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認準一個目標,全力出手,打倒之後再輪換目標。」項天宇平靜地發號施令。

「明白!」

三個遠程組員早就已經欣喜不已了,項天宇這個休二印的出手,就讓他們直接看到了進入前100的希望!怎能不血液沸騰!

於是,三個人又以潔絲為中心,專門挑一個戰士下手,那九個戰士的隊形就開始混亂起來,包圍的三個戰士彷彿穿了石頭衣服一樣打上去硬邦邦的,看樣子他們根本就沒太感覺到疼痛,而遠處的一個小火球,一個靈氣彈和一發箭矢的連續攻擊,卻給被鎖定的目標以極大的威脅力,那個挨上了兩輪攻擊的小戰士甚至已經顧不得出手了,急著往其餘八個戰士身後躲藏,又是引得場外笑聲一片。

也是,大人們看這些小孩子間的對抗,無論如何都避免不了一種本能的放鬆感和愉悅感。

「看,那個項天宇怎麼還在維持著休二印呢?」

「惡魔皮膚是瞬發法術,對於一階術士來說,能夠用休二印一次性給三名隊友加持已經相當了不起了,莫非他透支了靈力,進入到了僵直狀態?」

; (ps:今夜0點,不見不散!再不支持,本書要蛋!)

「很有可能!術士的通用技能惡魔皮膚是一品頂級靈技,而項天宇小子現在最多是一階巔峰,通常狀況下,一階巔峰實力的術士連續釋放三次單體的一品頂級靈技,其靈力應該就已經見底了,不過他也已經起到了十分重要的輔助作用了,有了惡魔皮膚的加持,一組的三名戰士幾乎可以完全不考慮防禦,一心狂攻了,配合著他們的三個遠程,說不定還真能有一拼之力。」

「不好說,畢竟他們組的獵人和召喚師的攻擊力簡直可以忽略不計了,之所以能堅持到這最後一輪,完全是那倆小子身上的靈器內甲起了作用,堆時間把對手磨死的,誰都知道一階層次的獵人和召喚師有多廢,項天宇的一組佔了倆,先天就不足,我估計懸吶!」

「我也這麼認為,輸的可能性大。」

「……我靠!」

「怎麼了?」

「你看……項天宇!」

項天宇之所以維持著休二印的姿態,就是為了引導術士的另外一個靈技——燃燒!

燃燒同樣是術士的基礎靈技之一,其實一切一品靈技,無論是哪個職業獨有的,都可被稱之為基礎靈技,因為一階這個層次就是最最基礎的層次,沒有比這更低的了。

如果說惡魔皮膚是純粹的防禦靈技的話,那麼燃燒就是純粹的攻擊靈技了,休二印作為戰鬥始印,雖然層次低,溝通靈力的能力不強,但要啟動一個一品中級的燃燒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燃燒不是瞬發法術,需要前置的引導時間,自身靈力越強,技能掌握越熟練,這個引導時間就越少,項天宇儘管體內本源靈力總量是普通一階巔峰職業者的十倍以上,也僅僅能把燃燒的前置時間壓縮到七秒多點,這已經是他不開啟寫輪眼狀態下的極限發揮了。

而一旦啟動成功,項天宇就會獲得一個燃燒的狀態,暗影箭命中敵人之後,其上附著的火靈力會把敵人點燃,持續燒灼。視其本身儲存靈力多少,維持燃燒狀態的持續時間,當然,項天宇可以選擇隨時結束燃燒狀態。

「呼——」

項天宇的右手之上燃起了一團鑲著紅邊的綠色火焰,引起了人群中一陣驚呼。

唰!唰!唰!

連續三發燃燒狀態的暗影箭向著對面激射而去,因為長期服用惡魔活力水的關係,項天宇使用術士的技能無論威力還是破空速度等各個方面全部得到了相當程度是增幅,這三發連珠箭一般的燃燒暗影箭幾乎是眨眼間就穿過了中心的十二戰士混戰區,讓人驚嘆不已的是,這三發能量箭矢是見縫插針地從對戰雙方一剎那移動出的空隙中直穿過去的。

甚至還讓戰鬥雙方的十二名戰士都愣了一下,戰鬥出現了剎那間的停頓,一發靈氣彈、一支箭矢,以及一發小火球便趁機轟在了同一個二組戰士身上,那名戰士慘叫一聲,被靈氣彈擊退了兩步,氣血翻湧,木質箭矢插入皮肉之中就難以寸進了,但也讓小戰士疼痛流血,而威力最大的還是潔絲mm的小火球,直接把小戰士轟倒在地,並且在其戰鬥服上劇烈燃燒起來。

法師的遠程攻擊威力確實是其餘職業只能望其項背的,最低階的小火球卻也比術士的暗影箭厲害得多,項天宇服用惡魔活力水,開發了三條惡魔禁區的經絡,暗影箭威力已經被增幅了很多,但是論直接傷害能力,卻也趕不上潔絲mm這一發小火球。當然,這不能說術士弱於法師,兩者的側重點不同,擅長方面差別太大,術士擅長控場、持續傷害、cāo縱惡魔和各種可怕的詛咒。而法師會根據日後轉職的不同,衍生出火、冰、雷、氣、土這五類,各有優劣,或者高爆發,或者強控制,或者擅長持久戰,或者生存能力強悍等等。

「打偏了?」

「準頭不會這麼差吧?剛剛還在誇獎項天宇這孩子靈力儲備充足呢!」

「我才不相信項天宇會打偏,這小子一直以來都給我一種勝券在握的自信,難道是……」

「他的目標是……後邊的法師!」

反應過來的不少聚焦在一二組戰鬥區域的觀眾忍不住嘩然而起,為項天宇的戰鬥意識和近乎於如臂使指的靈力cāo控能力而驚嘆!

當然,絕大部分人都沒有發現,在打出這三發燃燒暗影箭的時候,項天宇雙眸中那一閃而逝的血紅,只有在寫輪眼狀態下項天宇才能打出如此妙到毫巔的靈力cāo控來!

二組藏身後方的法師小子完全沒有料到自己會被突然襲擊,按理說他所站立的位置,距離對方的遠程火力已經超過了五十米,在通靈學院上了這麼多年學,誰還不知道誰,一階層次的同學們的遠程攻擊萬難達到50米的距離,當初他們商量的就是先配合九個戰士隊友用最快的速度幹掉對方的三個戰士,剩下的四個脆皮的遠程職業者不是任人魚肉?結果……這名法師小正太果斷悲催了。

「嘭!」「嘭!」「嘭!」

「啊!」「啊!」「啊!」

連續三發燃燒暗影箭分別轟在法師小正太的左胸、右胸和腹部,把這名法師小正太打得連續慘叫三聲,然後就抱著肚子在地上翻滾起來,他的戰鬥服已經被點燃,很快就燒旺了。

「評定失去戰鬥力。」

主裁判對著旁邊的助理裁判點了點頭,立即就有一名裁判導師飛速上前,一秒鐘之內就將法師小正太身上的火焰撲滅,並將之抱離了擂台,進行治療。

「法師出場了?!」

二組剩餘的八名戰士一下子慌亂起來,開始的時候是信心百倍,10v7,他們運氣好到爆了,遇到了二組的窩裡斗,原本以為會有一場摧枯拉朽的碾壓式勝利,卻沒有料到一組的項天宇竟然厲害如斯,已經凝練出了休二印不說,先給己方三名戰士施加惡魔皮膚,又上了燃燒狀態秒掉了自己這邊的唯一遠程職業的法師,形勢相當不妙了。

趁著八名戰士小子慌亂之際,項天宇的燃燒暗影箭出手,配合著潔絲mm的小火球把一名走位較差的小戰士轟倒在地。

「評定失去戰鬥力。」

小戰士立即就被一閃而逝的身影給移下了擂台。

「必須先幹掉項天宇!」

剩餘的七名戰士中也有腦子清醒的,大吼一聲,領著其餘六名戰士就朝著項天宇的位置瘋狂沖了過來。

「壞了!」

三名受到惡魔皮膚加持的小戰士沒有料到會發生這一幕,包圍他們的人突然全跑了,一看是要去幹掉自己這邊的遠程了,這還了得!他們只能撒丫子拚命在後頭追,但是在速度相差不大的情況下,兩三秒之內是休想追上的。

而對於百米衝刺進入8秒之內的諸位精英學員來說,兩三秒之後黃花菜都涼了。

「完了,他們要衝過來了呀!」

項天宇旁邊一直很淡定的潔絲mm都驚叫了起來,另外一個獵人正太和一個召喚正太更是嚇得臉色發黃,技能都不會放了。

「心理素質呀!」

項天宇心裡暗自搖頭,小孩就是小孩,臨忙就亂,這是天性,可惜,哥哥我已經不是小孩了,所以……你們就註定悲劇吧!

在全場觀眾都屏住呼吸緊緊盯著這一幕的時候,項天宇臉上保持著神秘的笑意,風淡雲輕地將併攏於胸前的雙手食指縮回,中指豎起!

休三印!

這還不算,休三印僅僅存在了一個剎那就陡然變幻,中指縮回,無名指豎起!

休五印!

呼呼呼呼……

無數看到這一幕的觀眾無可置信地從座位上直立而起!

尤其是通靈學院本校的導師和中學部的學生們,他們比誰都清楚凝練出休五印意味著什麼!

項天宇在凝結手印的時候。身上的氣息波動是的波動!如此熟悉的波動比太陽底下的琉璃還要清晰耀眼!

他竟然修鍊到了的第五層!

一個入學僅僅才一年的新生!

先不去管178班的格林班主任等一干導師和輔導員如何欣喜若狂滿面紅光,單單人群中隱蔽處一個樸素衣著的白鬍子老頭忽然間笑了,用他自己才能聽到的聲線喃喃自語:

「一千多年過去了,莫非又要出現一個凝練出通靈休六印的妖孽?呵呵……有意思的是,這個叫項天宇的小傢伙還是個術士,也許……又一個打破單獨契靈出戰的天之驕子要出現了呢!可以同時召喚兩頭惡魔出戰的術士……呵呵……要是更多的我校學生能夠一心鑽研修鍊該有多好……多幾個凝練出休六印的天才出現,我通靈學院不單單能夠上升為四大學院之首,就連大陸至高的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也能抗衡一二了吧……」

對一名術士職業來說,休三印+休五印=恐懼!

術士的招牌控場技能!

二品中級靈技——恐懼!

「哈!」

項天宇大喝一聲,一股子蘊含著惡魔之力的無形波動散發出去,衝到其近前的七名小戰士陡然間原地亂轉起來,如同無頭蒼蠅一般步伐紊亂到處轉圈。

「還不打!」

對著旁邊看傻了的一眾二組成員低喝了一句,項天宇當先一記燃燒暗影箭看飈了出去。

; (ps:0點更新送到!必須支持!)

反應過來的潔絲mm等人興奮得小臉通紅了,他們這個臨時組長已經不能用強手來形容了,完全就是個超級大**啊!跟著他想不進前百名都難啊!

「聚集火力!跟著我打!」項天宇又低喝一聲。

他知道能夠走到這一步的正太和蘿莉的基礎知識肯定是過關的,恐懼的基本屬性他們應該很了解,受到攻擊就會自動解除,所以必須在恐懼持續時間內抓緊時間一個個的秒之!

「殺呀!」

「噠噠噠噠噠!」

三名戰士、一名法師、一名獵人和一名召喚師,再加上項天宇這個術士的一頓狂揍,五秒鐘時間內干倒了六個,還剩下最後一個在恐懼時間消失之後發出一聲尖叫,嚇得自己跑出了擂台。

心理素質啊!項天宇又是心中感嘆了。

「一組獲勝。」

主裁判面無表情地宣布著,但是掃過項天宇的平淡目光中卻蘊含著一絲驚艷。

人群頓時大嘩起來,無數看到這一幕的人交頭接耳,拚命交換著自己的想法。

「這小傢伙真的才一階巔峰?」

「我日了!他到底多少本源靈力量啊!」

「喂喂喂,你們剛才有沒有仔細算過,三個惡魔皮膚,多少發暗影箭來?一個燃燒,竟然還有一個恐懼!那可是二品中級靈技啊!一個一階術士還用得這麼輕鬆?」

「天才天才絕對天才!我們通靈學院要出一個具備碾壓姿態的超級拔尖的人物了!」

「這都多少年了!咱們一直被其餘三大學院壓著!除了咱們的王牌職業召喚和獵人不適合單挑的先天劣勢之外,就是沒有太拔尖的妖孽級天才出現啊!」

「十年之後,可以期待項天宇的成長。」


項天宇在無數看怪物一般的驚嘆目光中很淡定地走下了擂台,當然,他是被幾個樂瘋了的二組成員們簇擁著下去的,臉上始終保持著那種神秘的笑意。

「微笑的項天宇!」

「微笑死神?」

「就叫他微笑死神怎麼樣?」

「很貼切呢!不錯!」

……

小孩子是最擅長起外號的,項天宇還不知道,從今往後,他就多出了這麼一個名號來,而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這個稱號在後來會如何震驚整個大陸,威懾諸多異位面!

「評定失去戰鬥力。」

八組的第八名精英倒在了冷艷的劍下。

整個七組自始至終就只有冷艷一人出戰,其餘成員都站在一旁肆無忌憚地評頭論足著,看著笑話。

紫發紫瞳,相貌奇美的冷艷拖著滴血的木劍緩步前行,剛剛她就用木劍插入了一名戰士的右肩,木質劍尖竟然在其靈力的灌注下削鐵如泥,破了那名大家族出身的小戰士的一品靈器內甲,刺入了皮肉接近一寸,疼得小戰士抱肩痛哭。

「冷艷,注意你的出手強度。」

助理裁判提醒了一句。

冷艷完全沒有任何情緒波動,如同冰冷的機器一般拖著長長的木劍緩步向前走去,那裡,是八組剩下的最後兩名成員。

「三哥,怎麼辦?」項陽問項山。

項山眉頭擰成了一股,很是不確定道:

「沒法打啊!這個**太強了,一人挑倒了我們組的八個,還是臉不紅氣不喘,而且你發現沒,他出手越來越重,最後這幾次都見血了。」

項陽也點點頭道:

「我怎麼老感覺她看我們的目光不一樣,就跟有什麼深仇大恨是的,我們得罪過她么?」

「據我所知,沒有。」項山道。

「他要過來了,怎麼辦?」項陽問。


「算了!打上一場吧!大不了破點口子流點血,之前咱們在森林裡受傷不是家常便飯么?頂多疼上一陣子就沒事了,而且,我們兩個人,一個一階中級戰士,一個一階中級盜賊,都已經學到了本職業的兩個基礎靈技,我是『橫斬』和『招架』,你是『影襲』和『疾跑』,如果配合著寫輪眼,我們並非沒有一戰之力啊!」


項山眼中閃爍出了高昂的戰意。

「對!作為男生,我們不能被女生給嚇得投降,這簡直就是恥辱啊!」項陽已經握緊了手中的木質匕首。

「她要來了!咱們上!」

項山大喝一聲,當先沖了上去,項陽緊隨其後,步伐比項山少了三分沉穩,卻多了三分靈動,他要時刻準備啟動疾跑繞到冷艷的背後進行攻擊。

冷艷腳步不停,倒拖長劍,似乎是完全無視了衝過來的二人,待到項山衝到近前舉起了木刀,而項陽一個躍步閃到她側面的時候,腳步才微微一頓,右腳似乎有一個輕踩地面的動作,一個湛藍的冰環以之為中心瞬間貼地爆散開來!

「咔咔——」

項山和項陽雙腳被覆蓋上了一層淡藍色的冰霜,噗騰噗騰兩聲,二人幾乎同時栽倒在地。

「被冰住了!」

「這傢伙的凍氣怎麼這麼厲害呀!」

項山和項陽瞪眼了,這就相當於一個照面之內被人給徹底控制了場面,成了任人宰割的魚肉!

寫輪眼開不開都沒用了,兩隻腳就跟被鐵釘子釘死了一般死死粘附在地面上紋絲不動。同時一股子寒氣順著腳底板直往上冒,凍得二人激靈靈打了個哆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