兒輕輕揮動,向她體內注入了勇猛之靈力。

「啊,我沒問題,乾公子,繼續走吧!」玉兒突然間一個機靈回過神來,沖著乾昊說道。

繼續朝前走,走了約莫一百米后,突然發現白色水晶路和黑色水晶路合二為一,形成了一條灰色水晶路。

與此同時,灰色水晶路上突然間從上方落下無數五顏六色的水晶球,之前都是在上空漂浮著,此時卻不知為何驟然向下飄落!

而且,也就眨眼間的功夫,這些看似散亂無序的水晶球便在前方堆砌出一個寬大的水晶牆,將前方的灰色水晶路堵得水泄不通。

如今這個偌大的多彩水晶洞,不同於之魂地魄所待的那個狹小的水晶洞,這個水晶洞內的水晶路明顯要寬闊平坦得多。

然而,此時此刻,這些五顏六色的水晶球頃刻間便在前方路中間築起一道密不可透的水晶牆,這不明擺著就是想要阻止他們前行嗎?

面對眼前突然出現的多彩水晶牆,乾昊他們只好被迫停下來駐足觀望。

「乾公子,這水晶牆是怎麼回事?我記得,那張圖紙上好像也有一堵牆,你可以拿出來看看……」天魂提醒道。

「嗯,混蛋,不用你提醒,我早已將那張圖紙中的內容牢記於心!這個多彩水晶牆,便是傳說中極為棘手的魔方牆,這個魔方牆中暗含複雜難解的魔方陣,只有破解了魔方陣,才能順利穿過魔方牆!」乾昊沉聲回應道,表情變得凝重起來。

「哦,魔方牆?魔方陣?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天魂嘀咕道,雖然有心想要繼續追問乾昊,但是看對方的表情,並不想要多說什麼,它便作罷。

魔方牆是怎麼回事?

魔方陣又是怎麼回事?

…… 想當初在無名山時, 星空極道傳

其中,魔方陣便是極為複雜和難解的一種迷陣,也是讓乾昊學起來耗時最多的一種迷陣。

不過,乾昊偏偏對迷陣有著濃厚的興趣,對魔方陣更是情有獨鍾,所以最後收穫頗豐,對很多迷陣的構造和破解都已經熟捻於心,只是缺乏實戰經驗而已。

但是,對於迷陣來說,實戰經驗往往又是最重要的,因為無名師父教授的畢竟都是理論知識要遠遠多於實戰操作,就算是實戰操作也是最基礎簡單地類型。

無名師父曾經說過,只要掌握了基礎理論,接下來就是實戰經驗的積累,越是複雜兇險的迷陣越能訓練一個人的布陣和解陣能力!

雖然迷陣有一定的套路可循,但是又由於它的可變性和可塑性很強,所以被創新出的迷陣愈來愈多,愈來愈複雜,對手要想順利破解迷陣,不只是要熟悉基本的迷陣套路,更要有很強的變通能力,而且後者往往更重要。

所以,當時看到圖紙上面的迷陣時,乾昊有種莫名的期待和興奮,終於有機會實戰迷陣的破解,尤其還是他最感興趣的魔方陣。

放眼望去,不難發現,這是一個由六種顏色的水晶球築成的立方體魔方牆,這六種顏色分別是黃色、白色、藍色、綠色、紅色、橙色!

憑著腦子裡的記憶,乾昊很明白這種立方體六色魔方牆都是由二十六塊略小立方體拼組而成,中心處則是最為兇險的地帶。

而眼前的這個魔方牆更是獨特,每一個略小的立方體又是由同一種顏色的許多水晶球拼湊而成,所以乾昊在破解這種魔方陣的時候,一定要時時刻刻將略小的立方體當成最小的個體,而不是將那些更小的水晶球當成個體,否則很容易便陷入迷陣中無法自拔!

於是,乾昊全神貫注盯著前方的魔方牆,與此同時腦子裡開始搜尋那些套路和模式,並且不斷的分析、變通,以便最終能夠一氣呵成將魔方陣徹底破解。

因為,乾昊明白,絕對不可以失敗,否則他們所有人都將會在這個魔方陣中自生自滅!

「老前輩,玉兒姑娘,混蛋,接下來沒有我的吩咐,你們絕對不可以輕舉妄動個,這個魔方陣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旦觸發了其中機關和埋伏,我們都將會萬劫不復!」乾昊一本正經叮囑道。


「明白,乾公子,一切聽你的安排!」范雲、玉兒和混蛋齊聲回應。

他們當然不敢亂動,剛才的那些鬼哭狼嚎和頭頂的無數蠕動的蛇至今讓他們心有餘悸,他們已經徹底看清了這個多彩水晶洞的兇險。

「接下來,我會全心觀察這個魔方牆,然後分析這個魔方陣的布局和構造,然後找出解陣之法,你們耐心等待便是,到時候等著我的吩咐,按照我所說的去做就好!切記!」乾昊說完,便迅速將視線轉移到魔方牆之上。

「好,乾公子,我們都記住了!」范雲、玉兒和混蛋趕緊回應道。

—————————————————————————

乾昊開始全神貫注觀察魔方牆,與此同時,大腦里在飛速轉動,那些回憶全都清晰地湧現出來……

破解魔方陣的第一步,將魔方牆恢復到六色面,每一面只能有一個顏色,上面是黃色,下面是白色,左側面是藍色,右側面是綠色,前面是紅色,後面是橙色。

破解魔方陣的第二步,將六個面的六個中心塊逐一爆破毀掉,每個中心塊都是一個小的迷陣,都會耗費很大的心力。

破解魔方陣的第三步,全力應對魔方牆中心——也就是魔方牆中最兇險的地方,此處從來不按套路出招,但確實驚險連連,就看應對者是否具有足夠的實力可以闖出去!

這就是破解魔方陣的三個步驟,不能打亂,必須逐步擊破方可破陣。


首先第一步便不是那麼容易實現的,因為這一步又分為七小步!

第一小步,解決底面白色十字架,只要有最基本的迷陣知識,那麼這一步很容易便可以完成。

第二小步,解決底面的白色角塊,這一小步會出現三種情況。如果白色面在前面,那麼就要首先前面整體逆轉,然後上表面整體逆轉,最後前面整體順轉;如果白色面在右側面,那麼就要首先右側面整體順轉,然後上表面整體順轉,最後右側面整體逆轉;如果白色面在上表面,那麼就要首先右側面整體順轉、上表面整體連續順轉兩次、右側面整體逆轉、上表面整體逆轉,最後右側面整體順轉,上表面整體順轉,右側面整體逆轉。所有的每一次轉動都是旋轉九十度。

第三小步,解決中間層,這一小步會出現兩種情況……

第四小步,解決頂層得到黃色十字架,這一小步會出現四四種情況……

第五小步,解決頂層得到整個黃色面,這一小步會出現三種情況……

第六小步,解決頂層角塊歸位,這一小步只會出現一種情況……

第七小步,解決頂層棱塊歸位,這一小步也只會出現一種情況……

第一步中的所有具體細節就是這些,乾昊再三確認無誤之後,終於鬆了一口氣。

「老前輩,玉兒姑娘,混蛋,你們切記原地不動, 景少你家白糖又上熱搜了 !」乾昊高聲決斷道。

「是,乾公子!」范雲、玉兒和天魂立刻回應。

緊接著,乾昊伸開雙手,做出飛翔的姿勢,然後他的肋部生出一雙上下抖動的翅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