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高興就好!」川風一臉懵逼的狀態,這貨腦袋裡裝的什麼?那麼多好聽的名字不要,非得叫什麼花花牛! 十五日後楓嵐王國邊境,長風山脈關隘。

「噠——噠噠!」

一名全身被衣物遮蓋的黑衣男子,騎著一匹神俊白馬在官道上疾馳。

此人就是千里走單騎的川風,數日前他就將此關卡探查清楚。南風齊家在這邊部署了軍隊,嚴格監視著來往的路人。

長風山脈環境特殊,山峰陡峭高聳。單憑花花牛的腳力,根本翻越不了。

想要越過長風山脈逃出去,川風就只有一條路,從楓嵐王國的長風關口出去!

長風關口有齊家重兵把守,搜查又是十分的嚴格。想要喬裝打扮,趁其不備混過去,那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再三思量,川風決定突然闖關,這樣還能殺齊家一個措手不及!

長風關口,一名守軍正站在城牆上昏昏欲睡。官道上一陣塵煙引起他的注意力,士兵立即敲響戰鼓警報。

「咚咚—咚—咚咚!」

震耳欲聾的鼓聲傳遍整個關隘,所有守軍全都取出兵器向關口集合。

城門口的士兵迅速搬出攔馬樁,關口兩扇大門緩緩合攏。

花花牛化為一道閃電疾射過來,看見攔馬樁毫不減速,徑直向著樁子沖了過去。

在眾將士的注視下,花花牛帶著川風一躍而起。「快放箭——!」士兵紛紛搭弓射箭,企圖攔下這匹梅花駿馬。

一隻只箭矢飛向花花牛,川風揮舞雙手迅速拍飛箭矢。

花花牛輕鬆跳過攔馬樁,奔進即將完全合攏的大門。

「給我弓箭!」

關卡上方,一名金甲將領憤怒的拿過手下的長弓,迅速向著川風射了一箭!

箭矢攜帶強大的勁力,一瞬間便飛到川風背後。「噗!」箭矢直接穿透肩膀,強大的力量把川風掀翻在馬背上。

正待金甲將領再射第二箭之時,花花牛早已帶著川風消失在遠方。

「哼,快發信號!」

金甲將領急忙通知手下,讓他們趕緊發射信號,聯絡遊盪在關外的齊家騎兵!

此次是金甲將領大意了,沒想到竟然會有馬能跳過兩米多高的攔馬樁!

花花牛帶著川風一路狂奔,它也知道此時不能耽擱,不然川風會被亂箭射死。

關外三十里的森林中,川風在這裡包紮了一下傷口,再不整理他定會流血而亡!

「轟隆隆!」

川風剛準備跨馬前行,身前出現一隊大約三百人的楓嵐騎兵。領頭的金甲將領他還認識,正是那天在關陽寨追殺自己的人。

「小子,你還真能跑!」

金甲將領駕馬緩緩走到川風面前,面癱臉上看不出一點表情!

「呵呵,你自己跑的慢!」

川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手中悄悄取出暴雨梨花射擊。

霸王囚妻:寵你天荒地老 「啾啾——啾啾!」

暴雨梨花針一股腦兒的全飛了出去。

為了殺死金甲將領,川風顧不得那麼多,只得全力以赴向他出手。川風很清楚金甲將領的實力,他的修為不是武宗便是武王!

「哼,同樣的招式還想用兩遍?」

金甲將領渾身一震,暴雨梨花針停留在空中。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著它們的前進,最終、暴雨梨花針無力的落在地上。

金甲將領身影一閃,川風手中的武器落在他手裡。

「黃級武器?」

金甲將領驚訝的看了一眼,隨後無語的放下暴雨梨花。

這東西太雞肋,機械射擊對於高級武者根本沒用。如果這東西能夠運用真氣射擊,武王修為也能擊殺!

「給我帶走——!」

金甲將領一揮手,周圍士兵紛紛圍過來。

川風雙拳暗自蓄力,準備施展蒼牛拳勁與他們同歸於盡。

重生豪門千金 「啾啾—啾—啾啾——啾!」

鋪天蓋地的箭矢從天而降,齊家騎兵紛紛中箭身亡。

突然出現的箭矢,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穩住,建立防線!」金甲將領暫時放棄川風,指揮手下擺出防禦抵抗攻擊!

一隻箭矢突兀的出現在金甲將領面前,來不及防禦的他只得把頭扭向一旁躲避。

「刷!」

箭矢擦著金甲將領的右臉飛過,不幸的是,他的右耳整個被箭矢帶走。

「哼!」

金甲將領痛呼一聲,箭矢竟能突破他的護體罡氣!說明剛才射箭之人,修為最少也是武王級別!

遠處山坡上,一群身穿銀色盔甲的騎兵沖了出來。領頭的幾名將領,竟然全都身穿川風打造的耀銀盔甲!

最讓人意外的是,這隊騎兵之中還有一位青春美少女!

「怎麼是她!」

川風一臉驚訝之色,居然是那天在馬賊手裡救下自己與土豆性命的藍衣少女!

「嗆!」

金甲將領率先拔出寶劍,憤怒的衝上山坡。顯然,他也認識這群銀甲騎兵。

不過一會兒,金甲將領的騎兵便敗下陣來。銀甲騎兵不但人數遠超金甲騎兵,就連武王修為的高級將領也比金甲騎兵多!

「喝——!」

金甲將領一劍擊退一名耀銀將領,準備沖向前面的青春美少女。他也知道擒賊先擒王,少女才是這隻軍隊的靈魂。

可惜,另外一名耀銀將領飛起一腳踹中他的胸口。「砰——!」金甲將領狠狠的摔落在地。

金甲將領剛要站起身來,數柄閃著寒光的寶劍瞬間架在他的脖子上。

「柳穆雲,你要與我們齊家為敵?」金甲將領一臉兇狠的望著美少女,擁有齊家作為靠山,柳穆雲再凶他也不怕!

「齊家?哼!」

柳穆雲輕笑一聲,同是南風城三大家族,她憑什麼怕齊家?

「我勸你還是趕快放了我!」

「為什麼?」柳穆雲好笑的看著他,真不明白此人是怎麼修鍊到武王境界的?豬腦子嗎,竟然還敢恐嚇她!

「因為,齊家不會放過你們的!」

「找死!」

柳穆雲眉頭一皺,拔出腰間寶劍刺向金甲將領。

「哈哈,就憑你?」金甲將領把心一橫,揮出一道掌風打向柳穆雲。他堂堂一個武王,怎會甘心死在一個小丫頭手上?

「小姐小心!」

一名耀銀將領擋在柳穆雲面前,硬生生的挨了這一掌。

「刷!」一道鮮血濺射,金甲將領被寶劍割斷了喉嚨。

統軍首領被殺,齊家騎兵頓時大亂起來。聰明的士兵立即策馬奔逃,愚忠之人則被柳家的銀甲騎兵就地格殺! 「哇,好漂亮的馬!」

柳穆雲腳步輕點地面,宛如仙女下凡一般落在花花牛身旁。

柳穆雲伸出纖纖玉手撫摸花花牛的腦袋,卻不料它高傲的將腦袋撇向一旁。

柳穆雲不死心的試了幾次,結果都是一樣,花花牛根本不鳥她。

「哼,我還就不信了!」

柳穆雲仗著自己武宗修為,硬是拉住花花牛的腦袋令它動彈不得。

「咴—咴—!」

柳穆雲把花花牛的驢脾氣激了出來,瞪著憤怒的大眼睛看著她!

好有靈性,柳穆雲更加喜歡花花牛了。 奉令成婚,中校老公別太壞 它不但長得漂亮,還異常的聰明!

「美女,你這麼欺負我的馬不好吧!」

「誰?」

柳穆雲目光撇向一旁,川風的身影印入眼帘。

「咦,川風你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

「美女,我一直都在這裡好吧!」

川風無奈的翻了翻白眼,是你只顧欺負花花牛,把我扔在一邊當空氣晾了半天!

「哦——!」

柳穆雲尷尬的收回素手,沒想到梅花駿馬居然有主人。

柳穆雲秀眉緊皺,臉上閃過一絲糾結之色,不一會兒她便滿臉堅定。

「川風,你的馬能賣給我嗎?」

「咴—咴—!」

川風還未說話,花花牛便憤怒的抬起蹄子踩在他的腳上,不滿之意暴露無疑。很顯然,它對柳穆雲要買自己非常不滿!

「美女,我的馬不賣!」

川風咬著牙齒,硬是忍著疼痛的說。該死的花花牛,竟然用這麼大的力氣!

「算了,是我唐突了!」

柳穆雲誠懇的向川風行了一禮,奪人所愛實屬無恥行徑。

「美女,可否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柳穆雲!」

「穆雲?姑娘好名字!」

川風小小的拍了一個馬屁,畢竟人家剛救了他的性命,怎麼也值得自己恭維一下。

「柳姑娘,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長風關一直是我們柳家把持,最近齊家僭越太多,我特意前來督察!」

「哦,原來如此!」

川風一臉瞭然之色,他知道此事絕對不是這麼簡單。監督齊家是用不著殺人滅口的,除非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川風,此地距離鐵峰王國還有八百里,我派一隊人護送你離開吧!」

「柳姑娘不必麻煩,在下足以自保!」川風立即推辭,他不想欠別人太多的人情。

「川兄,你信不過我?」

「怎麼會?」

「那就這麼定了!」柳穆雲不由分說的硬是派派出一支百人騎兵。

「好吧,柳姑娘我們來日再敘!」川風翻身躍上花花牛,帶著一百銀甲騎兵沖向鐵峰王國的邊境。

望著川風漸漸消失的背影,柳穆雲收回深思的目光。有一種直覺告訴她,川風絕非池中之物!

「小姐,你既然如此看好此子,何不將他收為門客?」一位駝背老者憑空出現在柳穆雲身後,混濁的雙目里閃著一絲精光。

「招攬他?我們現在還不能跟齊家撕破臉皮!」

川風殺了齊向陽的大兒子,她柳穆雲可不會接這個燙手山芋,搞不好齊家就跟柳家徹底杠上!

「郝伯伯,這裡風大,我們回去吧!」柳穆雲率先騎馬離開,對於川風她打算以交好關係為主。因為,她覺得川風不是一位甘居他人之下的主!

長風關外六百里藍玉山下,川風一伙人在這裡安營紮寨。

他們足足跑了一整天,才在日落之前到達藍玉山。

如果不是銀甲騎兵拖累自己,憑著花花牛的腳力估計早就進入鐵峰王國了。

花花牛這傻貨沒什麼特長,關鍵是跑得很快,耐力還特別的好!如果不是它非得叫花花牛,川風都想叫它閃電了!

夜色漸漸籠罩大地,川風點燃篝火驅逐一絲寒冷。此時雖不是冬季,但已進入深秋時節,寒冷的氣溫不容忽視!

「李將軍,天一亮你就帶著眾兄弟回去復命吧!」

「那哪成啊,我們必須把川兄弟護送到鐵峰王國才行!」李將軍果斷的搖了搖頭,小姐交代的任務必須認真執行。

「二百里路程,想必齊家也沒有機會了!」

「川兄弟,此事不必再議!」李將軍回絕川風的要求,軍令如山豈能兒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