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

「為何不站起來?」李希雨輕聲說,面對魏老,任何一個人都應該站起來。

林塵,為什麼不站?

全場氣氛,都有些冷寂。

蕭天心中冷笑出聲,眸子里還有些不屑。

這傢伙,敢在魏老面前這麼裝,哪怕林塵的地位很高,又怎麼可能在魏老面前裝逼?

魏老,可是京都之主!

蕭安的眸子里也有些疑惑,為何魏老會來到這裡?

「需要告訴你么?」

林塵淡淡的聲音傳來,眼前的李希雨倒是長的還不錯,不過他身旁的瑤瑤,更是傾國傾城。

塵師,不會因為對方是少女,就會有任何態度的變化!

誰來,重要嗎?

魏老又如何?

「小雨,道歉。」魏老威嚴的聲音傳來,眸子里還有幾分凝重,連忙將小雨攔住。

噔,噔,噔。

全場寂靜無聲。

魏老緩緩的走到林塵的面前,當著所有人的面,九十度彎腰,原本渾濁的面龐之中,還露出了幾分驚喜和尊重之意。

「少主,近來可安好?」魏老恭敬的聲音傳來。

「嗯。」

「魏老,好久不見。」

林塵的聲音傳來,他的目光之中還有幾分平淡。

「沒有想到,再見到您的時候,您已經站到了這個高度,老身為您感覺到榮耀。」魏老似乎還有幾分憧憬,回想當年,他還跟著少主,去殺敵。

「你的傷,怎麼樣了?」林塵問。

魏老聽到林塵的聲音,身體都有幾分顫抖。

「多謝少主當年救命之恩!老身的傷,都已經好了。」魏老說道,他敬畏的目光看向了林塵,這麼多年了,還想到當年他被少主救下的那一幕。

「嗯。」

林塵微微點頭,他本來就是話很少的人。

全場的氣氛,全部在此刻凝滯下來。

所有人目光驚呆,看著林塵。

這…

信息量太大了。

京都之主,魏老,竟然對林塵態度如此的恭敬,甚至還稱呼他為少主!

少主!

林塵,竟然是魏老的主人!

曾經,魏老跟隨過林塵,並且林塵還救過他的命!

林塵的背景,竟然如此恐怖如斯!

許多人敬畏的目光看向了林塵。

李希雨獃獃的目光看著林塵,美眸凝滯,似乎還有些怔住。

林塵…

竟然救過爺爺?

他有這麼厲害嗎?

「我不信。」

「你哪裡有爺爺厲害?哼。」李希雨撇了撇嘴,還有些不相信,眼前的林塵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救下爺爺?

哪怕李希雨是大明星,

但..

魏老在她心中,是最好的爺爺,宛如神靈一般,至於其他人,根本沒有辦法和魏老相比,現在突然冒出一個人來說,魏老比爺爺還要厲害。

法官大人的未婚逃妻 李希雨才不相信,也不能接受。

她心中宛如神一般的爺爺,怎麼可能會被林塵超越?

林塵如此年紀,雖然有點帥,但也不應該能救過爺爺!

她不相信!

「小雨童言無忌,少主您不要介意。」魏老露出了溫和的笑容,連忙給李希雨使了個顏色,不過後者還是臉色還是有些冷冰冰的,她不開心。

「嗯。」

「現在,該處理處理這些人了。」

林塵淡淡的目光,看向了在場的眾人。

蕭天,蕭安,都有些渾身戰慄!還有著無盡的後悔,早知如此,他們便不應該去得罪塵師,現在一切都完了!如果魏老想要對付他們,太簡單了!

魏老心中清楚,他的眸子里也有幾分冷意。

這些人,居然敢攔塵師?

「少主,您想怎麼處理?」魏老恭敬的問道,他的目光掃向了在場的眾人,許多人都是渾身發顫,彷彿置身於無盡的森羅地獄,就連周圍環境的溫度都變得冰冷下來。

「蕭家,消失吧。」

「這裡的商業街,也消失吧。」

林塵淡淡的聲音傳來,不容置疑。

嗡!

一時間,

蕭安,李青柔,都彷彿如雷重擊!

怎麼會這樣?

林塵,居然直接要讓蕭家消失!

而且,這裡的商業街,也要通通撤掉!

一切,只因為塵師的一句話!

「塵師..」

「能否…寬恕一下? BOSS別這樣 之前是我錯了,還求塵師能夠收回成命!」李青柔跪在地上,眼淚直流,她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如果商業街被撤掉。

那這後果,便是她來承擔!

若不是她選擇幫助蕭家,無視了林塵的警告,怎麼會淪落到現在?

(本章完) 隨後,

林塵直接牽起了楚瑤瑤的玉手,眸子里還有幾分冷淡之意,他已經給過李青柔機會,然而,這些人做出了其他的選擇,林塵什麼都不會說。

做出什麼樣的決定,與他無關。

付出代價便可。

啪!

大門直接關上。

林塵牽著楚瑤瑤的玉手,走出了大門。

門內的氣氛,一片死寂。

李青柔無力的委頓在地,她的眸子里還有些絕望,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如此恐怖的情況,她真的做錯了,早知如此,就不應該去得罪林塵!

但是…

後悔嗎,後悔。

有用嗎?

李青柔臉色蒼白,面頰之中沒有任何的血色,周圍的服務員冰冷的神色看向她,還有幾分責怪之意,她幹了三年,才坐到了這個位置。

然而,因為她的一句話,自己的前途全毀!

這一切,都因為她!

甚至,李青柔以後也沒有辦法再繼續混下去,她已經將這裡的大佬全部得罪,根本沒有人會再給她工作。

整個京都,再無李輕柔的容身之處。

而蕭家的人,則是感覺到有些荒涼。

「魏..魏老。」

「您看…我蕭家能不能…」蕭安試探性的問道,眸子里還有幾分絕望,若不是他如此愚蠢,若不是自己的兒子如此得罪了林塵,蕭家也不會這麼慘。

「沒有。」

「從今以後,蕭家,在京都除名。」

「以後,莫要讓老夫再看到你們蕭家出現在京都。」

魏老威嚴的聲音傳來,還有幾分蒼老之意。

他很憤怒,

是的,很憤怒!

如果不是蕭家如此愚蠢,那現在早已經請動了塵師。

如今,塵師直接離開。

即便是魏老,也絲毫沒有給他面子。

畢竟,整個華夏之中,沒有人可以左右塵師的想法,所有人都只能仰望塵師,魏老在見到塵師的時候,都感覺到渾身的驚訝和敬畏!

眼前的少年,早已經不是那個當初充滿著稚氣的少年!

魏老乃何等人物?

他早已經看透了林塵身上的可怕氣息。

至少,絕對不會低於大宗師境界!

這樣的修為,已經遠遠的領先於他!如今的魏老,也只能算是半步宗師,在華夏之中,能夠成為宗師的人寥寥無幾,足矣可見宗師的可怕。

然而,

塵師的修為如此可怕。

沒有人願意去得罪塵師。

而這次的蒼龍特種兵,關乎著華夏最強特種兵的稱號,華夏真正的領導非常重視,所以特意派遣魏老來迎接塵師,想辦法挽回這個局面。

然而,似乎並非那麼容易挽回。

這一切,要看魏老的態度。

….

「啊…」

蕭安倒在地上,直介面吐鮮血!

他大口的傳奇,渾身絕望,沒有想到,蕭家會受到如此的滅頂之災!

從此,蕭家被除名!

這意味著什麼,蕭家的過往種種,都將灰飛煙滅,不復存在,蕭家已經得罪了很多人,但因為他是京都四大家族中的蕭家,沒有人敢得罪他們。

然而,

今天的蕭家,被除名,將會受到無數人的報復。

這個報復,是蕭家絕對不能夠承受的。

說不定,蕭家的所有人,都將會徹底消失!得罪了無數的人,又該怎麼辦?甚至連京都都不允許跨入一步,魏老爺子給出的話,誰敢忤逆?



「爺爺,林塵…他怎麼走了?」李希雨試探性的問道,她的美眸中還有些好奇,雖然她已經是大明星,可只有十七歲而已,洋溢著青春的氣息,對於這裡面的彎彎繞繞,她也不清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