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別急啊!都打上門來了!還不急啊!」

「就是!」

就在她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樓下忽然傳來了陳北冥的聲音:「老婆,告訴各位老闆,訂單一定按期完成!如果完不成,我陳北冥十倍賠償!」

聽到這話,大家這才安靜下來,狐疑的看著樓下的陳北冥。

蕭馨然聽到以後,捂著嘴巴笑道:「你還真是不怕死!我倒要看看,這訂單你怎麼完成!」

「給我拆!」

「是!」

這些人也不磨嘰,抄起傢伙就要動手!

嗖!

嗡!

就在他們要往車間走的時候,一道颶風突然平地而起!揚起一陣灰塵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大家紛紛閉上眼睛,等再睜開的時候,頓時嚇了一跳!

只見陳北冥就出現在他們面前!

「我看看,誰敢再邁一步?」

陳北冥一字一頓道。

這句話聲音不大,但是卻猶如深冬寒冰!讓人毛骨悚然!

這幫人充其量也就是一些混混,哪裡見過氣場這麼強,煞氣這麼重的人?

一時間,大家都不敢上前了……

後面的蕭馨然見狀,怒吼道:「別怕他!他就是個只會裝腔作勢的廢物!你們一起上!我花錢找你們來是站在這裡看的嗎?」

「給我上!」

帶頭的那個光頭大哥臉色一沉,抄起手中的鋼刀:「給我上!」

砰!

哪知道這句話他剛說完,還未落地,整個人已經已經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他手中那把鋼刀,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變成了兩半……

剩下的所有人全都是大眼瞪小眼,根本沒反應過來陳北冥是什麼時候動手的,甚至都不確定到底是不是陳北冥做的!

這幫人額頭上的冷汗瞬間就流了下來……

這是什麼怪物啊!

陳北冥依舊站在那裡,感覺都沒有動過,只是一雙眼睛更加凌厲,低聲問道:「誰還想上?」

開什麼玩笑?誰還敢上?

面前的這個是人是鬼都不知道!

賺錢要緊,但是命更重要啊! 下一秒,脖子被掐住,「咯」的一聲輕響,黑衣人隨手把狗子扔開,低聲說道:「都小心一些。」

另外兩人看一眼狗子的屍體,眼中是對生死的漠視:「兔崽子找死。」

三人悄然摸上去,看著那邊一片熱鬧,又跟著皺了眉頭,彼此相視一眼,驚訝道:「這個王妃娘娘怎與傳言中不同?」

如此不顧身份與幾個丫鬟打得火熱,這倒是讓她看起來極為另類。

「或許,是為了收買人心?」他們知道,那王婆子一家就是這麼被收買的。

但,且不管她是不是要收買人心,今晚她都必須要死!

主子說了,能有本事救治七王爺的人……絕不許她活在世上!

「王妃娘娘,這個果酒好喝,能再給屬下一杯么?」赤墨終於忍不住厚著臉皮過來討吃喝,還嬉皮笑臉舉著杯,想要再來一杯果子酒。

咳!

至於王爺那裡?啥?等信是吧?

著啥急嘛!

不急不急。

「可以。」顧青瑤下巴一抬,吩咐圓子給他倒了一杯酒。

圓子不開心,嘀嘀咕咕說道:「小姐,你對王府的人這麼好乾嘛?就是他們一直守著門口不讓我們進出,害得我們一天一夜都沒吃東西!」

從七月十五夜,到七月十六夜……都快一天兩夜了。

說起來就生氣。

「唔,我的小姑奶奶……那落瑤院的事,都是王爺吩咐的,我就是一個聽令辦差的,哪敢違背主子的命令?再者,那守院守門的人,也不是我好不好?」赤墨大叫冤枉,倒是把一杯果子酒喝得美滋滋的。

顧青瑤往這邊看了一眼……懶得理這貨。

赤墨這性子,居然能把自家主子毫不猶豫就賣了……由此也能看得出,七王爺宮凌羽平時對他們是很不錯的。

否則,他也沒這個膽子。

「呸!就算不是你,也是你主子!反正這個七王府,我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圓子插腰氣呼呼說,直接把赤墨懟得啞口無言,瞠目結舌。

顧青瑤「噗嗤」笑出聲,想到一則寓言,名叫《狼和小羊》。

狼為了吃掉小羊,各種找理由,但小羊牙口利索,據理力爭。狼最後惱羞成怒,對小羊說道:反正不是你就是你爸爸,你們反正在說我壞話……於是撲過去就把小羊吃掉了。

圓子這會兒的惱怒,跟那隻狼有點像……莫名就很應景,然而一點都不凶,反正可愛的緊。

「小姐!你看他欺負我,你還笑!」圓子跺腳不依,幼白香嵐跟燕南,就憋不住的笑……她們四人中,圓子歲數最小,也最可愛,倒是開心果。

然後,赤墨忽然也覺得這個小丫鬟好可愛啊……那圓臉圓眼睛的,不生氣的時候就很可愛,生氣發怒的時候就更可愛了。

「唔,你這個……」

話剛出口,正要再逗逗這個小丫鬟,剛剛離開的王鐵頭跌跌撞撞跑過來,臉色白得厲害:「王妃娘娘,小人斗膽……想問您看到小人的兒子,狗子了嗎?」

顧青瑤一愣,連忙道:「你說狗子啊,他吃了個雞腿,拿著風車好像往湖邊玩去了……」

王鐵頭顧不得說別的,連忙跑過去找。

顧青瑤看一眼面前的飯桌,說道:「你們餓了很久,趕緊吃……我過去看看。」

剛剛起身,迎面一股夜風傳來,顧青瑤鼻尖一動,臉色沉了下來:「有殺氣!」 「前兩日,謀害龐博出車禍的漂亮國資本,在我國警方的努力下已經落網。按道理,李琳這個幫凶,也是要坐牢的。但是李琳卻以生了龐博為由讓龐博償還生育之恩為理由,糾纏龐博出具原諒書,不然就要搞臭龐博的名聲,同時還各種哭訴,說自己認真改過,以後會對龐博好的云云。龐博無奈之下出了原諒書,撤了對李琳的上訴。」

「龐博的撤訴,卻讓李琳變本加厲,她不僅不知道悔改,還變本加厲的敲詐,勒索龐博的錢財。龐博忍無可忍,決定要與李琳斷絕母子關係。但李琳帶著媒體上門,逼迫龐博還她的生育之恩要龐博的全部財產,龐博不給李琳直接搶,母子兩人爭吵過後,龐博對李琳徹底失望,覺得自己只要活著,就永遠擺脫不了一個利用自己的母親,所以想要通過自殺來還了李琳的生育之恩。你們若是不信,可是看以下視頻。」

文末,是一串鏈接。

大家點進去鏈接看了以後,就看到視頻里,龐博一副很暴躁很生氣的樣子。

「好!生育之恩是吧?好,我還給你!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欠你什麼了!」

龐博說完話,就拿過桌上的水果刀,直接扎進了自己的心臟。

視頻並沒有到這裡就結束,還是在進行著。

網友們看到這一幕,紛紛心疼。

本以為下一秒他們就會看到李琳等人救人的樣子,可惜讓他們失望的是,攝像機穩如狗。

「哎呀,怎麼沒有人去救他!」

視頻里,龐博的電話響了,然後顫顫巍巍的拿出了手機,接聽著電話,喊著師父。

電話里那個人在說什麼,大家不知道。

大家只聽見一個瘋狂又嗜血的聲音。

「你以為你抽幹了身上的血就可以還了我給你的生育之恩嗎?我告訴你不可能!龐博,你這輩子都別想擺脫我!」

這個聲音過後,彈幕一群「媽的,這聲音聽的我拳頭都硬了,想打死她!」

「看不下去了,太心疼龐博了……」

還有人在評論區留言:「這是龐博的母親李琳吧?就這尖酸刻薄,不顧兒子死活的樣子,我真的懷疑,以前那些報道龐博不贍養母親的新聞,是不是都是假的。」

……

網路上的風向隨著這個視頻,大家開始了心疼龐博。

龐博在邁速賽車場的隊員們也都紛紛轉發這個微博表示支持。

張遠景V:說一句實話,龐博8歲的時候被李琳丟在殊榮山上,是龐博的師父將他撿了回去,龐博才沒有被餓死,凍死。等到龐博名揚天下的時候,李琳又上門認養了。

眾人吃瓜吃到這裡,紛紛在張遠景的圍脖評論下留言。

王者農藥今天倒閉了嗎:我的天呢?這也太yue了!這李琳根本就不配做一個母親!

明喻是我老婆:太心疼龐博了,沒有享受到母愛就算了,還要被一個吸血鬼母親天天吸血,這就算了,親媽還為了錢要害死他!

齊天大聖:希望李琳被判死刑!

……

網路上的沸沸揚揚,顧妙妙並無暇關注。

她再將自己體內的真氣運給龐博二分之一的時候,龐博的臉色終於變得緋紅,各項指標也都變得正常起來。

她將自己的手從龐博的手掌中收回,那一剎那之間,顧妙妙覺得自己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不過很快,她強壓下了想要暈倒的那種感覺。

她招呼過來莫代宇:「你每隔半個小時為他檢查一下各項指標,我先去休息一下。」

「好,師父你辛苦了。」

莫代宇一直給顧妙妙打下手,自然知道顧妙妙在搶救龐博的過程當中是有多麼的辛苦,所以,也是特別的心疼。

「我的那間診室里,正好有個休息室,你去那裡睡上一覺。」

顧妙妙嗯了兩聲,便向門外走著。

她一打開門,就看到了病房門外有著烏漆嘛黑的謝洋,還有坐在輪椅上的薄夜衾。

顧妙妙的身子恍了一下,她揉了揉眼睛,以為是自己累了眼睛花了。

但是揉眼過後,看到這倆人還在的時候,顧妙妙便確定眼前的人是真的了。

「是你們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