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墨芊芊很想吐槽關鍵時刻掉鏈子她,但是卻只能陪她穿過高速的防護欄,找個地方解決……

當她們剛翻過去的時候,突然幾輛車子就從別墅的方向開了出來。

墨芊芊一看,那赫然就是東方依雲、東方彧、宮宴他們的車。

麻蛋的,這是兩人剛走就發現他們不在,然後集體出動的節奏么?

墨芊芊看著他們越過了薇薇安報廢在高速上的跑車,一溜煙消失在黎明前的夜色中。

突然有些慶幸剛剛的那一撞和薇薇安的三急,讓她們躲過了三輛車的追擊。

看他們那專業的速度,和薇薇安沒睡醒的車技,很明顯他們沒走多遠就會被妥妥的追上。現在這番境況反倒相對更安全些。

但墨芊芊還是有疑問:「你的車停在上面,他們為什麼沒發現呀?」

「因為我給它換了一個顏色,所以他們絕對想不到那是我的車。再說他們有幾人見過我的車,昨晚我可是把它開到了小樹林里的哦……」

「難怪你昨天一路跟蹤過來都沒被悶葫蘆發現。」

「那是!我這車可是私人訂製,本來只是為了滿足換裝遊戲而已,想不到居然還有隱藏身份的新技能……」

「再流弊的車子,現在沒油也是廢鐵一堆……」

墨芊芊這麼一說,薇薇安就突然噤聲了,這是她人生的污點好么。而墨芊芊關心的是:「我們現在怎麼走呀?」

「只能等個順風車了,不然我讓小崔來接?」

墨芊芊覺得讓薇薇安的司機小崔來接,還不如等順風車快呢。算了先上去再說,沒準她們幸運的就等到車了呢……

不得不說,她們確實很幸運,但是也太過幸運了。

兩人剛翻過翻護欄,就看到東方彧和沈蠡的車停在薇薇安的車旁邊,兩人正靠著車看著她們。

墨芊芊和薇薇安兩人愣在當場,她們不知道對方是敵是友……

「你們……」

「快上車!」

沒給她們解釋的時間,沈蠡和東方彧對視一眼向著她們走來。

然後一人一個把她們直接扛上了車,沈蠡剛啟動,車子就像離弦的箭一般飛了出去,向著離開的兩輛車追了上去。

……

誰能給她解釋解釋。

為什麼已經開走的車會在上面等她們?

為什麼她們會被他倆一聲不吭的就扛上車?

難道是另一場綁架,這是剛逃出虎口又進入狼窩的節奏嗎?

……

「為什麼離開?」

東方彧寒著聲問墨芊芊。

墨芊芊略一思索,就隨便胡謅了一個借口把要回家的事情說了一遍。

「東方依雲不會放過你,所以你不能單獨行動。」

「那你呢?」

「本少爺自然是來護你周全的。」

「那她到底想讓我幹嘛?」

東方彧深深看了墨芊芊一眼,繼而轉開視線說:「這個本少爺暫時不知道,不過我回去調查清楚的。放心,本少爺說過會護你周全就一定會說到做到。」

東方彧發誓一般的話語讓墨芊芊微愣,但是她回道:「我不需要你這個大少爺的什麼保護,只要你不讓母老虎再三天兩頭來綁架我就謝天謝地了……」

「母老虎?」

「就……就東方依雲啊。」

「……」

東方彧沒有回話,但是她覺得自己說得也沒錯。

「你要保證她不再綁架,還差不多。」

「她的事情我怎麼保證?」

「因為你是她兒子啊。」

墨芊芊剛說出口,就覺得不妥,果然空氣中瀰漫著奇異的氣氛,而東方彧的臉色堪比包公……

尼瑪!

這真是日了狗了。

她忘了東方彧和東方依雲之間不對付,她還不清楚他們一家三口之間的恩恩怨怨……

「她的事情,我干涉不了。但是我不會讓你一個人面對她的。」

嗯?

這算什麼?

給她的承諾么…… 墨芊芊很想問問東方彧和他父母之間的微妙關係,但是看到還有沈蠡和薇薇安兩個外人在場,就只得作罷。

管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呢,只要不再找她麻煩就好。

現在的墨芊芊要做的是怎麼在東方彧幾人不知道的情況下回到之子島。

她給墨林發的信息已經過去很久了,但是居然沒有收到回復。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難道說他出了什麼意外嗎?

「芊芊,你怎麼回家呀?」

正當墨芊芊在思考著墨林的問題時,薇薇安的問題突然打斷了她。

她向東方彧和沈蠡看去,他們也在看向她。

「沈老師,好好開車,注意安全!」

重生之嫡長女 墨芊芊對剛剛那一幕還是心有餘悸,薇薇安誠然也是,她在副駕上監督起來,話題就此終結。

墨芊芊正在慶幸已經矇混過關的時候,東方彧卻突然問道:「回家,是回島上嗎?」

墨芊芊扶額,她當初就不該和薇薇安說實情的,不然也不至於現在這般……

本來想要離開就難,現在要走更是不可能的了……

「沒有的事,別聽她胡說。」

墨芊芊說完整個人就向後倒去,表示拒絕交流。

本來這只是她的負氣之舉,卻不料真的在後座上睡著了。

帝國首席的盛婚夫人 墨芊芊醒來的時候,發現她正靠在東方彧的肩頭,她一動,他就看向她。

「醒了?」

「嗯~」

墨芊芊看了看窗外,發現車子已經進入了雲都,正在向著青雲學院的方向開去。

「回學校?」

東方彧點了點頭,用手撫摸著她的頭髮,將她向他的方向摟了摟說:「還沒到,再睡會兒。」

墨芊芊卻徹底清醒了,這和她去島上的路線完全是兩個相反的方向。這要是到了學校她還能順利出去嗎?不過現在也只有到了學校再另作打算了。

但是有件事她必須現在就做,那就是去WC啊……

因為已經進了市區,沒有服務區,再一看已經大中午了還吃過一頓飯,車子就向著路邊一座餐廳開去。

東方彧本來想找一個豪華餐廳,但被墨芊芊已就近原則拒絕了。

墨芊芊下車之後,薇薇安緊跟其後。當離開東方彧和沈蠡的視線時,薇薇安突然問道:「芊芊,你是不是不想他們跟你上島,才那麼說的!」

墨芊芊看著了看薇薇安,這個過於聰明的盆友,她表示亞歷山大。她當初就不該和她說實話,隨便找個借口打發就好了。也不至於像現在這般左右為難。

「你不說我也猜到了,要不我們繼續潛逃吧?」

……

尼瑪!

薇薇安這是逃上癮了么?

潛逃很危險的好伐,就算要潛逃也不能和她一起呀,墨芊芊本來也在想怎麼甩掉薇薇安好么……

墨芊芊現在唯一信任的只有墨林。

當兩人從洗手間出來向著東方彧說的地方走的時候,沒走兩步就發現一個不得了的事情——宮宴宮宴和東方彧站在一起,還不知道在說著什麼。

墨芊芊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逃跑,但是看了一眼薇薇安,不知道應該怎麼和她說

薇薇安奇怪的看向拉著自己不讓走的墨芊芊。在墨芊芊的眼神示意下看向東方彧的方向,果然看到了宮宴。

兩人對視一眼,果斷退回到洗手間。

「宮先生在這裡,那麼那個母老虎也可能在附近,我絕對不能遇上她,不然會死得很慘。」

薇薇安同意的點了點頭,立刻接道:「那我們悄悄離開,正好你也不想讓他們一起。」

墨芊芊很想說,其實我也不想和你一起……但是現在誠然不能這麼說,她只能採取迂迴策略:「我們兵分兩路,然後找一個地方匯合?」

薇薇安突然問:「你是不是有急事回去?」

墨芊芊點了點頭。

「那我們兵分兩路,我去和東方老師他們,你自己找機會離開。」

「謝了!」

「客氣什麼,記得以後一定要帶我去島上。」

墨芊芊奇怪於薇薇安的執著,卻也沒有時間問個所以然,快速應後向著另一個方向跑開。

尼瑪!

怎麼有種諜戰片的既視感!

她墨芊芊只是一個小小學生,居然被人虎視眈眈的盯上了……

墨芊芊不敢走電梯,怕又遇上哪個熟人暴露了自己,就向著樓梯走去。只是剛推開樓梯門就嚇了一跳,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站在樓梯里的不是何瀟岳是誰,剛擺脫東方彧和宮宴,又遇上何瀟岳,這概率比彩票的中獎率都高。

「芊芊?」

「你認錯人了。」

墨芊芊說著就準備關門走人,但是為時已晚,何瀟岳已經封住了她的退路。

「老,老闆……」

何瀟岳打量了一會墨芊芊,說道:「幾日不見,又闖什麼禍了?」

墨芊芊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尼瑪!

她就是一個闖禍體質么,為毛見面第一句話就問這個!

「我能以後解釋么,我現在著急走……」

「可以啊,一起。」

何瀟岳說著居然已經開始往下走了。

我天!

她這是甩掉一個尾巴又被另一條尾巴纏上的節奏嗎?

她這是逃不出這個魔咒了嗎?

「芊芊,芊芊……」

遠處,東方彧的聲音已經傳來,看來薇薇安已經陣亡,墨芊芊生無可戀的看向何瀟岳,後者卻拉著她就往下跑去。

「還愣著幹嘛,等著被發現嗎?」

墨芊芊就這樣被何瀟岳牽著一直跑,一直跑到地下停車場。

「上車。」

何瀟岳發動車子后問道:「去哪兒?」

墨芊芊平復著過快的心跳,好一會兒才說道:「碼頭。」

「碼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