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故意的?」

那一刻,他的眼睛瞪得巨大,瞳孔似乎都在顫抖,彷彿有一顆炸彈在他的腦中轟然炸開,炸得他內心深處的信仰徹底崩塌。

本傑明微笑著點了點頭。

雖然不是完全設計好的,不過……順水推舟,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也只能見機行事了。

只能說,黑衣人自己是往槍口上撞的。

「你……你……」

看著微笑的本傑明,黑衣人也回過神來。各種情緒驅使下,他憤怒地張大嘴巴,卻像是喉嚨里卡了一坨大便,什麼也沒能說出來。

「行了,我知道你很不甘心就這麼死去,所以才忍不住開口,想用這些話氣我,發泄自己的怨氣。不然,我也不會這麼輕鬆就套到你的話。」本傑明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黑衣人,「放心吧,我不會殺你的。 天道發動機 不是喜歡說嗎?等你面對蘭斯騎士長的時候,希望你也能像現在一樣能說。」

「你……你……」

黑衣人還在試圖發出質問。然而,他的眼神已經不是憤怒,而是絕望,甚至整個人都在這種絕望之下顫抖了起來。

——那種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背棄了自己信仰的絕望。

真是可憐。

他的兄弟姐妹,都會因他而死。

想到這裡,本傑明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他開口,略帶憐憫地說:「放心,我會讓你和你的兄弟夥伴一起,在所有人的圍觀下,整整齊齊地死在萊利城的斷頭台上的。」

說完,他忽然捏起拳頭,一拳砸下。黑衣人眼前一黑,再次暈了過去。 ?本傑明利用治療水球,把黑衣人身上被折磨的痕迹消除掉,便帶著這個昏迷的俘虜,轉頭,走向了蘭斯騎士長的調查據點。

沒錯,他改變了自己原有的計劃。

他肯定抓不回來另外兩個黑衣人,而這種情況下,自己放把火,然後想嫁禍給那個教會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因此,原先的計劃只能全部作廢。

本傑明此刻,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雖然被三個黑衣人騙了一遭,但是相應的,他也套到了不少信息。於是,一個新的計劃,也在他的心中慢慢成形。

——他已經用不著栽贓那個教派。

那幫人,本身就夠髒了。

本傑明的步子很快。沒一會,他便趕到了目的地。

「快!我是前幾天來這裡的法師。你們通知蘭斯騎士長,我這裡有決定性的線索,可以幫他把這個案子徹底破解掉!」

守在門口的士兵看著本傑明,又看了看被魔法抗在半空的黑衣人,眼神有些發愣。

「你們還愣什麼,還不快去通知騎士長大人!」

士兵這時才回過神來,慌亂地點了點頭,轉過身,匆匆忙忙地往裡面跑去。

本傑明見狀,無奈地搖了搖頭。時間有些緊張,誰也不知道那個教派內部在發生著什麼,因此,他乾脆帶著黑衣人俘虜,跟在後面,直接走了進去。

穿過走廊,他馬上找到了剛吃完飯的蘭斯騎士長。

「騎士長大人,我這裡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您一定要來聽一聽。」本傑明直接推開餐廳的門,不管門口阻攔的士兵,走了進去。

「你……是那天的法師閣下?」蘭斯看上去也相當意外,擦了擦嘴,皺眉道,「這麼急急忙忙的,發生了什麼?還有……這個一身黑的傢伙是什麼人?」

聞言,本傑明把黑衣人扔在地上,冷哼了一聲,道:「這是那些人派來行刺我的刺客。」

蘭斯愣了愣。

「你是說那個還在受調查的教派?怎麼會?」他連忙站起來,走到黑衣人身邊,一下子扯走了黑衣人臉上的面紗。

頓時,他的臉色一變。

「騎士長大人……這個人,好像真的是那幾條街的人。」就連邊上的士兵都發出驚呼,道,「他是那個寺院的雜工,之前我們審問過他!」

聽了這話,本傑明更是有一種天助我也的感覺。

既然認了出來,那他也就用不著解釋了。

這種小型教派暗中做事,肯定是不會從外頭僱人的,要用也是用自己人。不過,這個黑衣人正好被蘭斯這邊的人認出來,真的只能算他倒霉,怪不了別人。

「沒錯……真的是那邊的人。」蘭斯也看著黑衣人的臉,點了點頭,又道,「法師閣下,事情倉促,可否容許我把他帶到地下室去審問一番?」

本傑明點了點頭:「當然沒問題。」

於是,蘭斯連脖子上的餐巾都來不及扯下來,便押著黑衣人,急急忙忙地進入了地下室,開始審問。至於本傑明,他肯定不能參與審問,所以只好在餐廳坐下,被士兵倒了被酒,耐心地等候著。

不過他也沒等多久。

「真不是本傑明法師嗎?歡迎歡迎,閣下要來拜訪,怎麼也不提前和我們說一聲?」監察官米克爾,不知道從哪聽到的消息,沒一會便從門口走進來,滿臉驚喜地說道。

本傑明沒有不耐煩,也露出微笑:「米克爾大人,我們又見面了。」

米克爾走過來,在邊上的位置坐下,好奇地問道:「本傑明閣下,聽說你帶了一個奇怪的黑衣人過來,還說發現了非常重要的線索,真的嗎?」

本傑明點了點頭,說:「確實如此,蘭斯騎士長已經行動起來,現在,他正在地下室審問那個人。」

「什麼?他……」頓時,米克爾看上去有些不滿,不過,他很快又笑起來,道,「到底發生了事?本傑明閣下,能不能也跟我說一說?」

本傑明微笑:「當然可以。」

事實上,他要的就是把事情告訴米克爾。

直覺告訴本傑明,雖然負責調查的人是蘭斯,但是米克爾在政治圈子的權力和影響力會更大。也因此,米克爾才是那個他必須說服的人。

「之前我就和大人說過,我跟那個教派有些過節,您也知道吧。」他開口,異常認真地說道,「沒想到,就在今天傍晚,他們竟然還派了刺客想要刺殺我。幸虧我的精神力敏銳,才逃過一劫,反而抓住了其中一個刺客!」

「什麼?閣下您沒事吧?」米克爾的樣子極為驚訝,至於是真的驚訝還是客套的驚訝,那就不得而知了。

「大人請放心,他們傷不到我的。」本傑明擺出一副義憤填膺的神情,說,「這些天,大人想必也在法師共濟會那邊問過了吧?關於地下的遺迹,還有那個教派的危險性,他們一定也警告過你了。」

米克爾聞言,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本傑明也趁熱打鐵:「既然如此,我們怎麼還能容忍這樣一個教派存在於弗瑞登境內?再這樣發展下去,霍里王國就是我們的前車之鑒啊!」

「本傑明閣下,我理解您的心情。」米克爾卻搖了搖頭,說,「只是,把一個教派放上禁止名單,是一件很複雜的事。」

從他有些委婉的語氣里,本傑明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掌握著危險性極高的遺迹,有發展自身武力的跡象,還派出刺客威脅法師的人身安全,這麼多個理由,難道還不夠嗎?」他皺眉問道。

「這些當然夠了,只是閣下,並不是我們不相信你,但是你沒有證據。」米克爾拍了拍本傑明的肩膀,說,「法師共濟會在這上面的說辭很含糊,雖然在追問之下印證了你的話,但也不願意出來作證,所以我們也沒有辦法。」

頓時,本傑明也露出棘手的神情。

說辭含糊?不願意作證?

說實話,他想不出法師共濟會這麼畏畏縮縮的原因。清除掉這個教派,對所有法師都是有好處的。除非他們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否則,他們肯定不會是這種態度。

看樣子,那幾個被他從遺迹里救出來的共濟會成員,在內部的話語權還不夠大。

至少……沒有芬奇法師大。

不然的話,一個是法師內部的矛盾,一個是法師與外部的矛盾,哪個更重要,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本傑明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他在這裡機關算盡,幫助全體法師剷除還沒有發展起來的可怕敵人。而應當代表法師利益的法師共濟會呢?卻在那裡搞內鬥,推推諉諉地不配合。

真的是……恨鐵不成鋼。

怪不得在帝國分裂的時候,會被法師公會把好處全部撈走,只剩下一堆破爛文獻——就這種爛態度,不被人欺負才怪!

「可是,我現在抓到了他們的人,這也算是一個證據了吧。」想到這裡,本傑明只能搖了搖頭,繼續追問道。

米克爾有些為難地點了點頭,剛想開口,就眼神微變,往本傑明身後看去。

本傑明見狀,也轉過頭。

只見,餐廳門口處,蘭斯騎士長帶著一臉嚴肅的表情,緩緩走進來,看樣子,已經結束了審問。

……能審出什麼東西來嗎?

說實話,本傑明並沒有抱有太大的希望。不過,他還是開口,道:「騎士長大人,您問出了什麼?」 ?蘭斯看著本傑明,沉默了一會,說:「閣下請放心,行刺這件事情,我們是肯定會為您討回公道的。」

本傑明心中咯噔一聲。

他不需要討回公道,自己又不是討不回來。他需要的是證據——能夠把那些人推上絞刑架的證據。

不過,看蘭斯的語氣,估計在這方面什麼收穫都沒有。

「謝謝大人的好意。」因此,他勉強笑了笑,說,「您還是直說吧,那傢伙……不肯開口?」

蘭斯聞言,嘆了口氣,說:「是啊,我也不知道他怎麼了。弄醒之後,他就一直在用他們自己的語言亂吼亂叫,跟瘋了似的。不管我怎麼問他,他都不肯回答。」

果然……

本傑明沉重地點了點頭。

很正常,他是靠著套話的方式,才從黑衣人嘴巴里套出來那些東西。而現在,估計黑衣人的精神都有點崩潰了,再想套話肯定是不可能的。

也因此,那傢伙並不能作為決定性的證據存在。

「你放心,我們肯定會把他送上絞刑架的。」蘭斯見狀,接著道,「不過很可惜,他並不能為我們提供什麼線索,我們不可能因此就去懲罰整個教派。」

本傑明冷哼了一聲,介面道:「因為你們沒有證據。」

蘭斯和米克爾,二人難得地沒有鬥嘴,而是一同點了點頭。

於是看到這一幕,本傑明忽然深吸一口氣,下定決心,開口:「那如果……我能給你們提供決定性的證據呢?」

那一刻,他感覺自己聲音平靜得有些發燙。

蘭斯答道:「如果你真的能證明那個教派的異心,我會親手把他們送上絞刑架。」

頓時,本傑明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好,既然你們要證據,那我就拿給你們看。」他走到門口,轉過頭,眼神銳利得像夜晚的貓頭鷹,「跟我來,我帶你們去見識見識不一樣的東西。」

說完,他也沒管其他人的反應,推開大門,扭頭就走。

「你……」

蘭斯和米克爾都站起來,卻沒有動。本傑明的行動實在是有些突然,他們壓根沒反應過來,只能與在場的幾個士兵面面相覷。

不過,或許因為本傑明忽然展現出的堅定語氣,猶豫了一會,蘭斯還是一咬牙,指揮著手下的士兵,跟在本傑明的後面,走了出去。

「這……本傑明閣下,你等等我!」米克爾皺了皺眉,見其他人都動身了,也只好急急忙忙地邁出腳步,跟了過去。

就這樣,總共稀稀拉拉二十多個人,前前後後地湧出了屋子,看得守門的士兵都有點懵。

「你們幹嘛去啊?」

走在最後的士兵回過頭,無奈地聳了聳肩:「我也不知道。」

守門士兵的表情更懵了。

飄雪之國 他還想問點什麼,可惜這一幫子人走得飛快,在他抬手之間,便已經走遠了。因此,他也只能站在原地,歪著腦袋,露出一頭霧水的表情。

而在夜晚的萊利城街道中。

本傑明走在最前面,步子邁得飛快,絲毫沒有要回頭解釋的樣子。這一幫子人跟在後面,也只能越跟越困惑,面面相覷,一臉懵逼。

「這位法師大人到底要上哪去啊?」一個士兵小聲地說。

「算了,跟著看看吧。」蘭斯則是搖了搖頭,這麼說道。

他們本來也沒有什麼線索,除了例行的巡邏街道,還能幹點啥?

說真的,一個案子拖了這麼久,他已經有點干不下去了。這個名叫本傑明的法師出現,倒是給了他一絲成功的希望。

儘管在他看來,這希望渺茫得實在是有些可憐。

在剛得到本傑明的證言時,蘭斯心裡還挺高興的,以為終於可以破局了。但是很快,彷彿一盆冷水澆在頭上,法師共濟會那個模稜兩可的話就出來了。

「嗯……確實有一些這樣的消息。不過我們的宗旨一直是這樣,不希望干涉外面太多的事情,所以不能為你們作證。騎士長先生,很抱歉,希望你們調查順利,能夠儘快讓一切東西水落石出。」

在剛聽到這種答覆的時候,蘭斯是想罵人的。

他覺得,自己沒有當場站起來,把桌子掀到對面的臉上,實在是自己被米克爾折磨得太多,把心態給練出來了。

他和法師共濟會的接觸不多,但是,這不代表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法師共濟會的影響力,遠比一般人想象的還要大,說什麼不干涉外面的事情?這幾年,弗瑞登不少政治事情,背後都有法師共濟會的影子,連國王陛下和他們都有聯繫,還叫不干涉外面的事情?

也因此,蘭斯氣得不行。可他又有什麼辦法?還不是只能笑眯眯地跟人家說謝謝,乖乖地離開,什麼也做不了。

他覺得很不甘心。

明明都已經知道真相了,卻因為沒有重要證據,一切都功虧一簣。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在剛剛,本傑明毫無理由地開口時,他才會咬咬牙,硬著頭皮,帶人跟了上去吧。

就算只是一時意氣……

那就意氣一回吧!

反正,他是不想繼續憋在那個鬼地方了。

就這樣,他們跟在本傑明的後頭,走了有十幾分鐘,漸漸地偏離了萊利城的中心地帶。然而,本傑明依然一言不發地走在前面,也沒有半點到地方的意思,弄得他們也覺得有點奇怪了。

再走下去,這都要出城了吧?

「法師閣下,這到底是要去哪啊?」蘭斯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