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我,我們德魯伊的獸語術舉世無雙;有這個天賦,我可以輕而易舉的知道哪裡有高級魔獸;運氣好的話,還可以發現上古遺迹;我們合作,你帶著你的魔法傀儡,我們絕對可以收穫巨大的。」

「而且我告訴你,魔獸森林還有很多的奇特魔獸,你們人類都接觸不到的;遇到落單的精靈,也可以抓過來;如果運氣好,遇到生命之泉,那更是天大的好事。」

「哦,對了,你那個朋友是亡靈龍吧,我知道很多上古戰場,哪裡有很多的巨獸屍體;龍族,比蒙巨獸,上古巨人,各種各樣,多的你想象不到。」

「相信我,只要我們合作;敢於冒險,就肯定能夠收穫巨大。」

德魯伊不斷的開口,凱諾卻始終保持淡淡的微笑;這讓德魯伊有些吃不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打動凱諾。

他可不想將自己的小命覬覦凱諾的心軟,他必須抓住機會逃生;要不然的話,很大的可能是死路一條。

「不用擔心我會殺你,因為你的條件已經打動我了;對我而言,有一個朋友比有一個人敵人要好的多。」

「正合我意。」

儘管德魯伊一副完全贊同的樣子,但是心裡卻不那麼認為;凱諾的機甲戰士絕對是一個秘密,沒有人可以在知道的情況下活著。

尤其是他們剛剛見面不久,並沒有太多的了解;至於完全相信,那更是不可能。

凱諾命令之下,一個機甲戰士走向德魯伊;而德魯伊則是一臉的微笑,將幻妖交了出去。

就在機甲戰士接到幻妖的同時,德魯伊突然變身穿山獸;隨後身上土黃色光芒閃動,以最快的速度沖入地下。

「我說了不會攻擊就不會攻擊,你還是不相信我。」

凱諾無奈,他知道德魯伊不會將幻妖殺了;那樣的話,就會徹底得罪凱諾;凱諾的激光炮,那可不是吃素的。

他給自己留一線,再利用機甲戰士擋住其他機甲戰士的視線;利用將幻妖交出去的瞬間,以最快的速度變身穿山獸逃跑。

他沒有十全的把握,但是他卻只能這樣做;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的可能;他不相信凱諾,不相信凱諾會放了他。

事情比他預想的要好,凱諾並沒有對他發出攻擊;他也清楚,這是因為他沒有殺死幻妖,要不然凱諾肯定會追著殺他。

「希望下次遇到的時候我們可以合作,無論你得不得罪我,都不需要躲藏。」

凱諾的聲音在森林中回蕩,德魯伊卻是不斷的向下狂鑽;直到他認為安全的時候,才停下來滿身大汗,大口的喘著粗氣。

總算,安全了!

被抓住的幻妖此時已經清醒過來,雙爪不斷的抓向凱諾;同時頭頂白色獨角放出白色熒光,似乎在發出幻術攻擊。

「小傢伙,不要再幻想了;你的攻擊不錯,精神力很強大;但是相比較而言,卻比我差一點;就是那一點,我雖然還身處幻境,但是自保綽綽有餘。」

「乖乖的聽話,讓我把你收為魔寵;要不然的話,你可能要吃苦頭了。」

幻妖這類的稀有魔獸,它們的靈智都是非常高的;基本上過了四級,就可以聽懂人的話。

只是想要讓他們乖乖投降,可能性幾乎沒有;尤其是凱諾這樣,僅僅比幻妖精神力強大那麼一丁點的。

幻妖不斷的掙扎,額頭獨角不斷的放出熒光;此時的它自然是不甘心,只不過卻拿凱諾無可奈何。

「小傢伙真不死心,看樣子得讓你吃些苦頭了。」

凱諾神色一冷,緊接著手上用力一捏;那幻妖怪叫一聲,居然一吐舌頭,直介面鼻流血而死。

看到這情形,凱諾頓時情不自禁的笑了;不得不說這幻妖真的很聰明,居然還會裝死;只是他再聰明,凱諾卻不會被他騙了。

燃靈之火出現在手心,貼近幻妖的瞬間,幻妖立刻瘋狂的掙紮起來;儘管燃靈之火還沒有威脅它的能力,但是一定傷害還是有的,尤其是那無比痛苦的感覺。

此時周圍的幻術消失,幻妖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看的凱諾微笑不已,此時的幻妖終於算是老實下來了。

剩下的事情自然簡單很多,凱諾布置了一個認主魔法陣;幻妖儘管百般不願意,可是最後依然妥協了;認主的順利,讓凱諾懷疑這是不是幻術。

儘管認主之後凱諾實力沒有提升,但是他的精神力卻是瞬間暴漲幾乎一倍;這讓他心中狂喜,如此這般的話,他的燃靈之火威力就會大大增加,所操控的範圍自然也會提高。

魔寵的安置問題不需要麻煩,因為魔寵都有自己的魔寵空間;唯一的區分就是體型越大召喚時間越長,像幻妖這樣一尺大小的體型,基本上瞬間便可以召喚出來。

即使不召喚,魔寵的增幅也在;而因為幻妖的特殊性,凱諾自然不會輕易將其召喚出來;萬一被誰發現,估計會引來不小的麻煩;畢竟認主的魔寵不可以輕易改變認主,但是殺了之後,魔核和獨角依然是極品魔法材料。

與經寶再次匯合的時候,樂安安和波娜娜也在旁邊;此時的樂安安盯著凱諾滿臉的期待,不斷的在凱諾身上看來看去,自然是想要尋找幻妖的蹤影。

他不知道凱諾魔法師的身份,自然也就不會認主;那樣的話,幻妖抓回來自然是放在外面。

「怎麼了?沒有抓住他嗎?」

經寶淡淡的開口,卻是發出眼神詢問;凱諾搖了搖頭,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我已經把他攔下來了,可是德魯伊太瘋狂,居然直接殺死幻妖,將魔核吞了;以我的實力和他拚命是兩敗俱傷,所以只能放棄了。」

凱諾的說法無可厚非,不過聽到他的話,樂安安還是滿臉的失望;倒是波娜娜一副疑惑的樣子,顯然她對於經寶的欺騙依然耿耿於懷。

如果沒有把握和別的想法,凱諾怎麼可能一個人追過去;不過德魯伊憑藉實力孤注一擲直接殺了幻妖吞掉魔核,這個可能性的確很大;畢竟對於德魯伊來說,他只要魔核就可以了。

儘管內心非常的失望,但是樂安安卻沒有說什麼;別人已經儘力了,她也沒有能力怪罪別人。

只是對於凱諾的話,波娜娜並不是那麼確信;她同樣不知道凱諾是魔法師,只認為凱諾和德魯伊肯定有什麼暗地裡交易。

要不然,經寶完全沒有必要引開她;而凱諾,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會空手而歸的人。

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很快一群人便出現在他們的周圍;這些人全部身穿統一傭兵服飾,而且凱諾剛剛見過他們胸口的標記。

利刃傭兵團,他剛把人家副團長索加滅了;雖然這些人肯定不是來找麻煩的,但是凱諾還是有點小鬱悶的。

領頭的是一個中年傭兵,實力不差,似乎已經達到了初級大劍師頂峰,只差一步便可以進入中級大劍師。

有大劍師坐鎮,這利刃傭兵團也算是中級傭兵團中的高等存在;只是對於凱諾和經寶而言,依然不算什麼。

別的不說,無論是亡靈聖龍還是亡靈比蒙巨獸,實力都比大劍師強一線;再加上聖靈甲,那自然是不用說。

凱諾和經寶不怕利刃傭兵團,波娜娜和樂安安同樣也不怕;甚至於看到傭兵團,波娜娜反而神色一松。

「幾位朋友,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到我們利刃傭兵團的其他人;有一個副團長叫做索加,他應該就在附近的。」

那個大劍師非常客氣的樣子,倒是贏得了凱諾等人的好感;而波娜娜則是擺出一副高傲的樣子,隨意的開口說道:

「利刃傭兵團,你是加利尼亞團長吧;我聽過傑克叔叔說過你的事情,聽說你們最近剛招募了一個魔導士。」

「傑克,你是波娜娜小姐!」

加利尼亞表情一僵,緊接著滿臉的微笑;此時不用想也知道,波娜娜的身份肯定非同一般。

「加利尼亞團長,我們並沒有看到你們利刃傭兵團的其他人;不過我們在追捕一個德魯伊,不知道您可不可以幫忙。」

幻妖的魔核即使被德魯伊吞了,短時間內也不可能被消化;只要將其抓回來,配合幻妖的獨角,也可以製作出厲害的魔法道路。

原本只是她和樂安安,自然是沒有把握;現在多出了一個傭兵團,還有一個大劍師,那就有希望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利刃傭兵團願意為您效勞;我們擁有最好的斥候,只要那個德魯伊還在,估計很快就會找到的。」

加利尼亞拍著胸脯保證,這對於他而言並不是什麼大事;如果因此能夠和波娜娜的家族套上關係,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遠處一道亮光衝上天際,加利尼亞頓時面色一喜;顯然,這是利刃傭兵團的信號,前面的斥候肯定是發現了什麼。

「波娜娜小姐請跟我來,從現在開始,我會保證您和您朋友的安全;前面發現了一些事情,說不定就有德魯伊的行蹤。」 加利尼亞帶著利刃傭兵團所有人來到信號發出的地方之後,看到的卻是十幾具屍體;以加利尼亞對於自己副團長的熟悉,自然是認出了索加的屍體。

「怎麼會這樣,是誰殺了他們;這樣的傷害,難不成是火系魔法師。」

所有人都是被激光強行燒死,看上去與火系魔法師的攻擊差不多;但是激光攻擊均勻,與火系魔法師大相徑庭;不過這些人沒見過,自然完全不知道。

「團長,這裡有大地之熊的腳印!」

「團長,這裡有穿山獸的腳印。」

很快有傭兵便發現了大地之熊和穿山獸的腳印,那是德魯伊變身留下來的;知道德魯伊變身的波娜娜和樂安安頓時疑惑不已,自然知道是德魯伊在這裡與別人發生了爭鬥。

只不過,德魯伊變身的大地之熊和穿山獸,似乎都是火屬性的,根本就不具備這樣的攻擊特性。

「不對啊,無論是大地之熊還是穿山獸,那都是土屬性的;這火焰攻擊是怎麼回事,難不成大地之熊是雙系!」

「就算是這樣,大地之熊也不應該攻擊穿山獸啊;看這痕迹大地之熊和穿山獸應該都是六級,可是這火系攻擊,卻是趨向於七八級;七八級,怎麼會出現在試煉之森呢?」

加利尼亞滿臉疑惑,自然是非常不解;而波娜娜看了一下,卻是再次開口說道。

「這些屍體分佈範圍不一樣,很顯然是先後受到攻擊;但是周圍並沒有燒焦的痕迹,應該是遠距離單體魔法攻擊;除了魔法師,魔獸根本就做不到。」

「只是按這樣來推算的話,這個魔法師最起碼也應該是中級魔導師;魔導師,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儘管波娜娜也猜測此事和凱諾有關,但是魔導師的攻擊卻將凱諾否定;即使凱諾魔武雙修,也不可能如此年輕到達魔導師。

魔導師,在神魔大陸那可都是老頭子;沒有五六十歲,根本就修鍊不到;最近一萬年天賦最好的魔導師,那也是三十歲,而且最終不知道什麼原因,止步於高級魔導師。

而且魔法的修鍊只是固定的冥想,突破都靠頓悟;所以修鍊要比武者要難得多,這從整個神魔大陸上劍聖和法聖的數量,就可以輕而易舉的看出來。

只不過同樣是一個很難解決的問題,那就是魔導師來試煉之森幹什麼;無論是什麼理由,似乎都不合適。

眾人一陣猶豫,突然聽到一陣腳步聲傳來;聽起來似乎同樣是人類,而且數量不少。

不過片刻的功夫,一群傭兵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領頭的是一個身穿火紅色魔法袍的火系魔法師,實力達到了中級魔導師的地步。

「烈火傭兵團,你們出現在這裡幹什麼?」

加利尼亞看到那個魔法師,頓時面色一沉;他們利刃傭兵團和烈火傭兵團可是生死仇敵,烈火傭兵團完全可以殺死他們的副團長索加。

而且,烈火傭兵團的烈炎是中級魔導師,的確擁有這個實力;烈火傭兵團那麼多人,索加等人跑不了也是無可厚非的。

「我們怎麼就不能夠出現在這裡,怎麼了,人死了就找我;難不成,我們烈火傭兵團有那麼好欺負!」

烈炎撇了眼地上的屍體,不屑的說道;不過下一刻,其目光一凝,不由的驚疑一聲。

「這屍體不對勁啊,怎麼會被燒成這樣;似乎,不是魔法造成的。」

烈炎滿臉的驚訝,盯著幾具屍體不斷的左看右看;半天之後,卻是連連搖頭。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怎麼會這樣呢,太奇怪了!」

「怎麼了,烈炎先生,這些屍體有什麼奇怪的嗎?」

波娜娜略微遲疑,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同時樂安安和加利尼亞也露出奇怪之色,似乎也想聽聽烈炎的看法。

看了下波娜娜,烈炎眉頭一皺;下一刻,便認真地說道:

「這些屍體似乎瞬間被燒焦的,不像是魔法造成的;如果是魔法,火焰不會立刻熄滅,肯定會燒到周圍;可是你們看周圍,什麼痕迹都沒有。」

「可是不是魔法,我卻沒有聽過其他的可能;就是魔獸,也同樣如此。」

「所以我說奇怪,太奇怪了。」

「我是武者,對於魔法沒有太大的發言權;不過,我在問一遍,你們烈焰傭兵團來這裡幹什麼。」

加利尼亞冷冷的再次開口,語氣非常的不善;利刃傭兵團死了一個副團長,這件事總需要一些交代。

不管這個交代是誰付出的,必須都得有;而烈焰傭兵團,絕對是個不錯的選擇;尤其是魔法師,在近戰的時候可是完全比不上武者的。

而他之所以非要找烈焰傭兵團的麻煩,是因為在身邊有波娜娜這個看客;畢竟這一次也算是幫到了波娜娜,說不定可以藉助其家族勢力狐假虎威。

加利尼亞的想吧,烈炎自然不知道;就算是他知道,也根本就不會害怕加利尼亞;魔導師的超然身份,可以讓他輕易對付很多的事情。

「沒錯,你的那些手下都是我殺死的;用刀,一刀一刀的砍死。」

烈炎滿臉的不屑,一隻手卻是緊握魔法杖;只要有絲毫的不對,他會立刻防禦。

周圍的傭兵眼看情形不對,立刻目光凝視對方,緊接著一手按在劍柄上滿臉的警戒,隨時準備出手攻擊。

波娜娜身形微微上前,擋住樂安安;以高級魔法師的脆弱,可是經不起這些大劍師和劍師的波及。

凱諾和經寶就在波娜娜的旁邊,神色平靜;微笑的看著烈炎,讓烈炎頓時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烈炎,我再問一遍,你老實回答我,我的副團長是不是你殺得。」

「卧槽,老子說是!」

被一個大劍師連續挑釁,烈炎頓時惱怒不已;其一揮魔法杖,三道火紅色的盾牌立刻浮現在他的身上。

幾乎是與此同時,烈焰傭兵團所有傭兵一聲大吼,紛紛拔劍沖了上去;加利尼亞滿臉的譏諷之色,卻沒有立刻出手攻擊。

直到烈焰傭兵團的人衝上來的時候,加利尼亞才冷冷的說一聲:

「放!」

後面早就準備好的弓箭手紛紛發出利箭攻擊,儘管數量不多,但是卻也讓烈焰傭兵團速度一緩。

也就是這一緩的瞬間,加利尼亞瞬間劈飛兩個劍師;其身影閃動之下,已經來到了烈炎的面前。

就在加利尼亞重劍準備劈下去的一瞬間,烈炎的臉上突然露出一絲得意;如此情形,自然是讓加利尼亞眉頭一皺。

只是此時他已經來到烈炎的面前,攻擊已經發出;即使現在有什麼無法掌控的變化,那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與君共江山 「爆!」

烈炎一聲低喝,其面前兩面火焰盾牌瞬間自爆而開;那恐怖的威力,當即讓加利尼亞面色大變。

如此恐怖的威力,隔著如此近之下,加利尼亞自然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而在他的記憶中,這似乎是魔導師除了禁咒之外所能發出最強的魔法之一盾爆術。

將其封印在魔核中,那最起碼也需要八級魔核;而以烈焰傭兵團的能力,頂多也就能對付八級魔核了。

心中充滿了惱怒,加利尼亞卻是立刻將都是爆發而出;銀白色的鬥氣覆蓋全身,立刻擋住了大部分的攻擊。

儘管看不到烈炎,但是加利尼亞還是憑藉著感覺,對著剛才的方向,全力發出攻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