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瘋了,居然想要自爆?!」

花錦嘶吼:「我寧肯自爆,你也休想抽取我的魂靈!!!」

眼見著它身上靈氣越發強盛,甚至已經有壓過他的趨勢。

蔣常沂氣得險些吐血。

這靈植,居然想要拉著他同歸於盡!

周圍的天地之力突然被攪亂,原本姜雲卿和君璟墨身上籠罩著的氣勢突然變得雜亂起來,姜雲卿和君璟墨身上氣勢開始變得不穩,臉上也都是不約而同的出現了痛楚之色。

「姐姐!」

焱陽驚叫了一聲,察覺到花錦的動作時,一邊瘋狂的催動涅火金蓮,護持著姜雲卿和君璟墨身遭的靈氣,一邊驚聲道:「花錦,停下來!!」

花錦此時神智已經有些不清,他聽到厲喝聲時想要停下來已經來不及。

而那邊宗瑞看著姜雲卿晉陞之勢幾乎快要中斷,周圍的天地之力源源不斷的朝著花錦彙集,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沒人比他更清楚花錦的實力,它雖然未曾受天地之力洗禮,可是花錦也早已經不是尋常靈王之境可比。

一旦花錦自爆,別說是蔣常沂,就是在場所有人怕都逃脫不掉。

「快走!!」

宗瑞朝著凌秦他們暴喝一聲后,便抬腿朝著姜雲卿他們那邊沖了過去,想要先帶著姜雲卿他們離開。 古蠍沒有離開,一直都在門口守著,幫葉雲端把風,以免有人進去打擾。

「有心了。」

葉雲端笑著,沖著古蠍一點頭。

古蠍趕忙湊了上來,稍慢半步,跟在葉雲端身後。

「少爺。」

「你這……有點快啊。」

「老奴家裡,還有兩罈子猛虎三鞭酒,都是百年陳釀。每次嗯嗯……之前,喝上一杯,保證讓您白虹貫日,雄風不倒!」

古蠍壓低了聲音,神秘兮兮的說道。

葉雲端也是過來人,其哪能不明白,古蠍這話里話外的意思?

「鄭重的跟你說一次。」

「剛剛,我和青璇在房間里,什麼都沒做。就是聊了會兒天。」

葉雲端被氣得,臉都是醬紫色的。

「少爺。」

「你這可不光是時間短,事後的臉色……也不正常啊,是不是虛?」

「這不是補的事。」

「這是病!」

古蠍一臉正色,滿是關切。

「我沒病。」

葉雲端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

「還說沒病。」

「您瞅您這臉,黃里透著紫,還稍微帶點綠。正常人能是這臉色嗎?」

古蠍一副「你的痛處我也懂」的樣子。

「我跟你說不清楚。」

「你站在這兒。」

「別再跟著我了!」

葉雲端的心中,有一萬匹草泥馬,呼嘯而過。然後憤憤離開。

古蠍望著葉雲端遠去的背影,是感同身受,痛心疾首。

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

我古蠍一輩子溜須拍馬,見風使舵,今天也要做一回忠臣!

對。

死諫!

「少爺!」

「等等我。」

「你這是病,是病就得治! 重生您好 老奴認識一個巫醫,專治各種疑難雜症,夏風可汗生不出孩子,就是他給治好的。老奴……當年也是他的患者,老奴可以拿人格擔保!」

「滾!!!」

……

「教主。」

「老朽聽霍大人說,綾姑娘的傷勢已經痊癒了,那咱們是不是也該啟程,去白虎澗,見血魔大人了。」

之前,羅天恩是跟葉雲端一起回的陰烏寨,而且還打算住下來。

「不急。」

葉雲端陰沉著一張臉,他還沒有從古蠍的陰影裡面,徹底的走出來。

「十年大劫將至。」

「教主若是能早些跟血魔大人見面,也好早作謀划。」

羅天恩心繫族人安危,著急一點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自有分寸。」

「眼下的當務之急,應該是統一鎮魔界,將你們羅氏族人,全部整編進火龍部落。」

葉雲端沒有接受羅天恩的建議,立馬去見血魔,其實有兩點原因。

第一,羅天恩表現得過於積極,讓他生疑。

第二,其懷疑血魔的忠誠,所以得提前做好萬全準備。

「屬下遵命。」

羅天恩答應的倒是乾淨利索,但嘴角卻明顯有一絲絲的抽搐。

「羅氏部族,你來負責。」

「火龍部落這邊,你找古蠍對接,抓緊時間去辦吧。」

葉雲端現在還拿不準,羅天恩的投誠,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

但不管真假,先把羅氏部族的控制權,拿到手,才是眼前最實際的。

「屬下告退。」

羅天恩領命離開。

葉雲端看著羅天恩遠去的背影,目光深邃,喃喃自語。

「羅天恩,你是人是鬼?」

「金萬年,你一回到鎮魔界,便消失無蹤。到底藏到哪去了?」

「血魔,你被封印在玲瓏塔下這麼多年,變了多少?」

「三位夫人,你們……」

無盡思緒,在葉雲端的腦海中回蕩,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亂。

「力量!」

「力量才是根本。」

「看來在這個時候,我有必要冒險一試,融合石猴精血了。」

葉雲端說的冒險,並非融合失敗,而是修為壓制不住,直接飛升。

天知道。

石猴精血裡面,到底蘊藏了多少力量!

……

葉雲端在陰煞澡澤中心,陰氣最為濃郁的區域,布置了一個巨型法陣,一共九九八十一個陣基,佔地足有十餘畝。

先天聚陽大陣!

此陣是洞天福地,用來製作,陽屬性靈石的。

好婚晚成 與之對應的,還有一個先天聚陰大陣,葉雲端也會,只是暫時用不到。

位面之狩獵萬界 「先天聚陽大陣」一旦激活,其便會開始吸收周圍的陽屬性靈氣,並在九九八十一個陣基之上,凝聚靈石。

「激活陣法!」

「先天聚陽大陣」緩緩運轉起來,但因為葉雲端選擇的這個位置,到處都是陰屬性靈氣,根本就沒有陽屬性靈氣,所以其目前正處於空轉狀態,完全沒有凝聚效果。

「這個力度,應該足夠了。」

葉雲端能夠感受到,「先天聚陽大陣」正試圖從他的體內,掠奪力量。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萬事俱備了。」

「開始吧。」

葉雲端取出那個裝有石猴精血的小盒子,然後深吸一口氣,將其打開。

頓時一股狂暴無比的睥睨氣息,便從盒子裡面奔騰而出,如颶風一般,在周圍肆虐。

葉雲端目光咄咄的,盯著盒子里的那滴精血,心中洶湧澎湃。

「石猴孫。」

「你應該也沒想到吧,多次轉世之後的我,竟然會得到你的精血。」

「來驗證,你我當年的假設。」

「此番,我若能覓得長生大道,史書千卷,必有你石猴孫之名!」

言罷,葉雲端一探手,便將那滴石猴精血,納入掌中,強行吸入體內。

「啊!」

「好疼!」

葉雲端用右手吸納的石猴精血,此刻,他的右手,已經完全獸化,變形,長出了密密麻麻的猴毛。而且蔓延的速度極快。

從右手,到右臂,再到右肩,再到半邊身子,也只不過用了區區十息,眼看著,其就要徹底化作猿猴。

「你不是要變猴子嗎?」

「我陪你!」

葉雲端主動變身巨猿,太古魔龍晉級王階五品之後,其身型再次暴漲,已經達到了恐怖的十五丈。但這跟石猴血統的如意金身相比,卻只是小巫見大巫。

如意金身,可以自由變化大小。

大,可頂天立地。

小,可宛若塵埃。

葉雲端若能將這石猴精血降服、吸收,其第一個獲得的血脈神通,便是此術。

另外,石猴血統還天生靈目,品級遠在夜叉族的青眼之上! 無論如何,姜雲卿和君璟墨是他師弟師妹,更曾在試煉塔中救過他。

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葬身在此。

哪怕他們破虛失敗,至少也要保住他們性命。

那邊蔣常沂也是面露駭然,當感覺到花錦身上的氣息之時,低罵了一聲「瘋了」之後,一把便鬆開了花錦的魂靈,轉身就想朝著遠處離去。

這該死的靈虹草,竟然寧肯自爆也不肯讓他將魂靈抽走!

……

周圍的那些人見到蔣常沂突然離開,都是紛紛色變想要朝外走。

而凌秦等人想要抓住宗瑞已經來不及,眼見著宗瑞朝著姜雲卿他們那邊衝去,而花錦身上的氣息已然狂暴到了極點,凌秦只能狠狠一咬牙轉身朝外逃離。

「走!!」

他剛一轉身,就見兩道黑影朝著宗瑞追去。

凌秦驚愕道:「貝柏,杜天慶!!!」

只見貝柏和杜天慶以骨鞭和巨劍懸浮身前,抵擋著周圍瘋狂肆虐的天地靈氣,極快的到了宗瑞身旁,三人頂著花錦周圍幾乎快要爆裂開來的天地靈力,想要將姜雲卿二人拉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