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告訴我幹什麼,那還是算了。」黃錦心中暗道,肯定沒好事。

「五千塊黃源石。」男人又說道。

黃錦一聽這話,嘴角頓時抖動了一下,這太誘人了。

「一萬塊黃源石。」男人又說話了,說完之後,他轉身就走。

「好,我跟你做這筆生意。」黃錦知道,自己不能再堅持了。

男人停住腳步,背對著黃錦說道:「明天你就進武道宮去做理事官。」

黃錦聞言,立刻說道:「我不會去武道宮做理事官的,我表哥也不會要我這樣的理事官。」

「華風一直都想讓你入宮去做理事官,更何況現在武道宮正是用人的時候,你去了,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接納你。」男人說道。

黃錦一聽這話,立刻想起了那個關於姑父和庸朝聖的傳言,他立刻說道:「你是祀仙宮的人?」

「你沒有必要知道。」男人依然背對黃錦。

「我姑父真的被庸朝聖殺了?」黃錦立刻問道。

男人轉過身,看著黃錦,冷笑了一下,說道:「這跟你有關係嗎?」

「他是我姑父,怎麼能跟我沒有關係呢?」黃錦立刻說道。

男人冷冷的說道:「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傳聞都是真的。」

黃錦一聽這話,頓時愣住了。他之前就聽到傳聞說武道宮出事了,他以為是某一個少爺、或者是少宮主出事了,但是沒想到真是姑父出事了。

他看著男人,心中暗道,這人是祀仙宮的嗎? 突然,黃錦的心頭一顫,又想起了另外一個關於武道宮和祀仙宮的傳聞。說幾天前,那個在武道大會上大放異彩的唐浩在武道宮東門說他殺了庸朝聖。

這不會也是真的吧?

這人是祀仙宮的人,他想知道武道宮的消息,然後對付武道宮。

想到這裡,黃錦的目光更加的凝重了。之前他認為就算是透露一些武道宮的消息也沒有什麼,可是現在,他覺得這件事太嚴重了。

他看著男人,說道:「這筆買賣恐怕做不成了。」

男人聞言,表情依然是那麼的自信,那麼的高高在上,他說道:「武道宮必然會衰落,等武道宮衰落,甚至是易主了,你覺得你還能從武道宮得到好處嗎?」

「武道宮衰落!不會的。再說你們祀仙宮也好不到哪去。」黃錦指的是庸朝聖被唐浩殺了的事情。

「你很聰明,不過我還想告訴你一件事。」男人那陰冷的眸子看著黃錦。

「你說。」

「我不是祀仙宮的人。」男人冷漠高傲的說道。

黃錦聞言,眉頭一凝,問道:「你究竟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武道宮必然衰落,庸家也咩有什麼人了。」男人說道。

「華風是我表哥,我不能為了區區一萬黃源石出賣他。」黃錦說道。

「可是如果武道宮不姓華了,你上哪去弄一萬塊黃源石去,指望著你那個半死不活的葯坊嗎?」男人不屑的看著黃錦。

「你究竟是誰?」黃錦現在越發的感覺到了男人的恐怖。

「一萬五千塊黃源石,這是你最後的機會。」男人說著轉身就走。

黃錦看著男人那高瘦而陰冷的背影向大門口走去,他的心開始顫抖起來,一萬五千塊黃源石,這絕對是一個能夠讓所有人心動的價碼。

姑父真的死了,庸朝聖也死了,武道宮會沒落,甚至改姓。這都會發生嗎?

「等等。」

黃錦在男人出門的那一刻,終於說話了,他的心無比糾結,可是他更加知道他需要那一萬五千塊黃源石。若是一切成真了,那麼他去哪弄這一萬五千黃源石。指望他那個半死不活的葯坊嗎?指望去平民百姓家偷偷弄點赤源石嗎?或是去北陵山獵殺妖獸嗎?

「明天去武道宮做理事官,我每天晚上都會去你的葯坊等你給我的新消息。」男人說道。

「理事官必須住在武道宮裡。」黃錦說道。

「我相信你有辦法呢說服你表哥讓你每天都回家住。」男人背對黃錦說道。

「這……」

「嗖。」

不等黃錦把話說出來,一張妖獸骨頭製成的黃色源石卡飛到了黃錦的手中。

「這是定金。」男人說道。

黃錦低頭一看,源石卡上寫著五千黃源石。他再抬頭的時候,那個陰冷高瘦的男人已經不見了。他握緊手裡的黃色源石卡,眉頭緊鎖,臉上一片森然。

第二天,黃錦來到了武道宮,見到了他的表哥華風。他提出要到武道宮來做理事官,並且說出一大堆悔恨的話,表示會痛改前非。

華風很是震驚,他當然願意看見這樣的結果,並且立刻答應了黃錦這個請求。

不過當黃錦提暫時不能在武道宮住的時候,華風立刻就提出了反對意見。在他看來,黃錦這樣做,就是為了理事官的俸祿來的。

於是,黃錦就非常真誠的跟華風說,他之所以暫時不能住在武道宮,是因為他要把家裡的事情安置一下,等安置好了,也就會像其他理事官一樣,住在武道宮。

華風理解自己的這位表弟,知道他的女人比天都十二宮的天官都多。他到武道宮來,這些女人總要安置一下的,這也確實需要時間。

黃錦還向華風保證,兩個月之內,一定會把所有的事情都安置好,安心的到武道宮來做理事官。

華風沉思了一下,也就同意了。雖然這不合規矩,但是他作為少宮主之一,為自己的表弟開這點後門還是可以的。

於是,這武道宮就多了一個叫做黃錦的理事官。

華風找來一個資深的理事官,讓他帶黃錦到處看看,把理事官該准守的規矩都告訴黃錦。

讓華風感到欣慰的是,黃錦表現出來難得的謙虛。

武道宮太大了,也有很多緊要的地方,更是有很多的規矩要遵守。

不知不覺,黃錦跟著前輩來到了一處比較偏僻的地方。

理事官站住了,指著前面的一個很不起眼的小院,對黃錦說道:「看見那個小院了嗎?」

「看見了。」黃錦看著五十米外的那個小院,並不覺得那個小院唯一的特別之處就是太簡單了。

「不要靠近這座小院。」理事官說道。

「哪裡有什麼特別的嗎?」

「唐少爺住在這裡。」理事官答道。

黃錦聞言,立刻說道:「就說傳說殺了庸朝聖的那個唐……少爺?」

「就是他。」理事官鄭重的說道:「現在這個小院比天官寢宮和少天官府邸都更加的重要,你千萬不要私自到這裡來。」

「是,我知道了。」黃錦的眼睛看著五十米外的小院說道,他沒見過唐浩,此刻倒是想知道那個殺了天官庸朝聖的傳奇人物是什麼人了。

「別看了,走吧。」理事官說道。

「好。」

黃錦又看了一眼那個小院,這才跟著理事官離開了。

在小院的正房裡,唐浩透過窗戶,看見兩個身穿理事官官服的人超這邊看。現在武道宮的人都不敢隨意的靠近這個小院,這人應該是新來的。

雖然距離有上百米,但是唐浩還是在那個人的眼睛里看到了些不一樣的東西。他和這武道宮的其他理事官不同,他沒有拘謹,也沒有尊重,甚至是透著一絲猥瑣和輕浮,那是一個沒有經歷過沉澱的一個人,這樣的人似乎不適合做理事官。

這時,唐浩聽見隔壁房間有聲音,他便也推開門走了出去。

落月經出來了,看見唐浩出來,說道:「剛才那人似乎和這武道宮有些不太協調。」

「他是一個沒有經歷過權勢歷練的人,還有點輕浮、猥瑣。」唐浩說道。

「那可不是有點輕浮猥瑣,而是非常輕浮猥瑣。」落月說道。

「你的觀察力越來越強了。」唐浩說道。

落月看了唐浩一眼,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說道:「你應該快要突破了吧?」

「還差那麼一點點,如果找個人打一架,也許就能突破了。」唐浩說道。

「我跟你打。」落月說道。

「這個地方不適合打架。」唐浩說道。

「去城外。」 總裁毒愛小小妻 落月說道。

「不應太著急。」唐浩笑道。

落月不解的看著唐浩,問道:「為什麼?」

「既然知道隨時可能升級,早一天或者玩一天也沒有什麼。」唐浩說道。

落月看著唐浩,眉頭微微一蹙,說道:「現在這北陵城內,能夠對你構成威脅的人並不多,你又想給誰來個下馬威?」

「獵妖宮天官刑守振。」唐浩平靜的說道。

「你盯上獵妖宮了?」落月說道。

「嗯,下一個目標就是獵妖宮。」唐浩笑道。

落月眉頭一蹙,說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去獵妖宮?」

「今天夜裡。」唐浩答道。

「嗯。」落月對於唐浩的決定沒有任何異議,她也並不了解獵妖宮的刑守振,她只記得當初參加武道大會的時候,她見過一個獵妖宮的少宮主邢武,當時唐浩打敗了魔尊高階的邢武,震懾了整個北陵城。

「刑守振是個老狐狸,為人城府極深。」唐浩平靜的說道。

「他是什麼境界?」落月對一個人最感興趣的永遠對方的境界。

「狂尊高階。」唐浩說道。

「我們兩人應該可以對付他。」落月說道。

「我也是這樣認為的。」唐浩說道。

「嗯。」落月應了一聲,走進了房間。

唐浩也會到來房間,今晚這次獵妖宮之行,註定了不會太平靜。

傍晚時分,華恆和華重來到了小院。

唐浩也從房間里出來,三人打過招呼,便坐在了院子里的椅子上。

華恆和華重不知道唐浩把他們找來有什麼事,都看著唐浩,等著唐浩說他的事情。

「我們今晚去獵妖宮。」唐浩說道。

「去獵妖宮,刑守振不會見我們的。」華重立刻說道。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唐浩微微一笑,說道:「是我們去見他,不是讓他們接見我們。」

華恆和華重一聽這話,立刻明白唐浩的意思了,兩人都是心頭一驚,唐浩這是要私闖獵妖宮啊!兩人對視一眼,華恆說道:「唐浩,這事恐怕不妥。獵妖宮和武道宮不但沒有任何交情,還有些過節。獵妖宮在很久以前就是天都十二宮之首,但是這些年逐漸被近衛宮和武道宮蓋過了風頭,他們一直對我武道宮不滿。」

唐浩微微一笑,問道:「我聽說列獵妖宮天官是個城府極深,處事圓滑的人。」

「是,他確實是個比較圓滑的人。」華重說道。

「一個圓滑的人,在看不清形勢之前,他是不會選擇站隊的。所以就算我們冒犯了他,他也不會真的跟我們為敵。」唐浩平靜的說道。 華重和華恆兄弟兩人一聽,雖然覺得說的有些道理,可是同樣的,刑守振也絕對不會站在他們這一邊。

唐浩看出華恆和華重兄弟兩人的心思,他平靜的說道:「你們認為刑守振在沒看清楚之前不會與我們為敵,但是同樣的,他也不會站在我們這一邊。」

「是的,他是個城府極深,而又十分謹慎的人。現在卓譚風頭太盛,他是絕對不會得罪卓譚的。」華重立刻說道。

「只要他不選擇站在近衛宮一方,我就想試試。」唐浩平靜的說道。

「試試?怎麼試呢?」華恆說道。

「打一架。」唐浩說道。

「打一架!」華恆立刻皺著眉頭說道:「這樣不太好吧,現在我們武道宮沒有人能是他的對手。」

華重也說道:「即使我、你,再加上落月,也不是他的對手。」

唐浩微微一笑:「我還是想試試。」

華重和華恆心裡都明白,唐浩既然已經決定了,那他就是決定了,沒有人能夠阻撓他的計劃。兩人都有些無奈,他們都覺得唐浩這樣做太過冒險了。

華恆又說道:「雖然他未必會真心跟我們為敵,但是如果我們跟他動手。他會以長輩的身份教訓我們一下。」

「我知道。」

華重和華恆一看唐浩什麼都知道,但是就是想要去冒險,他們也真是沒有辦法了,兩人對視一眼,都不說話了。

「夜裡來找我。」唐浩說道。

「好。」

雖然華重和華恆都覺得這樣做不妥當,可是現在唐浩決定了,他們只能陪著。

兩人離開了小院,上了魔駿車,向少天官府邸走去。魔駿車的速度都不快,甚至可以說是很慢。

走了一段之後,華重默默的說道:「難道他就這麼有信心嗎?」

「唐浩不是一個不切實際的人,他既然決定這麼做,我想就一定有他的道理。」華恆說道。

華重看了一眼華恆,平靜的說道:「我知道他不是一個不切實際的人,可是去獵妖宮對付刑守振,成功的可能太小了。」

「唐浩是個聰明人,他不會做傻事。」華恆說道。

「但是他畢竟不是武道宮的人,他也不姓華。」華重說出這話的時候,語氣有些低沉。

華恆聞言,稍微頓了頓,說道:「大哥,我相信唐浩。」

華重頭又看了華恆一眼,說道:「他想入主祀仙宮,你看出來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