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也對呀。」

魑魅聞言恍然大悟,旋即她蹭的從地上起身,那顫抖的嬌軀比之前葉子晨氣她還來的劇烈。

「好你個悟易,你竟然敢騙我吃獨食!」 第1115章麻煩精

魑魅的神情不摻雜絲毫作假,她咬著嘴唇就像是聽到了天大的而消息一般,瞪著眼不停的喘著粗氣,緊握著雙拳。

她不斷的在房間內踱步,嘴裡還念念有詞。

「怪不得出來的時候他那麼著急離開,還跟我說寶貝都讓葉子晨給取走了,那真摯的小眼神都給我唬住了。」

這顯然是在喃喃自語,葉子晨聽到之後不禁挑眉,心中琢磨著悟易和魑魅兄妹之間的關係。

都是五行大帝血脈的話,那得到傳承沒有根本沒有必要互相欺騙。

但魑魅的神情還有她喃喃自語的樣子,真的不像是裝出來的。

「我真的要氣死了,為了凝海丹的材料我是砸鍋賣鐵,求爺爺告奶奶的給湊足了。悟易他……哇,真的要氣死我了。」

房間里的魑魅還在不停的發著干氣,她有好幾次都想要在房間里發火,可能是想到這裡的東西她要是砸壞了賠不起,這才強忍了下來咬著嘴唇不停的踱步。

「等我下次看到他,肯定要讓他好看。」

用力的握住拳頭,抓起桌上的仙釀往嘴裡倒了數口,她這才算是將心裡的火給壓了下來,自顧自的哼道。

「你確定不是現在就去找他么?」

看她那麼大火氣,葉子晨還以為她得直接就抄傢伙找悟易分贓去了。誰能成想她說的竟然是下次看到,那她現在準備幹嘛,難道還想在這住下了?

魑魅這女人絕對是麻煩精,跟她在一塊兒葉子晨就沒感覺自己舒心過。

他可不想跟這麻煩精在一塊兒。

「我當然想現在就去找他,可丹藥你現在還沒給我。要是我去找他的時候,你跑路了……他到時候在跟我死犟說沒有,那我不是虧到姥姥家了。」

魑魅振振有詞的回答,實在是不想跟她過多糾纏的葉子晨索性從戒指中取出一枚凝海丹放到桌上。

「凝海丹,給你!你現在趕緊去找悟易算賬吧,可千萬別耽擱!」

話都沒說好,葉子晨便看到一縷清風吹過,桌上的丹藥已是消失不見。魑魅很是緊張的將丹藥打開,其實不光是她,任何得到凝海丹的仙王都跟她差不多的舉動。

小心翼翼的感受著丹藥的藥效,旋即她又以最快的速度將瓶塞塞上,生怕丹藥藥效擴散會影響以後結丹的成功率。

「小哥哥,你可真是壞透了。既然有現成的凝海丹,幹嘛還要要人家這麼多東西嘛,人家為了得到這些材料可吃了好多的苦。你有現成的,你直接說嘛,人家有其他方式可以補償你的嘛!」

言語間,魑魅還朝著葉子晨拋了個媚眼,擺出嬌態。

這種女人葉子晨真的是沒辦法了,他一臉無語的朝著她翻著白眼,鎖眉道。

「別在這跟我說那麼屁話,丹藥現在已經給你了,趕緊走吧。」

「你就這麼討厭人家呀。」魑魅楚楚可憐,雙眸水汪汪的刻滿了委屈。那精緻的臉蛋皺皺巴巴的,小嘴也扁著,傷心極了。

知道魑魅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葉子晨是絕對不會吃這套的。他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朝著魑魅淡淡一笑。

「對,就是這麼討厭!」

「是么!」

要說女人翻臉比翻書都快,前一秒還一副楚楚可人的樣子。在葉子晨話音落下的剎那間,她的臉便是完全沉了下來,嘴角噙著冷笑。

「你要不這麼說,我可能還有點負罪感。可既然你都這麼說我了,那……你就是活該。」

葉子晨瞬間便察覺到情況的不對,雙眸凝視著魑魅的臉開口道。

「你這是何意?」

「沒什麼。」魑魅撇了撇嘴道,「我就是在來的時候惹了點麻煩,那人貌似在天品大區挺有實力的。我就是個弱女子,怎麼能跟他們抗衡你說是吧。沒辦法,我就說我是你老婆了,有種就來冰藍城找我。算算時間,他們應該也該到了。」

魑魅的神色中充斥著玩味,那雙古靈精怪的樣中堆滿了……

讓你欺負我,我讓你好看!

就知道她絕對是個麻煩精,還不等葉子晨開口,門外就已經傳來了一道略顯急促的腳步。

還真讓她給算準了。

咚咚咚。

「進。」朝著房門輕吟了一句,門便是讓人推開,佼奇在葉子晨和魑魅的身上看了兩眼開口道,「公子,外面有一群人將咱們雜貨鋪給圍住了,為首的人正吆喝著說著很難聽的話。咱們的人想上去收拾他們,不過讓屬下給制止,特來向您稟報。」

「魑魅,你……不錯。」

狠狠的瞪了魑魅一眼,敢在冰藍城帶人將葉子晨的雜貨鋪給圍住,不管他知不知道葉子晨的實力,就單憑這一座樓宇都可以看出此處之人的不凡。

可他們還敢圍住,那顯然在天品大區也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當是在烈焰城想隱居的葉子晨,讓魑魅給攪和的去了五行大帝的墓穴。現在他想要冰藍城好好的收集情報,又讓魑魅給攪和了。

葉子晨也算是明白了,只要有魑魅在,他就別想消停了。

聽到葉子晨彷彿是在呵斥,又彷彿有些無奈的口氣,魑魅搖頭晃腦的吐著舌頭。

懶得在去搭理她,葉子晨也在這時對著佼奇開口道。

「出去看看。」

「等等,我跟你一塊兒去。」魑魅也笑嘻嘻的跟了上來。

雜貨鋪外。

在店鋪的門前坐著名長發的青年,他的座椅是人肉座椅,更讓人無法相信的是跪在他的地面的竟是名天仙級別的高手。要知道,雖說這裡是天品大區,可天仙也絕對是一方英傑,現在竟然給人做人板凳,這讓周圍圍觀者都不禁感嘆這青年的身份。

就在這時那青年的身邊出現一名中年男子,從其周圍的靈力波動來看赫然是名仙王級別的高手,而且品階還不算低。

可就是這樣的大高手,竟是佝僂著腰,小心翼翼的看著看著那名青年。

青年也感覺到了身邊的來人,淡淡的挑了挑眉,卻未曾理會。那名仙王高手也是不惱,同時開口道。

「少爺,這間店鋪的人已經查清楚了。」 第1116章高家

「說。」

青年語氣不耐的開口,仙王級別的高手看了他一眼也是回答道。

「這間店鋪的原本是通天商會的地盤,可在半年前有名為葉大師的人突然出現在,將這間店鋪給盤了下來,成了現在的雜貨鋪。」

聞言,青年歪著頭看了那仙王一眼,嗤笑道。

「葉大師?」

「是的,聽聞這位葉大師是十品甚至是十一品的煉丹師,他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在這裡為仙王級別的高手煉製丹藥,儘管要價比較高……可成功率卻是百分之百。」

話音一落,仙王級別的高手又是開口道。

「少爺,煉丹師那可是個馬蜂窩,尤其是高品階的煉丹師。他們身邊肯定會有不少厲害的武者,也有不少武者樂得幫他們,讓他們欠個人情。咱們……你說是不是……」

「是什麼是,不就是煉丹師,我高家難道還能怕了他們不成?十一品,就算他是十二品的煉丹師今兒他這店,我也要給他拆了!」

就在這時,那個跪在地上的天仙高手,手臂莫名一軟。

坐在他身上青年猝不及防間直接摔在了地上,天仙級別的高手看到這一幕趕緊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求饒,在眾人的攙扶下起身的青年,簇著眉抬腳便是踹了過去。

「少爺,小的知錯,還請饒小的一命……」

「狗奴才,當個椅子都當不好,要你有何用!」

青年的手中突兀的出現一柄長劍,劍身通體青藍,隱約間還能感覺到有淡淡的寒氣從劍身瀰漫而出,這柄劍顯然並非凡品。

看到青年提劍,天仙高手求饒的更狠了,可那青年卻是沒有任何遲疑,手起劍落,一道寒芒閃過……

叮。

就在劍刃即將落到天仙高手的脖頸時,一枚石子卻是打在了劍身上,將劍刃盪開。巨大的衝力更是讓青年的劍直接從他手中脫手,落到地面。

「找死。」

握著右手的青年厲喝,就剛才短暫的衝力已經將他右手虎口給震烈。

「公子真是好大的戾氣,你管奴才這我不管。可這裡是我的店,你讓我店門見血,這可是在找我晦氣,這不太好吧。」

穿著白袍猶的葉子晨從店中走了出來,在他出來之時,那些守在店門前的小廝全都朝著他躬身。

「公子。」

向眾人點頭,葉子晨這才將目光放到了那青年的身上。

青年年約雙十,身六尺有餘,一身紫袍靈光閃爍,看上去是烙印了不少靈陣。

顴骨突出,鷹鉤鼻,嘴唇很厚。看其裂開的右手虎口,手上沒有老繭,看上去不像是經常握劍之人。其左手還纏著一團白布,食指和中指都比正常手指短了一截,隱約間還能看到淡淡的血跡,顯然是手指剛讓人切了沒多久。

沒多久……

這不禁讓葉子晨向後面的魑魅看了過去,這傢伙不會是給人手指頭砍了吧!

在看這青年身邊的隨從,盡數都是天仙級別高手,這要比之前在凡、玄大區看到的紈絝高級的多,在這隊伍中還有數名仙王級別高手在內,那名跟在青年身邊的仙王,更是已經渡劫神劫,即將凝丹成尊。

「這麻煩精。」

心中不禁輕嘆,魑魅這女人絕對是找事兒的一把好手。葉子晨已經打好主意,只要將此事解決趕緊給這女人送走。

旋即,他又朝著店外走出數步,朝著那青年拱手道。

「不知葉某有何處惹到了這位少爺,竟派人將我這下店圍的水泄不通。和氣生財,要是葉某有任何惹到少爺的地方,還請少爺嚴明,我定會做到讓這位少爺滿意。」

「你……就是這店的老闆?」青年淡淡一哼。

「是,正是在下。」葉子晨醇和的點頭道。

「看著倒是人模狗樣的。」

青年的言語很是不給人留情面,那些鎮妖塔里的天妖聞言就要上前,尤其是孟懷蓉要不是佼奇攔著,她早就上去就給這孫子的頭給打爆了。

看到葉子晨的人要動,這青年身邊的隨從也是朝著前面踏出一步。

周圍的圍觀者越聚越多,從這青年帶的隨從上來看就非一般家族子弟。可葉大師也絕非等閑之輩,這倆人要是碰一下誰輸誰贏還真不好說。

「都退下。」

朝著鎮妖塔的天妖呵了一句,儘管那青年的話讓葉子晨很反感,可他還是保持著笑容回道。

「葉某權當這位少爺是在誇我,還不知道這位少爺的名諱,還有少爺到現在也還沒說來這裡的目的。」

「孫子裝的不錯。」青年桀驁的笑了笑道,「告訴你,老子高瑞龍。麒麟城高家嫡子,看你裝孫子裝的不錯,我很滿意,也就不找你麻煩。你背後那娘們是你女人?這樣吧,你將她交給我,我現在帶人就走。」

嘶。

圍觀的人都是倒抽了一口涼氣,要說在天品大區中巔峰勢力就那麼幾個。可最讓人敬畏的卻並非是那幾個巔峰勢力,而是幾個姓氏……

高!崔!司徒!

這三家從外來看只是普通的世家,看只要是七十二區的人幾乎都知道,這幾個家族都是神山之上的家族。

只要牽扯到神山,就已是超然,他們三家也是在七十二區絕對不能招惹的家族。

「竟然是高家,失敬失敬。」

在冰藍城呆的久了,葉子晨也大概知道一些關於高家的消息,知道他們是從神山上下來的。

可說真的,對葉子晨來說也就那麼回事,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過終歸面子是要給足的。

高瑞龍對葉子晨的表現很滿意,心中琢磨著這小子很是上道,旋即便聽到葉子晨開口道。

「不過就不知道葉某的這位內人怎麼惹到了高少爺,看高少爺少了兩指,難道說是我這位內人做的?」

淡淡的笑了笑,葉子晨又朝著魑魅蹙眉道。

「是還是不是。」

「是。」魑魅可憐巴巴的說道,「官人,你不知道,這位少爺他半路調戲我。還伸手抓我……那個地方,我一氣之下就……」

「胡鬧!」

葉子晨聽到之後竟是勃然大怒,高瑞龍依舊是那副看戲的神色,他已經想到,這小娘皮一會就會落到他的手裡。

只要到了他的手,哼哼……

正在他心中意吟之時,葉子晨又是開口道。

「都這樣了,你竟然只砍了他兩指?我是怎麼告訴你的,敢欺負你就往死里打,你怎麼不給他一隻手都砍了,還敢回來跟我哭……真是給我丟人!現在,過去……他哪只手要抓你,就去給他手砍下來,砍不下來別來見我!」 第1117章激怒

就站在街道中央的高瑞龍聽著葉子晨的話,臉色由紅轉黑。那雙得意的眼神,也逐漸變得陰翳死死的盯著前方。

「不識抬舉。」

圍觀的群眾也嗅到了劍拔弩張的味道,正蹙眉教育魑魅的葉子晨也是回過頭,眯著眼嘴角伴著溫和的笑容。

「您是在說葉某么?」

話音一落,葉子晨便朝著前面走出數步,鎮妖塔內的群妖也是跟著他向前走了過了。剎那間,一股無形的壓迫感便是朝著高瑞龍的那些隨從壓了過去。

「還高家嫡子,你是真以為我對你們高家不了解么?不過就是個偏室生的孩子,還真給自己當個人物了?還有你……蔡任飛……」

葉子晨話鋒一轉,將其銳利的目光轉到了藏在隨從中蔡任飛的身上。

「別藏了,以為我看不到你?」

聽到這番話,蔡任飛咬著牙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在葉子晨剛出來的時候便不禁心中一縮,下意識的想要避開其目光,可沒想到還是讓他認出來了。

想到斧頭幫的覆滅,他蔡家的子嗣不得不背走家族,來到天品大區的高家,以求庇護。

沒想到,竟然又碰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