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怕了!」

褚在深興奮的大叫一聲,人皇劍改為橫掃,向凌天追斬,他的人皇劍固然威力極大,但失之靈巧,凌天輕鬆就能避開。

先前凌天要不是為了存心試一試人皇劍的威力,連一下接觸都不會有。

見褚在深趕跑了凌天,其他掌門也是信心大增,覺得有希望了,個個變得威武起來。

「我來拖住他!」

鬼厲拿出三張黑幽幽的符籙,啪啪貼在三尊魔神身上,只見符籙黑光大閃,符中魔氣源源不斷的湧入三尊魔神中,魔神的身軀猛然大漲了五成,三尊魔神如縮地成寸一般,瞬間就到了凌天身前,六隻鋒利無比的巨爪包圍而來,要將凌天撕碎。

鬼厲對魔氣強化后的魔神極有信心,要知道魔神本來是魔界之物,來到人界后,就如魚兒離開了水,十成的威力去了九成,而鬼成藉助符籙灌注了大量的魔氣,這些魔神威能大漲,至少也有在魔界全盛時期的三四成水平了。

三尊魔神每一尊都具有硬撼化神境修士的實力,別說凌天最多靈嬰後期的實力罷了,就算是一個化神境修士,只要被魔神近身撕扯,鬼厲自信哪怕是化神境修士也能殺給你看。

嗤啦!

面對三尊魔神的圍殺,凌天隨手一拉,只見他周身猛然爆發出璀璨的金光,宛如高速抽動的鞭子一般,甩出一圈金色劍光。

劍圈切割之下,與三尊魔神碰撞,頓時爆發出金屬交鳴之聲。

只見三尊魔神堅固無比的身軀上,各多了一條細細的金線,緊接著三尊魔神同時斷為兩截,轟然倒地,再也不動彈了。

「怎麼可能?!」鬼厲臉皮抽搐,不敢相信,竟然還有神通能斬斷魔神之軀,就算是玄劍門號稱破盡一切的最犀利劍類神通真武法劍也做不到這一點的。

要不是鬼厲反應過一點,以毫釐之差避開了這金色劍圈,他鐵定也被斬成兩截了。

「這神通……怎麼和真武法劍那麼像?」屠莽嘴巴張大到足以吞下一窩蛤蟆,凌天打出的金色劍光和玄劍門絕學真武法劍的相似度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屠莽從來沒有見過,真武法劍有這麼大的威力,如果說凌天使出來的是真武法劍,那玄劍門的真武法劍就成了繡花針了,威力連凌天的半成都不到。

屠莽不知道的是,凌天以三十三枚靈嬰級劍心祭煉成了新的真武法劍,而玄劍門的真武法劍最多也就兩枚靈嬰劍心,兩者的威力差距極大,如日月之光和米粒之光的差距。

「凌天,可敢接我一劍!」

這時褚在深催動人皇劍也追了上來,他全身靈力如潮洶湧,身形飛動中,都帶起了陣陣雷鳴一般的響動。

「來得好!」

凌天雙手一引,三十三靈嬰煉成的真武法劍又是一變,化作一個巨大的劍丸,三十三靈嬰級劍心擠在劍丸內,在最小的體積內形成了最大的殺傷力。

「哈哈哈,你上當了!」褚在深放聲大笑,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隱隱見到一隻晶瑩的小小嬰兒從褚在深眉心處飛出,鑽入人皇古劍中,緊接著古劍光芒大漲,完全變了模樣。

變成了一道兩頭寬中間細的劍光集合體,猶如紡錘一般,在那集合體中,劍光如龍,劍芒震世,蘊藏著極為恐怖的力量,甚至連方圓數十丈的空間都承受不住,彷彿隨時會炸出空間裂縫。

如此強悍的力量,已到了人世間的頂端,再無法向上了,即使還有更強大的力量,那也不是在場的靈嬰境修士能夠理解的了。

「他……他竟然用靈嬰引出了人皇劍中人皇意志!」鬼厲震驚莫名。

「那小子死定了,上古人皇意志豈是他能抗衡的!」屠莽一臉興奮。

就連一直淡定旁觀的百里冶,也驚喜的跳了起來。

而先天四子和君莫笑等人更是面如死灰,直把凌天當成了死人了。

上古人皇意志是何等恐怖的概念,那是高於化神境的存在,雖然很可能是人皇意志的一線殘留,但也不是區區靈嬰境修士能抵擋的,別說靈嬰境修士,哪怕是化神境修士在面前,只怕也會在一瞬間被劍光撕成粉碎。

在這一瞬間,人皇古劍發揮出了遠遠超出絕品靈寶的力量,為了引動這一劍,褚在深甚至不惜讓脆弱的靈嬰暴露在敵人面前,但他賭對了,他成功釋放出了人皇古劍的全部威力。

面對這傾世一劍,凌天暗道自己託大了,褚在深說得上當了原來是這樣。

凌天面色淡定,就算正面迎上這一劍,也不過多些麻煩而已,他之前不過是不想虛耗靈力,才一直避免與褚在深正面交手,而褚在深似乎有所誤會了,讓他將劍勢催動到了極致。

人皇意志又如何,就算魔皇冥王親來又如何?

五行神光!

龍龜之體!

一時間,凌天拿出了他最為強悍的手段。

只見凌天張口一噴,一道五色彩霞噴在浩大的人皇劍光上。

五行神光破盡天下五行,人皇劍雖然強悍,卻也脫離不了金屬性的限制,更不用說這件古劍經過多年的消磨,其中威能早就駁雜不純,褚在深雖然調動了其中的人皇意志,這意志讓劍光威力增強十數倍,但卻無法改變其中的五行結構。

五行神光一噴,劍氣中金大的一面頓時削弱,五行結構被打亂的結果,就是人皇劍勢的威力大減。

到最後,凌天隱隱化身成一道龜形,掀起滔天靈力巨浪,向人皇劍迎去。

感謝彼岸輪迴的兩張月票!

(本章完) ?「困!」

凌天嗤喝一聲,三十三靈嬰級劍心的真武法劍又是一變,化為一道劍網,向人皇劍兜去。

褚在深見凌天竟要收服此寶,嚇得渾身一顫,如果是平時,要收服人皇劍那是痴人說夢,但凌天刷了一道怪模怪樣的五色光芒后,不知為何人皇古劍竟然威力大減,此時凌天若強行收取人皇筆,還真有可能成功。

人皇古劍是古劍門鎮門之寶,如果被凌天奪去,褚在深寧可死了。

眼見劍網就要罩上人皇古劍,褚在深一咬牙,再次靈嬰出體,晶瑩的靈嬰如一道閃電,嗖得一聲鑽入飛劍中。

你是我的顛沛流離 在敵人的直接攻擊下放出靈嬰,幾乎與自殺無異。

褚在深之所以甘冒奇險,因為人皇古劍頗為特殊,只有激引其中人皇意志才能爆發出最大的威力,而要激引人皇意志,尋常方法沒有用,只有將靈嬰融入劍中,才能勉強取得效果。

褚在深再次激發人皇意志,不是為了和凌天拚命,而是逃跑。

那詭異的五色光芒讓褚在深完全失去了信心,此時他已不奢求獲勝,只求保住人皇古劍就成。

嗖——!

人皇古劍光芒大漲,速度猛增數倍,快如流星,與凌天拉開距離。

「絕不能讓他奪取人皇劍!」屠莽大聲喊道。

其他掌門也看出了凌天的意圖,紛紛上前阻止。

巴乾催動合歡蛇矛,兩條毒蛇猶如從地獄中竄出的使者,出現在凌天背後,陰毒噬咬。

熊天歷的大雷音鼓敲得震天響,無形的神識衝擊化為一道道投槍,如火箭雨一般向凌天攢射。

而屠莽的玄天劍,更是化為百丈劍芒,一劍撕裂虛空,向凌天劈下。

面對眾掌門瘋狂的攻擊,凌天身形一閃,原地消失。

下一瞬間,凌天的身形出現在了人皇古劍前,只見他伸出白皙如玉的雙手,輕輕一抓,容易得如摸魚一般,便將人皇古劍握在手心。

不可能的?他怎麼可能這麼快?

褚在深難以置信,他不惜催動靈嬰,才讓人皇古劍的速度快了數倍,而凌天輕輕鬆鬆就勝過了他。

他不知道凌天使用神器八咫鏡的月讀,開啟重力加速,絕不是靈嬰境修士能比得上的。

嘭嘭嘭!

人皇古劍瘋狂掙扎,一道道劍芒炸開,四周的空氣都猛然震動,彷彿千萬道雷擊一般,但凌天卻渾不在意,穩穩的抓住人皇古劍。

「褚在深,你要死要活?」凌天淡淡道。

「快救我!」褚在深焦急的聲音從人皇古劍中傳出。

轟轟轟!

這時屠莽等人的攻擊追至,眾掌門聯手一擊,形成了一道似白非白的靈力巨柱,這是靈力高度凝聚的特徵。

凌天所在的地方直接被轟成了一團白霧,地面被打出數十丈的深坑,圍觀人群看得心驚肉跳。

然而眾掌門卻面色陰沉,因為剛才的聯手一擊,並未擊中凌天。

一陣光影閃爍,凌天的身形出現在白霧之外,他雙手湧現一股魔氣,就要將人皇古劍中的褚在深的靈嬰抹去。

無敵升級王 「要活!要活!我願以道心起誓,向凌天臣服!」褚在深幾乎是吼出來的。

凌天微微一笑,放出了褚在深的靈嬰,那靈嬰倏然飛出,重回褚在深的肉身。

褚在深腦袋顫動,靈嬰歸位后立即向後暴退,再不敢與凌天糾纏了,他退的方向正好是御靈宗所在,與黎夜白對視一眼,一對難兄難弟不約而同的苦笑。

眾掌門滿頭大汗了,聯手圍攻,不但沒能奈何凌天,還有一人被逼臣服,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凌天如此悍勇。

「斬妖除魔,人人有責,所有人一起上!」屠莽眼都紅了,瘋狂叫道。

本來屠莽等幾個掌門聯手圍攻凌天,已是不顧身份了,眾人滿心以為有幾個掌門出手要滅殺凌天是綽綽有餘了,是以其他修士都沒有出手。

現在形勢惡化,屠莽連最後的臉面也不要了,要利用一切力量除掉凌天。

聽了屠莽的話,眾修士一陣騷動,見識到了凌天恐怖的戰力后,大家都被嚇住了,就算這裡數百靈嬰修士一齊圍攻,也沒有人願意沖在最前面。

光是凌天的速度,就圍他不住,就算最後殺了凌天,也不知道要付出多少鮮血,誰也不想成為鮮血。

屠莽一聲吼,除了玄劍門本門的弟子,卻沒有多少人響應,氣氛一時變得有些尷尬。

「屠掌門,我……看,不如以和為貴吧。」熊天歷弱弱道,他的大雷音鼓本來也是威力極強的靈寶,但對凌天完全不起作用,淪落為打醬油的存在,是徹底喪失信心了。

其他人不約而同看向屠莽,屠莽嘴巴微微抽搐,看向了身後的百里冶,除非百里師叔出手,否則是沒人能治得了凌天了。

「你們不打了?我還要打呢!」

就在眾掌門猶豫之時,凌天哈哈一笑,身形閃爍,向合歡宗掌門巴乾撲去。

巴乾臉色大變,催動合歡蛇矛攔截凌天,同時逃向屠莽,他絕不認為憑自己一人的力量能抗衡凌天。

兩條大蛇衝天而起,猛得在凌天面前自爆,恐怖的靈力衝擊波頓時將凌天攔住。

巴乾極為果斷,為了保命,不惜廢掉一件上品靈寶。

看著掩護上來的屠莽,巴乾正鬆了一口氣,雖然爆掉靈寶有些可惜,性命總算是保住了。

突然之間,屠莽看著巴乾身後的目光轉變為驚恐,巴乾心中一緊,想要反應已遲了,一道雷光穿透了他的腦袋,直接將靈嬰擊成青煙,巴乾無頭的屍身前墜倒地,抽搐幾下便不動了。

圍攻以來,第一位掌門級別的靈嬰修士,被凌天用電磁炮殺死。

「臣服,或者死!」

凌天眸中冷冽,無悲無喜,淡漠的目光所過之處,一位位靈嬰境修士都通體生寒。

「凌天,不要以為你贏了!」屠莽冷聲道,又看向眾人,訓斥道:「你們這些膽小鬼,大家一擁而上,也未必輸給他了,有什麼好怕的!」

眾人黯然,只聽屠莽說出這種話,便知道大家已輸了,要所有人一起上,還未必能贏,連山南第一宗的掌門屠莽都已氣餒了,其他人還有什麼話說。

「夠了!」

這時一個自負傲然的聲音,吸引了全場的注意。

(本章完) ?說話之人正是來自玄劍門的母門,也就是大周七玄門的百里冶。

屠莽一臉激動,除了他之外,可能無人知道百里冶的恐怖。

表面看來百里冶可能與一般的靈嬰境修士沒有多大區別,只有他出手的時候,對手才知道他有多麼恐怖。

眾修士的目光都聚焦到百里冶身上,掌門級別的修士並不知道百里冶的身份,只是聽屠莽簡單介紹過幾句,知道百里冶是屠莽的師叔,除此之外就沒有得到其他信息了。

看屠莽對百里冶恭敬的態度,此人的修為恐怕還在屠莽之上。

但凌天是何等人物,眾掌門聯手圍攻都收拾不下,這百里冶就算比屠莽強一些,恐怕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師侄,這就是你們山南的水平?太讓我失望了。」百里冶微微搖頭,對屠莽說道。

眾掌門聽了有些不樂意了,我們聯手圍攻凌天的時候,你又做了什麼,在一旁看熱鬧,現在又跳出來說風涼話,要不是看在他是屠莽的師叔,早就當面斥責了。

「百里道友,我們聯手,定能滅掉這小子!」儘管對百里冶的態度很不滿,神兵門掌門熊天歷還是忍著怒氣建議道。

其他掌門都認同熊天歷的建議,百里冶的修為應該比屠莽還要強上一些,如果加入圍攻,還是有一定機會的。

「聯手?那倒不用了,要鎮壓這小子,我用三成力就足夠了。」百里冶置之一笑,雖然沒有說諸掌門什麼,但話語中的那股輕蔑,任誰都能感受到。

「好好,那老夫就瞻仰百里道友的絕學了!」熊天歷怒色一閃,沒好氣說道。

其他掌門也是心中有氣,這百里冶太瞧不起人了,甚至比凌天還要可惡。

百里冶一句話,就幾乎把所有人都得罪了,甚至不少修士隱隱盼望凌天狠狠教訓百里冶一下。

只有屠莽知道百里冶有高傲的本錢,百里冶可是來自七玄門啊,那是站在大周頂端的大宗門,傳承數十萬年,擁有無數至強功法的超級大宗,絕不是山南這個窮鄉僻壤能想象到的。

屠莽毫不懷疑,一旦百里冶出手,凌天絕不會有任何機會,百分百會被碾壓到底。

眾人翹首以盼,只等百里冶出手。

百里冶神色漠然,緩緩蓄勢,一股強大的靈壓如漫天的海水一般,向四周擴散,初時不甚強大,但壓力越來越重,數息之後,就連靈嬰境修士也覺得喘不過氣來,不得不運功抵禦。

「好強!真的好強!」鬼靈門主鬼厲喃喃自語,百里冶顯示出的實力遠遠超出了他的意料,那是至少比他強大數倍的力量,其他掌門臉上也不掩震驚之色。

「凌天你小心!」君莫笑想要說出口,但在強大的靈壓下,連話也說不出來了,即使她相隔甚遠。

至於先天四子,更是臉色慘白,百里冶展示出的力量,甚至比他們見過的巔峰時期的凌天還要強大。

在這樣強大的力量面前,凌天的贏面變得極小,百里冶說他三成力就能收拾凌天,原來並不是說大話,而是真的有這個實力。

百里冶的靈力越蓄越強,當他蓄積到某個頂點時,宮殿內壓力重重,彷彿一個隨時會爆開的悶鍋,一些隔得近的靈嬰修士全身冷汗,幾乎抵擋不住靈壓。

「斬!」

百里冶暴喝一聲,以指作劍,一劍斬出,彷彿無窮的爆炸般的力量找到了個傾瀉的缺口,讓在場的所有修士全身為之一松,如釋重負。

沒有人能形容這一道劍氣的威力,彷彿九天銀河墜落,浩浩蕩蕩。

這一劍不光是百里冶自身的靈力,而是調動了許多天地甚至異空間的力量,有如仙人一劍,劈開世界。

所有人為之色變,百里冶隨手一劍的力量,就超過了之前屠莽等所有掌門的總和,之前眾掌門的聯手圍攻,相比之下成了小兒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