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五!」另一個六星級魔物獵人高舉右手示意道。

這時候幾乎已經沒人再敢出價了,那個六星級魔物獵人有點心疼地看著自己手裡的一張金票,謹慎地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展台上的主持人馬上開始最後的報價,連報兩聲之後,所有人都以為要成交的時候,人群之中突然又有一個人舉手示意道:「七千。」

說話的聲音心平氣和,似乎七千枚金幣的高價無關痛癢似的,展台下的人群紛紛看向那個聲音發出的地方,高舉著手的那個人正是藍家大少爺藍飛鴻,在和州府有誰不認識他?那六星級魔物獵人頓時傻了眼,這下子誰還敢出聲?跟天下富豪第一家的大少爺競拍不是找死嗎?

人群沉默了片刻之後,主持人才又開始最後報價,三次報價之後,二十顆潛能爆發丸穩穩噹噹地交到了藍飛鴻的手中。

拍到了趙晨光的潛能激發丸之後,藍飛鴻也沒興趣看剩下的三件寶物是什麼了,當著眾人的面把一張價值七千枚金幣的金票跟趙晨光完成了交易就立刻離開了拍賣會場。這倒不是藍飛鴻顧及他們的兄弟情誼才高價買下趙晨光的拍賣品,而是確確實實覺得潛能激發丸對他今後的狩獵任務大有用處,他們走到獵人公會分部大門外的時候藍飛鴻才想到葉曉媛在藍家訓練場表演的耍大刀是怎麼回事了。

「哈哈,沒想到曉媛小小年紀就得到了名醫祝婆婆的真傳,長大了以後說不定能繼承祝婆婆的衣缽成為一代名醫呢。」藍飛鴻微笑著摸了摸葉曉媛的小腦袋說道。

「不要,我要當魔物獵人!」葉曉媛倔強地撅起嘴說道。

「這個小淘氣鬼就只有在這一點上從來不會改變。」趙晨光說完話鋒一轉,問道,「義兄這就要上路了么?」

「是啊,反正遲早是要走的,不如就在此分別吧。」藍飛鴻騎上坐騎,用提醒的語氣說道,「賢弟,你也已經是四星級魔物獵人了,作為你的兄長和前輩,我建議你的升級任務可以選擇去四星級限制的危險區域做,這樣也可以讓你早點適應在危險區域的戰鬥。」

「好,我知道了,義兄保重。」

一切事情交代完畢,藍飛鴻隨後就飛奔出了和州府,趙晨光還得回到拍賣現場,等拍賣會結束之後把事先約定好的兩成收益分給藥店老闆,即便只是兩成也有一千四百枚金幣,藥店老闆笑得都合不攏嘴了,反正他從頭到尾也沒出什麼力,僅僅只幫趙晨光推薦了一下就得到這麼多錢,被趙晨光拉出藥店門口做廣告的那件事立刻就拋到了腦後邊,只想著怎麼能把趙晨光拉住進行長期合作的事了。

趙晨光可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了,為了避免那藥店老闆的sāo擾,天一黑他就帶著葉曉媛和白夜出了獵人公會分部住進了和州府商鋪大街上的一家豪華旅店裡,第一筆生意就把成本的好幾倍給賺了回來,趙晨光在樂得笑開花的同時也在考慮,他的下一個星級評定任務該到哪裡去做才好呢? ?旅店的客房內,白天玩累了的葉曉媛這時候睡得特別沉,白夜也安靜地趴在她的床邊閉目休息,桌上的燭火照耀下,趙晨光攤開中土大陸的地圖,仔細地研究接下來的行程。(本章節由隨夢網友上傳.com)

他考慮了一下藍飛鴻臨走之前給他提的建議,覺得義兄所說的不無道理,到目前為止趙晨光還沒有獨自進入過危險區域,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挑戰,什麼叫做危險區域?

眾所周知,危險區域都是高等級魔獸活動異常頻繁的地帶,每一個危險區域的外圍都有獵人公會設下的防禦卡口和崗哨,並且每一個防禦卡口和崗哨之中都有大批魔物獵人守衛,以防危險區域中的魔獸跑出來入侵城鎮。

進入危險區域的前提條件就是必須達到要求的星級,而且還有一些必須知道的注意事項,魔物獵人進入危險區域之後不會得到任何來自獵人公會的援助,也就是說本地守備獵人不會擅自出動救援,獵殺魔獸之後不會有後勤部的車隊搬運魔獸屍體,就算是要做星級評定任務也不會特意派遣監督獵人,只能使用監督獵鷹。

總之,在危險區域中狩獵的話要麼是找一個實力強大的團隊一起進去比較安全,要麼就是靠自己的本事狩獵以及存活,按照危險區域中的規矩,一旦某個魔物獵人或者團隊在進入危險區域之後超過一個月沒有出來的話那就會被認為已經戰死,獵人公會就會自動把戰死者的名單從公會中除去。

危險區域雖然危險,但如果只是四星級限制的危險區域的話,對於已經是半龍人的趙晨光來說還算不上有多大的危險,以他目前四星級魔物獵人的身份,他所能進入的危險區域就只有東部桂山省的錦中湖而已,於是第二天的行程就這樣決定了下來。

第二天一早,兩人一犬收拾好了行裝站在旅店門口,葉曉媛好奇地問道:「叔叔,我們要去哪兒?」

「一直向東走,我們去大陸東部的桂山省。」

「那裡好玩嗎?」

「我又沒去過,怎麼知道?」趙晨光皺了皺眉頭,隨即微微笑道,「不過那兒的水產好像很有名,魚蝦海鮮之類的東西倒是可以吃個飽。()」

一說到好吃的,葉曉媛立刻迫不及待道:「噢!太棒了,我們快點去吃海鮮吧!」

這兩人都是急xìng子,只要目的地一確定說走就走,可從玉岩省的和州府到桂山省邊境的路途至少得走上十天半個月,在此期間他們就只好抱著對海鮮的期待慢慢地趕路了。

生活在中土大陸南部的人都知道桂山省是個四季如chūn,風景秀麗的好地方,整個省有超過一半的面積都是河流湖泊,因此棲息在桂山省的魔獸大多數都是水屬xìng的水生種或是兩棲種魔獸,據說在幾十年前曾經有一些漁民在桂山省的好幾處湖泊下面見到過類似於高等級水龍的巨大黑影,但卻從來沒有哪一個魔物獵人能夠證實那個巨大黑影的存在。

時至今rì仍有不少漁民相信桂山省藏著一頭水龍,不管那到底是不是真的,只要哪裡有類似於龍獸的傳說哪裡就會出現魔物獵人,獵人公會雖然不會把傳言當真,但也並不代表他們會忽視潛在的危險,在整個桂山省一共有三個獵人公會分部,其中大多數的運營資金都被投入在了本地防務這一方面上,而本地防務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地區無疑就是四星級限制的危險區域——錦中湖。

距離錦中湖最近的公會分部就在桂山省西部的陸口縣,剛好也是距離趙晨光他們最近的一個獵人公會分部,從和州府出來之後一直走了十幾天,好不容易穿過桂山省邊境的界碑之後,趙晨光和葉曉媛在半路上聽過路的行人說在邊境不遠的小德鎮上有一家手藝相當好的海鮮館,兩人二話不說就先奔去了那裡。

按照路人的指點,趙晨光他們很快就找到了那家海鮮館,站在海鮮館門外,一眼就能看到大門上面掛著的醒目招牌,上面寫著「河間鮮香記」五個大字,招牌旁邊還用鐵釘釘住了一塊完整的巨大魚骨做裝飾,這海鮮館的店面雖然不大,裡面的吃客倒是不少,聞著各種海鮮佳肴的香味,兩人經受不住誘惑就馬上走進了裡面。

小德鎮上到處都可以看到帶著從獸的魔物獵人,只要不是長得太過兇險的從獸,一般的客棧酒家是不會介意客人攜帶從獸進門的,像白夜這種長得身強體壯的大狼犬在人們平時常見的從獸種類之中相當少見,於是趙晨光一帶著白夜走進門就吸引住了在座幾乎所有客人和夥計們的目光,不過趙晨光也早就習慣這種事了,不動聲sè地讓葉曉媛帶白夜先去找了張沒人的桌子旁邊坐下,自己去掌柜的那裡點菜。

沒過多久,一道道本地的招牌海鮮被端上了桌,兩人一犬立刻開動,風捲殘雲般掃蕩著桌上的海鮮,沾滿油膩的盤子開始在桌角邊越堆越高,吃相異常誇張。

正當他們吃得高興的時候,從海鮮館門口走進來一個拿著釣竿的老爺子,他穿著一身髒兮兮的皮甲,腰間掛著一把小刀,一頭白髮亂糟糟的,略微有點禿髮的跡象,看樣子有點邋遢,不過身體卻十分硬朗,像是個本地的漁民。

那邋遢的老爺子站在門口隨意地掃視了一眼,眼神看著正在狼吞虎咽的白夜忽然停頓了一下,目光中閃過一絲饒有興趣的樣子,走到趙晨光他們那桌上坐了下來,隨意地把手上的釣竿扔在地上說道:「小子,不介意我老頭子拼個桌子吧?」

「嗯?」趙晨光和葉曉媛同時看了他一眼,覺得這老頭子怎麼這麼奇怪,旁邊明明還有張空桌不去,跑來跟他們拼什麼桌子?於是趙晨光指了指旁邊的那張桌子說道:「老爺子,那邊還有張空桌呢,何必要跟我們擠在一塊兒?」

那老爺子也確實有點奇怪,問他話也不答,只是審視著看了趙晨光一眼,說道:「這隻大狼狗你是從哪裡抓來的?能把它養得這麼壯可真不容易啊,你小子這麼年輕就能有這種能耐?」

葉曉媛看了看那老爺子,又看了看趙晨光,露出了滿臉的疑惑:「叔叔,他在說什麼呀?」

這老頭子一問,趙晨光就知道他是沖著白夜來的,如果他真是個普通的漁民那就應該不可能會對魔獸感興趣,於是伸手示意葉曉媛不要說話,反問道:「老爺子,你是魔物獵人吧?」

「呵呵,很多年前就不是了。」邋遢的老爺子露出滿口的黃斑牙笑了笑,說話之時難聞的口氣也隨之飄了出來,「以前我在獵人公會的時候別人都叫我老妖怪,被人叫習慣了反而連自己的本名都忘了,年紀大了就退休了,你也乾脆叫我老妖怪好了。」

葉曉媛受不了那老妖怪的口氣,趕緊捂著鼻子挪到長凳的一旁,趙晨光也對著鼻子扇了扇說道:「那麼,老妖怪前輩,不知道你到底想幹嘛,可以請你到別桌上去嗎?」

「嘿嘿……」老妖怪咧開臭嘴,目光貪婪地看了白夜一眼,笑著對趙晨光說道:「小子,你這頭冰原狼犬幾歲了?魔力已經成熟了吧?會什麼技能啊?呵呵,你看這體型、這肌肉、這毛sè、這狼牙,嘖嘖……真是養得太好了,真的是你養的嗎?」老妖怪說著就想伸手去摸白夜的毛皮,被白夜厭惡地低吼了一聲才又縮回了手。

這老頭子既然是獵人公會中的退休老前輩,他能認出白夜是冰原狼犬這並不奇怪,可他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趙晨光不知該如何回答也根本就不想回答,看他那表情就不像是打著什麼好主意,趙晨光也沒心情跟他瞎扯淡,直接問道:「老妖怪前輩,你到底想幹嘛,直說吧。」

「嘿嘿……」老妖怪繼續yīn笑道,「你給出個價,這頭冰原狼犬就賣給我吧,怎麼樣?」

「什麼?!」趙晨光和葉曉媛同時吃了一驚。

葉曉媛馬上就激動了起來:「不賣,不賣,白夜是我們家的,說什麼也不賣!」

「說得好,小妹妹。」趙晨光立即附和道,「老妖怪,我敬你是老前輩才對你客氣著點,你現在給我聽著,白夜不只是我的從獸,還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想打它的主意連門都沒有,你想我出價?不好意思,你買不起。曉媛,吃飽了沒有?我們走。」

「好!」葉曉媛惡狠狠地白了老妖怪一眼,拍了拍白夜的脊背走出門外,等趙晨光結完帳出來之後就繼續向陸口縣的方向走去。

雙方不歡而散,被甩在海鮮館里的老妖怪也憋了一肚子的氣,心裡暗想:「他娘的,臭小子不識抬舉,敬酒不吃吃罰酒!」

趙晨光他們走了之後不久,老妖怪隨後就從海鮮館里跟了出來,雙眼遠遠地看著趙晨光他們前進的方向,冷哼一聲運起體內的魔力,髒兮兮的身影忽然之間電光一閃,消失得無影無蹤…… ?小德鎮外的一條公路上,葉曉媛還在為剛才的事生氣,那個邋裡邋遢的老妖怪怎麼看怎麼讓人討厭,她騎在白夜背上雙手摸了摸白夜軟綿綿的耳朵,余怒未消地說道:「那個老妖怪討厭死了,又臟又臭的,叔叔,他真的是個魔物獵人嗎?怎麼可以買別人的從獸呢?」

趙晨光輕嘆一聲說道:「沒什麼可以不可以的,一般來說從獸跟了魔物獵人之後也就只有兩種用途而已,要不是用來幫助戰鬥就是被賣掉,有些民間的狩獵組織就經常抓魔獸來賣,不過一般沒什麼好貨sè,我們家的白夜可是只有極冰大陸上才有的珍稀品種,從獸市面上幾乎是見不到的,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來。(.COm)//訪問隨夢下載TXT.cOM//依我看,那老頭從獵人公會裡退休之後大概就是專做這種買賣的吧。」

話音剛落,趙晨光謹慎地回頭看了一眼後面的大路,小德鎮外來來往往的大多是鎮里的居民,只有少數外來的商販正在鎮門口進進出出,他用手輕輕拍了拍白夜的腦袋,說道:「我們最好走快點把那臭老頭甩掉,不然他很有可能會追上來的。」

「哼,他要是敢追上來的話就讓白夜把他凍成冰塊!」葉曉媛狠狠地說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從獵人公會活著退休的老傢伙多半都不好惹,走吧。」

趙晨光催促著白夜加快腳步,卻不料一道藍sè的電光瞬間從他們身後穿過,嚇得葉曉媛大驚失sè,這速度連趙晨光也沒有反應過來,只看到眼前閃過一道極其刺眼的光芒,兩人一犬來不及阻擋,視線瞬間變得白茫茫的一片,就像中了閃光彈一樣,片刻之後視覺漸漸恢復,一個人影在他們的面前漸漸清晰起來,果然不出趙晨光所料,那老妖怪還真是追來了。

就憑剛才的那電光一閃,趙晨光就知道這老妖怪有雷屬xìng的魔力,強度應該不在他之下,於是立刻提高了jǐng惕將白夜和葉曉媛擋在身後,伸手握住了斬龍大刀的刀柄。

「小子,你給我等一下。」老妖怪伸手攔住趙晨光他們的去路說道。

白夜齜著狼牙在趙晨光身後發出陣陣低吼,趙晨光緩緩拔出斬龍大刀指著老妖怪毫不客氣道:「老妖怪,你到底想怎麼樣?白夜我是不會賣的,難道你想用搶的?想動手的話我奉陪。」

「哈哈哈哈,跟我老妖怪動手?就憑你這小子?」老妖怪哈哈大笑,隨即抽出腰間的剝皮小刀,「現在年輕一輩的魔物獵人真是越來越狂妄了,哼哼……」

老妖怪話還沒有說完,只見他右肩扛著釣竿,左手上的剝皮小刀藍光閃爍,短短的刀身周圍立刻充滿了靜電,微微發出「嗞嗞」聲,白夜雙耳一抖,本能地感覺到了危險,馬上載著葉曉媛後撤了幾步。()

趙晨光不敢大意,剛才見識過那老妖怪的能力之後,趙晨光知道他能以閃電般的速度移動,用風刃恐怕很難命中他,於是趕緊運起風屬xìng魔力在自身周圍形成一道密度極高的氣流漩渦,一般人如果靠近的話就會被風力彈開,以此來阻止老妖怪近身。

老妖怪看著趙晨光製造出的氣流漩渦,出乎意料地讚歎道:「嗬!真沒想到啊,小子,你的魔力等級挺高的嘛。」隨後yīn沉地一笑,「不過還是太嫩了點……」

話音剛落,老妖怪左手上的剝皮小刀雷光大盛,接著將充滿雷電的小刀舉到面前,對著氣流漩渦中的趙晨光猛然劈出一道藍sè閃電,趙晨光高度jǐng惕之下早有意識,在閃電放shè出的同時側身一閃穿出氣流漩渦,那道藍sè閃電在千鈞一髮之際穿透了氣流漩渦打在了趙晨光剛才所站之處,地面上瞬間爆發出一道火花。

原來老妖怪拿剝皮小刀出來並不是用來當近戰武器而是用來當做引雷棒發shè閃電的,氣流漩渦只能擋住實體卻擋不住閃電,幸好趙晨光躲得及時,否則他現在已經身遭雷擊,就算僥倖不死至少也得全身麻痹,而雷屬xìng魔力對人而言最危險的一點就是這個,一旦身體麻痹的話就等於在短時間之內任由對方宰割,情況就會非常不妙。

僥倖躲過那一道雷擊之後,趙晨光顧不了那麼多直接甩手發出一道風刃,老妖怪頓時電光一閃,眨眼間從趙晨光的眼前消失,風刃根本命中不了。

閃電的速度何其驚人,老妖怪的身體消失之後的下一秒他已經出現在趙晨光的身後,手中的剝皮小刀順勢直刺而下,趙晨光躲無可躲,只能緊急後撤一步,小刀深深刺入了他的左臂,趙晨光手中一個拿捏不住,斬龍大刀「哐啷」一聲掉落在地,剝皮小刀上攜帶的雷電瞬間流遍趙晨光全身,遭受電擊的痛感也隨之觸發,普通人被這一刀刺中的話必定會動彈不得。

但是老妖怪卻不知道趙晨光是半龍人之身,不但身體素質強於常人三倍以上,對於各種屬xìng傷害的抵抗能力也是如此,老妖怪在這把剝皮小刀上注入的電壓並不足以讓趙晨光瞬間麻痹,本以為一刀刺中趙晨光之後就能控制住他,沒想到趙晨光硬是忍著全身的痙攣和疼痛將一股風力集於右拳猛地打了老妖怪一個上勾拳。

半龍人的力量再加上風力的增壓,這一拳的威力之大竟直接把老妖怪的整個身體打飛了出去,在半空中飛過五六米遠的距離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兩敗俱傷!

「叔叔!」葉曉媛眼看趙晨光受傷急得一聲大喊,馬上從旅行背包里拿出金創葯和繃帶跑了過來。

「曉媛,別過來!」

剝皮小刀離開老妖怪手中的一瞬間雖然劇烈的電流已經消失,但刀身周圍依然還有大量的靜電,葉曉媛貿然跑過來也有會觸電的危險,趙晨光只能咬牙把剝皮小刀拔出來,用手捂住傷口。

眼前的老妖怪這時候也從地面上爬了起來,挨了趙晨光那麼強力的一拳估計他的下顎骨也應該碎了,沒想到這臭老頭的身子骨還真不是一般的硬,爬起來吐了一口血之後甩了甩頭,看起來只不過是有點被打暈了的樣子,手捂著受傷的下顎,不知為什麼現在他看趙晨光的眼神變得有點異常,好像打得起勁了一樣,說道:「看不出你小子還真有點本事,我老妖怪好久沒有挨別人的揍了。那邊的小娃娃,帶著那條大狼狗走遠一點,我老妖怪要動真格的了,傷到你們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葉曉媛一聽哪敢再跑過去,只好趕緊靠邊站,白夜眼看趙晨光受了傷也不管那麼多,雙眼緊盯著老妖怪發出一聲怒嚎快速向老妖怪發動衝鋒,全身的毛皮在跑動時快速凝結出冰塊,看樣子是想使出它的最強絕招冰碎衝撞。

老妖怪畢竟是身經百戰的魔物獵人,面對白夜的冰碎衝撞依舊面不改sè,右手立即拿起他的釣竿抽出釣線往白夜那邊拋了過去,長長的釣線順著老妖怪嫻熟的控制技巧在白夜的身體周圍一圈圈地繞過,就在白夜飛奔到離老妖怪僅僅只有三米以內的距離時,老妖怪的雷屬xìng魔力瞬間通過釣線傳導到了白夜身上。

「嗷!」

白夜的冰碎衝撞立刻被高壓電擊所打斷,巨狼的一聲慘嚎響徹在這條路上,藍sè的電光不停地在白夜身上閃耀,白夜在承受著巨大痛苦的同時整個身體轟然倒下,而那老妖怪依然沒有停止的意思,還在繼續讓白夜遭受著高壓電擊的痛苦。

趙晨光頓時大怒,不顧左臂上的傷口雙手撿起斬龍大刀,心念與魔刃靈xìng相互溝通,黑龍浮雕再次蘇醒,賜予趙晨光身體強化的特殊能力,體內的血液頓時沸騰起來,現在有了半龍人的體質之後,趙晨光使用這種能力所承受的痛苦已經比以前小了許多,因此狀態能夠維持的時間也大大增長,每次使用這種能力都能使身體的力量和敏捷度提升數倍,因此趙晨光稱這種狀態為「龍獸化」。

此時趙晨光進入龍獸化狀態之後全身都充滿了爆炸xìng的力量,腳下輕輕一蹬瞬間衝出四五十米,其速度之快簡直能與老妖怪的光速相比,趙晨光手持斬龍大刀衝過白夜身邊的同時一刀斬斷了纏在它身上的釣線,巨大的刀鋒順勢向前橫切,老妖怪根本來不及反應,身體在被斬龍大刀腰斬之前本能般地電光一閃迴避開了刀鋒。

即便是他閃電般的速度令他免於一死,刀尖還是輕輕劃過了老妖怪身上的皮甲,像塊軟綿綿的豆腐一般被切開了一大道口子,雷光閃現之處立即現出老妖怪的身影,看了一眼皮甲上的那一道觸目驚心的口子,老妖怪的臉上頓時浮現出無比驚恐的表情,擁有魔獸魔力的對手他見得多了,可還從來沒有見過有人僅僅用身體的爆發力就能達到與他同等的速度,一時之間竟愣在那裡,心中不停地打著問號,這他娘的到底是什麼能力啊?

「嗯……」隨著趙晨光進入龍獸化狀態,不僅體內血液沸騰,連他全身上下的皮膚都漲成了紅sè,鼻息變得異常粗重,雙眼的眼神中帶著濃重的殺意,看得老妖怪連冷汗都差點冒了出來。

剛才的一刀僥倖被老妖怪避過,趙晨光隨即轉過身來再次沖向他,老妖怪瞬間意識到再戰下去情況不妙,還是保住他這條老命要緊,於是打算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再次電光一閃急急躲開了趙晨光的第二刀,隨即身形連續閃爍,反覆四次之後已經距離趙晨光至少三百多米之外。

老妖怪還是第一次遇到像趙晨光這麼棘手的對手,本以為憑他神出鬼沒的雷屬xìng魔力和多年的戰鬥經驗可以很容易擺平這小子,卻怎麼也想不到這小子的能力竟會如此兇猛,他手中的那把大刀也頗為奇特,一時之間疑點頗多,老妖怪也不想與趙晨光多做糾纏,頓時放棄了強搶白夜的念頭,氣急敗壞道:「小子,我記住你了!有種報上姓名來!」

眼看那老妖怪擺出了一副想溜的架勢,趙晨光也就脫離出龍獸化的狀態回了一句:「趙晨光!」

「好,趙晨光,來rì方長,咱們走著瞧!」老妖怪甩手扔下釣竿,雷光閃爍著遁走向道路遠方,片刻之後就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眼看著老妖怪終於被趕走了,葉曉媛才趕緊跑了過來,趙晨光的傷勢倒不太要緊,可白夜遭了高壓雷擊之後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嚇得他們兩個一陣心慌,葉曉媛伸手摸了摸白夜頸部的脈搏,感覺到還有脈動才放心了下來,幸好只是暈了過去。

老妖怪的那一道雷擊出手很重,白夜雖然沒有xìng命之憂但是全身多處都有燒傷,特別是被釣線纏住的那一部分上隱隱有稀薄的血跡從純白sè的毛皮下滲透出來。

「叔叔,白夜好像傷得很重,怎麼辦啊?」葉曉媛摸著白夜身上有點染紅的毛皮,急得都快哭了。

「得儘快送它到獵人公會分部去,只有那裡才有從獸醫師。」

趙晨光拿繃帶給自己的傷口上胡亂地綁了兩圈,看了一眼道路延伸到陸口縣的方向,現在他們走出小德鎮還沒有多遠,要到陸口縣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無奈之下趙晨光只好讓葉曉媛暫且留在這裡照顧白夜,自己乘風飛回小德鎮上花錢雇了一輛馬車,把白夜搬上馬車之後就立刻馬不停蹄地趕往陸口縣獵人公會分部。 ?通往陸口縣的這條道路並不怎麼平坦,白夜的身體躺在馬車之中隨著一路的顛簸使得身上的傷口越拉越大,被老妖怪的釣線纏過的部位漸漸開始滲出鮮血來,趙晨光只好使勁把白夜的身軀托起,讓葉曉媛在它的傷口上撒了金創葯之後再用繃帶把傷口包紮了起來。()

他們現在能做的也只有這些簡單的急救措施了,幸好白夜身強體壯,只要能夠堅持到獵人公會分部的話應該很快就能恢復過來,老妖怪才剛被趙晨光趕走,應該不會突然再殺回來,他們暫時應該不用擔心。

行了大半天之後,馬車終於駛進陸口縣來到了獵人公會分部的大門口,趙晨光趕緊把昏迷不醒的白夜從馬車上搬下來送到負責大獸欄的從獸醫師那裡,經過醫師檢查之後發現白夜受到的雷擊傷害不輕,身體各部位的毛皮之下都有輕微的燒傷,是遭受雷擊時間過長所致,需要在大獸欄jīng心治療個幾天才能徹底康復。

於是趙晨光就只能把白夜先寄放在從獸醫師那裡,接著帶葉曉媛去獵人旅店開了一間四星級客房之後叮囑道:「曉媛,這幾天你就乖乖地待在公會分部里照顧白夜,千萬別到處亂跑,老妖怪就算知道白夜在這裡也不敢在公會分部內硬搶,等我做完五星級評定任務之後就會回來帶你們離開,聽明白了沒有?」

「好,我知道了。」葉曉媛乖巧地點了點頭,「那你可要早點回來啊,我再也不想見到那個臭老頭了,別把我甩在這裡太久。」

晨光答應了一聲,隨即帶著旅行背包走出獵人旅店。

回想起來,那老妖怪的確是個高手,就憑一把剝皮小刀和一根釣魚竿就能逼得趙晨光非用斬龍大刀不可,雷屬xìng的魔力在速度方面確實凌駕於風屬xìng魔力,要不是有斬龍大刀的話趙晨光必敗無疑,只要他們還待在這裡一天,老妖怪遲早還會再找上門來,下一次碰上他的時候肯定會更難對付。

眼看外面的天sè尚早,趙晨光並沒有立刻向錦中湖出發,而是先到情報部去寄了一封信給藍天正,讓他查一下老妖怪的底細,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從那臭老頭一開始盯上白夜的時候趙晨光就懷疑他會不會是哪個販賣魔獸的組織成員,如果真是的話那可就有點不妙了,白夜是四星級魔獸之中最為稀有的品種,哪個販賣魔獸的組織不想得到?萬一那個組織中除了老妖怪之外還有其他的高手呢?那幫人為了利益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這一點趙晨光清楚得很。()

懷著有點忐忑不安的心情把信寄出去之後,趙晨光抓緊時間走出陸口縣向西北方的錦中湖乘風而去,以他的速度應該能夠在天黑之前趕到錦中湖外的獵人崗哨,據說錦中湖是整個中土大陸上第三大湖泊,面積超過兩千平方公里,最深處可達五百多米,沿著整片湖泊周圍一共築有二十二個獵人崗哨,另有十六個守備獵人駐地,負責本地防務的守備獵人共有三千人之多,這些崗哨和駐地平均每年都要面對來自錦中湖魔獸的襲擊至少三十多次。

能被獵人公會稱為危險區域的地方自然不是鬧著玩的,要是沒有這些守備獵人rì夜堅守的話,恐怕錦中湖裡的魔獸一上岸,周圍附近的城鎮和村莊就得被魔獸夷為平地,首當其衝的就是陸口縣,因此在最靠近陸口縣的那個獵人崗哨中的守備獵人通常都有一百人以上,一旦有人戰死的話獵人公會就會及時派人過去填補空缺,干守備獵人這一行的薪水總是比較高的,但同時危險也很大。

那個抵擋在陸口縣和錦中湖之間的獵人崗哨名叫穀子崗,趙晨光順著地圖上的標示乘風趕來,從陸口縣到穀子崗僅僅只飛了半個時辰,這穀子崗是在錦中湖南部的其中一條支流附近建立起來的,在整個守備獵人營地前面共有三座高大的哨塔,每個哨塔上都配有威力強大的巨弩台,可以在群居魔獸入侵時從高處發shè弩箭對魔獸群造成極大的傷害,在哨塔周圍的一帶都有守備獵人們設置的尖刺路障和石牆,這些都有助於防禦魔獸入侵。

趙晨光來到穀子崗營地外,看守營地的守備獵人要求他出示獵人徽章,由於錦中湖是四星級限制的危險區域,因此只要魔物獵人達到四星級就有進入錦中湖狩獵的資格,趙晨光立刻把自己的白銀星星徽章戴在胸前,守備獵人確認無誤之後隨即打開營地大門放行。

可以說每一個獵人崗哨都是一個小小的公會分部,在守備營的大帳里可以接受各種各樣的狩獵任務,如果某個魔物獵人要做星級評定任務的話也可以在大帳里直接接受任務,但是在危險區域做星級評定任務的話守備獵人是不會派人做監督的,只能用監督獵鷹來代替。

在守備營大帳中也有一塊與任務大廳中一模一樣的任務看板,只不過這裡的狩獵任務最低的都是四星級的。

除了這座崗哨的守備獵人之外,整個守備營之中也有許多像趙晨光這樣的流浪獵人,或三三兩兩結伴同行,有些號召力比較大的魔物獵人則集結了大約七八人的小隊共同狩獵,守備營大帳里就只有趙晨光一個人是來申請星級評定任務的。

走到任務看板前面,趙晨光在五星級的任務裡面隨便選擇了一個,然後拿著號碼牌走到大帳中的登記台上申請五星級評定任務,敢到危險區域做星級評定任務的魔物獵人可不太多見,負責登記任務的那個守備獵人隊長用詫異的眼光抬頭打量了趙晨光一眼,接過他手中的號碼牌一邊登記一邊說道:「小夥子,你膽量還真不小啊,錦中湖裡的水生魔獸可不好對付啊,在危險區域裡面我們可不會管你的死活,你真的想清楚了?」

趙晨光自信地一笑,說道:「狩獵魔獸本來就要面對危險,怕死還來幹什麼?」

「好小子,哈哈!」守備獵人隊長把登記好的任務表單放到一旁,提醒道:「就沖你這份膽sè,那我就稍微指點指點你吧。這錦中湖裡兇險萬分,水生魔獸不計其數,全都是攻擊xìng很強的魔獸種類,你這次要狩獵的是五星級水生種魔獸鋼螺蟹,這種魔獸一般生活在錦中湖的湖底,平時魔獸本體會縮在螺殼裡面,只有在戰鬥和獵食的時候才會從螺殼裡面爬出來,它在水下的戰鬥力非常可怕,如果你把它引上岸的話就能大大減弱它的機動xìng,至於怎麼跟它打就得靠你自己了。」

「謝謝前輩指點。」趙晨光謙虛地謝道,出了大帳之後就去飼養監督獵鷹的鳥籠裡面選了一隻。

在湖泊中狩獵水生魔獸就必須要用到船,錦中湖周圍的崗哨守備營附近都有一座船塢,可供前來狩獵的魔物獵人租賃戰船之用,不過由於船塢規模所限,戰船的數量也很有限。

崗哨船塢中的戰船一共只有兩個型號,大號的戰船全長三十多米,配有三副船槳,船身兩側各裝有兩門中型火炮,最多可以容納十個人,而小號的戰船簡直就像是一條加長到十米的普通小貨船,配有一副船槳,只有船頭有一門中型火炮,最多只能容納四個人。

兩種型號的戰船一經出租,除了原配的裝備之外,其餘的水戰裝備都得魔物獵人自己掏錢買,剛才在守備營大帳中接到任務的魔物獵人團隊都已經先一步租了戰船開進錦中湖了,等到趙晨光來到船塢的時候大號的戰船已經都租出去了,他想想自己反正也就一個人,沒必要租大號戰船,於是就掏了五個金幣租了條小號戰船。

正如那守備獵人隊長所言,水生魔獸確實很難對付,就算不是在危險區域的水域中,魔物獵人也不能長時間在水下與魔獸戰鬥,更何況在錦中湖這種魔獸密集的水域中就更不能潛入水裡了,說不定一個不留神就會被湖裡的大魚給一口吞了。

對付水生魔獸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它們引到岸上來,至於要怎麼個引法就得看情況zìyóu發揮了,有了一條小號的戰船之後,趙晨光就得考慮應該買什麼樣的水戰裝備了。

這次五星級評定任務的目標是鋼螺蟹,要想把這種生活在湖底的寄生類魔獸引出水面,一般的漁網和魚叉都不管用,錦中湖的平均深度超過兩百米,唯一能夠延伸到湖底的工具就只有釣竿了,也就是說得像釣魚一樣把鋼螺蟹釣上來。

魔物獵人所用的釣竿跟一般用來釣魚的釣竿可是截然不同的,魔獸釣竿必須得用強韌的鋼材打造才能保證堅固xìng,釣線也是用與鋼絲刃相同材質的材料所做成的,只不過釣線的直徑要比鋼絲刃大得多,釣鉤也必須打造得更加厚重才能保證不被魔獸的怪力掙脫掉。

鋼螺蟹最喜歡吃腐肉,因此趙晨光就買了一包用動物腐屍加工而成的誘餌,把魔獸釣竿安裝在戰船側身之後就開出船塢駛進了錦中湖,靠近船塢的一帶水域比較淺,相對於深水域來說比較安全,鋼螺蟹一般不會在淺水域的湖底生活,於是趙晨光就使用風屬xìng魔力在船尾推波助瀾,在強大的風力助推之下,小號戰船以極快的速度向遠處的深水域前進。

錦中湖的湖水特別清澈,水面下的能見度大約在十米左右,趙晨光的小號戰船漸漸向深水域中前進的同時,水面下已經能夠隱隱約約地看到許多快速遊動的巨大黑影,這些都是適應淺水帶的魔獸,最好別去招惹它們,誰知道其中會不會有群居魔獸呢?

確認自己已經進入了深水域,趙晨光就不能再用風力加速了,以免引起水下的魔獸注意到他,只能用船槳悄悄地向前劃過一段距離,然後把監督獵鷹放飛到空中,正式開始五星級評定任務。 ?在購買魔獸釣竿的時候,趙晨光特意問船塢老闆買了一盤足有三百米長的鋼化釣線,一根魔獸釣竿和一盤釣線的重量甚至超過了四十公斤,光是把釣線安裝到釣竿上也得費不少的力氣,不過趙晨光有半龍人的體質,這點小活倒也不算什麼。(.cOM)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趙晨光撕開誘餌包拿出一塊帶著腐臭的肉塊鉤到釣鉤上,盡量把整個釣鉤都藏入腐肉內,然後轉動釣竿上的搖桿將釣線慢慢放入水中,腐肉隨著釣線拉長漸漸往下沉,就算這錦中湖的水再清澈也不可能一眼看到湖底,等到腐肉沉入視線距離之外的時候,趙晨光就只能憑藉著釣竿和釣線的動靜來判斷情況了。

大多數的水生魔獸都是比較喜歡吃鮮肉的,趙晨光並不擔心那塊腐肉會在中途被淺水域的水生魔獸吞食掉,怕的是沒釣到鋼螺蟹反而把其他種類的魔獸釣上來,那可就麻煩了。

趙晨光以前在當陽省的深山裡跟老爹修行的時候可從來沒有釣過魚,說實話他對自己的釣魚技術並沒有多大信心,眼下就只好碰碰運氣了。

線軸上的釣線不斷沉入水下,大約十分鐘后線軸上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釣線,趙晨光估算著誘餌這時候應該已經沉到了兩百米深,已經達到了錦中湖的平均深度,於是停止放線,划動船槳使戰船緩緩漂流,如果湖底的鋼螺蟹注意到誘餌的話應該會上鉤的才對。

採取這種碰運氣的釣魚方式無疑十分被動,趙晨光今天的運氣顯然不怎麼樣,他划動著小號戰船在方圓三里之內的深水域中轉了一圈,連盤旋在空中的監督獵鷹也累得飛回了戰船上休息,大半個時辰之內一無所獲,眼看天sè已近傍晚,再過不久天就要黑了,比趙晨光先出發的那些魔物獵人們也都陸陸續續地返回了崗哨船塢,他們都知道晚上留在錦中湖的水域里會有多危險。

既然運氣不好的話,趙晨光也打算還是明天再來好了,正準備收線的時候,一股巨力頓時從水下拖著釣線猛的一扯,安裝魔獸釣竿的戰船側身立刻在這股巨力的拉扯下微微傾斜了過來,趙晨光腳下突然站立不穩,差點跟著船身側翻過去。

釣線線軸上的搖桿突然開始瘋狂地轉動,趙晨光瞬間意識到終於有東西上鉤了,趕緊跑過去用他全身的力氣拉住搖桿,與水下的那頭未知魔獸開始了角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