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蛋,你看這樣行不行,反正一時你們還不會去符魔界,容我些時間考慮一下,畢竟太輕的報酬說不出口!」劉茜想了想道。

「行啊,反正還有些時間,你慢慢想吧!」納甲土屍爽快的應道。

「那我們算不算初步達成協議?」劉茜忙道。

納甲土屍一愣看了看江帆,江帆微微不點頭,納甲土屍立刻道:「算是吧!」

「那好,把你那個魔蟲卵拿出來吧!」劉茜要求道。

「拿出來幹什麼?」納甲土屍奇道。

「剛才我說了,把魔蟲卵放在符寶袋中是無法孵化出的,而且也會死亡,它的存放有講究的,你們找到魔蟲卵的時候,卵是不是有搖晃動彈的現象?」劉茜道。

「呃,這你也知道!」納甲土屍驚訝道。


「我養過魔蟲當然知道,這是魔蟲卵要孵化的徵兆,只有這個時候才會散發出符魔氣息,不然是無法感應到的,必須給魔蟲滋養品,不然無法孵化出來,成為死卵!」劉茜解釋道。

「魔蟲卵存放的時間可以說無期限,如果有魔蟲王,卵孵化只要十天半月,但沒有魔蟲王,則是永不會孵化,咦,魔蟲卵怎麼會出現要孵化徵兆?沒道理啊!」劉茜又道,忽然想起什麼驚訝困惑。

「傻蛋,快帶我去你們找到魔蟲卵的地方看看!」劉茜腦筋急轉忙要求道。

納甲土屍忙看向江帆,江帆從劉茜的話中意識到其中有蹊蹺,立刻問道:「劉茜,除了魔蟲王可以孵化魔蟲卵,還有什麼條件下能孵化魔蟲卵?」

「魔晶石,是一種魔蟲王用來鑄巢的必須物品!」劉茜遲疑了下道。

「魔晶石!魔晶石是什麼東西?這與魔蟲卵孵化有什麼關係?」江帆愕然,驚訝道,這玩意還真沒聽說過,而且在那本搜奇異聞雜記中也沒記載,搜奇異聞雜記只記載符神界的事物。

「這個我也不清楚,無法解釋,還是帶我去看看吧,估計找到魔蟲卵的地方一定有魔晶石的存在!」劉茜敷衍了句再次要求道,眼神中帶和激動的神色。

江帆瞥了劉茜一眼,感覺到劉茜又隱瞞了事情真相,但沒說什麼,讓飛翼銀龍馱著大家飛向之前的那石縫隙之處。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飛翼銀龍馱著大家來到那片懸崖底部的岩壁邊緣落下,江帆幾人從飛翼銀龍背上下來,江帆指這一面被挖掘出一個大坑的岩壁道:「魔蟲卵就是在這岩壁中挖掘出來的!」

劉茜急忙上前看了看岩壁上的深坑,從符寶袋中取出一個小圓盤在手中平托,頓時手中的小圓盤發出滴滴滴輕微響聲。


「這裡果然有魔晶石!」劉茜欣喜的驚呼道。

「呃,劉茜,這個小圓盤是什麼玩意?」江帆看著新鮮問道。

「這是專門尋找魔晶石的指示針,你看,上面的指針指向了岩壁上的深坑方向,魔晶石就在裡面!」劉茜興奮道,江帆,納甲土屍,聖女湊上去一看,果然小圓盤中有個指針指向岩壁深坑方向。

「符魔界有人帶著魔蟲卵來過這裡!」劉茜忽然驚訝道。

「劉茜,你是不是有些滑稽,魔蟲卵在這裡被發現,當然有符魔神來過了,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江帆一愣好笑道。

「呃,江帆,這你就不懂了,魔蟲卵在這不代表符魔界一定有符魔神來過,魔蟲王以前曾經就來過符神界數次的,留下魔蟲卵不算稀奇!」劉茜白了江帆一眼解釋道。

「魔蟲王來符神界幹什麼?」江帆一愣迷糊的問道。

「魔蟲王鑄巢需要一種材料,這種材料在符魔界極少,但在符神界卻很多,它來著尋找材料省事簡單!」劉茜答道。

「魔蟲這個物種很奇怪的,魔蟲王一旦有意外死了,魔蟲一族也就隨之滅絕,為了不會滅絕,魔蟲種族能延續下去,四處留下少量的魔蟲卵作為留守以防萬一!」劉茜又道。

「呃,劉茜,你這個說法是不是互相矛盾了?魔蟲王死了,它繁衍的後代子孫都會死,留下魔蟲卵還有什麼用處?」江帆更是不解了,狐疑的問道。

「這是你不了解魔蟲一族的事情,魔蟲王只要斷去與魔蟲卵之間連魂死禁就沒事了,但是這樣對魔蟲王有潛在的威脅,斷去連魂死禁的魔蟲失去制約,能發育成長變成魔蟲王!」劉茜解釋道。

「魔蟲王擔心出現另一隻魔蟲王與它競爭,又怕魔蟲卵無法孵化出,故此魔蟲王會在產下的魔蟲卵斷去連魂死禁的同時,設下特有的生死禁,魔蟲王死了,生死禁立刻激活自動孵化!」劉茜又道。

「但這種生死禁的剋星是魔晶石,有魔晶石存在,生死禁會消亡孵化而出,說明這裡出現的魔晶石絕不是魔蟲王留下的,而是有人刻意放置的!」劉茜最後道。

「哦,原來如此,看來有人是故意要讓符魔界出現兩隻魔蟲王了!」江帆總算明白過來,驚訝的猜測道。

「對,所以我才判斷有符魔神來過!」劉茜點頭道,接著又是不解道:「這會是誰故意這麼做的呢?沒道理啊,了解掌握魔蟲情況的人極少!」

「會不會是以前你的家人放置的魔晶石?」江帆心中一動問道。

「我的家人?絕不可能!你知道出現兩隻魔蟲王回是出現什麼後果,會……他們會打架自相殘殺,我的家人絕不可能這麼做!」劉茜一愣隨即斷然否認道。

江帆注意到了劉茜的話中出現短暫的停頓,懷疑劉茜再次隱瞞了什麼,覺得自相殘殺的解釋太勉強了,但也沒說破,而是點點頭沒做聲。

「劉茜,魔晶石大概在岩壁中多深的位置?」這時納甲土屍已是裂空奪魄槍在手問道。

「大概有一米余深的樣子,挖掘的時候小心些!」劉茜看了看掌中大圓盤又看了看岩壁道。

納甲土屍立刻揮動裂空奪魄槍,岩壁上碎屑亂飛,隨著挖掘的深度增加,劉茜掌中的小圓盤滴滴聲越發的急促了。

最後江帆取出聖石箭遞給納甲土屍,納甲土屍小心的划隔著岩石,不一會隨著一塊巴掌大的岩石碎片掉路,頓時一道綠色光芒閃現,之間岩壁上鑲嵌著一個雞蛋大小的綠色奇異石頭。

「傻蛋,把那個魔蟲卵拿出來,將這個魔晶石放在魔蟲卵的旁邊,一天之內魔蟲就會破殼而出」劉茜看著魔晶石略一沉吟猶豫了下嘆道。

納甲土屍看向江帆,江帆微微點頭,納甲土屍立刻從符寶袋中取出那塊岩石,接著將鑲嵌在岩壁上的魔晶石摳出放在魔蟲卵的旁邊。

頓時魔蟲卵自動的貼上去,接著魔晶石開始閃動綠光,清晰可見有綠氣不斷的滲入魔蟲卵中,劉茜心情複雜的感慨道:「魔蟲破殼而出,就意味著一隻魔蟲王的誕生了!」

「江帆,魔蟲一旦破殼而出,你要在十分鐘內喂你的血給它吸食,發出認主的指令,這種幼小的魔蟲就認你為主了!」劉茜想了想提醒道。

「哦,為什麼要在十分鐘內喂血給它就是認主了,晚些不行嗎?」江帆有些詫異,不解道。

「新一代的魔蟲王孵化出來,會有短暫虛弱懵懂時間,這個時間你給它血吸食,它會像是白痴一樣吸食,並接受你的指令,十分鐘一過,它會變得意識清晰,再讓它認主可就難了!」劉茜解釋道。

「這樣啊,呵呵,謝謝你!」江帆恍然笑道。

此時江帆對劉茜的看法瞬間改觀不少,劉茜完全可以不告訴自己,讓自己錯過這個認主最佳時機,畢竟這隻魔蟲王出現日後會對她的那隻魔蟲王造車威脅。

而她卻說了,說明心地還是不錯的,看來她不是有苦衷,就是事關重大才隱瞞一些情況,就像自己以前對外人隱瞞真實身份那樣。

「劉茜,去了符魔界,我會幫你的,既是不能陪你尋找魔蟲王,也會用其他方式幫你!」江帆想了想道。

江帆這是投桃報李,當然也另有目的,畢竟對魔蟲有太多的不知情,養著這隻幼小的魔蟲王很可能還需要她的幫助指導。


「真的,那太好了!」劉茜頓時欣喜道,知道自己的坦誠換得了江帆的一些認可。

劉茜心中暗暗慶幸,確實有些猶豫要不要說出來,但最終還是說出來了,這裡也是有私心的,一隻無人控制的魔蟲王遠比一隻被江帆控制的魔蟲王威脅要小的多。

當然劉茜也可以想辦法找借口悄悄做手腳破壞,讓這隻魔蟲卵夭折,但是這種陰損之事劉茜實在做不出來,何況人家還救了她命。

「江帆,想不想魔蟲卵立刻孵化出來?」劉茜想了想又道。

「當然想了,你趕緊說!」江帆驚喜道。

「用精神意念力催動魔晶石加速魔蟲卵的吸收,另外滴上你的血,幾分鐘內便孵化出來了,你還可以趁機立刻讓它認主!」劉茜指導道。

江帆立刻依言,果然三分鐘的樣子,綠色魔晶石變成白色,魔蟲卵破裂出來一隻墨綠色的小蟲。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在江帆的刻意施為下,幼小魔蟲王認主了,不過很鬱悶,江帆試著與幼小魔蟲王溝通,發現智力竟是個剛出生的嬰兒似的,幾乎什麼都不知道。

「這墨綠色小蟲就是魔蟲王啊,怎麼看著像綠頭蒼蠅!」聖女皺皺眉道。

蒼蠅?江帆,納甲土屍怔了怔,不過確實覺得有些像,劉茜有些汗顏道:「聖女姐姐,這才是幼蟲,還沒蛻化呢,還有啊,十分鐘以後可不能再說它像是綠頭蒼蠅了,它聽得懂人話的!」

「它聽得懂人話?」江帆、納甲土屍、聖女都是驚訝的看向劉茜。

「是的,魔蟲有著傳承記憶,不過幼蟲階段記憶較少,知道的不多,隨著成長強大,記憶會漸漸恢復,一定的時候就會說人話,但只有魔蟲王能說,其他的魔蟲只能聽得懂!」劉茜解釋介紹道。

江帆釋然,難怪沒能從幼小魔蟲王那裡得到什麼信息,原來是它的傳承記憶基本還沒啟封,看來一段時間內魔蟲王的成長還得靠劉茜指導了。

幼小魔蟲王在岩石塊上轉悠的爬了幾圈,忽然一對小翅膀展開搖搖晃晃的飛起,江帆忙問道:「劉茜,它飛起來了,怎麼處理?不會飛跑了吧!」

「沒事,它是找你這個主人呢,在沒成為成蟲之前,只會就圍著你轉,跑不了!」劉茜笑道。

江帆這才放心,果然,幼小魔蟲王飛落到江帆的身上,想了想又問道:「劉茜,那我該怎麼安置它?還有用什麼餵養它,是魔晶石嗎?」

「在它成長初期是需要魔晶石的,是它的主食,但是要維持它的兇惡本性,還需要輔助用你的血來喂!」劉茜答道。

「呃,魔蟲要喝血!那今後豈不成了吸血蟲了?」江帆眉頭皺起有些驚訝道,看來魔蟲果然邪性,還真是兇惡之物。

「對啊,養魔蟲可不簡單,不過你也不用擔心,魔蟲喝血的胃口也不大,每餐只要一滴血,一天也就是三滴就夠了!」劉茜笑著安慰道。

「呃,那豈不是每天要損失三滴血!」江帆愕然。

「怎麼,捨不得啊,那乾脆送給我得了!」劉茜笑道。

「沒事,三滴血而已,不多,又不是三兩三斤血,對了,幹嘛用自己的,用他人的或者獸類的血不行嗎?」江帆頓時不幹,接著又是疑問道。

「養魔蟲當然也可以是別人的血,或者獸類的血,但是魔蟲王不一樣,剛才認主的程度並不深刻,隨著幼小的魔蟲王成長,傳承記憶恢復的多了,它有可能會出現叛逆的!」劉茜道。

「啊,這樣認主了還會出現叛逆?」江帆驚愕。

「是的,魔蟲很特殊的,與其他獸類大不一樣,讓你用自己的血胃養就是為了鞏固這種認主的有效性,時間長了認主就會成為一種習慣,等它成熟了,認你為主徹底穩定下就沒事了!」劉茜又道。


「是啊,那就用自己的血喂吧!」江帆鬱悶悻悻道。

「想不想讓幼小魔蟲王儘快的成長?」劉茜沉吟了會問道。

「想,當然想,越快越好,怎樣才能儘快的成長?還有養魔蟲王除了以後能繁衍出魔蟲外,還有什麼其他的好處?」江帆心中一動忙道。

「辦法很簡單,讓它鑽入你的血管中養著,這樣幼小魔蟲王成長的速度提高十倍以上,而且這種認主的程度更為牢固,等成長到要蛻變了就不需要了!」劉茜道。

「我靠,魔蟲豈不成了寄生蟲了,不過能加速成長倒也蠻好!」江帆既是愕然又是欣喜。

「呃,劉茜,幼小的魔蟲王又黃豆大小呢,鑽入血管中能行?」江帆忽然想起什麼問道。

「沒關係,它鑽入血管發現空間狹小,會自己縮小的,縮小到芝麻粒大小不礙事的!」劉茜說明道。

江帆這才放心,劉茜進行指導,將江帆的手腕上的一根血管扎破,幼小魔蟲王頓時尋著血腥氣息爬到破損口開始往裡鑽。

江帆感覺有些疼,很快幼小魔蟲王鑽入裡面,血管鼓出一個小包,但很快小包開始消腫,最後恢復,連破損口都癒合了,江帆清晰的感應道魔蟲王果真縮小了。

「劉茜,你還沒說飼養魔蟲王的好處呢!」江帆追問道。

「之前不是說了嗎,魔蟲王成熟以後幾乎可以達到符魔神帝的實力,這不是好處是什麼?」劉茜笑道。

江帆怔了怔沒說什麼,心中並不相信,但劉茜堅持這麼說也沒辦法,這時聖女道:「江帆,我們現在可以回蒙克族了吧!」

「嗯,事情圓滿解決,可以回去了!」江帆點頭道,幾人上了飛翼銀龍的背,飛翼銀龍騰空而起急速飛往蒙城方向。

一路上江帆又不斷的問這問那,話題都不離開魔蟲,劉茜也基本是有問必答,解釋的也詳細,更是主動的從符寶袋中取出幾塊魔晶石送給江帆,但是江帆總覺得劉茜隱瞞了什麼。

當然沒有去質疑,畢竟只是懷疑沒有證據,覺得反正要去符魔界,到時或許就能證實了。

幾個小時后,飛翼銀龍就要飛入蒙城地區領空,聖女立刻用符訊球聯繫蒙不滅,頓時大驚失色,江帆察覺到聖女神情有異忙問道:「怎麼了,蒙克族出什麼事了嗎?」

「江帆,麻煩大了,蒙城北面交界、西南面交界、巴克族、樹族、洞族和矮人族,勾結從三大勢力叛逃出來的人,從那兩處向蒙克族發起攻擊!」聖女焦急道。

「而且蒙克族內部也出現一些不甘寂寞的叛逆,與外族人勾結,在蒙克族內部多處發動襲擊,蒙克族損失慘重,情況十分不利!」聖女又道。

「什麼,有這事!我靠,這才離開兩天的樣子情況怎麼就變成這樣了!蒙老頭和那七個長老乾什麼吃的?」江帆既是驚訝又是有些惱火了。

「哎呀,江帆,具體的情況不清楚,別埋怨了,趕緊解決眼前的危機吧!」聖女焦急的催促道。

「嗯,先解圍再說!」江帆覺得有道理,稍稍想了想立刻召喚出金甲蠻蟲,對納甲土屍和金甲蠻蟲道:「你們兩個趕緊去蒙城北面交界救援!」

金甲蠻蟲和納甲土屍立刻領命急速飛行消失在空中,江帆拍了拍飛翼銀龍的背道:「飛翼,全速趕到西南面交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