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品凡丹,武者初期用的大力丸、強筋丸、壯骨丸一爐一百金,中期用的益血丹、益精丹、益髓丹一爐一千金,後期用的血氣丹、精氣丹、髓氣丹一爐一萬金。」

聽了石頭梅的報價,趙明想了想。輔葯他可以兌換,因為一份主葯可以換三份輔葯,他有近千株主葯,拿出三分之一多一些,就可以把全部的輔葯兌換出來。 這樣一算,九種五品凡丹,他每種可以煉製五十爐,總計四百五十爐,他要付給石終梅煉丹費一百六十六萬五千金。

「煉丹師真是賺錢啊!」趙明心裡感慨了一下。

他現在身上只有四十餘萬金,明顯不夠。但沒關係,他在鎖龍窟中拾到了大量的高品質的雲紋鐵精礦,隨便拿出一小塊,就可以換到百萬金。

至於星紋鐵精礦、金紋鐵精礦,都是修士煉製法品的材料,是可以換靈石的,沒進入先天境界以前,還是不拿出來為好。

「感覺這位石丹醫挺缺錢,而且還有點緊急的樣子。」

趙明琢磨了一下,心裡有了一些想法。

這家丹閣開靈藥街最偏僻的邊角處,如果自己不是用元神仔細搜尋,看到了那塊不起眼的小招牌,根本就不會發現這家靈丹閣,不是因為元神感知看到了書冊上的還陽草,也不會上來求醫。

另外,剛才石丹醫說她才來此地不久,看來,這是一位善良的女丹修離開師門歷煉,剛到盤龍鎮沒幾天,手頭的錢不多了。

「我要煉製的量很大,九種丹藥,每種大概要煉五十爐,總共有四百五十爐,煉製費用是一百六十六萬五千金。如果期間再加煉超品丹藥,我會補足費用的。」

石冬梅再度吃驚,王勁夫妻也睜大眼睛瞧著趙明。

他們都難以置信,趙明怎麼會有這麼多五十年份的草藥,四百五十爐,四千五百粒丹藥,這是要開丹藥鋪嗎?

按石冬梅現在的煉丹速度,半個時辰煉十爐凡丹,一天不停歇地煉丹,五個時辰也才能完成一百爐,全部四百五十爐煉下來,怎麼也得五天時間。

「這——」石冬梅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說道:「這個生意我接下了。但今天只能給你煉一個時辰的丹。之後三天我要閉關,用苦參煉丹,提高修為。三天之後,再給你大量煉製。」

對石冬梅來說,得到了四葉苦參,也搜集全了輔葯,最重要的事就是儘快把修為提升一級,這個機緣對她來說太難得了。四葉苦參,是所有鍊氣中期修士都眼紅的東西,要趕緊煉成聚元丹用掉,否則發生了什麼意外,她會後悔莫及。

但金票對她來說也很重要,她來到盤龍鎮十幾天了,風火丹閣直到今天趙明幾人到來,才首度開張。修士的吃、住、行也要花錢,但她又不想用身上不多的靈石和靈丹來換金銀之物,心中又從沒有打劫凡人的念頭,所以身上的錢財實在是維持不了幾天了。

本來她想再等最後一天,如果今天也沒有武者求醫,賺不來錢,那她明天就進入青龍山裡尋一些藥材,賣給商行換些錢,讓自己小小的丹藥閣能持續開下去。

「今天只能煉一、二個小時,這樣的話………」

趙明能理解石冬梅這種急切的的心理,對於一位丹修來說,得到了可以提高修為的丹藥,當然是先抽出時間給自己煉丹了。

他想了想,然後揮手把九株五十年份的草藥收回儲物空間,又把九株五百年份的草藥拿了出來放在茶几上。

超五品藥材!

石冬梅一下就認出了這些草藥的年份。

這太難得了!

雖然她不是武者,用不到這些藥材,但還是再一次被趙明能得到這麼多的珍貴藥材震驚了。

然而這並不是最令她震驚的,更令她震驚的事情還在後頭。

她眼看著趙明又拿出一株生脈草放在茶几上。

看著生脈草葉面上那十三道金色的紋理,她立刻就睜圓了眼睛,伸手捂住自己張大的嘴巴。

一千三百年的生脈草,已經從凡草進化成靈草,這讓生脈草具備了可以提高靈根資質的功效!

這麼珍貴的靈草,有百餘年沒出現過了吧?就連風火丹宗這種專門煉丹的宗門裡面都沒有。

石冬梅把手放在胸口,深深地呼吸了兩下,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從儲物袋裡拿出一個小小的圓盤,打出一道法訣。

在趙明的元神感知中,一道法力波紋從圓盤中擴散開來,象枝叉一樣的網路向外生長延伸,最終形成一個圓形的法力罩,一道道如同蛛網般的陣紋分佈在法力罩上,把整個房間包裹在其中。

他的元神感知觸碰到這個法力罩時被擋了一下,但很自然地就象水流遇到了沙地,輕鬆地滲透了出去。

小客棧內外很平靜,這間客棧里住的都是普通人和後天初中期的武者,沒人注意這裡。

「這是陣盤,可以形成隔絕法陣,防止被人偷聽,屏蔽外面修士的意念探查。」

石冬梅解釋了一下,接著道:「趙明,你這知道你拿出的這株生脈草有多珍貴,你這樣做有多危險嗎?一旦讓那些鍊氣中高階的修士知道,他們為得到這株生脈草可以不擇手段。」

「石姐,我知道。」

看著石冬梅眼睛裡面略帶責怪的神情,趙明忽然覺得心裡很溫暖。

「從我們進來醫病,公平地交易苦參,我就知道石姐姐你和別的修士不一樣。所以我信任你。另外,我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今天在百鍊丹藥閣門前,趙一天想搶那株四葉苦參,我連接他十道法力刀刃,最後把他踢暈了過去。」

「你能打過趙一天?!」

石冬梅又被震驚了一次。

「他可是金靈根,凝聚的金刃可以斬斷精鐵,迅捷無比,在鍊氣四層的修士當中也是有名的高手。」

石冬梅再一次仔細打量趙明,除了筋肉之力天賦異稟,並沒有發現其它與眾與同的地方。

「是的,他的金刃很快,就是後天圓滿的武者也反應不過來。但還好,我的反應天生就快,所以躲過他八道金刃,左臂挨了兩刀,但最後還是打敗了他。」

石冬梅這時才注意到趙明左臂的傷勢。

兩道傷口在塗抹了金創葯后已經凝固。

她用意念感知查看了一下傷口,裡面受傷的肌肉組織已經開始生長。傷口當中金屬性的法力並沒有象她想象的那樣在趙明體內肆虐,因為趙明的筋肉之中有一種淡金色的光澤,正在不斷地吞噬那些法力。

「哦,」石冬梅抬手撫了一下額頭,又看到了她不能理解的現象。

趙明沒有內功,沒有法力,但筋肉當中那淡金色的光澤卻可以自動化解攻擊性最強的金屬性法力,真是不可思議。

她簡直被這少年展現的種種奇異震驚得有些麻木了。 「石姐,你救了月兒,所以苦參是你應得的報酬。現在,你還可以得到更好的報酬,生靈丹。我想請你煉製生靈丹,我可以把輔助靈草湊齊,就是不知道你煉製靈丹的費用如何?」

「如果你自己備齊主葯和輔葯,靈丹師一般收取煉成的三成丹藥做為費用。另外,我建議生靈丹最好三天後再煉製,因為那時我進階到鍊氣五層,肯定會成為一級五品靈丹師,一爐可以成丹五枚。要知道,每一枚生靈丹都珍貴無比,它能改變一個修士的命運。」

「好,那就三天後再煉製生靈丹。」

「生靈丹的輔葯要用靈草,但十來種靈草,要數千靈石。這麼多靈石,連鍊氣後期的宗門弟子都沒有這個身家。」

石冬梅說完就面帶疑問地看著趙明。

那意思很明顯,你從哪兒弄數千靈石買生靈丹的輔葯?

趙明抬手把眼前的這些藥材收起來,又一揮手,十塊礦石材料出現在身旁的地上。

五塊雲紋鐵精礦,五塊星紋鐵精礦,每一塊差不多有拳頭大小。

這些礦石都是趙明在鎖龍窟溶洞中的收穫,但這幾塊都是同類礦石當中最小的了。

「這五塊雲紋鐵精礦至少值五百萬金,支付完四百五十爐凡丹還會剩餘很多。這些星紋鐵精礦是靈礦,可以煉製法器,不知道能換多少靈石?」

石冬梅盯著眼前的星紋鐵精礦,眼睛里冒出了小星星。

她現在只有鍊氣四層,因為是丹修,她以前的一些資源都用在修習煉丹術上了,所以雖然有幾種法術可以用,但還真沒有趁手的法器。現在看到可以煉製法器的星紋鐵精礦,而且還是極品的,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哦。」發現自己有些失態,石冬梅有點不好意思,感覺臉上有點發燒。

妖孽美男十二宮 這少年象個聚寶盆一樣,一會兒就拿出一樣寶物,搞得自己心態都有些失常了。

她雙手抱起一塊星紋鐵精礦,入手極其沉重,青色的礦石散發著水潤般的光澤,上面均勻分佈著星星點點的銀色光暈。

「這是極品星紋鐵精礦,如果遇到二級煉器師,肯定可以煉製出極品法器。這塊星紋礦,至少值一千下品靈石。」

石冬梅現在滿心喜悅,這五塊星紋礦可以換到五、六千下品靈石。也就是說,湊齊生靈丹的輔助靈草已經不是問題,而她做為煉丹師,至少可以得到一枚生靈丹,她原本只有下品的木火雜靈根可以進階到中品了。

能提升靈根等級,這對任何一個修士來說都是天大的機緣,這意味著以後可以讓修鍊速度提升數倍,可以修鍊到更高的層次,擁有更長久的生命。

並且這種提升靈根等級的機緣,只在築基之前才有用,築基之後,修真根基已定,靈根資質就再也沒辦法提升了,而現在這種千載難縫的機緣,就被眼前這個神奇的少年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石姐,我們在如家客棧租了一套院子,五個房間,現在還空著一間,我想請你搬過去住一段時間好嗎?」

「啊?」

石冬梅感覺自已的心臟咚地跳了一下,難道這個少年發現自己沒錢交房租了嗎?

「石姐,等會兒我們要去出售雲紋礦、星紋礦,還要買大量藥材,買靈草。這數百萬金、數千靈石的交易,以我們一家武者的身份是做不來的,肯定會招來是非。所以我想請你出面幫忙,以修士的身份完成這些交易。

石姐,生靈丹既然對你很重要,我身上的千年生脈草就不容有失,你搬來和我們一起住,生脈草就會很安全。」

趙明說完這番話,就靜靜地看著石冬梅,他相信石冬梅會同意的。

「石姐姐,我很喜歡你,你搬來和我們一起住吧!」

趙月對石冬梅很感激,又對她神奇的法術很感興趣,見哥哥希望石姐姐搬來一起住,也很開心。

石冬梅一時不語,趙明所說的話,確實有道理。

看到趙明清澈無比的眼神,看到這家人相互關愛,一起求醫的溫情,她好象想起了自己在家與爹娘一起時的情形,再想到生靈丹這樣的大機緣確實不容有失,於是點了點頭。

「好,那就先謝謝石姐啦,這些要交易的東西就放到你身上好了。」

趙明站起身來,把五塊雲紋鐵精、十塊星紋鐵精、一百五十株五十年的主葯、九株五百年的主葯,分門別類地拿了出來,堆在了客廳的地面上。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這其中,武者的丹藥,一份主葯可以換到三份輔葯,所以一百五十株主葯可以換到四百五十爐的輔葯,九株五百年主葯可以換到二十七爐的輔葯。

五十年藥材煉成的五品丹,在盤龍鎮武者當中已經是高級丹藥了,至於五百年藥材煉成的超五品丹,根本就沒有賣的。

「怎麼有十塊星紋礦?」

石冬梅見星紋鐵精多出了五塊,又被震憾了一下。

「石姐,我想換兩份生靈丹的輔葯。」

「你有兩株千年生脈草?!」

「我有找靈草的天賦,所以先準備兩爐的。」

趙明想到石冬梅即使煉出聚元丹后可以成為一級五品靈丹師,那一爐也只能煉出五粒生靈丹。

石冬梅的煉丹費就要一粒半,剩下的三粒半就不夠他們五個人用了。他有兩株千年以上的生脈草,自然要趁這次機會都煉製成生靈丹。

石冬梅把地上的一堆材料都收到儲物袋裡,又把客廳架子上的丹藥和卧房裡的幾件衣物收起來,說道:「我都收拾好了。時間不早了,咱們這就出發吧。」

這時楊玉忽然說道:「石丹醫,購買生靈丹的輔葯,會不會讓其他修士推測出你要煉製生靈丹?」

石冬梅愣了一下,她以前都是在宗門內兌換靈草煉丹,從來沒考慮過這個問題。現在一想,起碼以她掌握的煉丹知識,是可以從輔葯的組成推斷出一個人要煉製什麼丹藥的。

趙明也忽然警醒,道:「多虧楊嬸提醒,這確實是個問題。如果讓其他修士推測出來我們要煉製生靈丹,我們會很危險。」 石冬梅想了一下,道:「生靈丹的丹方只有丹道宗門中的丹修才掌握,這些人可以從輔葯大體推測出要煉製哪種丹藥,但商行中的修士沒有丹道傳承,不會知道生靈丹輔葯的組成。」

楊玉道:「還是小心一些為好,如果一旦被人發現,我們的處境就很危險。盤龍鎮雖然表面上很有秩序,但我和勁哥在此地生活了近二十年,這裡發生的殺人奪寶事件太多了。」

趙明道:「石姐可以把輔葯分成二、三份,我們分成幾個地方購買。如果能用這些輔葯組成二、三個普通的丹方,我們一個地方採購一種,那就更好了。」

楊玉道:「嗯,第二種方法最安全。如果真的引起懷疑,第一種方法很快就會被人推測出來,而且這種分散購買的行為會讓人更加確定要煉製的就是生靈丹。第二種方法就會讓人不確定,而且只要能拖延十天八天的,即使被人懷疑了也沒關係,因為懷疑的人也會知道,生靈丹這種提升資質的丹藥,煉製出來后肯定第一時間就被服用了,即便找到煉丹的人也沒有用。」

石冬梅點點頭,她想不到這個楊嬸心思如此縝密,看來這些底層的武者哪一個都不簡單。

她低頭沉思了一會兒,道:「生靈丹的輔葯有十餘種,拆散開來可以和其它靈藥組成兩個常用的丹方,一個是復元丹,可以快速恢復過度消耗的法力,一個是益脈丹,治療法力衝擊造成的經脈損傷。這兩個丹方加起來,有二十餘種靈草。而且這二十餘種靈草,如果抽出其中的十餘種組合,還可以再組成三、四個丹方。所以,這二十餘種靈草一起買的話,很難猜出要煉哪種丹藥。但這樣一來,要買的靈草數量又要增加十來種,需要的靈石還要增加一倍才夠。」

這時幾個人同時抬頭望著趙明,都在想趙明還能不能再拿出靈礦來了。

哦,趙明撓了撓頭,手一揮,一塊半米來高的星紋鐵精被他拿出來放在地上。

「噢——」在場的幾人低呼一聲。

之前趙明拿出來的每塊只有拳頭大小,但這一塊,足以抵得上之前的三、四十塊。

「沒辦法,現在最小的就是這塊了。反正今天有石姐,乾脆就多換點靈石好了。石姐,多換出的靈石,你留一成。」

看到石冬梅眼睛里流露責怪的神情,知道她要拒絕,趕緊補充道:「石姐,如果沒遇到你,我就不可能拿出星紋礦換靈石。你看我們一家人,修為都很低,我心裡急得很。和你相遇,是我們的機緣。用丹藥、靈石修鍊,我們的修鍊速度能提升很多倍,所以請你不要推辭,這是你應得的。」

「好吧,其實遇到你們也是我的機緣。」

石冬梅接受了趙明的說法。

她很需要靈石,但她從小受做醫生的父親影響,只用自己對別人的幫助來換取報酬,而且很多時候,即使她幫助了別人,也沒想過要報酬。

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 退了房,石冬梅跟在趙明身後,楊玉牽著趙月,王勁領著兒子,一行人上了馬車。

趙明坐在車前,趕車直奔百鍊商行。

百鍊商行就在百鍊丹藥閣的旁邊,是盤龍鎮最大的靈材交易行,這裡既交易靈草,也交易靈礦和各種煉器材料,自然是趙明的首選。

…………

孟寒站在百鍊丹藥閣門前,敷了最好的金創葯后,他頭上的傷口已經好了大半。

整個下午,他都在極度的煩躁中度過。他覺得每一個從門口路過的人,都看到了他上午被打的慘況,每一個看過來的人,都在心裡嘲笑著他。

正在煩躁中,忽然看到一輛馬車停在隔壁的百鍊商行門前。

這輛馬車怎麼這麼眼熟?

從車上下來幾個人,正是上午來丹藥閣的那一家人。

看到那個身背重劍的少年,他呼吸立刻急促了起來,恨不得背後一槍刺死對方。但他知道自己不是對手,想了一下,轉身進入丹閣,他要把這幾人到商行的消息告訴趙一天。

…………

趙明幾人剛上台階,門旁站著的一位百鍊宗外門弟子就迎了過來:「歡迎幾位,請問幾位有什麼需要?」

石冬梅上前一步說道:「我有幾塊靈礦,想交易靈草,換些靈石。」

這位外門弟子一眼就認出了石冬梅衣裙上的火焰標記。

「噢,原來是風火丹宗的師姐。請隨我來。」

這位外門弟子後天八重修為,明顯感受到石冬梅身上散發出的法力威壓,心道,如果上午有這位鍊氣中期的女修士同來,孟寒那傢伙也不會看走眼挨頓揍了吧。

一樓是靈礦交易區,各種品質的靈礦、煉器材料樣品擺滿了貨架。

幾位先天武者和鍊氣修士正在和櫃檯裡面的店員談交易。

領著幾人來到一處櫃檯前,這位外門弟子對裡面一位老者說道:「師兄,這幾位顧客要交易靈礦、靈草、靈石。」

這位老者身著百鍊宗內門弟子服,鍊氣五層修為,他抬頭看了眾人一眼,把目光停在石冬梅身上。

「原來是風火丹宗的師妹,想必是要購買靈草煉丹了,用靈石購買還是用靈材交換?」

石冬梅從儲物袋裡拿出一塊星紋鐵精,放在櫃檯上,道:「我這裡有幾塊極品星紋鐵精,想換一些靈草、靈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