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威霸領主怎麼沒和我聽過此事!」白洛奇也有些奇怪。

「他肯定以為你是知道的。」鬼谷子推測道。

白洛奇想想也大概是如此,接著他又道,「老鬼你對安月公主有多少了解?」

「剛不是告訴你小子別出頭的嗎?」鬼谷子一聽白洛奇問安月公主,就知道白洛奇的心思了。

「我就是先了解一下,以備不時之需。」

「這安月公主嘛!我見過幾次,不得不說那可是我們修羅族第一大美人……」鬼谷子突然一臉痴醉之色。

「鬼爺爺,你好像說偏題了。」帝羽靈馬上提醒道。

「哦哦哦,安月公主啊,在皇族之中口碑極好,加上她是前族王之女,所以,受到一部分皇族勢力的擁戴,曾經就聽說安月公主有意爭奪族王繼承者之位。如果我猜得沒錯,今晚的刺殺或許就與此有關,畢竟,威霸領主和安月公主的關係是人盡皆知的。」鬼谷子的推測和花月容不盡相同。

「那安月公主爭奪族王繼承者的幾率有多大?」白洛奇試探問道。

「那就要看安月公主能否爭取到超過三個領地的支持,因為領地雖然依附於皇族,但其勢力發展卻並沒有受到限制,因此,皇族中的勢力也必須以領地為基礎,就比如現在繼承者中呼聲最高的修羅皇騏,他就有擁有至少三大領地的支持。」鬼谷子應道。

「那安月公主現在有幾大領地支持?」

「應該只有威霸領主的鬼天領地了。這領地基本還是要看皇族臉色的,但看的基本都是族王一系,安月公主就算有不少擁戴,但畢竟,只是前族王一系的,影響力不算太大。」

白洛奇聽完,心裡大概也有了底,正如花月容所說,這或許對他來說,真是一個絕好的機會,但問題就是他如何能夠見到這位安月公主。

「小子,其他我就不說了,如果你真要摻乎族王繼承者的事情,那你就必須做好完全的準備,這本手札是我畢生研究,其中有很多關於修羅族人的人體研究,應該對你有所幫助。」鬼谷子說話間,突然取出一本發黃的手札遞給了白洛奇。

白洛奇接過後,並沒有直接打開看,而是先收了起來。

「我還有事情要做……」鬼谷子嘀咕了一句,就轉身而去。

「你接下來又什麼打算?」帝羽靈問道。

「如果我推測的沒錯,這次修羅皇族突然徵兵,應該就是這個修羅皇騏為了族王繼承者的位置,想要拿人族和靈族作為自己的功績。」白洛奇也猜出幾分。

「那怎麼辦?」帝羽靈娥眉皺起,因為此事非同小可,事關人族興亡,當然不能坐以待斃。

「看來這一次我估計又要變回龍玄了,但在這之前,我需要先鋪墊一下。」白洛奇考慮道。

「那要不要我先通知家主?」帝羽靈問道。

「也好,告訴他儘早準備,因為修羅皇族隨時可能出兵。」白洛奇點點頭。 天下為公,正大光明!

沈巽的神情明顯一愣,顯然如果說公明出自這八個字,自然是要比什麼都要強大,這句話就如同前朝范公的「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的味道。天下為公,這句甚至比亞聖孟子所說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是故得乎丘民而為天子,得乎天子為諸侯,得乎諸侯為大夫」更要說得透徹!

天下為公,出自《禮記·禮運》:「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說的氖是大同社會,儒家最求的是什麼,不就是大同么?

至於正大公明,其實也是跟範文正有關係,乃是前朝大儒朱公所言:「至若范公之心,則其正大光明,固無宿怨,而惓惓之義,實在國家。」意指心懷坦白,言行正派。

前者為公,為國,為天下。

後者為私,為己,為清名。

公明,公明……

沈巽默然不語,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尤其是看了一眼蔡清,那似笑非笑的神色,和張彥正若有所思的面容,更是讓他覺得今天怕是好多事都有沒可能改變。

斜斜的透過大殿的門口,望向旁邊的殿試之所,還有半個時辰就要開始,虛幻算是晚的,因為他的推薦人地位太低,但是比起陸直來說,推薦人更低的也有,只是,剩下的基本上也就是走的樣式而已,至於說道今科成績,沈巽不由的撇了撇嘴。

他張彥正把事情想的也太簡單了。

宣和帝如果真的是這般好糊弄的主,自己也不會直到今天才拜相,還是虛相!

虛幻是不會管蔡清、沈巽和張彥正之間的勾心鬥角,他現在要面對的是殿試,制科的殿試和常科的殿試是完全不同的,因為常科的殿試都有其固定的流程和內容,但制科沒有。制科的類型和題目完全是皇帝在殿試的那一瞬間出的,或許是早就準備好的,但卻是事先誰都不知道的。

但很多事其實也沒有那麼嚴密,比如這次的制科,至少很多大臣都明白,要考的無非就是國策或者邊事,即便是國策也是跟邊事有關係的。

當虛幻踏入到大殿之內,低頭望著地下金色的御磚,仰起頭,看到四周華貴的裝飾,淡淡的一笑。

這裡才是他的開始。

現在才是他的開始。

從今天起,他將不再是一個旁觀者,被動的去等待八年之後的大周滅國之戰,更不用對著任何事都輾轉騰挪,運用其他人的力量去完成。

踏入這裡,便是他的開始,踏出這裡,便是他這顆種子發芽之際,至於原來,他沉默了許久,也該要發出自己的聲音!

告訴所有的人,告訴漫天諸佛,四方神仙,二十年後的妖僧虛幻,回來了!

當年我能將一個興盛發達的大魏折騰的江河日下亡國滅種,今日我踏入這大周的中樞,又怎麼可能讓他重複前世的威風,這世間如果有一招釜底抽薪永保沈清兮歡顏的辦法,在虛幻看來,或許讓大魏滅國亡族絕對應該算得上第一步!

等著我,等我有足夠的力量,親口告訴你,一切有我!

「左中允,您這邊請……」

一名太監很是恭敬的引導虛幻往裡去,這些人都是早有安排,引導考生進入到各自的案幾之前,尤其是像虛幻這種,及有關係背景,又有現任官職在身的人,對於他們這些太監來說,由不得他們不認真對待。

虛幻客氣的對著那人一笑,然後跟在他的身後,徑直走到自己的位置前。

這裡算不上靠前,陸直只是一個明顯被疏離沒有任何起複可能的大學士,徒有虛名,卻身在濁吏。所以他推薦的考生有資格,卻絕對不可能太靠前。

離御案越近,給宣和帝留下印象的機會也就越大,名次自然也就可能越好。

但這裡也絕對算不上靠後,畢竟虛幻還是正兒八經的正六品的詹事府左春坊左中允,很多常科科舉考試出來的狀元也不過才正六品。雖然他這個六品的小官,在所有帶有官職前來考試的人中不算起眼,但如果考慮到宣和帝的意思,向太后和鄭皇后的影響力,以及爛陀寺這座家廟在皇族禁內的影響力,那麼虛幻現在的位置便是最合適。

不前不後,靠中間的位置,宣和帝無論是進出還是巡視,那麼虛幻這個位置都有很大的可能被看到。

暗暗的點了點頭,虛幻便坐下,掃了一眼早已經準備好的筆墨紙硯,便微微的閉上眼,開始閉目養神,他甚至都沒有心思去看到底有多少人參加這殿試。

清越的鐘聲響來,原本還有些竊竊私語的大殿內一瞬間就安靜下來,正襟危坐的臉色肅穆,等待著宣和帝的到來。

鐘鳴鼎食,盡皆肉食者。

「吱呀……」

大殿的門被推開,宣和帝一身常衣走了進來,微笑著看了一下滿大殿內的人員,臉色很是滿意的龍行虎步走來。

「你——」

宣和帝忽然站住腳,看向虛幻,有些意外的看了一下左右,身後的太監急忙上前小聲的說道,片刻之後,宣和帝的臉色就又重新恢復了微笑。

「衡霞先生的弟子?」宣和帝望著虛幻,忽然展顏一笑,和剛才的微笑完全不一樣,這次的笑聲稍微大了一些,也自然親切了許多。

「不錯,不錯,不過,你現有師父教導,又有衡霞先生為之周正,看來是早有預謀啊!」宣和帝也僅僅是停了片刻,說了這麼一句便離開。

可周圍的人再次看向虛幻的時候眼光之中便多了幾分其他的意味。

這制科考試可不同其他,乃是真正的擢拔國之棟樑,可以毫不客氣的說,大周大多的宰執都有過制科考試成績優異的表現。

宣和帝對於虛幻的這般表示,讓他們在第一時間就清楚,一個名額或許已經預訂出去了。

虛幻只是淡淡的一笑,望著宣和帝那背影,當然清楚對方說了兩聲「不錯」的意思。或許也只有他這樣的人才會明白宣和帝內心真正的想法。

多疑是他的本性,自己的師父問法禪師珠玉在前,自己如果沒有一定的說法,是萬難打動宣和帝的。

陸直陸衡霞恰恰就是這麼一個可以讓宣和帝放心的人!

很奇怪嗎?

……

又一天的章節更新啦,沙彌已經很勤奮的碼字了。求收藏推薦,求大家的書評,讓沙彌看到大家在看。不然貧僧都沒心念經了啊,各位施主,化點美女,呃,化點點擊收藏推薦……

另,感謝樂樂祈福朋友的打賞,和奧芬04朋友孜孜不倦的投票,還有嘯豬飛天和煙花易冷朋友的簽到!

另外公布一下讀者群,沙彌之廟群號431569707,以便大家水群聊天催更,以及,以及搶紅包 隨後,白洛奇就讓帝羽靈休息,他則離開鬼宮,進入空靈界之中。

先修鍊了一下皇魂,然後,他就打開鬼谷子給他的那本手札,仔細一看,他不由有些驚愣了,因為鬼谷子的這本手札雖說看起來像是人體解剖學,但實際上,就是將修羅皇族的弱點盡列而出,並且,上面還提到了製造屍人的設想。

不過,這個設想或許是因為知識以及技術的原因,所以,並沒有繼續研究下來。

但他看了之後,卻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在他看來這個設想完全有可能成立的。

很快的,白洛奇就開始投入屍人的研究。

一夜之後。

儘管一夜未眠,但白洛奇離開空靈界的時候,依然精神奕奕,這達到修羅境界后,他已經完全不需要休息。

因為天剛亮,所以,他還是先回了鬼宮,收集一些製造屍人要用的材料。

日上三竿后,這威霸就派人來請白洛奇去議事堂。

到了議事堂,白洛奇就見鬼天領地的幾位長老都在,還有些重要的骨幹,各個面色沉重,像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家主,找我有何事?」白洛奇馬上問道。

「先坐吧!」

白洛奇坐下后,就看向威霸。

「本來想讓你都休息幾日,但因為昨夜的刺殺,所以,有件事情恐怕是不可能遲疑。」威霸遲疑片刻,才緩緩說道。

「領主,有話請說。」

「想必你應該也聽說了族王馬上要選繼任者的事情!」威霸說道。

「聽我師父提過了。」白洛奇點點頭。

「選繼任者對皇族來說可是大事,所以,各大領地也十分看重此事,因為只要站對了邊,那日後也就後顧無憂了。」威霸一臉嚴肅之色。

「領主的意思我明白。」

「這次我們鬼天領地本來打算支持安月公主,但從昨晚的刺殺事件來看,我們可能已經被盯上了,所以,今天我們需要做一個決定,要不要懸崖勒馬,因為現在還來得及……」威霸知道昨晚的刺殺其實就是個警告。

「領主是想徵求我的建議?」白洛奇立刻明白威霸的心思。

「沒錯,因為族王繼承者的競爭,也關於日後神子之戰的優勢。」威霸點點頭。

「那我就不妨直說了。對我來說,支持哪位繼承者其實都沒關係,因為只要有足夠的實力,神子之戰根本無須擔心。至於皇族那邊,不是也有秘密選出的神子嗎?就算我們支持了繼承者,但到最後,我們還是要與皇族神子對抗,這並沒有什麼太大分別。」白洛奇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說的也是。」威霸也同意白洛奇的觀點。

「不過,在我看來,撇開神子之戰不說,單以領地的利益角度而言,當然最好是選擇把握最大的。但我們這樣選,其他領地也同樣這麼想,到最後,豈不是還是一樣的平起平坐。」白洛奇緊接著語鋒一轉。

「你的意思是……」威霸聽出白洛奇話中有話。

「寧做雞頭,不做鳳尾。如今鬼天領地和花翎領地已經結盟,如果我們能夠再拉攏一個領地,甚至更多,那無論我們支持誰,但勝算都會大大增加。」白洛奇繼續說道。

威霸和其他長老一聽,不由欣然點頭,因為他們對覺得白洛奇分析的面面俱到。

「哈哈,不愧是我鬼天的神子,有膽量,有魄力。」威霸讚賞說道。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拙見,至於怎麼決定,還是看領主……」白洛奇十分謙虛的收尾。

「其實,我並沒有打算改變初衷,只不過,是想看看你的意思,只要我們意見統一,那接下來就好辦了,等下你就同我前往皇族,去見安月公主,也該時候讓你見見她了。」威霸立刻決定道。

白洛奇沒想到這麼快就能見到安月公主,不過,這當然不是壞事。

一番準備后,白洛奇就隨威霸前往修羅皇族所居住的皇都。

這皇都位於修羅族的中部地帶,也是修羅族最繁華的都城,這皇都中居住的絕大部分都是皇族中人,只有小部分是為皇族服務的平民。

當今的皇族統治者,就居住在皇都的中心區域,也被成為皇域。

這皇域的面積相當於一座大型城鎮,可容納數萬人。

抵達皇都,通過各種層層嚴查之後,威霸帶著白洛奇才進入了皇域。

皇域內的建築當然比起一般的領地都城都要宏偉壯闊,只能以巧奪天工來形容。

安月公主身為前族王後裔,在皇域擁有自己的宮殿,位於皇域西南側的安月宮。

到了安月宮,威霸和白洛奇並未直接見到安月公主,因為這安月公主剛好有事外出,所以,兩人只能在安月宮等候。

「神子,你在這裡稍等片刻,我先去拜訪一位老友,馬上就回去,如果安月公主先回來,你就自報身份便可。」威霸叮囑了一句,就先行離去。

白洛奇見威霸離開后,又坐了一會,閑著無聊,就乾脆離開客殿,到殿外的花園逛了逛。

沿著花園小道走了不久,他突然就看到天空中一道獸影從天而降,直接飛入花園深處,他好奇的跟了上去,很快的,他就在花園深處見到了一塊寬敞的綠地,而那從天而降的獸影正落在地上,赫然是一隻七彩斑斕的鳳鳥。

片刻后,一道嬌影就從鳳鳥上飄下,一身繽紛霓裳,如花嬌艷,那張傾城絕代的容顏美到令人驚嘆。

「誰?」但下一刻,那嬌影馬上警惕的看向白洛奇。

還沒到白洛奇反應過來,驀的,花園內的花瓣突然間齊齊朝他湧來,瞬間將他困在原地,雖說他如果想要破解並不是難事,但他卻並沒有動。

很快的,那嬌影就接近而來,仔細打量了白洛奇一眼。

「你是何人?為何會這花園裡……」嬌影立刻質問。

「如果我說我是花匠,你會相信嗎?」白洛奇淡定的反問。

「這花園從來都是我親自打理,何來花匠!」嬌影頓時怒道。

「那我就是路過的。」白洛奇聳肩一聲。

「滿口胡言,快說,是誰派你來的!」嬌影美眸頓時圓瞪起來,帶著幾分警惕之色。 其實不奇怪,正所謂察其言觀其行,對於宣和帝和陸直陸衡霞之間的關係便是如此。如果單純的把陸衡霞的仕途跟他是蘇江的師弟,並且護持住了蘇江的幼子這一點來說,其實完全也是臆想,沒有皇帝不喜歡這種忠肝義膽的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