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魔族的魔方吧,沒想到多年不見成了這個樣子。你是神族的神熙,當年跟在神尊屁股後面的小丫頭現在長大了。」生命之祖淡然開口,如此口氣讓一旁神魔兩族的至強者紛紛跌掉了下巴,但是很快,眾人想起生命之祖的來歷,一個個臉上皆凝重起來。

「沒想到前輩也回歸了,看來上古傳言有誤啊。」方天畫戟一陣顫動,化為一尊魔氣滔天的雄壯男人。顯然魔族魔方已經擁有了恢復真身的能力,只是他一直不做乃是為了隱藏實力。現在面對生命之祖,出於重視,他必須以正常狀態面對。

「當年確實戰死了,不過不知怎麼的就覺醒了。我知道你們兩族的恩怨,神魔兩族對立自兩族誕生時就已經存在。但是你們可知,神魔兩族實際上卻是出自同一脈。」生命之祖開口說道。她的話石破天驚,兩族強者皆被這個驚人的消息鎮住了。

「前輩,請不要開這種玩笑。天下皆知神魔兩族乃是死敵。」魔方沉聲說道。神族公主臉色也是有些不好看。從小到大她接受的教育就是魔族乃神族之死敵,雙方之間只能有一方才能存於天地中。


「這確實是事實。在上古蠻荒時期,有一個強大的種族名為巫,巫族乃是開天大神的後裔,乃是最被天地所鍾愛的種族。至於後來巫族如何沒落,我也不是很清楚。」生命之祖說道。到了生命之祖崛起的那一代,巫族已經消失,但是很多典籍還是有記載的。

「巫族?」兩族強者半信半疑,但卻記住了這個消失的種族。

「前輩,不知道那兩個孩子和您什麼關係?」神族公主開口說道。她可是記得生命之祖是來尋找兩個孩子的。如果真的是那兩個孩子,那事情可就有些不好辦了。畢竟兩個孩子牽扯到兩族至尊的回歸,很難保證在過程中兩個孩子的安危。生命之祖名動上古,如果她反對,將是一場不小的麻煩。

「他們是我的孩子!」生命之祖淡然開口。

「什麼?」兩人吃了一驚,生命之祖可是傳說中的神女,冰清玉潔,沒想到現在卻已經嫁作他人婦。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擁有如此福緣能夠娶到如此神女。

「等等!前輩,那名男孩明顯是我大哥真身轉世,前輩前來是要阻止我大哥回歸嗎?」魔方沉聲說道。

「前輩,根據族中推算,之前進入魔域中的小女孩兒是我大姐轉世,他怎麼可能和魔族至尊成為兄妹?」神族公主更加震驚。如果事實為真,神魔兩族的關係可就真的熱鬧了。 「我的孩子在哪裡?」李麟沉聲開口。他對於神魔至尊沒有什麼興趣,他前來乃是為了一雙兒女的安危。至於兒女可能是上古神魔至尊轉世,李麟倒是沒有太多的驚訝,他自己的情況說不清楚,但兩個孩子的母親卻是上古最強一代人中的生命之祖。單單母親一方的血脈就足以讓兩個小傢伙天賦異於常人。這也就導致他們一出生就是半神級的實力,這種可能也只有在神魔這種至強種族之中才能出現。

就算神魔是天地眷顧的種族,但他們卻依然黯然退出蒼龍大陸主角的位置,成為天地配角。人族出生時羸弱不堪,但是潛力確實無與倫比,他相信自己的兒女即便不是上古至尊轉世,憑藉生命之祖的血脈和自己作為人族的無限潛能,將來也必然會成為了不得的強者。更何況兩個孩子還繼承了大秦血脈,天賦潛力必然更加不凡。


李麟的話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過去。所有人都感到好奇,生命之祖的男人,單單這個消息釋放出去就足以震動八方。而這樣好運的男人恐怕在人們心中很容易被神化。

「帝級強者!」眾人心中一突,隨之釋然,畢竟是至尊級強者的伴侶,怎麼可能是普通人呢。

「恕晚輩眼拙,不知前輩尊諱?」魔方沉聲問道。李麟身上有一種隱秘的不協調,如果是在平時,魔方可能會發現帝屍的情況,但生命之祖的男人光環戴在李麟的頭上,讓眾人心中自覺屏蔽了這一點不協調。

「你不必知道,我想知道我的孩子在哪裡?」李麟沉聲說道。

生命之祖橫了他一眼,以她的智慧如何不清楚對面眾人沒有發現李麟依靠帝屍的破綻,準確的說眾人根本就沒敢向這方面想。生命之祖心中又好氣,又好笑,李麟這傢伙竟然還有如此鬼精的一面。打著他的旗號冒充上古強者。

但是很快生命之祖明白了李麟的心思,魔方和神族公主皆是帝級強者,就算未曾達到至尊級,卻也接近,更何況兩人是自上古存在下來的,實力處於巔峰狀態,生命之祖雖然來頭大,但畢竟是轉生歸來,目前能有多強的實力李麟心中沒底。正是這種沒底,讓李麟刻意營造了自己上古前輩的形象。

「大哥轉世之身已經進入魔窟洞!」魔方沉聲說道。

「什麼魔窟洞,那是我族的神聖天堂!」神族公主開口反駁。兩人所說的乃是身後一座籠罩在無窮禁制中的宮殿,宮殿入口洞開,但即便至尊級的實力都無法窺探到內部的東西。

「神聖天堂,你看看哪裡還有絲毫的神聖之力籠罩?」魔方冷笑,但是很快,他的臉色就變了,原本魔氣森森的大殿瞬間變了,一股至神致聖的氣息從神殿中傳來,瞬間浩蕩八方。

「是大姐的氣息!」神族公主大喜。

「至尊回歸了,至尊回歸了!」神族強者大喜,現在他們的信心因為這突然爆發的神光而達到了爆棚的程度。由此可見神族至尊在神族中的威望。

「不可能,大哥不可能輸給一個黃毛丫頭的。」魔王不可置信的吼道。

「哼,你大哥現在不也是個毛頭小子。」神族公主反口相譏,顯然她的心情因為這般變故而極好。

「你……」魔方大怒,就要再出手。

「又變了!」李麟沉聲開口,阻攔了兩人的爭吵。

所有人震驚的看著大殿,因為大殿上的氣息果然又變了,一股至陰至邪的烏黑魔氣從大殿中爆發而出,轉瞬間籠罩整個大殿。

之後一刻鐘,魔氣再變,神光從魔氣中誕生,如同風中火燭一般搖曳,隨著時間的推移,神光愈發強大璀璨,很快替代魔氣,照耀整個大殿。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大哥沒有壓制住神族的丫頭?」魔方沉聲說道。

「魔方,你再侮辱我大姐,本公主和你拼了。」在魔方化為真身之後,神族公主就知道自己小看了魔族,更加小看了魔方。她雖然是神族的二公主,但武道天賦遠遠無法和作為至尊的大姐相比,可以說沒有神族大公主的庇護,她無法從混亂的上古活下來。魔方是魔族至尊的弟弟,但卻是天生的戰鬥狂,武道天才,如果不是上古時期被無上強者重傷本源,恐怕他現在早已經突破到至尊級。即便兩人現在境界相同,但真實對戰,神族公主知道自己肯定不如。

「哼!」魔方冷哼一聲,沒有在繼續挑釁下去,因為不清楚內部的情況,就算他把神族來人全殺了也沒有絲毫的意義。

「嘻嘻……,哥哥,我好像感受到了老爹的氣息!」一道嫩嫩的笑聲從大殿之中傳來。雖然其刻意的壓低了聲音,但是外面的可都是聖人之上的強者,現在又全身心的關注大殿,內部的一舉一動自然極為清楚。

「不要說話,我感受到了老媽的氣息,這下子完蛋了,老媽回去肯定要教訓我們的。」一個清脆的男童聲音響起,眾人眼中彷彿出現一個苦著臉的小正太形象。

李麟心中激動,沒錯,這正是那一對兒讓人愛煞恨煞的兒女。兩個小傢伙明顯沒有搞清楚狀況,不知道悄悄話已經被外面所有人聽到了。

神魔兩族強者臉色大變,因為他們怎麼也不相信傳言是錯誤的,根本不是兩族至尊準時回歸,只是兩個孩子獲得了兩族至尊的傳承。

魔方臉上閃過一抹戾氣,如果不是大哥轉世,他不會讓一個人族的小子帶走大哥遺留下的力量。

「你要做什麼?」李麟上前一步,將他攔住。

「前輩,大哥的力量不能被別人繼承,就算是前輩的子嗣也不行。」魔方冷聲說道。大哥就是他的信仰,為此就算得罪眼前的神秘強者他也不會客氣。

「哼,你大哥的力量留下不是為了給有緣人,我的兒子看來就是有緣人!難道你覬覦你大哥的力量,想要成全自己不成?」李麟冷聲說道。周身真力調動,已經做好開戰的準備。

「前輩,不管你說什麼,大哥的力量必須留在魔族,大哥會回來的,他一定會回來的。」魔方的神色有著一抹瘋狂,顯然這是他心中極大的執念。

李麟心中無奈,或許這一戰無可避免,只是希望兩個小傢伙能夠儘快完成傳承,同時也希望趙玉英的實力恢復的更多一些。

生命之祖攔在了神族一行人面前,她的臉色同樣凝重,如果是在巔峰時期,神族這些人還不夠她一巴掌拍的,但現在她也不過帝級修為,對付一人已經勉強。

就在雙方劍拔弩張的時候,神殿中的熊孩子弱弱的聲音又傳來。

「呀!哥哥,我腦袋裡怎麼多了很多陌生的記憶,不過裡面那位姐姐真的好漂亮,好威風啊!」小女孩兒冰冰的話音傳來,臉色冷厲的神族公主立刻激動起來。

「是大姐的轉世之身,是大姐的轉世之身。」神族公主無比激動,這個時候自然不會再和生命之祖對峙,她們保護神尊轉世之身還來不及呢。

「噓!妹妹,這種事情不能說出來,我腦袋中也有,不過我的是一個壞人,而且是壞透了的那種人。這下慘了,老媽讓我做一個好人,可是我卻先成了壞人。」空空苦惱的聲音傳來。

魔方同樣激動,魔族做事隨姓,不分善惡。他大哥作為魔族至尊,絕對不算是什麼好人。只是被一個毛孩子說是壞透了的人還是讓魔方有些不舒服。但是想想小傢伙就是大哥的轉世之身,他也就釋然了。自己說自己而已,根本不算是侮辱。

「前輩,得罪了!」魔方恭敬的對李麟說道,然後化為一柄方天畫戟,衝上高天釋放出恐怖的威壓。

「諸將聽令,大哥即將回歸,我等百萬年的努力也該拿出來了。」隨著魔方的話,四面八方傳來刀劍齊鳴聲。然後一些魔兵飛上高天,然後從魔兵中衝出現一些碎骨,殘血。然後這些東西出現的瞬間立刻爆發出恐怖的威壓,緊接著如同受到召喚一般向著神殿衝出。

李麟臉色一變,試圖出手阻攔。

「這是大哥當年的血與骨,我等百萬年努力終於收回了一部分。」魔方開口阻攔李麟。

很快,鮮血碎骨沒入大殿之中。緊接著傳來天天的驚呼。

「老哥,你怎麼吃了這些東西,好噁心!」冰冰毫不留情的打擊道。

「你以為我願意啊,這鬼東西自己鑽入我的身體。哎呀,怎麼弄出來才好的!」小傢伙又陷入了苦惱。

「你以為我們神族沒有準備!大長老!」神族公主不甘示弱,對著身邊的神族老嫗說道。

老嫗點點頭,從內世界中取出一口水晶棺材,然後輕輕打開上面的禁制。古棺開啟,一道身影從中走了出來。

「神尊?」魔方臉色大變,下意識的變為本尊狀態。

「這是大姐當年留下的一道分身,這些年我們一直沒有動用。」神族公主開口解釋,使得魔方身上的氣勢減弱下來。 神尊分身身姿高挑,一身乳白色的宮裝,頭上一支小巧玲瓏的玉角讓其看起來若九天玄女下凡,至尊氣勢之中透露出颯爽英姿。

神尊分身一開始滿臉迷茫,彷彿一具空洞的軀殼。但是很快,其金色眼眸之中誕生出點點精芒,最終化為滔天的神光。

「姐姐!」神族公主滿臉興奮之色。

「參見至尊!」神族老嫗以及神族一行高手全部恭敬的行禮。

「神熙,你長大了!」神尊分身並沒有看向眾人,雙眸溫柔的看著渾身激動顫抖的神族公主。

「大姐,我找到了你的轉世之身,大姐還請速速歸來!」神族公主說道。

「是嗎?我還以為我要徹底隕落了呢!沒想到竟然活過來了。」神熙笑了笑,臉上彷彿絲毫不在意。

「大姐風華絕代,就算天地毀滅大姐也會永生不死。」神族公主發自內心的說道。

「呵呵!你這丫頭多年不見嘴巴倒是變甜了。這個天地中又哪裡有真正永生不死之人。就算是天地還有壽命,要爭那一線生機涅槃重生,生靈也是如此,不進則退。」神尊分身微笑著說道。那看透生死的話語讓一旁的生命之祖暗暗點頭。沒想到神族倒是出了個了不得人物。上古時期就頗為在意,現在看來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出彩,怪不得隕落百萬年依然在族中擁有如此影響力。

「大姐,現在發生了一些狀況,魔尊也同時覺醒了。」神族公主咬了咬牙,忍不住開口說道。

旁邊魔方一陣緊張,神尊可是能夠和他大哥相抗衡的至尊級強者,就算是一道分身也不是他能夠對付的了的。

果然,神族公主話音一落,神尊分身眼中閃過一抹攝人的精光。然後雙眸忘透虛空,向著神殿之中看去。

「至尊天堂也被魔氣入侵了,魔尊你還真是努力。」神尊分身冷笑著說了一句,然後動用神族秘法,穿過無數禁錮大陣,直接看向大殿之內。

「呀,是你?」一道驚訝的女童聲響起。

神尊臉色一愣,緊接著露出一抹微笑:「原來這就是本尊的轉世之身,好紮實的根基!」

「姐姐你認識我嗎?我感到和你很親近!」神殿中的冰冰笑嘻嘻的開口道。小傢伙很是討巧,即便是敵人都不忍心傷害。更不要說和她關係極大的神尊分身了。

「因為我就是你,你我力量本就同源。」神尊分身開口,緊接著將目光看向另外一個被魔氣籠罩的小男孩。

「姐姐,你不要這樣看我,人家會害羞的。」天天說出來的話讓所有人大跌眼鏡。尤其是魔方,差點被自己一口魔氣雷死。這是自己那個霸道無雙的大哥會說的話嗎?即便其已經轉世成為孩童,但姓格也不應該差距如此大吧。

「本尊竟然會和魔尊一塊兒轉世,竟然還成為血脈兄妹,到底是什麼人從中作梗?」神尊臉色一變,語氣有些不善。

「你想做什麼?」李麟之前一直和生命之祖站在角落裡,如果可以,至尊級強者他也不想面對,即便這只是一道封印無盡歲月的分身。

神尊分身收回目光,看向李麟的目光很是冰冷。作為至尊級強者,還從來沒人敢如此無禮的和他說話。但是下一秒,她的瞳孔一縮,眼中露出一抹驚恐之色。

「是你,你竟然沒死!」

李麟一頭霧水,剛剛還強勢無雙的神尊分身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哼!」李麟冷哼一聲,卻沒有說話。顯然神尊不是認出了他,而是知道帝屍的來歷。

「你怎麼會沒死,你可是拉著域外十大至尊一塊兒自爆而死的,你怎麼可能還活著。」神尊分身震驚自語,道出的秘辛讓所有不解。

「你認識他嗎?」生命之祖開口。

神尊分身轉頭看向生命之祖,臉色再變。

「生命之祖,你竟然不知道他?也對,他出現的時候你已經戰死在上古。」神尊分身沉聲說道。顯然生命之祖的出現遠不如帝屍讓她震驚。

「那你可知道他的來歷?」生命之祖沉聲問道。這是她心頭的疑惑。當初曾經多番推演,可惜天機一片混沌,即便命運長河也沒有李麟前世的痕迹,彷彿李麟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沒人知道他的來歷,當時域外強者遠遠不斷的趕來,尤其是十大至尊高手的參戰,那個時候你們最強一代已經陸續隕落,其他至尊級強者也是死的死,傷的傷,蒼龍大陸眼看無力抵擋,毀滅在即。這個時候他出現了,以一己之力拉著十大至尊同歸於盡。除此之外,我們只知道他和人族那個瘋子有些關係。」神尊分身的話無疑是揭開了一道上古秘辛。

「他會不會就是那個瘋子?」生命之祖開口。能夠拚死域外十大至尊,就算是巔峰狀態的他都做不到。畢竟域外正是巔峰大世,強者無數。

「不是,他在戰死之後那個瘋子才出現,而且一開始是以他隔代傳人的身份出現的。」神尊分身沉聲說道。所謂的隔代傳人,只是後人機緣巧合通過已經隕落強者的考驗,獲得其武道傳承而成為弟子。

「人族瘋子的師傅,如此倒是可以理解了。」生命之祖感嘆。

「你到底是誰,是那個至強者轉世嗎?」神尊分身極為謹慎的問道。

「我不知道什麼至強者。我只是僥倖能夠利用這具帝屍而已。」李麟沉聲開口,顯然自己利用帝屍的事情對方早已經看透。神尊看來極為自信,連生命之祖都不怎麼放在眼中。

「這個世界上從來不存在僥倖的說法!」神尊分身沉聲說道。然後她走向神聖天堂。

「你要做什麼?」李麟上前攔住她的去路。


神尊分身停下腳步,顯然對帝屍極為忌憚。

「魔尊那個惡人轉世了,我要在其成長起來之前將其抹除,否則他必將成為天下禍亂的根源。」神尊分身說道。

「你敢,他是我的兒子,如果你要傷害他,先過我這一關。」李麟沉聲說道。

神尊明顯有些猶豫,即便只是一道分身,她也不想招惹和至強者有關係的人。天知道能夠幹掉十大至尊的人物是否真的戰死了。如果沒死,就算是本尊恢復巔峰也要吃不了兜著走。

「我不想和你為敵,但是這是除去魔尊的最好機會。」神尊沉聲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