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姐,十一這也……唉,一開始她不是沒事嗎?怎麼突然就有事了,真是,咱們好不容易聚一次……」蘇月咬了咬唇,假裝不經意的抱怨道。

蘇凈音:「……」

蘇錦惜:「呵呵!」

回到房間的奚淺在心底嘆了口氣,決定還是早點回宗門。

這樣的生活真的有點煩。

……

夜晚,蘇月敲響了三長老的房門,「父親,是我!」

「月兒?怎麼還沒休息?」對唯一的女兒,三長老很是疼愛,哪怕她的天賦比不上兒子。

但也是當做掌上明珠,有求必應的。

「父親,月兒……」蘇月欲言又止,想開口似乎走有點不好意思。

三長老看着她小女兒的作態,失笑的搖頭。

「有什麼還不好意思和父親說?」

蘇月乖巧的低下頭,聲音輕柔,「月兒……想要十一穿的那種法衣……」

那樣的面料她不知道什麼材質,但一看就十分華貴。

上面影影綽綽的陣紋仙氣又飄逸。

簡直讓她愛不釋手。

蘇月垂下的眸底閃過不滿,大伯也真是的,這麼好的東西全部給明奚淺一個人。

其他真正的蘇家嫡系卻一個不管。

正沉浸在自己思緒里的蘇月沒發現三長老的眼神冷了下來。

「那是人家十一自己的東西,你的法衣也是父親花了大價錢定製的,不合你心意嗎?」

三長老聲音淡了許多,別人一眼就看出來蘇月的想法。

更不要說他是蘇月的父親。

還是元嬰後期,幾乎她一開口,就原形畢露了。

蘇月被三長老嚇了一跳,可憐兮兮的抬起頭,「父親……月兒不是,月兒只是羨慕,羨慕她有這麼好的法衣……」

「十一的主意你千萬不能打,記住了,她有的是本事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三長老看見她眼底的不服,有些鬧心。

雖然除了家主和老祖,沒人知道十一父母的來歷。

但大家都有個默契的猜測。

反正能隨手拿出萬年靈藥,眼都不眨就送出去一大堆。

連中域頂尖大宗門都沒有這樣的魄力。

更不要說十一自己的本事。

隻身去冥域,不僅毫髮無傷的回來,還帶回了影珏。

「父親,我……」蘇月不服,想反駁。

但對上三長老嚴厲的眼神,怯怯的閉了嘴。

「……我記住了。」

「月兒,你最重要的事是修練,把心思放在修練上知道嗎?」三長老語重心長。

和月兒同樣天賦的蘇沐和蘇辰,眼看都要結丹了。

就月兒還在築基中期。

這差距不是一般大,也不知道這丫頭怎麼了,小時候就愛比較,長大了還是這樣。

。 因摸不清敵人佈置,神宮悠心情沉重,他原本是正常的前進,但現在,提起松本讓他指路,神宮悠的速度陡然暴增。

而在神宮悠加快速度時,東瀛高層也因弒神事件被聚攏在一起。

雖然未有高天原的神諭下達,但他們還是商議起了如何應對此種事件。

「混蛋,那個惹禍精,他就不能消停一點嗎!」

這是不想找事的,但也有不少人臉上有着快意。

「惹禍,不,真正惹事的是那些所謂的神靈,你們根本不知道那些可惡的傢伙僅僅降臨兩天就幹了些什麼么,強搶女孩,吃人,甚至是聚攏妖魔進行庇護。我們的士兵費盡了力氣,陣亡了數十人才擊傷一個幹部,結果那些受傷的雜種全都跑進了神社,投靠了那些神靈,搖身一變變為了神使。

混蛋,這些神靈比妖魔還可惡。」

說話的是東瀛軍部大佬,他說過之後,那些議員卻一個個的不以為然,而這樣的態度,也讓他怒了。

「你們覺得事不關己是吧,忘了說了,那些神靈強搶的女孩不止民女,甚至,相比於普通女孩,祂們更喜歡貴女,有的還好貴婦人妻,畢竟,相比於農家女,富貴人家的妻女更有韻味。

對,我說的就是你們的妻子女兒,那些神靈可不會覺得你們是議員就不動你們的家人,在那些高高在上的神靈看來,人類除了極個彆強者,其他人都是祂們的奴僕,可以被隨意奴役,享用。

想回到神代嗎,想讓自己的妻女供奉神靈嗎,想在某一天醒來老婆突然懷孕嗎,哦,對了,妻子被神受孕,在古代可是美德,你們要彈冠相慶!」

「小安康介,給我閉嘴!」

看到那軍部大佬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憤怒,東瀛一號喝止了他。

面對一號的訓斥,小安康介確實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但他的目的已經達到,那些議員原本覺得犧牲一個惹事精不算什麼,不值得為之與神靈爭鋒,但現在,他們被小安康街噴的心態爆炸了。

「神代,不,絕不能回到神代。」

「不止妻女,以神靈高高在上的態度,我們也是隨意可殺。」

沒人想頭上多個能隨意取人性命的爹,而在確定反抗后,他們也不會讓神宮悠孤立奮戰至死。

哪怕是現代,敢於對神靈揮劍的人還是少數,如果對第一個弒神的神宮悠見死不救,此後,人類的勇氣將極速下滑。

而人神之爭,士氣極其重要。

見一眾議員確定了意見,一號也快速下達了命令:

「聯繫各大神社,告訴他們,神宮悠與富士見山神的戰鬥屬於個人廝殺,我們會自行處……」

「報,千島議員發來投影通訊,請求連接。」

此話讓會議室的眾人都皺起了眉頭,千島議員就屬於投降派,已經投靠了神靈。

而在他們猶豫是否接見的時候,軍方的小安康介再次開口了:「千島,我記得那位把他的女兒送去了淺見神社當巫女了,那個神社供奉的是鯰魚精成就的河神,巫女是做什麼的你們也清楚。」

這是嘲笑,也讓眾人明白了投靠神靈需要付出的代價。

「咳咳,讓他在外面等著,去聯絡各大神社,把我們的警告嚴正的送給他們。」

「是!」

這邊不願聯絡,但外面,千島議員急了,發現不能用投影連接后,他直接讓屬下把法器的音響打開(晚上的會議在陰境裏開的),直接用音響大聲呼喊了起來。

「諸位,神宮悠膽大包天,目無法紀,我們不能庇佑他啊,我們的主要對手是妖魔……」

議員在會議室外面用音響大聲呼喊,此種情形很是兒戲,卻也算東瀛議會特色。

畢竟,在東瀛國會裏,因政見不同而對罵,丟鞋子,甚至是打群架都曾發生過,現在加個在會議室外面呼喊怒罵,雖然引人注目,卻也不算什麼。

而在呼喊時,千島很是得意,甚至覺得投影法器被阻攔在外面正好。

他這次過來並不是被諸神囑託,而是主動過來為神靈分憂的,當得知眾神給神社下達神諭,沒有給國會政府施壓后,他瞬間看到了其中的機遇。

為了速度快些,搶在競爭對手前面,他都來不及從自己居住的地方跑過來,而是選擇動用法器,把自己的影像投射了過來。

同時,他也覺得在外面呼喊更好。

「進入會議室里,只有會議室里的議員知道我做的事情,但在外面,卻會被更多的人看到,且,今天的事情絕對會傳出去,傳入諸神的耳中,哈哈哈,我將會被諸神注意到了……」

因為興奮,千島的笑容都有些掩飾不住,當看到數個身影暗淡的人被一些神官護送著來到此地后,他的笑容更是燦爛,看向那些人的目光也滿是得意。

「你們來晚了,我才是第一個來到此地為諸神分憂的人。」

千島所做的事情那些議員也看到了,這讓他們紛紛怒罵出聲。

「混蛋,來晚了一步。」

「不,還沒晚,一起上。」

「都在千島周圍呼喊,讓諸神知道,我們為了祂們竭盡全……」

「啊!!!」

「不!!」

「轟隆!」

千島在得意,來晚了的議員們在惱怒,並準備分一杯羹,但就在這時,一陣呼喊、慘叫之聲從千島那裏發了出來。

如此雜亂的聲音打斷了千島的演講,也令他怒了起來。

「混蛋,你們在幹什麼,我正在為諸神辦事,都給我安……靜……」

扭頭的千島議員在怒斥,但很快,他的聲音就弱了起來。

回過頭后,他才明白,為何外面會有那麼大的聲音。

有一身高兩米三的猙獰光頭,正如重裝坦克一般橫衝直撞,朝着他所在的方位直直衝來。

沿途,他花錢雇傭的護衛,神靈派遣的妖魔,在那恐怖的身影面前無一合之敵,那猙獰光頭宛如史前巨獸一般,在橫推一切。

從發起攻擊產生聲響,到那恐怖的人影衝到近前,居高臨下的俯視着自己,一切,甚至只花了十息不到。

而此時,那個猙獰可恐的身影,對着千島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燦爛的白牙:

「聽說,你為神靈辦事最盡心!」

……

7017k 夜幕降臨,江塵一夜無眠,靜靜的坐在窗邊等待著傳說中的陰兵借道。

果真如百事通所言,夜幕降臨后白日還喧囂的街道空無一人,就連燈火都黯淡了下來,此時的鬼城彷彿成為了真正的鬼城。

午夜時分,伴隨著一陣猛烈的震動,街道上竟是出現密密麻麻的士兵,這些士兵整齊有序,浩蕩的氣勢直衝天際,宛如一直鐵血之軍,鎮殺一切。

「這就是陰兵借道么?」

江塵心中一涼,他總算是知道為何就連鬼城城主都無法鎮壓這些陰兵了,這股威勢只比九品武君強,絲毫不弱好么?

而就在江塵準備關上窗戶的時候,三十萬陰兵的首領,一位身穿血袍的將軍,空洞無神的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江塵,嘴角竟是還帶著一抹詭異的微笑。

「這……我只是看你們一眼,不會就盯上我吧?這也沒人告訴我啊。」

江塵心裡慌得一批,連忙關上了窗戶,躲在了一邊。

「轟轟轟!」

慶幸的是,陰兵似乎並沒有來找江塵的麻煩,在一陣整齊的腳步聲之下,陰兵漸漸遠去。

江塵一直等到耳邊沒有那浩瀚的腳步聲,這才鬆了口氣,拍了拍胸口,心有餘悸的說道:「太可怕了,還好他們沒有上來。」

又想起此時他帶著面具,陰兵沒有見識到他的真面目,這才徹底放心。

「在這鬼城可萬萬不能招惹這些陰兵!」

江塵神色慎重的給唐虎提醒道。

一夜無話,翌日清晨,鬼城也恢復了往日的喧囂。

當江塵再次見到姬夜的時候,發現她頭頂上的光芒無比明亮,明顯是有機緣誕生的跡象。

「好傢夥,這麼快就有機緣了?還是在鬼城這種鬼地方?」

江塵心中大喜,他正愁著要在這鬼城哪兒去蹭蹭氣運,眼前就有人送上門來。

這還真是瞌睡來了就有人來送枕頭。

姬夜發現江塵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羞澀的低下了頭,臉色刷的一下變得通紅,無比嬌羞道:「公子,你若是想……」

可還不等她說完,江塵拍了拍她的肩膀,大量畫面湧入他的腦海之中,江塵看向她的眼神也愈發的古怪起來,「居然是這樣的?」

江塵的舉動也讓姬夜更加驚慌失措,耳根子都紅了起來,「公子,姬夜早就是…………」

可還不等她說完,江塵又無情的打斷了她,「姬夜,你有機緣要降臨了,我這就帶你去找機緣。」

「機緣!?」

姬夜愣了愣,知道剛才是她誤會了,這讓她的臉色更加漲紅,這都沒臉見人了。

但她發現其他幾人好像都沒有關注這件事,心裡稍微舒服了一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