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了,永遠的走了。他挨了幾千年,悔恨了幾千年。都是被迫無奈。前次我回了北都秘境。師傅為了救我跟吞天妹仔蝶最後一戰,他徹底走了。

雖說現在那隻母蝶已經被我們滅了,但是,師傅永遠醒不過來了。連那座山身也全部裂開了。他在臨走前是多麼希望你們能諒解他。

可惜的是我唐春無能。無能跟你們講清這一切。現在。什麼都晚啦。今天我過來。一個是來接回母親。二來就是告知你們這件事的。

諒解不諒解你們的事,我不強求了。造化弄人,一切都是命數。」唐春聲音有些哽咽。轉爾。道,「我只希望能拜祭一下師母。」

「歐盤……歐盤……」就在這時候,一道凄厲至極的聲音在整個大殿空間響起,唐春詫異回道,發現在主殿空間之上居然出現了一雙哀怨的雙眼。那是怎麼樣的一雙眼啊,眼中充滿了淚水。

「祖宗。」婆羅山所有弟子全都下跪於地,唐春頓時駭然,難道她就是月馨,難道她還沒死?

「叫唐春進來。」那雙眼眨了一下,隱去了。月千冷著臉帶著月馨,歐三生朝後殿而去。拐了幾個彎之後發現後山居然有一座月牙型的房屋。

天眼一掃,知道,這就是月神空間。估計這個月神空間還是師傅最初給月馨的。所以,那個時候師傅功力保存比後來高,所以,這個月神空間很大很完美。

進去后發現裡面還有一座茅屋,再進去后,發現一個頭髮全白的老女人斜坐在一個金色石頭雕琢的巨大椅榻上。

「你就是唐春,歐盤的徒弟?」老婦人問道。

「後輩是唐春,是歐盤天下師傅的徒弟,唯一的徒弟。」唐春一臉恭敬,問道,「您是師母吧?」

「嗯,幾千年過去了。我一直挺著沒死,就是一個心愿。我咬牙堅持著,我要活著看到他死在我前面。唉,一切都是命數。他走了,我也該走啦。」老婦說著,眼中留出一滴眼淚,看了看月馨幾人道,「一切恩怨都是過眼雲煙。你們也不必記恨了。這世上,幾千年的誤會就此煙消雲散吧。我也將隨歐盤而去了。」

月馨說完,身體晃了晃,時隱時現了。唐春知道,她已經油盡燈枯了。估計,她至少是一位空境七八重的蓋世強者了。因為,按修士實力,她已經是煉虛級王者了。

「這是師傅給我的山寶,師母看看。」唐春控出了山寶,頓時,整個月神空間一陣子晃動。好像僕人見到主子似的居然有些興奮了起來。那淡淡的黃色神輝映照著整個空間。

「是歐盤之物,這是歐盤最寶貴的東西凝聚而成的。看到他,我彷彿看到了他。」月馨的身影又穩定了一些。轉爾,他凝視了唐春許久,說道,「你居然擁有蒼穹之眸,可惜的是你的蒼穹之眸只是自發爆發出來的。如果你能修鍊它,能隨時控制著它出現,那你今後的成就不可限量。」

「前輩也知道蒼穹之眸?」唐春大驚。


「我也是聽歐盤閑聊時說過,說是蒼穹之眸是精神力基礎超絕的表現。而且,此眸可以隨著修鍊而提高能力。比如,直接用蒼穹之眸在遠距離幾百里之外擊殺強者。

當然,你現在不可能能辦到。你的蒼穹之眸只有在小範圍內鎖定強者而無法出手。而且,我能感覺到。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就無法控制住它。

並且,就是招喚它出來都辦不到。那就更別說操控著它進行精神層面的攻擊。當然,以你空境三重的實力,你已經有了一些精神層面攻擊的能力。

但是,你最好能找到修鍊眼眸的神功。不斷的完善蒼穹之眸,提高它的層次。實施精神層面的攻擊。」月馨說道,「只不過我有一點不明白的地方,這種蒼穹之眸傳說往往都是出現在超越空境的特殊擁有傳承的強者身上的。空境之下不可能能擁有這種上古時期才會出現的可怕眼眸。」

「前輩知道空境之上的境界嗎?」唐春頓時大驚,這個問題一直縈繞著他的。

「萬年前的大東王朝以修鍊玄功為主,不過,萬年大劫過後。大東王朝被毀,門閥爭戰,各種勢力突起。一個巨大而古老的王朝倒下了,現在成了各路強者爭霸的超級大舞台。

以你現在空境三重的實力在咱們小小的浩月島域可以稱王,屬於頂尖層面的。不過,在混亂的大東王朝,你只能算是中階份子。

它們那邊空境境界者比比皆是。一個大家族中所擁有的空境強者就不下十幾個。而威名遠播的神將府中空境強者更是多達幾十個。

而那些威風不凡的副神將們更是實力超越的空境,達到了傳說中的『涅槃境』。而涅槃境又分為四大小境界,分別是『滅度』、『寂滅』、『無為』、『圓寂』。

一旦武道修鍊突破到涅槃境,那你才是真正的神通者。而大東王朝玄功修鍊者現在倒是極少了,現在的玄功修鍊跟武道修鍊融合為一體,就是修真功法也一樣,以武道修鍊為主。武力爭霸,是大東王朝最時尚的詞語。」月馨說道。

並且,我講的只是副神將。而真正的神將府的神將們實力更是超越涅槃大境的強者。那個級數叫什麼連我都不清楚。因為,我根本就沒碰上那種超級高手。」

「師母肯定去過大東王朝。而且還在這幾百年內是不是?」唐春問道。

「嗯,現狀的確如此。不過,大東王朝離我們這邊太遙遠了。即便是幾百年前我突破到了涅槃大境的『滅度境』。在奇妙的方式下進入了大東王朝。但是,我還是遇上了超越我的強者。最後,重傷,我掙扎著還是回來了。不過,那種進入方式很奇怪,居然是以傳承秘地的方式進入的。這種進入方式極為罕見。也許是天緣巧合吧。」月馨說道。

「師母是在什麼傳承秘境中詭異到達大東王朝的?」唐春問道,越發的興趣得很。

「我到過朝武島域,那個地方聽說有傳說中的空天之城。而且,還有許多秘境。而最出名的秘境就是擁有『千機傳承』的『千機秘境』。我就是進入千機秘境之中居然以跳躍性的傳承方式進入了外島域。結果,誤打誤撞,居然到了大東王朝。怎麼到的連我現在想想都相當的糊塗。據說那一次是千機傳承發生紊亂造成的。那種紊亂能生還者百之一二。」月馨說道。

「去的路線不明,回來的路線總清楚吧?」唐春問道。

「不清楚,因為,我是憑著冥冥中一種感覺在強敵的追殺中逃回來的。」月馨搖了搖頭。

「師母,您看這是什麼?」唐春出示了大東王朝令。

「你居然有這個,那就好辦了。」月馨眼神居然閃了閃。

「我可是不曉得用法的,有它也沒用。」唐春搖了搖頭。

「我看看。」月馨一伸手吸扯了過去。良久,她說道:「裡面居然被大神通者封閉了,也許是某位強者得到它后給封禁了。只有能力達到能破解的層次才會打開。也許,你能破解開它的時候就能指示出通往大東王朝之路的。可惜的是我油盡燈枯,雖說逃了回來。但是,傷卻是無法恢復。按涅槃境的壽元,我可以活上一萬年。唉,命數。」(未完待續。。) 昨天說爆五更結果沒辦到,抱歉,因為電腦中毒了,無法上傳,今天五更連爆。1更到!

「唉,你有這份心我滿足了。我把追殺我的一切因緣都封閉進了大東王朝令中。你沒達到涅槃大境中的寂滅境時是打不開的。如果你能解開,說明你超越了『滅度境』。你有實力跟他一拚了。這也是我的一塊心病,也是我傷勢一直難以恢復的心結。其實,我透露一點吧,這事跟你師傅有關係,話盡於此。」月馨說著。

「師母曉得哪裡有修鍊蒼穹之眸的功法嗎?」唐春問道。

「不清楚,但是,大東王朝肯定有。因為,那邊的高人多。不過,你放開心神。我可以幫你先在層次上融煉這蒼穹之眸。

到時,你開啟一次也不用那般費力了。但是,威力可是大大減低。估計是沒有殺傷力的。不過,在感知方面的能力可是大幅度提高了。

像空境三重強者的感知能力達到幾十里。一眼之下,上百里範圍都在眼光之中。不過,融入了蒼穹之眼后,你的感知能力可以達到幾百里範疇,一眼之下,四五百里範圍盡收眼底。

這就是強大的精神力存在。」月馨說道,唐春放開了心神。那雙蒼穹之眸居然又出現了。

唐春能感覺到,一股古老的氣息鎖定了它,爾後,它好像一個頑皮的孩子跟那股氣息在挪閃著。不過,那股氣息太強大了。

結果。被抓,融煉,反抗,再融煉,最後,它好像老實了不少。其實,就是唐春皇靈人臉的進化過程被強大的外力控制融煉的結果。

回到身體后,唐春試了試,在僅用了百之一二成的真力摧動之後,那蒼穹之眼居然又出現了。不過。氣息並沒有先前自動出現時強大。而視距範疇也小得多了。但是,現在開啟所需要的能量少得多了。

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開啟長一些時間的。

「你身體中居然也修鍊過玄功,有這麼多外掛丹田,所以你能操控它了。在沒有功法的基礎上你試著摸索吧。」月馨那身體又開始虛無了起來。晃了晃。唐春很是感動。因為。她是因為幫助自己才如此的。

「師母……」唐春的聲音有些哽咽。

「不必謝我。最多是減少我幾個月壽命罷了。反正我不長了,多則三年,少則一年。」月馨說著突然彈起身來。屁股下的那把金色椅子給她扔給了唐春,道,「當年為了這把椅子我才惹來了殺身之禍。當然,只是其中一個原因。你拿著,因為,你需要它。」

「弟子不能收,這太貴重了。」唐春拒絕。


「咯咯咯,收下。你正需要它。如果我沒猜測錯的話,歐盤應該有給你絕世功法。而這功法需要仙域的仙靈之氣才能修鍊。你別看這椅子,它可是整塊的次品仙石雕刻出來的。」月馨突然笑了。

「我明白了師母,當年你奪下這把椅子是不是為了師傅?」唐春一臉恍然,道,「而且,你肯定後來又回過北都秘境。而且,你還發現了師傅的一些不好的狀況。所以,你爭奪椅子,是想給師傅滋養魂神。因為,雖說仙氣比神域的神輝層次要低得多。但是,勉強還是可以用的是不是?」

「唉,一切都是命數。」月馨搖了搖頭。道,「我是感覺到了一些不同,而且,發現了彩光之魔。不過,我心裡憤恨,所以,並沒有出手扼制。

而我突破后直接就去了外域。直到到了大東王朝我才回想過來。猜測出了歐盤的境況有些不妙,這也只是我的猜測。所以,無意識中,我加入了爭奪仙石之椅的大戰中。

雖說只是次品仙石製成的椅子,但是,在仙域之外所有域區都是寶貝。因為,只有仙域才產仙石的。雖說仙人之下都不能吸收,但是,古老的傳承下來,總是有一些秘法能吸收這仙氣用於修鍊的。

一旦你擁有了仙力,你就是仙人之下的蓋世強者。也許你在仙域是最差的,但是在仙域之外上你卻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當然,就憑一把椅子也不可能把你推向那種境地的。這只是一個助力罷了,也算是我這個作師母的一點小禮物吧。」

「我可以把道神訣傳給月千她們,這把椅子您留下,她們也能吸收修鍊。」唐春說道。

「我們不要,這是祖宗給你的禮物。而且,我們有仙人之下的功法,慢慢來。」月千搖了搖頭,「而且,祖宗從大東王朝也拿回來了一些絕頂的武道修鍊功法,我們今後的路子就會道武結合修鍊了。」

「收下吧,這是我對歐盤的歉意。」月馨嘆了口氣。看了看後代們一眼點了點頭。

「月千、月琴……參拜小師祖。」想不到月馨帶著月家最正宗的族人下跪叩禮,不過,唐春並沒有伸手扯起,而是一臉莊重的接受了。因為,按禮數自己就是小師祖的。

「月千,造化丹你聽說過嗎?」唐春問道。

「沒有。」月千說道,看了看唐春,道,「回小師祖話,月千雖說現在達到空境五重境界,但是,並沒能走多遠。因為,月千要保護婆羅山。」

「造化丹可以延命幾十年,在琴海中海龍宮中還剩下兩顆。當年我搶了一顆,不過,給母親服下了。」唐春說道。

「不必麻煩了,我心已死。歐盤去了,這生命對我來講並沒多大意義了。我痛苦的掙扎了幾千年。也該是到時候終結了。這對我來講也許就是解脫,這是天命所歸。」月馨搖了搖頭。

「不,師母,我這輩子只信自己不信命。就是老天要管咱們也可以逆天而行,逆天改命。我總有種直覺得,以師傅神域神將的能力,怎麼可能真正的消失於這個世界。

而這山寶,我覺得就代表著師傅。我相信,師傅只是陷入了沉睡當中。只要有一線希望,咱們就要爭取。也許以咱們現在的能力認為不可能的東西,它年後我們有了能力,也許就能逆天改命救活師傅。

到時,如果師傅活了,而師母去了,您想想,師傅的心該是多麼的傷痛。更有可能會因此削減他活下去的希望。」唐春說道。

「是啊祖宗,活著就有希望。」月千等人也下跪勸道。

歷史科代表 好吧,我堅持著等你們。如果蒼天僥倖再給我一百年時間,我會回到歐盤身邊。不管他活還是滅,我將陪伴著他一百年。」月馨說道。

「哪小師祖,咱們直接去琴海吧。聽說琴海離咱們這裡很遠,得抓緊時間。」月馨說道。

「我也去。」月琴說道。


「你坐鎮婆羅山,雖說千年下來都沒見過能威脅到我們的強者,但是並不代表後邊沒有。三生我帶走,出去歷煉一下也好。」月千說道,就在這時候,羅盤子焦急的在外說是有急事找唐春,唐春出去了。

「少主,有大喜事。聽說老爺在大秦國有消息了。」羅盤子說道。

「老爺,你趕緊說具體些。」唐春急了,催問道。

「據蔡強最新從紫衣衛處得來的消息。說是在大秦國發現了一個酷似老爺的人。不過,那人好像不妙,有些獃痴。不過,紫衣衛的烏雲蓋月彙報說是那人太像老爺了。幾乎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只不過那人好像失憶了。探不出別的什麼。而且,那人居然給大秦國武府給看守著的。」羅盤子說道。

「武府,難道是武青青家族的府砥?」唐春一愣問道。

「沒錯,武青青雖說已死多年。但是,武府在大秦國卻是旺族。也有人說武府一直在暗中操控著大秦王朝。」羅盤子說道,唐春緊急告別,而隨著一起走的還有月千跟歐三生。

幾天後到達夏都唐府。

蔡強匆匆而來,探明的清況也差不多。而包毅跟洛勇早一步趕往了大秦國。

「對了尼蘭,武青青不是你收的僕人嗎?按師傅說的那個武青青可是幾千年前跟月師母一起認識的。而你收的這個僕人不是說是一千多年前收的嗎?而當時魂神一分為二,一個派去了大秦國。另一個在紅脂盒中。這兩個武青青難道不是同一個人?」唐春問道。

「的確是一千多年前收的,不是同一個人。」尼蘭本來冷著臉不答,不過,給妹妹一央求,漏了一句。

唐春帶人直奔大秦國都城秦都,秦都的繁華跟以前的虞都差不多。

剛屁股落坐,包毅匆匆進來,道:「那個人我也看過,的確長得跟伯父一樣的。不過,他一出來就有好幾個高手保護著的。」

「高手,大秦國能有什麼高手。撐死了死境中階吧。」羅盤子一臉不屑的冷哼道。

「那人好像是死境初階強者,而且,身邊有著四個半死境的高手。我不好下手,如果我跟那高手打成平手,就怕會波及到伯父。不過,最近伯父都沒出來過了。」包毅說道。

「以前還會出來,為什麼最近不讓出來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變故?」唐春問道。

「聽說是洪殿大舉進攻武府,所以,搞得武府神經緊張。現在警戒的護衛數量比平時增加了兩倍不止。而且,我還聽來一個消息。武府並不是一千多年前建立的,而是在幾千年前就有了。而武青青倒是一千多年前擔任過大秦國皇帝。直到現在,武青青居然還沒死,還在擔任皇帝一職。」包毅說道。(未完待續。。) 2更到!

「千年不死,武青青難道是生境后境高手。只有生境高手才能活上一千年不死。死境大圓滿最多三四百年壽元。想不到大秦國居然有如此厲害高手,那武青青怎麼不直接出手滅了原來的大虞皇朝?」尼紅問道。

「據說是跟那個圓圓有關係。」包毅說道。

「耀世之光殘片難道也落在了大秦國,而且給武家得到了?」唐春吶吶道。

「很有可能,那古墓雖說在大虞皇朝境內,但是,一些殘片落在離這不遠的大秦國也再正常不過了。」尼紅說道,「因為,連萬萬里之外的貓國深淵中你都得到過一片的。當年耀世之光毀滅估計那殘片落遍了大陸各地。因為,當年琴海也發生了暴亂,狂暴的風能把那些殘片吹向大陸島域各地的。」

「耀世之光中蘊含充沛的生之能量,如果給武青青得到能活上一千年也許正常。但是,這個武青青絕對是個高手。不說了,我準備直接到武府,控制住全府,先救出疑是父親的人再說。」唐春說道。

晚上的時候,唐春悄悄進了武府。

運氣還真是好,在大堂上居然發現武家幾位核心人物正在密謀什麼。唐春的蒼穹之眼以微弱感知頓時籠罩住了武府全府。


頓時吃了一驚,因為,坐主位上的武府當代家主武眉的實力居然達到了死境大圓滿。而下首的大長老武鳳的實力也達到了死境後期。

武府何時如此強大了?


那在朝為皇的武青青豈不是實力更高了。那應該是生境高手了,所以。也詮釋了她能活上一千年的原因了。這個武府是越來越神秘了。經過掃描,唐春可以肯定,此刻的武府最高功境者應該就是武眉這個家主。

不過,唐春經過反覆搜索,並沒發現那位跟父親長得一樣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