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在眾甲士身後,一穿著劍服的中年男子忽的高喝一聲,讓正行動的甲士紛紛停在了原地,將手中的武器收入腰間鞘內。 第八十一章總兵大人

「嗯?」

李浩然被突如其來的變故一驚,趕忙收回了左手,直接站起身來,疑惑的看著周圍的士兵,轉身看向了那甲士統領:「你們這是幹什麼?為什麼要打攪我的試煉?」

「試煉?小子,你最好老實交代,你來這裡到底有什麼企圖?」

甲士統領陰沉的看著李浩然,先是被李浩然的話說的一愣,轉而又沉聲喝道。

剛剛喝令眾甲士停手的劍服中年卻是將手一背,略含深意的看著李浩然,一雙眼睛裡面泛著狐疑的光芒。

「本王李浩然,在主簿南宮子卿的帶領下,來這個房間進行試煉的!爾等最好說明來意,要不然我定稟告總兵大人,治你們的罪!」

李浩然聽著對方的話,心裏面的疑惑更為濃厚,心思微動之下,試探性的冷聲說道。

話音落下,周圍眾甲士的眼中露出了一抹詫異的眼神,紛紛扭頭看向了那劍服中年。

甲士統領冷哼一聲,轉而單膝跪地,跪倒在了中年男子的面前:「這就是咱們的總兵大人!」


「什麼……」

李浩然一愣,沒想到那中年男子就是總兵大人,當下心中泛起了一抹冷意:「莫非那南宮子卿騙我?他為何如此?難道……」

「在下十里水牢總兵北空一笑!你說我這裡的主簿是南宮子卿,那可是錯了!我這裡的主簿叫南安!對了,你說你是安樂王,可有什麼印信為證?」

北空一笑看著李浩然,平靜的說著。

「果然被算計了!」

李浩然心頭一嘆,他也不遲疑,將九鼎山河志和王印拿出,直接遞給了身旁的一個甲士。

甲士將東西呈送到了北空一笑的面前,待北空一笑看過,這才還給了李浩然。

「嗯!我不管你被誰帶到這裡的,可你已經在這裡了!這就是事實!你可知道,私入十里水牢,闖入水牢禁地封泉鎮陰室,可是死罪!就算是皇子沒有我的允許,也不能夠進入這裡!」

北空一笑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李浩然的身份,不過他並不打算就此放過李浩然。

李浩然聽后,眉頭漸漸皺起,整顆心陰沉無比,冷冷的說道:「你要抓我?」

「呵呵!你能夠闖過鬼語亂魂之術,來到這大鎮神碑前,也算是有點能耐,告訴我你發現了什麼?」

北空一笑忽然一笑,和氣的說著,似乎並沒有要抓捕李浩然的意思。

李浩然被問得一愣,心中也越發的疑惑起來,他方才還以為引他進入這裡的計謀是北空一笑設計的,現在從對方的眼神和語氣之中,他否認了先前的想法。


「大鎮神碑下的陰泉之井內有一股陰靈之毒,此毒正在腐蝕大鎮神碑,若是我算計的沒有錯的話,十年之後大鎮神碑將會被徹底的腐蝕……不過,這期間倘若有人餵食陰靈之毒的話,用不了一年的時間,大鎮神碑便會毀掉!」

李浩然將他探查的結果說了出來。

北空一笑點了點頭,扭頭看了眼周圍的甲士,沉聲命令道:「去將那三個小傢伙抓起來,送到京都軍政府,告他們一個誣陷王族的罪過!」


「諾!」

身旁的甲士統領雙手一抱,領了軍令,帶著眾甲士朝著外面走去。

在他們離開的時候,將房間的門也順手關上。

「你這是?」

李浩然一動,遲疑的問道。

北空一笑點頭說道:「設計你的人叫南宮子卿,他是南宮家的二公子。還有一個叫葉小龍,他是葉麟的堂兄。另一個叫夜紅衣,和葉小龍是表兄妹!我現在已經給了你一個交代,你是不是也要幫我將這陰靈之毒清除了呢?」

「嗯?你怎麼知道我能夠祛除陰靈之毒?」

李浩然心頭一松,沒想到北空一笑這麼簡單便將設計他的人告訴了他,且還做出了行動,也沒有想到北空一笑竟看出了他能夠祛除陰靈之毒。

「呵呵!你就說願不願意吧!這可是一件大功德之事,有益於你進入學府!且此地被陰泉困擾多年,你若能祛除陰靈之毒,那麼此泉凈化之日指日可待!」

北空一笑看李浩然猶豫的樣子,有多說了一句。

李浩然這才點頭說道:「我當然願意!還請總兵大人稍等片刻!」

說著,李浩然又坐到了蒲團之上,將左手重心放在了井壁之上,不過這一次他卻是用衣服擋住了左手手背上的印記。

房間內,北空一笑看著安然坐在蒲團上的李浩然,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默默說道:「武聖之威鎮壓邪鬼陰靈,一切心術不正之人,都會受到大鎮神碑力量的排斥,沒想到這安樂王竟然無事,看來此子剛正浩然,果不負浩然之名!可惜,他的敵人太多……」

在北空一笑思考的時候,李浩然左手上的幽毒鳶尾正大快朵頤的吞噬著陰靈之毒。

幽毒鳶尾為萬毒之王,氣勢威壓之下,很快讓震動的陰靈之毒臣服,乖乖的化作了幽毒鳶尾的養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大約兩個時辰之後,李浩然手中的吸力忽然停止,陰泉內的陰靈之毒已經盡數被幽毒鳶尾吸收。

且幽毒鳶尾的顏色也從墨綠色,徹底的變作了墨黑色。

「總兵大人,好了!」

李浩然起身,看著北空一笑點了點頭說道。

北空一笑微微愕然,趕忙上前兩步,來到大鎮神碑前,將手放在神碑之上,默默感知了片刻,這才哈哈一笑:「好!陰靈之毒果然盡數祛除,安樂王你可是立了一個大功!走,我請你去認識一下大牢的其他兄弟!」

說著,北空一笑極為親昵的拉著李浩然的手,朝著外面走去。

半個時辰之後,十里水牢的營地裡面,響起了一通鐘鳴,緊接著正在各處帶著士兵巡守的各大統領,還有水牢裡面的一些重要人物,紛紛將手中的工作,交給了副官去做,自己則是騎著戰馬,朝著營地之中行去。

「諸位,這位乃是安樂王李浩然,他幫著咱們將大鎮神碑下的陰靈之毒徹底祛除,為咱們兄弟去了一塊心病,來大家一起敬安樂王一杯!」

當所有人都齊聚一堂之後,北空一笑豪爽的舉起酒杯,牽著李浩然的手,為他手下的諸位兄弟介紹了起來。

眾人聽后眼中綻放出了一團精光,緊接著所有人都帶著一抹敬意的舉杯說道:「敬安樂王!」

「喝!」

李浩然心頭一熱,看著眼前的眾人,將酒杯舉起,一飲而盡。

「喝!」

眾將士紛紛飲酒,喝光了杯中的酒後,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安樂王!我北空一笑有罰有獎,你這一次立了大功,你可以提一個要求,只要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我便一定幫你完成!」

酒過三巡之後,北空一笑鄭重的看著李浩然問道。

李浩然一愣,一時間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才好,想了又想也不知道該提出什麼要求。

「總兵大人,浩然手中有一柄刀,想要找一個鐵匠重新鍛造一下!」

李浩然思量片刻,心頭一動,這才想到了他手中的龍雀大環刀。

此刀乃是神風三十六騎,第三十六把座椅的信物,正被天下武徒找尋,他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便生出了要將此刀重新鍛造的想法。

北空一笑聽後點了點頭,也沒有多問什麼,而是看向了席間一絡腮鬍子的粗狂的大漢,高聲說道:「大鬍子!安樂王要重鑄兵器,這個忙你一定要幫!」

「哈哈!好!安樂王,明日下午的時候,你帶著酒來找我,我幫你鍛造一柄絕世神兵!」

那大鬍子哈哈一笑,舉杯高喊著。

他的話音剛落下,便引來了周圍眾人的一通擠兌。

李浩然看著眾人,也跟著狂飲了起來。

……

一夜醉酒,李浩然喝的頭痛欲裂,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這才起床。

從床上爬起來后,他找到大牢的士兵,想要去找北空一笑,卻被告知北空一笑帶著人去巡防了,需要明日才能夠回來。

李浩然一嘆,又問了大鬍子的住處,這才從「小寒」裡面拿出了兩壇五百年的純釀,徑直朝著大鬍子的住處走去。

大鬍子名叫鐵安國,本是京都有名的鐵匠,后因為得罪了高官,被發配到了十里水牢坐牢,幸而北空一笑發現了他,才讓他戴罪立功,在水牢裡面做起了鐵匠,專門修補水牢大軍的戰甲和武器,也為一些統領定製武器。

「安樂王,就憑你這兩壇好酒!你的刀,我一定不會偷工減料的!」

鐵安國打開了封泥,喝了一小口酒後,這才美美的說道。

李浩然哈哈一笑,知道鐵安國在說笑,也不遲疑直接將龍雀拿出:「我要重鑄這柄刀!」

「嗯?如此好的刀,重鑄太可惜了,你真的要毀了它么?」

鐵安國接過龍雀,仔細一看,不由惋惜的說著,他重鑄過許多的兵器,可像龍雀這般的寶刀,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要重鑄。

李浩然堅定的點頭說道:「這柄刀用的有些不順手……對了,你幫我將這柄刀,打造成這般模樣,刀身窄一些,刀刃是直刃,刀尖是沒有弧度的切刃造……」

給讀者的話:

求推薦,求收藏! 第八十二章氣與力合

「王爺所言的刀,似劍,卻又比劍要難以鍛造……嗯……對了,小王爺你現在是什麼境界?血氣是否化虹?」

鐵安國拿過紙筆,簡單的描繪了一下,看著這畫面中的細長之刀,托著嘴巴思考了片刻,轉而抬頭思索的看著李浩然問道。

李浩然從鐵安國的表情中看出,對方似要打造一柄適合他用的武器,也沒有隱藏什麼,直接釋放出了他的血氣:「我在前幾日剛剛成為武士,血氣化虹為刀!」

「嗯?」

鐵安國心神一動,看著李浩然背後浮現的刀影,卻是搖頭說道:「王爺,你這要鍛造的刀是否是你自己用的?」

「當然!這有什麼問題么?」

李浩然被問的一愣,不解的問道。

鐵安國一笑,點頭說道:「問題大了!王爺,你血氣化虹為刀,可血氣之刀乃是一種厚背砍刀,可眼前你要打造的卻是一種窄身薄背之刀,你難道不知道武者的血氣最終是要和手中的兵器相合的么?」

「呃!……我修鍊武道時日尚淺,只得了一門刀術和吞吐元氣之法,其他的都不知道!」

李浩然一愣,覺得自己真該找個師父好好的學習一下,不由苦笑一聲慢慢說道。

鐵安國被李浩然的說的一愣,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也沒有嘲笑他,反倒是解說道:「王爺,武者的血氣並非只是彰顯氣勢用的,隨著修為的提升,血氣的應用會逐漸的增強,當你達到武宗的時候,就會知道血氣和兵器相合是多麼的重要了……」

原來,武者的血氣不僅是修為的象徵,更是一種攻擊的力量,它會根據武者修鍊的武道和武技化形為特定的兵器,此類兵器隨著血氣的提升,會逐漸凝實,當武者修鍊到武宗之時,最終會合武者的武器融合,成為武者的本命血器。

而血氣也有單獨的攻擊技巧和使用方法,可以配合元氣幻化攻擊,也可以刀、血氣和元氣三者合一,發揮出威力絕倫的攻擊。


故而一般有家族、師傳的武者,都會在血氣化虹為兵的時候,通過特殊的法門,將血氣化成的虛幻之兵捶打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

倘若修為到了武宗境界在來修改者血氣之兵,那麼武者付出的代價將會極為慘重,甚至會出現境界跌落的現象。

聽著鐵安國的講述,李浩然的心思被放大了許多倍,似乎有一扇門在他的眼前被打開,讓他看到了另外一片廣闊的天地。

「鐵師傅,你可不可以為我說一說武士境需要注意些什麼?」

李浩然聽的隱隱明悟,接著又問起了他當前境界的問題,他不想等晉陞為武師之後,在來解決武士階段遺留下來的一些小毛病和問題。

鐵安國一笑,並未直接回答,而是走到旁邊的鍛造台前,拿起了上面的一柄鐵鎚,緊接著他的身上血氣洶湧,一柄近乎凝視的鐵鎚瞬息浮現。

這柄血氣幻化的鐵鎚,正和鐵安國手中的鐵鎚一模一樣,接著鐵安國拿出了一塊廢鐵:「王爺,可要好好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