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準備好了嗎?」秋海棠立刻問道。

「早就準備好了。」白洛奇點點頭。

「那快點吧,我等一下還有外出一趟。」秋秋海棠說道。

隨後,白洛奇就帶著秋海棠進入空靈界,和上一次一樣,將第二劑的基因血清注射入秋海棠的體內,然後,繼續監測秋海棠的身體情況。

三個時辰后,秋海棠沒有任何反常的隨之清醒。

「沒問題吧?」秋海棠眨著眼眸問道。

「沒有,很順利。」白洛奇點頭應道。

「就差最後一劑了,還是三天後嗎?」秋海棠心裡無疑有多了幾分希望。

「沒錯。」

「那好,到時候,我還是這個時候來。」因為接著要外出辦事,所以,秋海棠也不打算和白洛奇寒暄了,就在她下了手術台,準備離開的時候,就發現一旁的桌子上擺著一盤棋局。

「你自己一個人下棋嗎?」秋海棠不由問道啊。

「是啊,沒事拿來解悶的。」白洛奇應道。

「以前我還小的時候,就經常陪我爹爹下棋。」秋海棠忍不住帶著幾分回憶道。

「原來門主還有這嗜好。」白洛奇笑了笑。

「不過,你下的這盤棋好奇怪!」秋海棠仔細看了下棋盤上的棋局,突然眸光一簇。

「有什麼奇怪的嗎?」白洛奇一聽,不由問道。

「如果不看這邊的棋子,只看另一邊的話,這棋子所擺出的形狀比較奇怪,我好像在哪裡見過……」秋海棠遲疑的應道。

白洛奇聽完,馬上就再看向棋盤,直接忽略自己的棋子,而剩下的也就是魔君裂魂所下的,果然,認真看過後,他就發現魔君裂魂所下的棋子果然呈現出一種奇特的形狀。

「大小姐不是還要外出辦事嗎?」不過,白洛奇馬上不動神色的提醒了一句。

「對哦,你趕緊送我出去。」秋海棠也沒細想,便催促道。

白洛奇立刻送秋海棠離開空靈界,回到屋子后,就開門送秋海棠離開屋子。

等秋海棠走後,他才重新關上屋門,立刻進入空靈界,然後,把棋盤上自己的棋子全部拿開,之後,就根據記憶,開始將魔君裂魂所下的棋子重新一步步擺開,很快的,他就發現這棋盤上圖案就好似一幅幅動態圖,不斷的根據某種形狀變化。

「這究竟是什麼呢?莫非是陣法?但看起來不像,陣法沒有如此毫無規律的特定變化,看起來太過隨性……」白洛奇馬上推測起來。 最後,他乾脆在空靈界中劃出一個區域,在地上刻出了一個大棋盤,然後,開始依樣畫葫蘆的模擬起來。

經過模擬之後,他終於有所發現,原來這棋局上所呈的形狀,是一條移動路徑,而順著這條移動路線移動完后,就會使自己處於一個非常有利的地位,雖然他不明白這是根據什麼原理,但不僅僅是這一盤,包括魔君裂魂和他下的所有棋局,都是如此,每一盤都暗藏著一種移動路徑,變幻莫測,看似雜亂無章,但結果卻是驚人的一致。

「如果不是大小姐提醒的話,我恐怕也不會這麼快看出來。」白洛奇也心知這次秋海棠算是幫了大忙了。

隨後,白洛奇就立刻又進入炎玉天石,召喚出了魔君裂魂。

「魔君前輩,我已經妨礙安你的所有棋局內所暗藏的步法了,不過,這究竟是什麼步法,為何能給人一種立於不敗之地的感覺。」白洛奇不解的問道。

「這步法就叫魔棋步,乃是以棋局中的千變萬化所創,能在處處都佔據對手上風,自然能立於不敗之地。」魔君裂魂見白洛奇已經有所領悟,馬上就應道。

「可是,這魔棋步要如何融合於與對手的交戰之中,畢竟,這麼多種變化,不可能都管用。」白洛奇提出疑惑。

「魔棋步的變化雖多,但目的卻只有一個,那就是將軍,所以,你只要想著如何能夠吃掉對方的大將,那自然就能夠依據當時的情況施展出來,當然,這也要看你是否在這方面有天賦,如果沒有的話,最多只能將魔棋步發揮出普通的威力,但如果你有相當出色的天賦,那魔棋步則能激發你所有的潛力,助你將對手一擊必殺!」 最後的尾音 魔君裂魂說道。

「受教了!」 結婚晚點名 白洛奇聽完,也心知這魔棋步究竟厲害與否,還是取決於他自己。

「好了,我也該走了,不過,臨走前,還是再下一盤吧!雖說我已經只是一縷殘魂,但還是難改嗜棋如命的個性……」魔君裂魂說道。

「這當然可以,但我有些不解的地方,這魔君前輩看起來並非是什麼十惡不赦之人,但卻以『魔君』為號,這其中有什麼緣由嗎?」白洛奇隨口問道。

「這個說起來就話長了,但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不過,你若是有機會到帝家去的話,或許能夠解開你心中的疑惑,另外,我在帝家有個修鍊洞府,裡面有我畢生的收藏,以後它們就歸你了。」魔君裂魂說道。

「多謝前輩。」白洛奇沒想到陪這魔君裂魂下下棋,竟然有著如此的收穫,也算是不枉他的辛苦作陪了。

「下棋吧!」魔君裂魂示意道。

白洛奇點點頭,隨後,便與魔君裂魂再下一盤,只不過,這才下了不過半局,魔君裂魂的殘魂就已經幾乎透明。

片刻之後,就化作魂芒瞬間飛入白洛奇體內,合二為一,同時,魔君裂魂的靈石碑也隨之碎裂入末。

「前輩走好!」白洛奇感嘆一聲。

離開炎玉天石后,白洛奇就開始熟悉魔棋步的精髓,因為魔君裂魂的殘魂已經跟他融合,所以,他也算是掌握了魔棋步的所有訣竅,但要如何應用到實戰之中,還需要一點時間。

就在一切都顯得風平浪靜的時候,驀地,劍靈門那邊卻出了大事,這洪天門的門主洪濤前來拜訪,並且,還帶來一批價值連城的提親禮。

此刻,劍玄殿,秋無道坐在他的門主之位,穩重如山的氣度令人心悅折服,而洪濤就坐在一側,雖說來者是客,但他同樣也是門主,因此,也帶著幾分盛氣凌人的架勢。

「秋門主,這次我前來拜訪的目的主要就是想替令兒提親,希望令兒能迎娶海棠為妻。」洪濤一開口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明了來意。

這時,殿內在座的眾劍靈門長老與幹部,也紛紛嘩然起來,驚詫萬分,因為這這洪天門和劍靈門都是百皇派中的大勢力,若是兩大勢力聯姻的話,那在華天地境絕對會造成轟動。

雖然秋無道也已經有所心理準備,知道洪濤絕對是來者不善,畢竟,他已經知道靈盜團最近的猖獗,與洪天門脫不了干係,所以,對洪天門自然相當提防,但他沒想到洪濤居然會上門提前,因此,這臉色當然也不太好看。

很顯然,這洪濤提親絕非是普通的提親,這眾所周知,洪濤為人陰險狡詐,經常以一些不入流的手段使得周邊的勢力區域屈服於洪天門,所以,這次洪濤突然來提親,肯定有更不可告人的秘密!

「洪門主這突然不聲不響的突然上門來提親,還真是讓我受寵若驚!但令兒文武雙全,英姿不凡,我只怕我女兒配不上啊!」秋無道也立刻找著借口推脫。

「誰不知道海棠可是整個華天地境數一數二的大美人,怎麼可能說配不上呢!我倒是覺得,他們絕對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洪濤也是專挑好話說。

在場的劍靈門眾長老和幹部一聽,都禁不住忍俊不禁,因為誰都知道這洪濤的兒子根本與什麼郎才夠不上邊,長得肥頭大耳,體形圓敦,而且,據說都已經三十歲了,卻才不過王境初階的實力,在劍靈城隨便挑一個王境初階的強者,都比他強的多。

不過,洪濤對其兒子的寵溺,也是出了名的,所以,就算很清楚這事實,但在場的劍靈門眾人也沒人點破,就當作沒聽到。

「洪門主應該知道我女兒從小因為身體缺陷而無法成為武靈者,如果嫁給洪公子的話,並不會對洪公子有什麼幫助,說不定還會拖累,怎麼說洪天門也是名門大派,而洪公子更是未來的繼承人,理應找個實力相當,能夠輔助洪公子的,我覺得我女兒並不是個合適的人選。」秋無道繼續找著借口。

「秋門主這說的是什麼話,雖然海棠並不是武靈者,但也算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所以,我看中的乃是海棠的賢良淑德,端莊穩重,能夠持家,日後等我兒子繼承門主之位,能夠輔佐我兒子打理洪天門的事務那就足夠了。」洪濤顯得心意已決。

「看來洪門主是執意要提這門親事了?」秋無道見洪濤擺明了就是非要提親,也是目光輕簇。

「當然,我想秋門主也應該不會拒絕吧!」洪濤十分精明的反問道。 「這女兒家懂得什麼,要知道如果我們兩家聯姻,那在百皇派那絕對是舉足輕重了,而且,秋門主也應該知道我洪天門和百皇閣的關係,所以,只要秋門主一句話,我覺得海棠應該也不會拒絕吧!」洪濤直接搬出了百皇閣來做靠山。

這洪天門之所以能有百皇閣做靠山,其實,也就是靠著聯姻得到的,當年,這洪濤的妹妹豆蔻年華,但為了讓洪天門攀上百皇閣,不惜犧牲清楚,嫁給了百皇閣已經七老八十的前閣主,這才換來洪天門的今天。

「這個……」秋無道見洪濤今天應該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似乎也顯得一籌莫展,總不能直接下逐客令,正如洪濤所說,以洪天門和百皇閣的關係,哪怕是他們劍靈門都要顧忌三分。

「洪門主這話可就不對了,我雖然是個女兒家,但我的事情我還是能自己做主的。」忽然,殿外一道嬌音隨之響起。

片刻后,就見一襲嬌影盈身走進,出落大方,儀態穩重,正是秋海棠。

「原來是海棠啊,我剛才可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覺得秋門主如果覺得可以的話,海棠你一定也會覺得可以的……」洪濤竟然秋海棠自己送上門,心裡更是得意一笑,覺得今天秋無道是絕對沒有理由拒絕他的提親。

「我爹是我爹,我是我,還希望洪門主能明白這一點。」秋海棠篤定道。

「海棠,不得無禮!」秋無道立刻提醒道。

「無妨無妨!海棠說的沒錯,我是有些心急了。」洪濤一副寬宏大量之色。

「洪門主親自上門提親,雖然讓我倍感榮幸,不過,恕我不能答應這門提親。」當讓洪濤意外的是,這秋海棠竟然會直接拒絕了。

「為什麼?」洪濤登時目光冷沉下來,沒料到秋海棠會拒絕的如此直接。

「因為……我已經決定在半個月後比武招親了!」秋海棠忽然語出驚人。

在場眾人一聽,更是面面相窺,沒想到秋海棠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來應對洪濤。

「比武招親?」洪濤臉色微變,他還真是低估這小丫頭片子的應變能力了。

「沒錯,其實,我的年紀也不小了,也該是時候找個如意郎君,不過,我的愛慕者眾多,實在無從挑選,所以,我只能用比武招親來決定……」秋海棠故作為難道。

「海棠,你真的決定了嗎?」秋無道聽著,禁不住暗示了一句,意思是讓秋海棠不要太勉強。

「秋門主,這算是什麼意思啊!?我都親自上門提親了,現在卻說要比武招親,這不是誠心耍我嗎?」洪濤立刻震怒幾分道。

「洪門主,真不好意思,海棠的性子就是如此,既然她決定的事情,我也說服不了她,不過,這比武招親的事情明日我就會宣布出去,力邀各家族門派的精英前來參加,從中選出最傑出的一位,到時候,我劍靈門也會盛邀令公子來參加比武招親,以令公子的實力應該也能穩操勝券的……」秋無道心知眼下已經騎虎難下,既然秋海棠說要比武招親,那就只能順水推舟了。

「好吧,不過,希望到時候秋門主可別再找什麼借口……」洪濤見秋無道都已經這麼說了,如果他再強人所難,也未必能夠改變事實,所以,目光一沉,隨後就起身拱手離去。

秋無道父女見洪濤離去后,相視一眼,也紛紛鬆了口氣。

「海棠,你真的決定比武招親嗎?這樣的話,可就真的沒有回頭路了。」秋無道也知道自己女兒是在為劍靈門解圍,至少不會讓洪濤的算計得逞,但是,一旦比武招親,那秋海棠也就意味著非嫁不可。

「那有什麼辦法,總不能讓爹爹你為難吧!這洪天門我們是萬不能輕易得罪的……」秋海棠也是無奈應道。

「門主,這洪濤野心勃勃,這次肯定是想利用和大小姐的聯姻來控制我們劍靈門。」

「是啊,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但只怕他不會這麼輕易善罷甘休,就算比武招親,但洪天門的高手如雲,贏下比武招親的勝算很大!」

「所以,我們必須要有萬全之策,最好能讓我們劍靈門的武靈者贏下這次比武招親。」

……

此刻,劍靈門的眾長老和幹部也是交頭接耳的商議起來,紛紛出謀劃策。

「海棠,這比武招親,你打算怎麼個比法?」秋無道立刻對秋海棠問道,因為他知道秋海棠說要比武招親,那就不算只是說說而已,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如果是純粹的比拼實力,那萬一洪天門高手盡出,勝算很大,但如果我們刻意排擠洪天門,這洪天門肯定不會輕易妥協,所以,這次的比武招親既能讓洪天門無話可說,但也要對我們有利。」秋海棠顯然也已經有了想法。

「話雖如此,但恐怕很難,而且,我覺得洪濤未必會真的派自己兒子參加,畢竟,以他兒子的實力,絕不可能有半點勝算。」秋無道有所考慮道。

「洪天門派誰,我們其實不必擔心,反正,這次比武招親的範圍會限定於百皇派內的眾家族門派,到時候,各路強者眾多,再加上各家族門派只給一個名額,並且,將年齡限定到三十歲以下,這樣一來,我想洪天門就沒有什麼優勢可言了。」秋海棠嬌容沉穩的說道。

「大小姐的這個想法不錯,就算我們無法阻止洪天門,但至少可以讓洪天門無法如願以償,而且,如果是百皇閣的高手贏下比武招親的話,我們劍靈門反而能夠藉此魚躍龍門,一箭雙鵰,到時候,洪天門也就無話可說了。」一位劍靈門長老馬上贊同道。

其他眾長老和幹部也紛紛點頭,覺得這樣的規定,應該會讓他們占不少優勢。

「但如果這樣限定的話,我們劍靈門要派誰出戰呢?我們劍靈門中實力較強的王境強者年紀都在三十歲以上,肯定無法出戰,只能到劍靈城中挑選,雖說劍靈城中的王境強者雖然有一些,但論實力,也都剛剛初出茅廬,難當大任啊!」尤長老說道。

「這剛剛晉陞為護衛堂堂主的那個龍玄應該是個不錯的人選。」很快的,就有人提出道。

「是啊,這龍玄才進入劍靈城不久,但實力進展驚人,又是個年輕才俊,是個好苗子。」尤長老立刻說道,因為上一次在武靈百冢的時候,他對白洛奇的印象不錯,所以,自然也推崇道。

「我也覺得龍玄是個不錯的人選。」秋海棠美眸輕簇的點點頭。

「這龍玄不行,換一個吧!」這時,秋無道突然搖頭說道。

眾長老和幹部一聽,立刻不解的看向秋無道,不明白秋無道為何否決了龍玄。

秋海棠看了秋無道一眼,似乎明白自己爹爹的心思,白洛奇雖然是個不錯的人選,但白洛奇身上的秘密太多,如果只是待在劍靈城,或許還可以,但若是讓白洛奇贏下比武招親,成為她的夫君,那就另當別論了。

「海棠,你覺得劍靈城有其他合適的人選嗎?」秋無道接著問道。

「我覺得李雲應該算是不錯的人選,聽說他在上次堂主爭奪戰中的表現,也十分出彩。」秋海棠考慮一下道。 「但李雲的實力恐怕還是差了一些吧!」

「所以,這次的比武招親,我們不比純粹的實力,而是以考驗綜合能力為主,盡量能讓李雲佔據一點優勢,我們也只能做到如此了。」秋海棠說道。

「那就先這樣決定吧,至於具體的安排,明日再議!」秋無道揮手說道。

「李雲那邊就由我去說吧。」秋海棠也徑直盈身而去。

朕有眼疾 因為事情緊急,所以,秋海棠也第一時間趕到劍靈城,到護衛堂找到李雲,說明了眼下的情況。

「大小姐要讓我參加比武招親?」李雲聽完秋海棠說的,也登時一愣。

「沒錯。」秋海棠點點頭。

「可為什麼是我,如果論實力的話,這劍靈門中應該有很多比我更適合的……」李雲不解的問道。

「因為你的年紀剛好符合規定。」秋海棠應道。

「如果這樣的話,龍玄不是應該比我更合適嗎?」李雲不禁道。

「門主不准許龍玄出戰。」秋海棠微微搖頭。

李雲聽完,也是目光一簇,但他立刻猜到其中的原因。

「但這畢竟是大小姐的終身大事啊!萬一我贏了,大小姐豈不是要……」李雲顯然不敢往後面想,雖說他對秋海棠確實有所愛慕,但是,秋海棠畢竟是劍靈門的大小姐,他自認為高攀不上。

「如果你能贏了,那是最好不過的,總比便宜了洪天門的好。如果到時候,你不願意娶我的話,等贏了之後,再悔婚也行,我也不會勉強你。」秋海棠十分直白的應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這能娶大小姐可是天底下無數男人的夢想,但我覺得自己不夠資格。不過,若是大小姐需要我的話,我一定會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李雲信誓旦旦道。,

「你有這份心就可以了。接下來,你就聽我的安排便是。」秋海棠聽李雲的話,自然也安心不少,因為她最擔心的就是會被趁人之危,畢竟,這比武招親不是兒戲,若是李雲能夠贏下比武招親,之後,再悔婚的話,對她來說,無疑是最好的結果。

「我知道了。」李雲正色應道。

「那我先走了。」秋海棠徑直盈身離去。

就在秋海棠前腳剛走,這洛奇一臉笑咪咪的走了進來,對李雲說道,「兄弟,看來我要提前恭喜你了,你這次可是撞大運了,如果能贏下這比武招親,到時候,大小姐就是你的了!」

原來,剛才白洛奇就一直在外頭聽秋海棠和李雲的對話,所以,也知道了比武招親的事情。

「別胡說,這次只不過為了應對洪天門提親的不得已之舉,就算我贏了,也不可能迎娶大小姐的。」李雲一本正經的應道。

「有什麼不可能的,大小姐又不是什麼天上的仙女,你沒必要把大小姐捧得那麼高,最後還是委屈了自己。」白洛奇撇撇嘴道。

「不過,我最擔心的還是我恐怕未必能夠贏下這次的比武招親。」李雲目光輕簇的擔心的道。

「這確實是個令人擔心的地方!」白洛奇贊同的點點頭,因為這次來參加比武招親的,肯定都是各家族門派的年輕才俊,天賦極高的王境強者,所以,如果以李雲現在的實力要在這些王境強者中脫穎而出,恐怕確實有些勉強。

「其實,最適合的人選應該是你,可是門主……」李雲遲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