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正氣?」連心有些奇怪的看著玄寶說:「可是乾坤正氣只有你會練啊,那種功法連你都不能完全領悟,讓所有人去練,合適嗎?」

玄寶微微一笑,對她說:「我所說的乾坤正氣,跟我練的乾坤正氣訣有點不一樣。怎麼說呢,就好像我需要的靈氣,跟大家所需要的,也不太一樣,這裡面有純度的差異,也有自身的差別。」

看到大家一副似懂非懂的樣子,玄寶對眾人繼續說:「每個人,只要他不是邪魔外道,就應該心存正氣。這種氣息是在提醒他們走正道,養天地正氣與浩然正氣,屬於至大至剛的氣息,用來抵禦魔族,最為依賴的,也應該是這股氣息!」

小茵點點頭,接著對眾人說:「這也是人體抗卸的能力。就像是一家人,遇有天氣變化,有人得了風寒,有人卻沒有得,這就是正氣在體內盈缺的表現!所謂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就是此理!」

蝶軒有些迷惑不解的對小茵說:「可是這跟陽氣有什麼區別?我覺得它們好像是一樣的!」

「不一樣!」連心搖搖頭,看著蝶軒說:「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在陰氣密集的地方,陽氣就會受到壓抑,連生氣都會被破壞,唯有正氣,一直會存在於人的體內,除非她自甘墜入魔道,否則他只要心甘情願守護正道,那就一直會正氣長存,不受死氣陰氣甚至是魔氣的影響!」

這麼一聽,眾人也就全都明白了,既然這股正氣這麼厲害,那如果是中原人都有這樣的正氣,那將是怎樣的一種場面?

可是話雖然這麼說,要是真做起來,就非常困難了,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正氣這股東西實在誰太難激發出來了,雖然是人人都有,可是並不多,不像其他氣息那樣能夠顯而易見,而且這東西跟品性有關,人與人體內所包含的正氣存量差別很大,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想以正氣來抵抗魔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就算是整個中原億萬百姓,所具正氣都不成氣候。

玄寶嘆息了一聲說:「可惜正氣不像是其他氣息,能夠受神人控制,這樣就讓我們無從下手,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才能激發氣息!」

小茵和連心也是一臉無奈的模樣,她們對於正氣的了解也是剛剛涉獵的地步,所以也明白玄寶話中的難處所在,連心安慰著玄寶說:「相公毋須心急,只要是氣息,就離不開天道運轉,我們現在只是想到了這個法門,並沒有仔細鑽研,相信給我們一點時間,肯定能想出好辦法!」

玄寶點點頭,現在也只能這樣去考慮,最主要的,還是他對於乾坤正氣訣的參悟,只要他能多了解一些正氣,也就對操控這種氣息,多了一份心得,用在其他人身上,也有了經驗。

「哥哥,我們現在是去哪裡啊?不是回中原嗎?」畫兒走過來,對玄寶問了一聲,然後指了指頭頂說:「火猴兒都在上面坐了一整天了!」

玄寶微微一笑,伸手把她拉過來抱在懷裡,看著桅杆頂上的火猴兒說:「我們要先去一趟傲來仙島,送火猴兒過去,他要在那裡住一段時間,不能跟我們一起回中原!」

畫兒點點頭,仰起小臉對著頭頂上的火猴兒大叫:「火猴兒,快下來!」

聽到畫兒的召喚,火猴兒沒有猶豫,一頭就從高高的桅杆上跳了下來,可是距離眾人頭頂還有三尺高的時候,他的尾巴就牢牢的纏在了比大腿還粗的桅杆上面,然後整個身體一盪,就輕飄飄的落在了玄寶的身旁,對著畫兒拍了拍自己的脖子。

畫兒馬上從玄寶的懷中掙紮起來,被火猴兒抓住兩隻小手,跳到了他的脖子上,火猴兒帶著畫兒繞著桅杆轉了幾圈,惹得畫兒咯咯直笑。

玄寶讓火猴兒停下來,對他說:「水魅的妖丹現在已經是第三天了,在原海里到了出關的時候,敖駿說有望成形,你要不要去看看?」

一聽到這句話,火猴兒馬上用力的點頭,看著玄寶一臉急切的樣子。玄寶拉下臉,看著他說:「跟我說話,別光做動作!」

火猴兒只好張開嘴,對玄寶說:「阿爹,我要進去!」他現在的人話說的比以前要多了,好多辭彙跟從人嘴裡說出來的沒什麼兩樣!

但是這種跨物種的本事並不是那麼容易掌握的,能夠讓主人產生很強的憊懶性,不願去張口。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在牙牙學語的時候嘴裡會一直咿咿呀呀的念叨個不停,可是等到他掌握了所有的語言之後,他就沒有那麼愛說話了。

很多鸚鵡八哥學習人話惟妙惟肖,可是學的越多,它們就越懶,到最後更是連張嘴都不願意了,就是因為這種跨物種的本領能夠讓它們產生一種排斥,一種憊懶,如果時間久了,不被督促,這種本領也就逐漸消失了!

玄寶當然不想讓火猴兒好不容易才有的本事就此湮滅,所以他經常督促火猴兒開口,真的是把他當成自己的孩子來看待,來培養。

見到火猴兒想進原界,玄寶轉身對眾女說:「你們還有誰想進去?我一塊送進去吧!」

「不用!」眾女都搖了搖頭,小茵對玄寶說:「如果要打仗的話,你要我們進去,我們便進去,不打仗沒有危險的時候,我們就多留在外面,多陪陪你!」

聽到小茵的話,玄寶也知道這是妖島一戰的後遺症。眾女是真的害了怕了!玄寶受傷的後果就是,在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內,原界裡面只有黑夜,沒有白天!

所以當夔牛把牛角插進玄寶的胸口時,眾女就已經知道了玄寶出事了!每天的黑暗對於眾人來說算不上難以忍受的事情,可是就連蛟兒用太虛寶鑒來做媒介,想和玄寶溝通都是泥牛入海,這樣大家又怎會不明白,玄寶是真真正正的出了大事?

那一個月,眾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撐過來的,比起在聚仙島的那一次還要嚴重,每個女子的心中都有一種惶恐,這就是跟玄寶的那一抹感應在起作用,特別是小茵,最是六神無主!

可是這樣的感應只能證明玄寶出了事,並不能讓她們能夠跟玄寶取得聯繫。所以這更是加重了大家的恐慌。

那一次,大家都有一個可怕的念頭,就是相公真的完了!因為從來沒有過,大家都一起對玄寶有不祥的預感,所以每個人幾乎都已經懷疑,相公這一次,很可能是真的遭遇了不幸。

那是讓大家都感到絕望與心灰意冷的一個月,可是眾姐妹誰也沒有互相點破,就算是流淚,也是偷偷的流,她們還在等,逼著自己等下去,等玄寶來到原界,跟大家見面!

後來她們終於等到了,可是大家都已經被嚇壞了,所以並沒有太多的驚喜,在看到玄寶的第一眼,沒有人會覺得喜出望外,而是無盡的后怕!她們不用親眼見到玄寶曾經歷了什麼,只要看到玄寶那憔悴的樣子,就已經知道,之前她們的擔心,都不是多餘的!

沒有什麼,比在一起更重要的了!爭強好勝原本就不是她們這些女孩子的性格,就算是蝶軒,本意也不過是想要幫相公做些事情,而並非是去出風頭!

所以經歷了這一次的妖島之行,眾女都明白了一個道理,在有限的生命里,多陪陪自己心愛的人,跟他在一起,就算是無所事事的躺在甲板上看夕陽,都是一種幸福的事情!

這就是眾女現在所學到的一種心態,明見本心!經歷了這一場大戰,每個人都明白了自己內心中最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跟魔族鬥爭,那隻不過是想要達到目的的一種途徑,一個手段,而她們這些女子,唯一在內心深處渴望得到的,不過是跟心愛的人長相廝守而已!

一場大戰後的收貨,對於玄寶來說,就是經歷了一場生死,讓他明白了神魔之間實力上的差距和豐富的對敵經驗。

而對於天兵來說,這場大戰過後所帶來的直接好處就是實力和戰力上的提升,這可是他們在原界數年都得不到的!

對於眾女來說,這一場大戰給她們的好處就是整體在心境上的突破,全都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境界,這就是真正的大戰之福! 對於傲來仙島,簡直比聚仙島還要神秘,沒有人去過那裡,出了火猴兒,可是他也只是知道一個大概方位,真要是精確的找到,還得需要水魅。

可是現在的水魅,只不過是一個雛形。玄寶利用原氣和少許的靈氣為妖丹重塑身形,終於讓水魅復活。

只要妖丹不破,妖物就可以重新復活,再加上原海里有水魅所需要的原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所以才會這麼順利。

其實真正想讓妖物復活也不容易,不過比起神魔復活來,那還是簡單的多,所以玄寶用不著多費心思,就讓水魅重生,這樣才讓這些天一直愁眉苦臉的火猴兒,終於恢復了往日的快樂和活潑。

不過水魅要想開靈開智,還得需要一段時間,因為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玄寶也不知道水魅的成長速度如何,什麼時候才能變得和之前一樣,或者是,還能不能變回沒有受傷之前的樣子都是未知數。

不過聽火猴兒的意思,傲來仙島並不難找,因為那裡已經是鸞洋的最東端,島上有一座高山,就叫傲來仙山,距離很遠就能看到,等一路往東之後看到了那座仙山,就說明找到傲來仙島了!

這段路程按照火猴兒的描述,大概只有十天左右,可是玄寶卻不敢說十天就能找到傲來仙島,因為水魅在水中的速度不低于飛在空中的赤虹流雲,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妖島是整個鸞洋的中心點,來這個地方的速度都比較快,因為這是順水行程,可是離開這裡的速度都很慢,這是逆水行程,對於玄寶來說,別說十天,二十天能找到,也是幸事。

這可不是玄寶悲觀,要知道從中原來到妖島,用了將近兩個月,雖然繞了一段路,但是也只能是多出半個月的路程。

而妖島既然是鸞洋的中心,那最起碼也要一個半月才能到達聚仙島,之所以火猴兒那麼快就來到,一方面是水魅的原因,另一方面,在玄寶看來,也有可能是魔陣的原因,要知道妖島上的魔陣,曾經形成過萬屍潛游!

不過無論多遠,玄寶都要把火猴兒送到傲來仙島,因為那裡有火猴兒的記憶,也因為火猴兒告訴他,他也要去一趟傲來仙島。

前幾天玄寶還不能進入原界的時候,就一直在聽火猴兒在講述傲來仙島的事情。聽說那裡之前就是帝仙宮的所在。

神帝在九天之上,有天宮神殿,在白鸞大陸,也有一座帝仙宮。這裡就是當初第一代神帝所在的地方。

那個時候,白鸞大陸還沒有完全形成,只不過是幾塊比較大的島嶼而已,帝仙宮所在的傲來仙島,就是九天之下,最大的島嶼,也彙集了許多神魔妖怪。

後來太多的神魔妖怪聚在一起,對靈氣產生了爭搶,老神帝為了息事寧人,就將神族和部分人類帶出來,漂洋過海來到白鸞大陸,用幾塊較大的海島合併,組成了現在的白鸞大陸,並且在上面繁衍生息,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或者可以說,傲來仙島才是白鸞大陸的起源之地,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玄寶也同意去看一看。總感覺那裡有自己想要知道的一些信息,只不過有沒有危險,玄寶也不知道。不過火猴兒既然一直叫他去一趟,想來如果有危險,火猴兒也不會這麼急切的讓他去。

當然,很多危險只是針對人的,玄寶經歷了這麼多事也明白了這一點,很多地方,別人去不會有事,可是他去了,就會出事。很多事情,別人去做不會有危險,可他去做了,就有可能需要拚命!

說實話妖島的事情,讓玄寶對於陌生的地方,都有了一種本能的排斥,甚至可以說是恐懼,可越是這樣,他就越要強迫自己擺脫這種恐懼,因為他很清楚,如果他對死亡產生了恐懼,那就真的不是大魔尊的對手了!

要去傲來仙島,就要從巨人島那邊過去,不知道仙羊王他們找到海龍王沒有,他們的目標,應該也是在巨人島一帶,說不定這一次的行程,就有可能跟他們碰頭。

也或者他們已經回去了,畢竟已經出來快三個月了,如果他們已經碰頭,有可能真的一起返回了中原,不過如果海龍王遇到了什麼麻煩,也有可能現在就在巨人城附近。

只是現在連續航行了已經一個星期了,每天所見到的,都只是海水,當然還有一兩處不知名的荒島,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

好像東海大戰已經結束了,整個東海都已經變成了一片死寂,除了藍色和白色,看不到任何其他的顏色。沒有屍體,沒有血液,當然也沒有活人。

這樣給人的感覺好像是,整個東海這邊的人都死光了,這讓玄寶想起了妖島的那些屍體,不說霸王屍,單單是那個屍磐,就是百萬屍,也就等於有百萬人死亡!

東海大小國家的確不少,有些連玄寶和眾女都沒有聽說過,並不是所有的國家都跟中原有往來,大多數國家都是固步自封,豐衣足食。

火猴兒出來看過一次,他也不知道現在是到了哪裡,因為他來的時候都是從水下走的,即便是浮出海面,這裡連路標都沒有,四周都是海水,也無法識別距離。

水魅現在已經成型,沒想到它的本身,就是一個氣泡一樣的小東西。沒有固定的形狀,現在也不會變換出別的形狀,只是別人一蓬,它就像是癟了氣的皮球一樣,被碰到的地方出現了一處凹陷,也不會變出來,看著就像是一塊扁扁的透明水囊。

這個時候的水魅很脆弱,一碰即碎。所以火猴兒幾乎日夜不停的守在它的身邊,誰也不讓靠近,就連變成人身的敖駿都不行。

偏偏這個時候的水魅非常的調皮搗蛋,閑不住,總是在水晶宮跑來跑去,那裡全都是透明的地方,小小的水魅就算不是故意躲藏,往哪個地方一蹲,就馬上不見了,也不知道火猴兒那是什麼眼睛,總能找得到水魅的位置,把它拎出來,抱在自己的懷裡。

看著他的樣子,玄寶也有些感慨,想著火猴兒小的時候,自己也是經常抱著他,那個小傢伙每天瞪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一見到他來到原界,就跳到他的身上,抱著他的脖子不撒手。

這麼長時間過去了,現在的火猴兒已經長大了,肯定不會再讓他抱了,可是卻喜歡背著他,大傷初愈的那幾天,無論去哪裡,火猴兒都是把他背在身上,也不嫌累。

水魅到底是妖物,長的很快,原先只不過像是小毛毛蟲的大小,幾天的功夫,都有一直小兔子大了,估計要真的出形狀,也用不了多長的功夫。

現在玄寶感覺到棘手的是,怎樣給它開智?如果不開智,或許水魅永遠都不會變成以前的樣子,也就沒有了以前的記憶,那它的重生,對於火猴兒來說,只不過重新領養了一個新的水魅,沒有了以前的默契,也沒有之前的感情。當然這種感情是水魅對他的,他對水魅的感情可不會因為開沒開智而發生改變,玄寶很相信這一點。

開智和開靈不同,因為水魅是精怪,所以不能開靈,只能開智。可是玄寶對這個並不拿手,這幾天連心和鐵意兩姐妹就留在水晶宮,想通用靈氣的方法,幫助水魅開智。

也不怪玄寶心急,因為如果水魅想不起以前,就不會找到去傲來仙島的路,那玄寶也只有在海上漂泊,沒有目標的轉圈了!

不過帶著火猴兒一路前行的好處還是有很多的,最明顯的一個,就是一隻沒有遇到過海嘯風暴。之前在離開妖島的第十天,也遇到了跟平時不一樣的風浪,可是火猴兒被玄寶從原界送出來,提著定海石珍就跳進了海里,然後過了僅僅是三個呼吸的功夫,就又上來了,而剛剛有點小規模的海浪也變得老老實實,安安靜靜!

現在已經是離開妖島的第十五天了,不只是沒有見到傲來仙島,連個活人都沒有見到,就算是島嶼,也不超過五個,全都是荒島,而且都不大,上面頂多就是有點海藻海草,沒有其他的活物。

眾人都有些不適應,畢竟中原到處都是人,也不是第一次來到海上了,長時間都見不到一個活人的情況還真的不多見。不過東海雖然比南海國家多,海域也大了數倍,所以十幾二十來天的見不到活人,也算不上什麼。

只是大家被妖島的情況給弄的有點神經過敏了,一發現自己心中無法適應的情況,就覺得有大事發生似的,其實也是自己太過緊張,自己嚇唬自己。

「有船!有船!」站在瞭望塔里的小坨子突然大叫了幾聲,趴在窗口,對著咱在船頭的玄寶大喊:「皇上,前面發現船隊!」

有船隊了?不能確定方位,所以也不知道這附近是挨著什麼國家最近,玄寶一遍思索著,一遍爬上了瞭望塔。

舉目望去,在前方海水的邊際,果然看到了幾艘船,都不算大,從風帆上就能看出來,全都是單帆。大概有十幾艘船的樣子,正在橫著從前面路過,玄寶扭頭對小坨子說:「還有多少玄雷?」

小坨子不加考慮的說:「來的時候,用了三分之一左右,在妖島上布置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也就是三分之一的數量!」

三分之一的數量,如果整個天雷號火力齊發的話,頂多也就是能支撐一炷香的時間而已。可是在這樣的火力下,船隊不超過百艘的數目,就沒有逃離和進攻的可能!

葉小玄點點頭,對小坨子說:「好,通知大家戒備,咱們靠過去看看!」 對於現在的玄軍來說,全都是凡人,所以玄寶不能不謹慎,要知道大魔尊很可能就在這裡,一旦是魔兵的話,一場大戰還是少不了的。

不知道大魔尊在東海的巢穴在哪裡,所以這就讓玄寶提高了警惕,這裡每一個地方,都有可能是大魔尊的落腳之處。

吃一塹長一智,玄寶不可能還跟以前一樣,見到陌生人就毫無準備的傻乎乎的就跑過去,該有的防範還是要有的,玄寶現在不想當濫好人,一切以保護玄兵的安危為宗旨。

他現在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所以要想把天兵送出來,需要耗費不少靈氣,這種消耗在以前來說,可以說是忽略不計,可是妖島一戰,玄寶連命都差點丟了,體內靈氣靈力都消耗的比較厲害,再加上遠離虎口海峽,要想補充靈氣也不能一晚上就可以吸納充盈,得需要很長一段時間,除非他現在就能馬上回到虎口海峽!

因此現在如果遇到敵人,能夠作戰的也是小坨子這幾百凡兵而已。好在還有三分之一的火器可以用,就算是遇到了魔兵,也有一戰之力。

天雷號的速度很快,不到半個時辰,就已經追上了那支船隊,還沒有靠近,只是遠遠的打量著那些船,看看上面都有什麼人。

令人奇怪的是,船上居然沒人!看了那麼長時間,負責觀察敵情的兵士都沒有看到一個人在那些船上出現,這讓大家都有些莫名其妙,難不成又遇到幽冥船了?

可是見到天雷號的靠近,那些船隊明顯有了加速的動作,這就說明船還是受人控制的,可是人藏在了哪裡?

玄寶也感覺到奇怪,看了一眼身旁的小茵,對於活人的氣息,小茵的感覺會更敏銳一些。小茵點點頭,對玄寶說:「有人!」

燕子在一旁說:「相公,我過去看看?應該沒事的,不像是戰船,我們也沒有感覺到殺氣!」

這話也對,至少到現在為止,雖然天雷號的火炮前都站著人,但是並沒有做出攻擊的舉動,而敵人也沒有,甚至沒有任何的防禦或者是反擊的動作,因為他們也沒有一個人出現。

地鳶不在外面,所以燕子乾脆就充當起了探子的作用,在得到玄寶的允許之後,馬上飛身而起,往那些船上飛去。

過了一會,還沒有落在那些船上的燕子突然拔高,身形狼狽,緊接著,那些船上竟然全部響起了戰鼓聲,像是在出征打仗的樣子,可是眾人的眼中,卻看不到一個人!

這個時候,天色已經快黑了,在十幾艘船隻上面,無緣無故的響起了鼓聲,偏偏又看不到一個人,這樣的場面的確有些瘮人。

好在燕子不是蝶軒,並沒有衝動,只是雙手張開,這樣的動作也是向對方示好,在一艘大船的箭樓頂三丈距離懸停,嘴裡似乎在說著什麼。

玄寶擔心她的安危,正想著過去救她,蛟兒卻一把將他拉住,搖搖頭說:「你身體還沒回復,不可妄動神技。現在還沒有明白那邊的情況,相信八姐,她不會有事的!」

眾女都點點頭,玄寶也就停了下來,認真看著遠處。此刻天雷號離那個船隊最近的一艘船,大概是不到兩百丈的距離,也是玄炮的攻擊範圍之內。

而燕子所在的船隻,應該是這十幾艘船內最大的一艘。說是最大,其實也不過是兩三百人的船,其他的都是百十人的船,這些船隊加一起,也不過是千人隊伍,戰力算不上很強。

不過在東海這個地方,戰力的確不是按照人數來推算的。東海不僅有凡人,還有很多不是人的人。比如之前遇到的野猴國,全是一幫海猴子。還有巨人島,上面的人也跟正常人不一樣。

以前玄寶對於這些人的來歷一無所知,之前跟火猴兒聊了幾天之後,也有了一些猜測,追溯起來,這些人跟傲來仙島脫不了關係。

所以東海這個地方,是真的藏龍卧虎,說不準就會碰到什麼人,有著怎樣的本事,所以必須要小心為妙。

看著燕子一直在張開雙手,做出沒有防備的姿態,那十幾艘船上的戰鼓聲果然微弱下去,最後也就停止了,玄寶和眾女相視一眼,全都鬆了一口氣。

過了一會,燕子倒飛往後,直到離開那些船隊的時候,才轉過身來,飛到了天雷號上,落在了玄寶的面前。

眾女全都圍了上來,看著燕子的臉色並沒有太過緊張,身上也沒有傷痕,也都放下心來。

燕子看著玄寶和眾女說:「是傳說中的變色人!他們已經在海上流浪了幾個月了,回不到夕陽島,所以準備去投奔大石城!」

「變色人?什麼是變色人?」畫兒有些奇怪的看著燕子,指著那些船隊說:「他們都會變色嗎?」

燕子點點頭說:「見過變色龍嗎?他們就跟變色龍一樣,會變幻自己身體的顏色啊!我們看不到他們,那是因為他們已經跟甲板,跟那些船上的建築都變成了一樣的顏色,其實他們很多都站在外面,在遠處是看不見的,只有走進了,才能看出輪廓!」

眾人瞪大了眼睛,好奇的扭過頭,看著那支船隊,想看看那種可以變化顏色的人,可是這麼遠,根本不可能看出什麼來!

豪門寵愛:紀少的替身嬌妻 蛟兒卻緊皺眉頭,對燕子說:「大石城不是大魔尊的獵物嗎?聽說那些巨人都已經變成了大魔尊的傀儡,到處燒殺搶掠,這些變色人還要投奔他們,是想著自投羅網還是助紂為虐?」

燕子搖搖頭,對她說:「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跟那族長說了我們的身份,他有些半信半疑,我還說相公想跟他聊一聊,那族長說如果是去往他們的船上,那就沒有問題!」

「好,我過去!」玄寶毫不猶豫的點點頭,蛟兒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說:「我看那些變色人不是什麼善類,他們都準備要投靠大石城了,可能已經準備要作惡了,你現在身體還沒恢復,過去有危險!」

玄寶微微一笑,搖搖頭說:「就算他們真的要為惡,至少現在還沒有,還能挽救,我們總不能等日後多了這幫敵人的時候才出手吧?我現在是沒有完全恢復,但是我帶赤虹流雲過去,就算打不過,要自保撤退,還是沒有問題的。」

聽到他這麼一說,蛟兒也不說話了。看了看燕子,低聲說:「八姐…」燕子也不用等她說完就明白了她的心意,點頭說:「放心,我會跟過去照顧好他的!」

玄寶對眾女微微一笑,從原界送出了赤虹流雲,翻身上馬,對眾女說:「用不著緊張,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好戰的,燕子能夠跟他們講條件,就說明這些人還能聽道理,不是沒有理智的人,放心!」

有赤虹流雲在,燕子也不用自己飛來飛去的了,就坐在了玄寶的前面,赤虹流雲現在也用不著先借著奔跑的勢頭飛起來了,在原地就可以高飛,一個展翅,就往那支船隊沖了過去。

從空中望下去,玄寶就看到了那些船上的人影,雖然不是很清晰,但是並不像平視那樣,毫無蹤跡可循。

靠近大船的時候,燕子騰身而起,飛到了赤虹流雲的前面,張開了雙手,表示自己毫無惡意。玄寶也看到那支船上其實有很多人,手中拿著一根根長矛一樣的東西,只不過那種兵器似乎都是透明的,所以在遠處看不太真切。

甲板上有一塊空地,看來對方是想讓玄寶停在這裡,玄寶也沒有什麼戒備,讓赤虹流雲就停在了那塊空地上,翻身下馬,然後拍了拍赤虹流雲的後背,讓他飛起來,不用跟他留在這裡。

這樣更是消除對方敵意的一個手段,現在留在這艘大船上的,不過是一個男人帶著一個女人而已。

四周的變色人果然神情鬆緩了許多,輕輕往後退了兩步。玄寶站在甲板上,看著四周的人,在這麼近的距離內,其實他們還是比較容易看出來的,這些人的身體能夠快速的變化體色,跟周圍的環境一模一樣,這樣的本領是因為他們的身上全都長了一層奇怪的鱗甲,這一點就像是和變色龍一樣。

一個身材高大的人從箭樓上走下來,身後還跟著幾名隨從,聽到燕子的介紹,這就是這些變色人的頭領,按照他們的話來說,是族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