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我女朋友被你們害得要毀容了!你還想要狡辯?」

花襯衣男人眼神頓時就凶煞了起來,就像是要打人一樣。


夏露被嚇得趕緊後退了好幾步。

看熱鬧的人群也在交頭接耳,大概都在議論女人身上長的肉芽。

又有人小聲說:「剛才你還說要進去鬼屋玩玩,看你還敢不敢去!」

「那你們想怎麼樣?」夏露快哭了出來,說:「我們鬼屋真的沒問題,各項證件都有,裝修絕不會讓人過敏的。」

「哼!你說沒事兒就沒事兒?誰知道你的證件是不是假的?賠錢!立刻就賠錢!不然我馬上報警!」

滿臉紅斑的女人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模樣,指著夏露的臉,唾沫星子亂飛。

「對啊!都害得人毀容了,肯定要賠錢!」

「不只是要賠錢,還要報警,這種無良鬼屋怎麼能夠開的下去?這不是坑人嗎?」

「而且什麼樣子的道具會讓人胳膊上冒肉芽,肯定是過敏了起來的疹子,拿著人健康開玩笑,太黑心了!」

人群之中也有人帶起節奏,喊了起來。

夏露眼眶裡面一下子就滾落出來了大顆大顆的眼淚,拿出來手機,就要給吳淵打電話。

人群之中,卻突然伸出一隻手,拉住了夏露的手腕。

夏露嚇了一跳,立刻就要掙脫。

「是我。」

吳淵走到了夏露的身邊。

夏露驚喜無比,也格外委屈的說:「老闆,有人訛我們。」

「我都知道了,我來解決。」

吳淵剛才就到了商場,五樓的人群太多,雖然這些普通人已經擋不住他,但是他也不能直接動手推搡。

那些人交頭接耳之間,吳淵也聽明白了事情的起末。

「你就是這個鬼屋的老闆?」

花襯衫男人,一副看到冤大頭的模樣,跳過來就抓住了吳淵的胳膊。

「五萬塊錢!我自己帶我女朋友去看病,以後和你們怎麼樣都無關了,不然的話!我們就投訴到工商局,還要報警!」

吳淵輕聲說了句:「五萬對么?」

花襯衫男人眼中一喜,以為吳淵怕他們鬧事,答應給錢,立刻就說道:「五萬塊錢要的不多,我女朋友都被你們鬼屋弄毀容了,治療費,住院費,整容費,最多才夠得上三分之一!」

「五萬塊錢的確不多,可我憑什麼要給你?你女朋友長得像是個芋頭,與我鬼屋何干?」

吳淵轉而諷刺的說了句。


花襯衫臉色一變,那胖女人也臉色漲紅,聲音尖銳的叫到:「你想要抵賴么!我進去你這裡之前,明明好端端的,皮膚又白又嫩,現在弄成了這個鬼樣子,問你要五萬,已經是便宜你們了!」

「是么?你確定你臉上的,是在我家鬼屋弄的?為什麼你男朋友臉上沒有?」

「你別想推卸責任,每個人皮膚都不一樣,你這裡就是有問題。」

夏露小聲的在吳淵耳邊說:「老闆,咱們報警,還可以看監控,這個女人太噁心了。」

吳淵本來也是這個打算,商場裡頭處處都是監控。

隨便拿出來放一段,也就真相大白。

就在這時,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忽然響起。

「小吳老闆,你怎麼鬧出這樣的事情,鬼屋出現安全事故,會讓商場也跟著受牽連的。」

周經理從人群中擠了進來,一副質問吳淵的模樣。

夏露立刻就解釋道:」周經理,不是我們鬼屋的問題,這女人臉上本來就有紅斑,進鬼屋裡面出來,根本就沒有過敏任何東西,她非要誣賴是我們的責任。你來的剛好,只要把監控調取出來,馬上就知道真相了。」

花襯衫臉上露出一絲微慌,那女人也明顯沒了多少底氣。

周經理卻微眯著眼睛看著吳淵,說了句:「我聽到五樓這裡出事兒了,馬上就看了監控記錄了。這位女士的確進去你店鋪的時候好端端的,臉上沒有什麼東西,現在弄成了這個樣子。吳老闆,你不但要給他們賠償,還要給我們商場一個交代的。」

「如果這件事情影響太惡劣,那麼商場有權拒絕你在這裡開設鬼屋。」

周經理並沒有靠近鬼屋的門,離得遠遠的,說話語氣也一副大義凌然的模樣。

上午的驚嚇,讓他一直心有餘悸,認定了吳淵的鬼屋裡頭不不幹凈。

並且他也心有不甘。

趕走了吳淵,唐德許諾的錢他就能拿到手。

花襯衫立刻就走到周經理身邊,給他遞了支煙,笑著打了個招呼,說:」還是商場經理說話公道。」

緊跟著看向吳淵,冷笑了一聲說:「現在就只是五萬塊錢,趕緊拿錢了事兒,不然鬧大了,你可就不只給這麼點兒了。」

夏露睜大了眼睛,眼眶又泛紅了起來,說:「周經理,你怎麼能睜眼說瞎話呢?」

周經理的表情頓時就難看了起來,說:「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堂堂一個商場經理,還會說謊不成?」

他說話語氣很兇,夏露被嚇的躲在吳淵的身後。

吳淵眉頭微皺了一下,說:「既然這樣,周經理你直接把視頻放出來吧,大家都看看,如果真的是我鬼屋的問題,我立刻就關門,並且賠錢。」

周經理冷笑了一聲,說:「商場的監控,是隨便能放的么?警察來了都要出示搜查證,怎麼可能在這裡放出來?你以為是菜市場?」

「哦?那就憑周經理一句話,就直接說我鬼屋有問題?」

」我可沒有空口白話,我看過了視頻,證明這兩位顧客說的是真的,他臉上又的確有紅斑,在場的客人都可以作證,周老闆,你想抵賴也抵賴不掉吧?並且這兩位顧客還有照片,證明胳膊上的確長了東西。「

本來,只是遇到兩個無賴想要訛錢,很簡單的事情,只要拿出來商場監控就能立刻解決。

吳淵並沒有想到周經理會突然橫插一腳。

或者說,周經理根本沒有進入吳淵的視線中,讓他直接忽略了有這樣的人存在。

吳淵也升起了一股煩躁,上午他本就沒興趣對周經理這樣的跳樑小丑做什麼,只是小玉嚇了嚇他。

現在他又借著職權,給自己引來麻煩。


最厭惡的人不過就是這樣,不停蹦躂的螞蚱,做不了什麼,卻讓人心煩。

中指的傷口,並沒有完全癒合,稍微一捏,就伸頭出來了鮮血。

周經理就在他身邊站著,吳淵抬起手,輕輕的拍了拍周經理的肩膀,在這個過程中,他迅速畫下了一道符。

茅山術入門篇中,符纂的介紹有很多。

吳淵學會的足足有四道,一共分為:」驅鬼符,鎮鬼符,護身符,以及他是用在周經理身上的真言符了。

驅鬼符可以驅散逼近的鬼魂,鎮鬼符的作用是定住鬼魂,護身符則是他給謝思雨姐弟,鬼魂無法接近身體。

真言符的作用,就是針對普通人的了。

正氣加持之下,被施下符的人,在一段時間內都會被正氣引導身體。

不管思想是什麼,不會做任何違背良心的事情。

不過會受到性格的一定影響,換而言之,就是一個痞子被用了真言符,他會說好話辦好事,可這話語裡面也肯定少不了罵娘。

「你想做什麼!」周經理被嚇了一跳,生怕吳淵被他逼急了,直接動手。

「沒什麼,周經理,就是拍拍你肩膀,另外還是想問問你,就不能通融下,把商場的視頻放出來么?」 周經理內心冷笑,上午吳淵還對他冷言冷語,現在還不是低聲下氣?

不過,這怎麼可能?

視頻他已經看過了,的確不是鬼屋的問題,可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怎麼可能放過吳淵?

心裏面這樣想著,周經理卻開口說道:「當然可以,我剛才看了之後,就把視頻導入手機了,鬼屋的確沒問題,進去之前,那個肥豬就長滿了紅斑。」

說完,周經理表情就變了,可他的身體,卻不受控制,開始摸手機。

全場也驚愕寂靜了下來。

周經理內心崩潰,自己怎麼會說出那樣的話?

這不是直接就打自己的臉么?

而且怎麼控制不住手了?

花襯衫本來內心喜不勝收,眼看商場經理都要幫忙,這筆錢是拿定了!他還決定了,一分不少,必須要五萬。

矮矮胖胖的女人也一臉小人得志的模樣。

可在周經理說出那段話的時候,花襯衫臉色就變了,變的僵硬鐵青。

那個女人也漲紅了臉,指著周經理說:「你放屁!」

花襯衫也很氣惱,這個經理出來之前,說話都是幫著他,現在忽然就要放視頻,而且還罵了他女朋友,他絕對是故意要羞辱他們。


「你說這句話之前,先看看你長相?一副成了精的豬樣。」

「還有,你長得丑,臉上長斑不怪你,你出來萬一傳染了別人,你賠得起么?我告訴你,你們剛才做的,就是訛詐!」

周經理一副正義凌然的樣子,連珠炮的懟了那兩人。

他的內心卻崩潰,並且欲哭無淚了。

因為手機已經被他掏了出來,上面打開了一個視頻。

花襯衫和那個女人走進吳淵的鬼屋。

在視頻裡頭,花襯衫像是個套了花褂子的猴子似的乾瘦。

那個女人活脫脫就是一個圓球。

並且清晰的能夠看見,她臉上全都是紅色的斑點。


「大家都看清楚了么?這兩個人想要訛詐吳老闆的鬼屋,臉上分明就長了斑,還要無賴,我們商場不會有無證經營,也不會有不合格的裝修,更加不會使用讓人過敏的物品。」

頓時,人群從驚愕寂靜就變成了義憤填膺了。

「什麼玩意兒啊!這不就是碰瓷么?」

「太厭惡了,這樣的人必須馬上送到派出所去!指不定還要訛詐誰呢?」

「都是一丘之貉,茅坑裡面出來的東西,怎麼會有乾淨的?」

群眾就是如此,事實擺在面前,都只會抨擊錯誤的一方。

尤其是之前他們罵錯了人,所以言語就更加的犀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