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想算命賺錢了?」王香玉問。

「賺錢太少沒意思。」尹坤說。

「公司辦得怎麼樣了?」王香玉問。

「已成立,正在籌建中。我只任董事,具**工作由蝶兒爸爸他們做。蝶兒爸爸想讓我跟他學習企業管理,給我安排一個大辦公室,還配秘書。」尹坤說。

「很好,蝶兒爸爸想得很長遠,他是真心在幫助你成長。坤,將來你辦個公司擔任董事長,我做你秘書怎麼樣?」王香玉笑說。

「行嗎?做董事長太辛苦吧?想賺錢,我有辦法的呀!何必要把自己****在公司里?」尹坤皺眉說。

「坤,你得給我找到出路,你做董事長后,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來往,請個高水平的總經理,你並不一定要忙於瑣事的呀!」王香玉說。

「容我好好想想!這事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尹坤說。

晚飯後,尹坤和吳麗娜一起在校園內散步。

「你怎麼老是跟著我?」尹坤冷冷地說。

「坤哥,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行嗎?」吳麗娜說。

「想說什麼,現在就說。」尹坤說。

「我**你。」吳麗娜說。

「就為了說這句話?那你已說了。」尹坤說。

「我已與田橫斷絕了關係,我要和你在一起。」吳麗娜說。

「我一個人習慣了,你不要糾纏我。」尹坤說。

「今晚,我們一起玩玩怎麼樣?」吳麗娜說。

「玩什麼?」尹坤問。

「我發現有一個地方絕對沒人會發現。」吳麗娜說。

「哪裡?」尹坤問。

「**育館內西南角。」吳麗娜說。

「呵呵!想找我時,閉上眼晴默念我的名字三遍。」尹坤說。

「啊?」吳麗娜大驚,一頭霧水。

「你既然**我,你的**我就能感覺到,到時照我說的做就行。」尹坤說。

尹坤在亭子里和錢多多通電話。

「坤哥,我要去找你。」錢多多說。

「好啊!熱烈歡迎。」尹坤詭笑說。

「我要轉學,我要和你一起上學。」錢多多說。

「好啊!你來!」尹坤說。

「我要爸爸把公司搬到你那去,我要天天和你在一起。」錢多多說。

「可以,有本事你叫你爸爸把公司搬來。」尹坤笑說。

尹坤沒有把錢多多的話當真,兩地相距那麼遠,搬公司可不是小事,在尹坤看來,錢老闆不可能聽錢多多的話,答應錢多多,只是哄她而已。

王香玉的話讓尹坤記在了心中,手頭還有八十億,能不能辦個自己的公司?辦什麼公司?

家裡書房,尹坤懷抱著**鬼李師師,在網上搜索著產值大的,有前景的項目。

尹坤發現,制**行業和醫療器械行業發展空間最大。

抗癌**和高端醫療設備器械都被歐美壟斷。假如把生產技術偷來,就可以填補國內空白。不管能不能辦成公司,先把歐美最先進的技術g*來再說。

尹坤是黑客高手,獲取這些資料輕而易舉。

三個小時后,書桌下,堆起了二十多堆資料。

在尹坤感覺資料搜集得差不多了后,就準備休息了。

突然感到吳麗娜在尋找他,這種感念法,是從**鬼李師師處學來的。這方法讓允兒使用過,非常靈。

難道吳麗娜這sāo貨真的在**育館西南角某地方在等著了?那裡黑燈瞎火的,她竟然不害怕?

尹坤閉上眼睛,回想吳麗娜樣貌,豐腴****,十足一個sāo貨,衣**穿得xìng感之極,渾身戴滿劣質首飾。

尹坤又回想起和錢多多在教室里及迴廊處,相擁親*,身邊不斷有手電筒光閃的情景,ǎinǎi的,這種玩法真刺激,有做賊怕被人抓現形的感覺。

吳麗娜還有沒有膜?她說有,是不是真有?老子必須前往檢驗一下。

尹坤對懷中的**鬼李師師笑說:「現在有人找我,你先去洗澡,我去去就來。」

**鬼李師師嬌笑說:「留些給我,不要全部給了別人。」

**育館很大,一樓玻璃大門上的掛鎖被拿下,向里看一絲燈光都沒有。

尹坤隱身向吳麗娜所在地而去。

一個小房間,地上積著厚厚一層衛生紙,衛生紙間散布著很多套子。吳麗娜手中的手機開著小手電筒,手電筒光雖微弱,但在這卻顯得很亮。

敲鑼打鼓外面都不可能聽到。

尹坤捉住吳麗娜的雙手壓在牆上,看著她的眼睛,小聲問:「你常來?」

吳麗娜搖頭小聲說:「不!聽同學說的,這裡最安全。我就悄悄過來看了,覺得這地方還真不錯。」

尹坤把c*與吳麗娜的c*輕輕碰了碰,吳麗娜的嬌臉泛起紅暈,她閉上了眼睛。

確實有膜,她還是處子之身,在瘋狂的大呼小叫聲中,膜伴隨著血絲破裂。

吳麗娜與尹坤迎面緊緊抱住,尹坤親*她耳沿綴滿金屬釘子的耳朵,小聲說:「沒想到,田橫這狗rì的把最好吃的藏在碗底,被老子撿了大便宜。」

吳麗娜嬌笑說:「坤哥,我是你的**人了,你要對我好。」

尹坤輕輕咬耳垂,笑說:「公開場合請你不要煩我,想做這種事,必須提前和我約好。」

吳麗娜說:「知道了,我會聽你話的。」

尹坤笑說:「你好sāo,我的東西被你弄髒了,給我t*g*凈。」

吳麗娜的扶著尹坤的身**慢慢蹲下去。

早讀課,尹坤正和允兒說著悄悄話時,田橫出現在桌邊,他把一封信按在尹坤桌上,大聲說:「尹坤,膽小鬼,懦夫,有本事不要逃跑,放晚學時我們在亭子里一決雌雄。」

尹坤雙手抓信,邊慢慢撕,邊笑說:「行啊!是不是找到幫手了?」

田橫吼叫:「搶我老婆,這仇老子非報不可。」

尹坤突然出手,手中碎紙全部塞進田橫嘴中,冷笑說:「老子隨時奉陪,讓你看看馬王爺到底長了幾隻眼。」

章節內容載入中……

ById(“ptchaptercontent”).innerHTML=””; 課間接到錢多多的電話,錢多多說:「坤哥,昨晚我回家住了,我跟爸爸說,他不把公司搬到你那去,我就要和你私奔。」

尹坤哈哈大笑說:「新鮮!你到底想和誰私奔?我好象沒答應過你吧?」

錢多多說:「我,我是你的女人,我就要和你私奔。」

尹坤笑問:「你爸爸怎麼說?」

錢多多笑說:「他敢不聽我的,我就自殺。他拋棄媽媽,娶了妖精,我就天天和他鬧,我要把他鬧得和妖精離婚,和媽媽復婚。」

尹坤問:「公司搬過來的事,你爸爸到底怎麼說?」

「他說,他要和你商量,你給他規劃了財運,但他目前還沒有想到在三年賺五百億的辦法。我們家的資產還有兩百億左右,他說要搬,必須賣資產,這資產只能值一百億,不得不虧本賣。」錢多多說。

「他這是哄你呢!告訴你不存在搬的可能性。」尹坤說。

「我就要到你那去!他不搬,我死給他看。」錢多多說。

「你死了,還怎麼和我私奔?」尹坤笑說。

「他不搬,我就要和你私奔,讓他一輩子都找不到我。」錢多多說。

中午,尹坤和允兒在校外小飯店吃飯。

尹坤接到錢老闆的電話。

「尹老闆,想和你商量個事。」錢老闆的聲音。

尹坤大喜,多多講的是真的,錢老闆還真存在搬公司過來的可能性,他假如把公司搬來,老子跟他合作,讓他擔任總經理,老子擔任董事長,辦個公司,呵呵,那就太好了。

「說!我們是老朋友,客氣什麼?」尹坤眉開眼笑說。

「你給我規劃了財運,可是我現在困惑得很,現金流已斷裂,我不知怎麼繼續經營下去。」錢老闆說。

「嗯!不好意思啊!不過,財運對應著你的命運,只要努力,絕對能賺到這麼多。」尹坤說。

「這一點我是相信的,可是我不知怎麼入手呀!」錢老闆說。

「想不想做製藥和醫療器械設備生產的生意?我感覺這生意的前景非常廣闊,高端的都被歐美控制著,假如擁有和歐美同樣的技術,我相信,至少中國的市場能全部佔領,由於價格優勢,奪取歐美市場也完全可能。」尹坤說。

錢老闆大喜,說:「我有三家公司,其中一家就是搞的製藥,利潤確實非常大。可是,哪來歐美技術?要有和他們同樣的技術,賺一千億都有可能。」

尹坤呵呵笑說:「我有!抗癌藥,治療心血管疾病的葯,高端醫療設備器械等方面的資料我全部有。」

「啊?你怎麼會有?」錢老闆大驚問。

「小意思!我也在為你思考著未來的嘛!」尹坤笑說。

「我們能不能合作?」錢老闆小聲問。

「呵呵!你過來一趟,先看了資料再說。」尹坤笑說。

「行!今晚我就坐高鐵過去,明天一早到。」錢老闆說。

「這麼早?你也太心急了吧?看來明天上午我不能上學了。」尹坤說。

學校花園內的亭子周圍聚集了很多人,尹坤同班的女同學和三個小鬼都在。允兒在草坪上散步,看著亭子方向。吳麗娜在和田橫大吵大鬧著。

尹坤坐在亭子里,面前站著五個袒胸高大男人,胸膛和手臂上有紋身。這五個高大男人是田橫叫來的幫手,田橫花了血本,付了五百元。這五人是街上的**,平時靠敲炸勒索過日子。

為首的顴骨下沿有道長長的疤痕,一副殺豬的出身模樣,非常凶。

田橫和吳麗娜吵了一會沒有結果,就怒氣沖沖地走向尹坤,來到尹坤面前後,對尹坤怒吼道:「還我老婆,你不還,老子就叫朋友把你廢了。」

尹坤呵呵笑說:「跪下來求,老子心一軟,也許會還你。」

田橫惡狠狠地盯視尹坤的眼睛,吼叫:「老子要殺了你!」

尹坤冷笑說:「行!老子坐在這,看你怎麼殺老子。」

田橫走到刀疤臉面前,小聲說:「大哥,幫幫忙,就是這狗日的**了我老婆,我老婆變心了,竟然對這狗日的神魂顛倒起來。」

刀疤臉抬巨掌輕輕拍田橫的臉,笑說:「要一條腿,還是一隻手臂?」

田橫大聲說:「打得他跪在地上求饒。」

刀疤臉用力推開田橫,大步走到尹坤面前,厲聲說:「跪下!」

同學們一陣騷動,人人都為尹坤擔心起來。

吳麗娜撲向田橫,歇斯底里大叫:「田橫,你不是男人,有本事你和坤哥一對一決鬥,叫**來欺負人,算什麼好漢?」

田橫狂叫:「老婆,你怎麼能向著外人?」

吳麗娜揮嬌手,就向田橫的臉上抓去,田橫趕緊躲閃,兩人扭打在了一起。

尹坤慢慢站起來,假裝站不穩,手一揮,伸了伸懶腰,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尹坤小聲說:「見到老子,還不跪下?」

刀疤臉立即乖乖地跪下。

尹坤過去,抬右手猛甩刀疤臉的臉,一下,兩下,三下,七八下后。

刀疤臉鼻青臉腫,一動不動,嘴角淋下血來。

尹坤對發著怔的其他四位也是一揮手,尹坤小聲說:「老子是你們的老闆,田橫想逆天,你們給老子狠狠教訓他。」

四個高大男人立即撲向田橫,一通拳腳過後,田橫門板樣高大的身軀倒在了地上。

尹坤背著手,慢慢向本班女同學處走,女同學們紛紛給尹坤讓路。三小鬼嚇得縮著脖子背轉身,不敢看尹坤。

眾人都以為,尹坤是黑社會老大,刀疤臉認出了,所以,才會出現這場面。誰也不知道,尹坤剛才使用了鬼摸臉法術。

晚自修,上課鈴響了很久后,尹坤走進教室,田橫嚇得渾身哆嗦,趕緊把頭埋在桌上,三小鬼全都垂下眼瞼,沒人敢與尹坤的目光接觸,女生們個個都象看英雄一樣看尹坤。

教室里,第一次如此安靜,第一次如此有秩序,要在平時,沒有老師來,一定象茶館。

尹坤站在講台上,屈指輕輕敲了敲講台,田橫渾身抖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