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你說!我聽著呢!」

「額……其實我真的不知道什麼關於狼族的故事!」

「我靠!你耍我呢!」

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還用手直接拍了一下對方的腦袋當做是白白浪費了他這麼多時間的教訓。

「算了算了!沒有拉倒!」

秦壽看著對方委屈地揉著自己的腦袋,還眼淚汪汪地看著他,他也不想再難為這些小兵了,一擺手示意他趕緊滾蛋。

對方見狀趕緊站起來想逃離這個災難現場。

「我去!你看看這些個破字寫的這還能看嗎!」

秦壽一轉身看到地上那些個不知道寫了什麼東西的鬼畫符又是一聲憤怒的尖叫。

「其實我們上一任族長寫的字很好看的,和老大你寫的差不多。」

正在秦壽滿心怒火無處發放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嗯?你怎麼又回來了!」

一回頭就看見剛才被他打的那個無辜的小妖又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站在了自己的身後。

「我還不是聽到老大你嫌我們的字難看我才過來的!」

對方看著有些詫異的秦壽開口解釋道。

「切!你回來能解決問題嗎?反正寫的也那麼難看了,還不趁著現在還有救趕緊去練字!」

他一聽這個理由差點沒朝笑出聲來,不過卻還是假裝一臉嚴肅地趕對方走。

「哼!我是為我們上任族長抱不平,明明他寫的字很好看!」

不過這次小妖卻出奇的沒有聽他的話,反而是理直氣壯地和自己對起話來。

正當秦壽要在此發怒的時候他好像突然從對方的話里抓到了點又價值的東西的尾巴。

「什麼?上任族長?你們少主的曾祖父嗎?」

所以揪著這個苗頭他開始一步步地套對方的話,並且心中總有點快要知道了什麼大事的感覺,不由得有些激動,不過他明白這個還是得循序漸進的來,所以面上還是小心翼翼的。

「不是!是我們少主的父親!」

小妖直接否定了他的答案。

可是秦壽卻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了一點悲傷,這就讓他更加堅信這裡面肯定有個不一般的故事了。

而且為什麼是他爸?這個狼族是什麼繼承製啊?還可以倒著來的啊!

正在秦壽感覺心中好奇的種子正在以光速增長的時候,那個小妖又突然開口對他說了一句。

「你過來給你看樣東西!」

然後就轉身朝另外的一個書架走去,他雖然有點兒不明所以不過還是乖乖地跟了上去。

只見那小妖來到這間屋子的最裡面一個角落,他轉動了一個桌子上的墨盒,然後旁邊的那面牆就錯開半平米左右的地方露出了一個透明的玻璃裝置,裡面還有光亮。

秦壽被眼前的這一幕有點兒嚇到了,他慢慢向那裡靠過去然後瞪大眼睛仔細地盯著裡面。

那是一個類似於本子或者是書籍的東西,上面密密麻麻的下滿了一些字,字體很漂亮,完全不輸給秦壽之前所模仿的楷書,他認真的讀了讀發現只是一些普通的摘抄。

「這就是你們上一任族長寫的?」

秦壽指著裡面的東西問旁邊也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它的小妖,一回頭髮現對方的淚水已經在眼睛裡面打轉了。

「對!怎麼樣?不比你寫得差吧!」

正在秦壽想著要不要安慰一下他的時候,對方又突然收起了這莫名的悲傷,然後一臉自豪的反問他。

「嗯!還……將就吧!和我有個一拼!」 第197章:怎麼是你?

看著對面的小妖變回了正常,他也就把那安慰的話收了起來,畢竟現在辦正事要緊,眼下要知道這裡面的故事才行!所以他又接著問了下去。

「那你們的前任族長現在在哪兒啊?為什麼又是老族長在位啊?」

他假裝一點點深入主題,盡量讓自己顯得不那麼著急。

「唉!前任族長几百年前就去世了,所以現在是老族長在位。」

小妖輕嘆了一口氣語氣悲傷的回答他。

「去世了?這麼年輕就死了!」

這個答案著實讓秦壽有點兒吃驚,他還以為他們妖不會就那麼輕易的掛掉呢,沒想到在這裡也是生死倫常身不由己啊!

「嗯,當時少主還很小,不能夠繼承族長之位,所以又由原來的老族長上任,準備等到她成年的時候再傳給她。」

「這樣啊!不過那個她爸是怎麼死的啊你知道嘛?」

秦壽又好奇地往深問了一句,他注視著對方的目光不想錯過一點而蛛絲馬跡,因為他相信知道了這一點,自己就很有可能會成功地打入狼族內部。

「這我就不知道了,當時我們進入族裡的時候也還很小,只是他聽說好像是和外族爭鬥時陷入了對方的陷阱被害死了,不過具體的的內容我們就不知道了。」

小妖仔細回想了一下然後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了秦壽。

秦壽聽著這番話的時候沒有錯過對方的任何一個表情變化,所以他相信對方應該並沒有隱瞞。

「你不知道?那誰知道?」

這故事聽一半兒他怎麼干啊!乾脆直接問出知情人是誰好了,然後好親自去問。

「這件事具體的內幕好像只有老族長和少主知道,不過他們一直沒有再提起過這件事。」

「啊?那個狼女!」

搞什麼鬼?難道還要他親自去問人家她的父親是怎麼去世的?是不是掉進了什麼陷阱?是不是中了什麼圈套?

這不是讓他去送死嗎!別說他們兩個之前矛盾都結了一籮筐了,就算是關係再好那估計這個問題也不好問出口吧!

秦壽無奈的搖著頭,暗自對自己感到無能為力。

「我們少主和他父親的關係最好了,這幅字就是她讓留在這裡讓我們學習的,而且據說她的房間里也有這樣的一份,每天她都要看上一番!」

旁邊的那個小妖沒有注意到秦壽的表情變化還在自故自地說著話。

孽債 「其實要不是這個文書房是一開始前任族長成立的,估計就我們這樣的水平,少主早就把這裡解散了!哎!老大你去哪兒啊我還沒有說完呢!」

就在他依然滔滔不絕地說著他了解的不過對於秦壽卻是沒有什麼用的消息時,秦壽已經拖著兩條沉重的雙腿朝門外走去了。

他背對著對方擺了擺手當作告別,然後在一眾錯愕的目光中走出了門。

「怎麼辦呢?怎麼辦呢?到底怎麼辦呢?」

一連幾日,秦壽都在自言自語說著這幾個字,一邊說還一邊用手敲打著自己的腦袋想看看會不會有個什麼好主意被自己用手打出來。

現在他正好走在一條走廊上,路過了一扇門看見們半掩著,裡面傳出了狼女的聲音。

他小心翼翼地靠過去,從門縫裡看到了那個女人好像正在監督一群小妖做著什麼事情。

「咦?她好像昨天就一直在這裡了,難道一直都沒睡覺!我靠!原來是個工作狂!」

他看著裡面忙碌的身影,小聲地嘀咕著。

他站在外面觀察了幾分鐘,隨即心中有了想法。

必須得從這個女人身上下手!他得出一個結論,要想了解那個什麼前任族長還有他們狼族的內部消息,狼女身上是最好的切入點。

嗯!就這麼辦!現在就是等待一個好機會就行了。

秦壽重重地一點頭為自己心中冒出來的這個主意加以肯定,然後灰溜溜地逃離了這裡。

「哈欠!」

裡面,狼女打了個大噴嚏,她突然隱隱覺得有人在說她的壞話。

一天之後,秦壽從自己地文書房出來之後來到了廚房找沫沫,想和她一起吃晚飯,不過在裡面轉了一圈也沒有看到小狐狸的影子,別的妖也說沒有看到她,他跑回她的房間檢查了一下還是沒有她的身影,秦壽突然心下一驚,趕緊跑到了醫藥房去找暮瞳。

「暮瞳!沫沫不見了!」

一進門他就朝正在忙著的男孩大喊了一句,然後就看見一直很淡定的暮瞳皺起了眉頭。

「不見了!不在廚房裡?」

「沒有!」

「也不在房間?」

「找過了!也沒有!」

秦壽氣喘吁吁地回答他,因為他是一路跑過來的。

「那就奇怪了,她最近一直挺老實的啊,會去哪兒呢?」

暮瞳從椅子上站起來反問著對方,不過態度卻依舊是慢條斯理的。

「哎呀!你就別啰嗦了,我來找你是讓你和我一起出去找的,別廢話趕緊走,找到了就去她房間里!」

秦壽不耐煩地拉了一把暮瞳,對於這種不合時宜的鎮定他還真是看不慣。

就這樣他們兩個狐狸開始在整個狼族穿梭尋找著另一個小狐狸的影子。

不知不覺,秦壽走到了僅剩的幾個他沒有找過的房間,他心裡忐忑不安,現在也沒有看到沫沫的身影,所以他感覺到有點焦躁,也不知道暮瞳那個傢伙有沒有找到。

他看著已經走到了眼前的這個陌生的門口,不知道這是誰的房間,抬頭看上面沒有掛牌子所他猜想這應該是誰的住宿的地方,雖然他心裡著急,不顧還是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門。

「咚咚咚!」

「那個,請問裡面有誰在嗎?我可以進來商量點兒事情嗎?」

沒有人回答,像剛才一樣寂靜。

「咚咚咚!」

又是一陣敲打,但還是沒有回應。

難道是空房間?秦壽心裡懷疑著就這樣推開了門。

一走進去他就看見一個紗帳掛在門口,看上去充滿了神秘感,他探著頭進去用手輕輕地拉開了紗帳然後,就看見一個熟悉的紅色身影躺在床上。

「咦?怎麼是她,難道這是……」 第198章:機會來了!

秦壽用手拉開眼前的眼前的淡紫色的紗帳,然後就看見一張圓形的大床,狼女正躺在上面背對著他,似乎在睡覺。

「哦!原來這是這個女人的房間啊!怪不得搞得這麼神秘!」

秦壽一撇嘴小聲地嘟囔了一句,不過他發現對方並沒有什麼反應,,好像根本沒有發覺出有人進了屋。

「搞什麼啊?睡得這麼死!不是說狼有很高的敏銳度嘛,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啊!」

他又小心翼翼地向裡面走了幾步,快靠近床邊的時候接著自言自語。

不會是這幾天連續的工作給累壞了吧!秦壽想起他前幾天在族裡面看到的狼女忙碌的身影,不由得在心裏面默想。

但他很快就意識到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他仔細地打量了一襲屋內的構造,發現這裡除了一張床、一個柜子還有一張桌子外就沒有其他的傢具了,不過還是用手擋著自己的嘴巴輕聲的叫了一聲。

「沫沫!你在不在這裡啊!」

毫無意外地,並沒有任何的聲音回復他。

好吧!看來自己真的是擔心多了,那個小狐狸怎麼會跑到這裡來呢,要知道這裡可是都整天冷著一張臉狼女的房間,估計沫沫也不會喜歡她的。

秦壽搖搖頭表示自己多心了,然後轉身又抬起自己的腳準備偷偷地離開這裡,但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

「嗯!」

身後傳來狼女的轉身的聲音,這下可把秦壽嚇出了一身冷汗,他趕緊停下正在前進的腳步瞪大雙眼,一隻腿選懸在半空中沒敢落地,甚至連頭都沒敢回,就這麼保持一個比較尷尬的姿勢靜靜地站著。

本來以為對方發現了他,不過過了幾秒鐘后他發現又沒有了什麼聲音,這下他才又重新一點點地撤出門外。

剛一關上門,他的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想法。

哎呀!自己一直在找機會想從那個女人那裡了解她爹的故事嘛,現在不就是個絕好的機會不是!自己怎麼能生生的錯過呢!

他一拍自己的腦門,忽然為自己的機智感到興奮。

「不過……」

正當他準備重新返回身後的房間去時,他又突然想起來沫沫沒還有找到,就這樣,他站在了原地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境地。

到底是趁這個機會好好的套一下狼女的話呢?還是趕緊回去找那個消失不見的小狐狸呢!

不過要是錯過了這次的機會,下一次再想遇到這麼好的機會可就太難了,可是沫沫也不知道去了哪裡,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出了什麼危險。

「哎呀!真是煩死了,怎麼給本小爺我出了個這麼個世紀難題啊!」

秦壽在原地真是急的直跺腳,而且就快把自己的頭髮直接拔掉幾搓以表示此時他的焦躁。

怎麼這個地方就沒有手機呢,而且自己也沒有妖法能和暮瞳他們聯繫,這簡直就是急死人不償命啊!

正當他還站在原地為了接下來自己的行動糾結的時候,暮瞳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哎!你怎麼來了?找到沫沫了?」

一看見對方從另一個方向自己走來,他像見到了救星一樣趕緊沖了上去。

「嗯,找到了!她現在在自己的房間呢!我怕你還在一直找,所以出來看看告訴你一聲。」

暮瞳到很是淡定地回答他,不過表情卻有點兒奇怪。

「哦!那就好,她沒出什麼事兒吧?她到底去哪兒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