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人!」

「敢在我城主府外施邪法,找死!」

這時候城主府內,傳來了幾聲怒喝,幾道神光從城主府中溢了出來,化作幾股清流,要清除掉這些煞氣。

「滾開!」

「本座之事,容得了你們管!」

雲彩中的強者,卻毫不在意,這所謂的城主府,小小的聖城城主府,要是敢管自己的事情,便滅了他這城主府中的所有人。

「狂妄!」

城主府內,一道人影從裡面沖了出來,持一把光劍斬向了那朵雲彩。

「轟……」

這傢伙是一位中階大魔神,這一擊,應該也是他的最強一擊了,可是光劍還沒有衝到雲彩中。

這時候雲彩中又出了一劍,直接將這光劍給擊碎了,中階大魔神直接被人用劍,扎穿了肚子,鮮血狂流。

堂堂的中階大魔神,被人釘在虛空中,整個腰骨都折了,腰彎成了一張拱橋,飄浮在半空中,十分的慘烈。

「道友手下留情……」

這時候城主府中,一道人影又出現了,一身黑甲的中年人出現了,頭頂戴著一隻鳳冠。

出現在了中階大魔神的旁邊,右手一揮,便將這中階大魔神肚上的神劍給撤掉了,同時用道力封住了他肚上的傷口。

「還請道友手下留情,這些人我們城主府不管。」

這人的實力,顯然達到了魔仙之境了,實力遠強於這位中階大魔神,但是還是出來阻攔了。

「哼!」

「算你識趣,本座就逃了你們!」

「趕緊滾吧!」

即使是如此,這神秘人,也不會給這個人太大的面子,該罵的還得罵,這個出現的魔仙臉色雖是一變,但還是沒有辦法,選擇了退讓直接閃人了,帶著中階大魔神和一眾守衛離開了。

只留下了這上百人,給這個神秘人,慢慢的折磨,這種事情那位魔仙也不想管了,要是因此而毀了這城主府,當真是太不值了,這百人與他城主府也沒有什麼干係的。

這百人就是這麼可憐,費盡千辛萬苦逃到了這城主府外,卻在這城主府外被人給截住,生生的被人給折磨至死。

慘叫聲,直接傳進了城主府,城主府中的人也不敢進來,甚至是那魔仙可能是布好了法陣,將這些慘叫聲給擋住,不讓它們傳進來,今日之事,對於城主府來說,確實是一個奇恥大辱。

可是他們也無可奈何,誰叫對方實力這麼牛筆呢,他們也不敢惹呢,只能是認慫了。

「牛筆……」

葉楚將天眼給關了,也不想再看了,只能是暗暗向這個神秘人伸出了大拇指,確實是夠牛的。

夠囂張,夠狂妄,我葉楚喜歡。

可是喜歡又如何呢,這種事情與已無關,還是泡澡吧,他解下衣服,躺進了溫暖的木桶里,開始泡澡了。

如果沒有別的事情的話,他一般都會這樣子泡澡的,如今這城主府外面出了這樣的事情,想必用不了三天了,明天這裡就得啟動傳送陣了,到時候自己就可以進去了。

晚上也沒有別的事情,葉楚就在這裡休息泡澡吧,第二天等著這裡的法陣離開了就行了。

泡著泡著葉楚竟然就睡著了,等他再驚醒的時候,屋中竟然多出了一個人,葉楚一睜眼看到了一身白袍,給他嚇了一跳。

「我……」

葉楚直接爆了粗了,再定睛一看,面前竟然站著一個無比漂亮的女人,只不過看上去就像女鬼似的。

一身白袍也就算了,偏偏又是搞的烈.焰紅.唇的,整個就是一絕代女鬼。

「你是何人?」

葉楚並沒有從浴桶中出來,現在的水溫都有些冷了,這女人肯定不是鬼了,站在自己面前把自己都給看光了。

「你剛剛看到了本座?」

這個白袍女人盯著葉楚,一雙眉眼也是十分的怪異,看上去無時無刻都像是在放鬼光。

「你是鬼?」葉楚問她。

白袍女人哼道:「你才是鬼!」

她白了葉楚一眼,哼道:「不過像你這麼丑的鬼,倒是比較少見……」

「我真懷疑你的審美……」

葉楚咧嘴笑了笑,倒也沒有過於驚恐,反倒是取出了一小壺熱水,倒進了浴桶中。

雙手搭在桶沿上,倚在桶背上,閉上眼嘆氣道:「不過你的手段倒是有些特別,那些人與你有什麼仇呀,給人整成那樣,有些過了吧……」

「你知道什麼!」

白袍女人面色一怔,煞氣騰騰的盯著葉楚,可是這傢伙卻是喟然不動,身上啥也沒穿就這樣躺在這裡泡澡,也不知道這貨裝的是什麼玩意兒。

「倒是你,在本座面前面不改色,本座倒是要看看,你有什麼本錢敢如此囂張……」女人冷笑道。

葉楚躺在桶中笑了笑道:「我的本錢不都讓你看光了嘛,人長的不怎麼樣,其它的也就只有這點本錢了……」

「無恥!」

「你就不怕本座殺了你!」

女人大怒,沒想到這傢伙還敢出言戲謔自己,他真是不想活了。

「要殺你早就殺了,何苦等到現在,剛剛我睡著你不殺,偏偏要現在殺,你是沒有歷練過嗎?」葉楚笑了笑。

他這才睜開了眼睛,看著這個女人,覺得有些意思:「不過我倒是挺為你可惜的,其實你這人長的還是挺漂亮的,就是打扮成這樣,當真是有志向當女鬼呀……」

「本座可是天下第一美人,算你還有點眼力!」女人得意的笑了笑。

「撲……」

葉楚直接就噴了,女人怒道:「你做什麼!」

「沒什麼……」

葉楚訕訕的笑了笑,看著這女人道:「我說姐姐你倒是挺自信的,天下第一美人,呵呵,你知道這天下有多少女人嗎,成為天下第一美人的概率可是相當的低呀……」、

「什麼概率?」女人不明白。

葉楚笑道:「就是機會的意思。」

「難道你認識更美的?拉出來給本座瞧瞧,本座保證不打死她!」女人囂張的很。

這女人倒是有些意思,說話不經大腦,感覺和腦殘似的,當然葉楚可不能直接就罵人家腦殘。

葉楚笑了笑道:「得了,我還真不認識什麼美人,那就承認姐你是天下第一美人吧……」

「不過我們這位天下第一美人,您跑來我這裡做什麼,不會就是來看小的我這點本錢的吧?」

葉楚面對這個女人,卻一點也不收斂,還朝女人擠眉弄眼:「您要是看中了,小的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呀。」

「滾!」

女人面色一怔,怒道:「小子,本座今日前來,就是要看看你是什麼來路,竟然還能看到本座的存在!」

「呵呵,你不是都看到了嗎,一切都是因為小的這點本錢所致,本錢太厲害了呀,還能透過法陣看本質呀……」葉楚無恥的笑了笑。

「你再如此,本座保證你會死的很難看。」

女人又威脅葉楚,不過葉楚聽來,卻感覺這根本不像是威脅,反倒是兩個道侶之間的打情罵俏吧。

葉楚笑了笑,閉上那眼睛道:「你境界遠強於我,可不代表你能隨時捏死我……」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你倒是很自信,被本座盯上的人,不是死就是殘。」女人又放狠話。

葉楚笑了笑「以後怕是要加上一條了,還有就是活了。」

「你不會是例外……」

女人哼道:「今日本座只給你一個選擇,把你的這雙眼睛挖出來,本座可以饒你一命。」

「姐你這麼美,天下第一美人,何苦要搞的這麼狠呢……」

葉楚還沒睜開眼睛,一點也不慌張:「多煞風景呀,和天下第一美人呆在一起,應該是風花雪月吧,哪有這樣的呀……」

「你今天見識過了……」

女人冷笑:「你自己來,還是本座來助你一臂之力。」

「眼睛有什麼好的呀……」

葉楚這時候才睜開了眼睛,突然就從桶中站了起來,直立立的盯著這個女人。

女人臉色跳了跳,可是卻還是面不改色,盯著葉楚道:「現在又多了一條,你要死的理由了。」

「呵呵,姐姐你真是重口味……」

葉楚咧嘴笑了笑,右手翻出了一條白色的浴巾,披在了自己的腰間,從桶中走了出來。

就在這時候,女人突然伸出了右掌,直接出現在了葉楚的後背,要抓破他的後背。

「嗖……」

葉楚這時候身形一閃,整個人避開了她的右掌,與此同時身形隱遁進了虛空中。

女人一下子就發現不了葉楚了,之前葉楚是在客棧中,所以能夠察覺到那個房間,有人在窺視她。

現在葉楚隱遁了身形了,她卻發現不了葉楚了。

「有點意思,看來你還會隱遁之術,怪不得敢這麼囂張了……」

女人咧嘴笑了笑,冷哼道:「不過你以為,這樣子你就能逃掉了嗎?」

「本座有的是追蹤你的手段,下一次你就沒有這麼好命了!」

女人環顧這客房的四周,想找出葉楚來,一雙神眼在這裡閃爍不止,猶如兩個大黑洞似的。

不過葉楚卻也沒有和她玩什麼捉貓貓,他很快就從那邊的角落裡現身了,坐在了那邊客廳的餐桌前。

同時已經拿著一壺泡好的茶出來了,女人又想動手,不過卻被葉楚給喊住了。

「我說姐姐,打生打死的有什麼意思呀,咱們倆人應該也沒什麼生死之怨吧……」葉楚笑了笑。

女人停住了,冷笑道:「你敢出言不遜,就必死!」

「好吧,我哪裡不遜了,你說出來,我向你道歉。」

葉楚笑了笑,女人卻冷聲道:「道歉就想活命,沒那麼容易。」

「那我拿東西換吧。」

葉楚笑著,右手一翻,手中出現了一枚加強版的六階還元丹,是將魔族的碎片,以及仙靈散,融合進入六階還元丹中的加強版的六階還元丹。

有了這個東西,尋常人服下,怕是能增加近二千年以上的陽壽,如果利用的好,基本可能會更久。

「還元丹!」

見到這一枚丹藥,女人的眼神明顯的閃了閃,顯然是沒想到,會有這種東西出現。

而且這一枚六階還元丹,似乎還不一般,不是尋常的六階還元丹,氣味不一樣。

「不錯,就是小的我煉製的六階還元丹,既然我衝撞了姐姐,那這東西就當是我向姐姐賠罪吧。」

葉楚笑著,將這丹藥送到了這個女人的面前,同時對女人說了一句:「姐姐你元靈中的太陰之力,想必這枚丹藥,能夠化解一些的。」

「什麼!」

女人臉色一變,沒想到這個小子,能感應出來。

「姐姐別衝動,弟我沒有惡意……」

葉楚笑了笑,請女人坐下,女人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下了丹藥,直接就給吞進了嘴裡,然後坐了下來。

她的修為強大,可以生吞這枚丹藥,並且化解其中的藥力,這種丹藥確實是可以化解她元靈中的太陰之力。

葉楚見她坐下了,便給她倒了一杯熱茶,給她推了過來,對她說:「姐姐也不用覺得奇怪,小弟我就是感應能力強一些罷了,能夠感應得出來,姐你的元靈之內,想必是有一股濤天的太陰之力。」

「這太陰之力的來源,想必與那些傢伙有關係吧……」

女人並沒有說話,不過也算是默認了,葉楚笑了笑道:「要不然姐你也不會痛下殺手呀,那些傢伙當真是可惡呀,竟然把太陰之力,給弄成生命之源,融進了姐你的元靈中,這是要搞事情呀……」

「想不到你小子有點本事」

女人難得開口了,剛剛這一枚丹藥下肚,確實是有些不錯的效果,她立即又問道:「還有沒有這種丹藥?」

「呃,這個現在沒有了。」

葉楚搖了搖頭道:「不過這種丹藥我可以煉製,只是需要不少材料而已,只要姐你找齊材料來,我可以幫你煉製。」

「想忽悠我去幫你找材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