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有用嗎?我感覺慕辰已經魔障了。」

「是有點。都說醫生對自己的身體狀態都會非常了解,但是我覺得這醫生要是入了入魔,那是比一般人還恐怖的。」

「對了,吳家那位不是在我們這裡嗎?如果她去說的話,蘇先生會不會聽進去?」

「吳賀?」秦琛眼瞼微垂,沉思了片刻,嘴角的弧度卻是又大了。

「也許有可能,但是也有可能會更糟。原先我以為這女人是針對我而來,現在看來,她也許並不單單是針對我,而像是要報復,慕辰,似乎是就是她報復我的第一步。」

「對了,我讓你查的資料,你查到的嗎?她的身份。」

Ken在塑料袋裡一陣翻找,卻是拿出了一堆病例和孤兒院的資料。

秦琛眼皮跳了跳,不明所以的等著解釋。

Ken隨意翻開了幾分資料,那些孤兒們都是男孩。

而且還有有著一個特點,和他兒童時期很相似。

「你的意思是……」秦琛忽然心裡的預感更不祥了。

她一直都知道那個假冒的嬈嬈的女人是有預謀的,卻是不想她竟然還知道自己兒時的長相。

正要開電腦進黑網資料庫,Ben卻是又將一張報紙放在了他面前。

那是M國紐約一家專業整形醫院發生瓦斯爆炸失火的新聞。整形醫院裡的所有醫生和患者一共幾十人都在爆炸中喪生了。

可是這和那個女人有什麼關係呢。

難道說那個爆炸是人為?

秦琛忍不住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他自問自己不是什麼善良的使者,卻也不曾這般遊戲生命!

那可是幾十條活生生的人名啊!

「還有這個……這是我從小少爺的電腦里截取的信息,玉先生曾經在一個月前,提醒過夫人,小心南宮家的南宮嫣然。」

「若是我沒記錯的話,南宮嫣然小姐,應該是當初住在我們家的那位吧……可是我不記得她喜歡老大你啊……」

Ken還在推斷著,然而秦琛的心,已然冷到了谷底。 秦琛自問自己不是一個濫情的人。

他感激南宮嫣然救了自己,可也正是她,讓他不得不和嬈嬈分離了五年。

而且,他已經不止一次拒絕過她的心意。也提出了願意用任何東西來償還她的恩情。

可為什麼她就要死死盯著自己呢?

他哪裡好了?

「老大?」

冰冷的氣息蔓延在房間,Ken忍不住又將空調調高了幾度。

秦琛垂眉,眼睛死死地盯著桌子上的文件。

頭一次覺得,一個女人竟如此可怕。

「要不要把這些東西給蘇先生髮一會,我想有這些證據在,他應該不會……」

「你先出去吧,慕辰那裡……」

「容我想想……」

秦琛打斷了Ken的話,兩隻手抱住腦袋。

這還是Ken這些年來第一次看到秦琛如此糾結。

忍不住為老大和蘇慕辰之間的情義嘆息。

也為那幾十條人命動容。

他轉身出了書房,也順勢關掉了檯燈。

黑暗再次降臨,秦琛的身影淹沒在那無盡的黑夜中,幽黑的眼眸里,縈繞著痛苦和無奈。

M國某不知名小鎮。

蘇慕辰本以為那一吻之後,氣氛會變得很尷尬。

可沒想到是,他走進房間,陸嬈嬈和平時並沒有什麼區別。

「洗手吃飯吧。」

女人腰間系成綴著藍色小花的圍裙,從廚房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蘇慕辰下意識的點點頭,帶著傻笑去洗了手。

簡單卻又精緻的家鄉菜,一個漂亮的像是櫥窗里買回來的小男孩。

古老的唱片機里,播放上上個世紀最流行的金曲。

柔軟的燈光打在桌案上,就連桌布也是精心挑選過的粉色小方格,透著擋也擋不住的溫馨。

蘇慕辰坐在餐桌前,看著面前的一切,只覺得自己似乎置身於夢中。

明明所有的飯菜都上齊了,他卻是遲遲沒動筷子。

「怎麼了?不合胃口嗎?」陸嬈嬈將湯勺塞進他手裡。

似有若無的香氣讓他陷的更深了,蘇慕辰虔誠的捧起湯碗喝了一大口。

「不,很好喝,我就是覺得……」

「噓……不要說話,這樣會破壞掉美味哦!」

女人調皮的沖他眨了眨眼睛,透著狡黠的眼睛讓他好一陣失神。

蘇慕辰點點頭,無聲的吃著盤中食物。

不一會,一頓晚餐便在安靜且溫馨的氣氛中結束了。

小傢伙將自己的碗筷放入廚房之後,便乖巧的做作業去了。

陸嬈嬈則是把他趕到了沙發上,自己去收拾桌子和碗筷了。

不多時,廚房便傳來了嘩嘩的水流聲混著女人低聲不成曲調的吟唱。

這簡直是就是他想象中的一切最美好的樣子!

正如秦琛所說的那般。

此刻的蘇慕辰已經墜入了他給自己編織的美夢中。

「慕辰,陪我喝一杯好嗎?」

家庭主婦般的陸嬈嬈收拾好了廚房,又重新回房間換了一件衣服。

那是一件白色的睡袍,袖口和領口綉著類似。

面料是麻布的,並不性感,將女人包裹的嚴嚴實實。

然而也正是這種單純和質樸,反而使得她的氣質又提升了一截。

他們這處別墅是蘇慕辰精挑細選的。

原本是打算送給秦琛和嬈嬈當禮物的,可還未送出去,他們便遭遇事故分開了。

這裡環境優美,不遠處便是一處天然的湖畔。

兩人坐在院子里,欣賞著美酒。

蘇慕辰掃了一眼桌子上的酒杯。

那是自己前些日子和陸嬈嬈一從去超市採買時帶回來的,十幾度,並不是什麼名貴的牌子,通常都是用來煎牛肉的。

「抱歉,讓你們跟著我受苦了。」

他端起酒杯,劣質紅酒的乾澀讓他那個挑剔的胃部有些不適應。

不是他買不起更貴的紅酒。

而是因為吳家的原因,他在整個M國上流圈裡名聲已經壞了。

陸嬈嬈不以為然的聳了聳肩,滿滿的吞咽著那深紅的液體,虔誠的宛如一個信徒,在飲著上神賜下的瓊漿玉露。

優雅的讓蘇慕辰不忍心移開眼睛。

「怎麼會呢?我覺得現在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

她說道,又為蘇慕辰添了一杯。

仰望著星空,她脫掉了鞋子,露出了白皙的腳腕。

在她的左腳上,戴著一個金色的腳鏈,蘇慕辰好奇的目光還未更加深入,酒杯已經又回到了他手中。

「無拘無束,沒有那麼多紛紛擾擾。也不用再因為自己的身份而去控制自己的言行,這一天,我想了很久呢。」

蘇慕辰眉頭微蹙,忍不住又為她擔憂。

「嬈嬈,你在玉家很不好嗎?」

「也不能算不好吧,慕辰,你沒有去過那裡,你不會懂得,在隱世家族,你的地位越是尊貴,同時你背負的壓力和責任也就越重了一分,坦白來說,雖然我失去記憶了,但是我還是挺羨慕做陸嬈嬈的日子呢。」

伴隨著時間流動的痕迹,女人的臉在黑夜中也漸漸地看不清了。

借著微弱的燭光,蘇慕辰看到陸嬈嬈在凳子上蜷縮成了一團。

那麼孤單,那麼瘦小。

他忍不住放下酒杯,又湊到她身前。

一把將那冰涼的手緊緊的攥在手心。

「嬈嬈,不怕,你本來就是陸嬈嬈,以後做自己就好。」

「可……我沒有了記憶啊……也沒有了秦琛……」

女人含糊不清喃呢著,一拳拳打在了蘇慕辰的心窩裡。

腎上腺素激素分泌,他攥著陸嬈嬈的手又緊了一分。

「沒事,你還有我……只要你願意……」

夜忽然安靜了。

陸嬈嬈既沒有答應,卻也沒有將自己的手從他手中抽出。

蘇慕辰依舊單膝跪在地上,虔誠的宛如信徒。

他的心七上八下的跳動著。

許久之後——

耳邊是一聲微不可聞的嘆息。

「慕辰,再陪我喝一杯吧……」

蘇慕辰的心在瞬間墜落,卻也沒有表現出任何過激的行為來。

他接過陸嬈嬈遞來的酒杯,一杯又一杯的飲著,直到失去了意識。

翌日,他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那是幾條來自銀行的簡訊提醒,讓蘇慕辰好看的眉毛擰在了一起。

點開一看。

那是他當時結婚時和吳賀共同的理財賬戶。

離婚時他凈身出戶,卻是忘了還有這麼一個東西沒有分割。

只是他不明白。

怎麼好端端的,吳賀忽然開始動用這個賬戶了,還是只划走了一半,到了另一個他聽都沒聽過的化妝品公司去了。

來不及思考,一隻素白的手忽然搭在了他的胸前。

蘇慕辰一怔,低頭一看,頓時驚住!

他這是在哪?

為什麼會裸著。

還有這個女人的手……淺粉色健康的指甲,隱隱透著熟悉。

他的心,在這一刻已然蹦到了嗓子眼裡。

他足足呆坐了一份多鍾,才鼓起全身勇氣回過了頭。

在看到陸嬈嬈那張再熟悉不過的臉上,他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愣住了。

「唔……」

「冷……」

杯子被人掀開,夢中的女人布滿的喃呢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