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忍忍吧,等回到洛府,保證讓你吃到撐死!」唐辰沒好氣地答道。

等了半晌之後,卻沒有聽到回答,唐辰再轉眼往去,發現貝迪克居然又昏了過去,心中頓生一股鬱悶之情。

「這傢伙沒事吧?」唐辰還是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無礙的,剛剛把體內大半毒素清除,使得他短暫地清醒了會,立即陷入昏迷很正常,等回去后多細心調養幾日,就不會出現這種狀況了。」精劑二老給出答案道。

「嗯,多謝二老了,至於治療的診金,我過幾日之後,再付給你們行嗎?」唐辰不好意思道。

記在洛府賬上的話,有些過意不去,所以唐辰打算去問梅沙借點,到時候再想辦法慢慢還好了。

可是精劑二老卻擺了擺手,不在意道:「沒關係,我們救人並不在意金錢,有就給,沒有也無妨,況且之前在洛府中,幫你們治療那次,溫德管家已經給過不少診金了,這次你就是給,我們也不好意思再收了。」

「呃…這樣啊,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們了。」唐辰尷尬地撓了撓頭,不好意思道。

「呵呵,送我們早點出去就好,在皇宮裡這種嚴謹的氣氛下呆久了,我倆真的很不自在。」精劑二老笑說道。

「嗯,好吧,祭司大人,還得麻煩你再帶一次路了。」 對決中的男女們

如此繁雜的路線,光走一次,真的不容易記住,所以只好繼續讓奧德里奇做嚮導。

「呵呵,請……」奧德里奇自然不會拒絕。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山海神獸征戰異世》更多支持!

出了封毒泉的結界之地,依舊由奧德里奇走在前方領路,不同的是,這次多了一個人,貝迪克正閉目安詳地躺在化生液的缸中,兩位壯漢在下面任勞任怨的扛舉著,雖然知道此刻貝迪克正處於昏迷狀態,但他的面部表情卻表現的非常愜意,看上去一副欠揍的樣子。

唐辰本以為這次又要隨奧德里奇走很長時間,卻沒想到剛離開封毒泉的區域沒多久,就碰到了一位正在外面守候多時的侍女。

此位侍女攔在了唐辰等人面前,很恭敬地行了個禮,說道:「祭司大人,陛下下令讓我在此等候唐辰先生,等唐辰先生出來之後,就立即帶他到書房覲見。」

奧德里奇同意地點了點頭,之後轉過身,對唐辰說道:「唐先生,既然陛下這麼急著召見你,那你就快去吧,而你的朋友和精劑二老們,我會負責親自送回洛尼德府中的,這點你就放心好了。」

「如此,就麻煩祭司大人了。」唐辰感激地說道。

「嗯,別忘了儘快給我答覆。」奧德里奇拍了拍唐辰肩膀,在他耳邊用低不可聞的聲音說道。

唐辰不由自主地停頓了一下,但很快就醒悟過來,重重地點了點頭,之後又向著精劑二老交代了兩句,才隨著侍女,快步離開。

奧德里奇一直目送著唐辰背影徹底消失之後,才再次邁出步伐……

隨著侍女緩緩地走過幾條走廊,踏著清冷而光滑的大理石磚面,唐辰心不在焉,總是在思量奧德里奇,不久前所說的那番話。

現在,按情況來看,國王召見自己的原因,十有捌九就是奧德里奇所說的那件事,雖然還不清楚具體的內容,但想來也絕不會是簡單的任務。

這讓唐辰很頭疼,一方面,大祭司位高權重,不好得罪,再說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一件舉手之勞的小事,被發現了也不用自己負責,想想,當時真的有一口答應下來的衝動。

但是國王那邊,他又不得不慎重對待,或許此事對聖日帝國關係重大,又或許是大祭司別有用心,總之夾在這兩人中間,讓他很傷腦筋。

或許唐辰自己也沒有發覺,他現在已經不知不覺間,融入到了這個異世之中,並且是以一位聖日帝國的子民角度,在思考問題,否則,要是換成初到異界時的思想,他絕對會在救治好貝迪克之後,就拍拍屁股走人,反正手裡有個神獸軍團,天下何處去不得,而不會為了一個還不知道內容的任務,如此思前想後。

沒有行走太長時間,唐辰隨侍女來到了一處安靜的房間之外,侍女上前輕輕敲了敲門,用黃鸝般的悅耳之音啟稟道:「陛下,唐先生已經帶到。」

「嗯,唐辰一人進來即可,你退下吧。」房內,傳出國王那威嚴的聲音。

「是!」侍女恭敬地回道,然後對唐辰做了個請的手勢,才慢慢地退了下去。

已經到了此處,唐辰倒反而沒有一絲緊張了,徑直推門而入,看到寬敞的房間之中,國王正安詳地坐在椅子上,微閉著眼睛,不知是在午睡還是思考,周圍的牆壁側,都擺滿了書架,書架上面,也幾乎都放滿了各種典籍,大致盤算一下,也至少有近萬本之多,使得呼吸之間,都能聞到濃重的書香氣。

而當唐辰走進來之後,國王才緩緩睜開雙目,雖然帶著慵懶之色,但卻依舊掩蓋不了那種天生的皇者之氣,淡淡的開口問道:「救回來了?」

唐辰點了點頭:「多謝陛下關心,幸好趕得及時,再加上精劑二老的精湛醫術,才能幸運的將貝迪克給救活過來。」

「哦…能有這樣的結果,我也感到很開心。」國王笑了笑,看向唐辰說道:「唐先生能為了朋友付出這麼多,可見為人的人品,也是極好的。」

「陛下廖贊了。」唐辰謙虛道:「說起來, 七年之後 。」

「那只是我們之間的交易而已,你用不著謝我。」國王擺了擺手,接著說道:「不過說起交易,唐先生當初也答應過,要為我聖日效力的,不知是否有時間?我先前說起過,有一件事想交代給你去做。」

聽到正題終於來了,唐辰不由自主的精神一振,恭敬道:「既然是在下答應過的事情,自然不會違背,只是先前,陛下與我之間也有過協議,若非是危及到聖日帝國根本,或是爆發大規模戰爭時,我才會聽從陛下的任命,平時的話,我是擁有很高的自由度的。」

「呵呵,唐先生說的這點我當然明白,所以,我想要交代給你的這件事,的確是事關聖日生死存亡的大事,原本將這麼重大的任務交給你這樣一位無名無分的新人,似乎有些說不過去,但是沒辦法,我聖日接下去這段時間,會有大動作,精英人員實在不夠用,加上唐先生為人的人品,我也見證了,真的沒的說,所以才不得已地想把這件事交託給你。」國王鄭重其事地說道。

唐辰不自覺地緊鎖起了眉頭,有個直覺告訴他,國王所說的那個大動作,可能跟樹人一族的那個災難預言有關,儘管唐辰的初衷,是不願卷進這場災難的,但是現在看來,似乎已經逃脫不得了,國王都已經說出了這樣的話,他若推辭,也說不過去。

「陛下先說明一下任務的內容吧,若是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我自然不會拒絕。」唐辰開口說道。

國王聽過之後,面色一喜,唐辰這麼說,大致就已經答應了下來,於是清了清嗓子,開始敘述任務內容。

「其實,這個任務的起因,是跟暗夜帝國有關聯的,唐辰你在史萊姆族的時候,所碰到的鋸鱷與御力兩大軍團,他們當時,應該也是在為暗夜帝國執行一件機密任務,而他們那個任務的目的,有很大的可能是為了鑄造一把魔劍,這把劍名為滅世,顧名思義,它具有毀天滅地般的力量,若是這把劍,被暗夜帝國掌握的話,不光是我聖日,甚至整個大陸,都會面臨一場恐怖的災難。」

「災難?果然,樹人族的預言,已經開始了么?」唐辰心中呢喃了一句,很快又把注意力轉回了國王身上。

「所以,我們聖日必須要做出應對策略,大祭司已經給過我建議,必須派出大量兵力去阻止暗夜的此次行動,所以,我才說接下去的這段時間,我們聖日會有大動作,但是光靠這一點,是不夠的,為了以防萬一,我們必須做好兩手準備,而我所交代給你的任務,便是那所謂的第二手準備。」

「根據祭司殿的古籍記載,我聖日帝國在創國之初,也曾有過一件神器,但是後來不知什麼原因,被封印在大陸上的各個遠古遺迹之中,所以,我要交代給你的任務,便是將這些遺迹中的神器部件都尋出來,組裝成完整的神器,以此來對抗暗夜的滅世魔劍。」

國王說完之後,喝了口書桌上的茶水,視線一直注視著唐辰,期待著他的回答。

唐辰沉吟了一會,消化著國王所說的這一長段內容,同時,也不可避免的想起了大祭司的囑託,現在看來,大祭司所想要的,應該就是這件神器了,只是,不知他為何非要讓祭司殿執掌這件神器,莫不成是想造反?

「唐先生,考慮清楚了嗎?」國王看唐辰一直不回話,就不耐地問了一句。

「嗯…我想問一下,這任務的危險度高嗎?還有,難道就讓我單槍匹馬的一個人去執行?」唐辰先把顧慮提了出來。

「呵呵,危險度自然是有的,而且很有可能會遇見暗夜帝國的軍團,不過,我相信以唐辰先生的實力,足以應付,最不濟,自保肯定是沒問題的,當然,我還會派兩個實力不錯的軍團追隨於你,一路上為你保駕護航。」國王輕笑著說道。

「那好吧,這個任務,我接下了!」唐辰乾脆地同意道,既然明知推脫不了,不如就爽快的答應,還能給別人留下一個好的印象。

「好!痛快,我最討厭的,就是那種拖泥帶水之人了,唐辰,你果然沒讓我失望。」國王心情愉悅地誇讚道。

唐辰抿了抿嘴,心中卻是無奈居多。

「既然如此,我就馬上命人開始準備,那兩大軍團,會在一星期後與你一同出發,這幾天,你就靜心休養,不眠不休地從史萊姆族飛了個來回,你現在的精神狀態很差,要趁這段是時間,儘快調整過來,知道嗎?」國王很體諒地說道。

「嗯,多謝陛下關心!」唐辰感激地回道。

「沒什麼事的話,你就退下吧,我還有一些軍隊的批文需要審閱,門外會有專門的侍衛,帶你出宮的。」國王淡淡地說道。

「呃……」唐辰猶豫了一下,似是想說什麼,最後還是下定決心,開口道:「陛下,我還想冒昧的問一句,那個祭司大人,為人處事如何?」(我的小說《山海神獸征戰異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山海神獸征戰異世》更多支持!

帶著些許忐忑,唐辰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實際上,他還是想確定一下奧德里奇的忠誠度如何,雖然對方能做到現在這個職位,肯定對聖日作出過很大的貢獻,但是人心總是會變的,中國歷史上還有那麼多貪官污吏呢,要說這異世界都人人純良,他可不相信。±

國王抬起頭,愣了一下,有些詫異地看著唐辰,問道:「今天大祭司都跟你說什麼了?」

「嗯……」唐辰遲疑了一下,說道:「他想讓我加入祭司殿,我沒有同意,說要考慮考慮,所以想先了解一下他的為人。」

唐辰並沒有把奧德里奇交代的最主要的事情說出來,一方面,是不想讓國王誤解什麼,擔心造成君臣不和之類的惡**件,另一方面,也不想辜負奧德里奇的信任,就這樣全盤托出,都對國王說明的話,有種打小報告的感覺,這讓唐辰很不喜,反正他還沒答應奧德里奇,若是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直接拒絕好了,大祭司也不能拿他怎麼樣。

「哦?看來奧德里奇也很欣賞你啊,居然才剛見一面,就急著拉攏你了。」國王讚歎著說道。

唐辰不置可否地靦腆一笑:「陛下還沒告訴我呢,祭司大人的人品到底如何,值得信任追隨嗎?」

「嗯…這個嘛,怎麼說呢?」國王摸著自己的下巴,整理了一下思緒,才正聲說道:「人品肯定沒的說,奧德里奇是為了聖日帝國,甘願付出一切的人,舉個例子吧,有一次,我聖日帝國西邊邊境處的一座城池被異族攻破,當時他恰好也在場,眼看城內的守城軍團即將死傷殆盡,為了避免讓異族侵入我聖日的領土,他竟然獨自一人施展出了禁忌之術,抵禦了異族大軍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直到援軍來臨之後,才讓他退下陣來,而事後,他所付出的代價,也是極為巨大的,一身精血近乎乾涸,在床上昏迷了半年之久,靠著我聖日帝國的數百位名醫齊心救治,才堪堪將他的命救了回來。」

唐辰驚訝的張了張嘴,一人獨抗異族大軍一天一夜,那該是怎樣一種壯觀的場面,雖然他自信,憑藉著《山海異獸錄》中,一些變態級的神獸,他也能做到這一點,可是這位大祭司,卻已經到了花甲之年,即便這或許是他年輕時所做過的事,卻也很不簡單,畢竟他是靠著自己一個人的力量,而並非藉助什麼外力,同時,唐辰也對那所謂的禁忌之術,有了一絲好奇之心。

「但也同樣因為這個原因,他的處事風格有些極端,就拿他本身來說吧,已經到這一把年紀了,卻從未有過娶妻生子的念頭,只是想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國家的事業中,不想因為其他的事而分心,是一個為了幫聖日帝國謀求利益,而不擇手段的一個人。」國王從客觀的角度,有分析了奧德里奇此人的缺點。

唐辰聽得倒是津津有味,沒想到奧德里奇還做過這麼富有傳奇色彩的事情,怪不得能坐到現在的職位,既然國王對大祭司的評價這麼高,那麼也就說明奧德里奇此人,絕對是值得信任的,唐辰那心底的一絲顧慮,也漸漸消散了。

「唐先生聽完之後有何感想?加入祭司殿對你來說,也是不錯的選擇。」國王輕笑著幫忙建議道。

「的確,祭司大人是個了不起的人,跟他相處了半天,我就隱約察覺到了這點,現在聽陛下一說,更是讓我對他生出一股崇敬之意,不過,加入祭司殿一事,我還是想鄭重地再考慮一番,多謝陛下為我解惑了。」唐辰恭敬地回道。

「呵呵,你這麼慎重對待,也是應該的。」國王點了點頭,並不勉強:「不過,被你這麼一提,我倒是想到了另一件事,也想交代給你一起執行。」

唐辰嘴角微微一扯,心裡苦悶,但也不能表露出來,只好裝作不介意地問道:「不知是何任務?」

「在你前往大陸各個遺迹的過程中,會在中途順道路過一片名為生命森林的地方,傳聞,那片森林深處,生長著一種名為長生果的神物,對於我們人類大有裨益,能讓人增加壽元,重返年輕,我要你儘可能地幫我尋到此果,給我帶回來。」國王帶著命令的口吻說道,讓人很難拒絕。

然而,唐辰在聽聞此話之後,心中不由得一喜,他本就也打算著想為自身尋找增加壽元的神物,自從聽星主講述召喚山海獸的缺陷之後,他就一直時刻地注意著自己的壽命問題,每一次的召喚,他都必須控制在兩隻以內,就算只召喚一隻山海獸,他都會心痛不已,畢竟那可是一年的壽命啊,少活一年,誰願意?

所以這樣的任務,對他來說是求之不得的事,於是,唐辰便稍顯急躁地問道:「陛下,那個長生果真的存在嗎?數量多不多?還有,這片大陸還有別的什麼東西能增加我們人類壽命嗎?」

國王詫異地看了他一眼,似是沒想到唐辰會變得如此積極,不急不躁地回答道:「這個東西,我也不清楚,畢竟只是傳聞,有幸得到的人,也會第一時間就吃下去,哪還會傻傻地拿出去給人炫耀,但是既然有傳聞,就不會是空穴來風,你仔細去尋找,我相信應該能找得到,至於數量么,肯定不會多,而大陸上類似於這樣的東西,還有兩樣,一個是精靈族的生命之泉,另一個,則在獸人帝國,乃是上古不死鳥族遺留下來的精血,可惜都是有主之物,收取的難度很大。」

唐辰仔細地聽著,把這三樣東西都默默記在了心底,打算如果長生果尋不到的話,便把主意打到另外兩樣東西身上,對於增加壽元的執著,他內心非常堅定。

「怎麼?唐先生似乎對這種增加壽元的神物非常感興趣啊!」國王似笑非笑地說道。

「呃…」唐辰尷尬地紅著臉說道:「我想對於增加壽元這種誘惑,沒有人不會動心吧,陛下不也是想要服用長生果,才讓我去尋找的么?」

唐辰小心翼翼地看著國王,生怕他惱羞成怒。

「哈哈,這你就猜錯了。」出乎意料的,國王卻並沒有不悅之色,反而還爽朗地笑道:「我要長生果的目的,是為了把它賜給國師服用的。」

「國師?」唐辰詫異道:「國師那麼年輕,需要長生果做什麼?」

然而,他話音剛落,腦海中便不知不覺地閃現了一張白髮老嫗面容,正是今天不久,入殿覲見時,所不經意間瞥到的那張熟悉而陌生的面容,現在靈光一閃之下,不由自主地便猜測出了,那就是國師本人!

「國師為我聖日帝國,進行了一次占卜,就是有關於滅世魔劍的事情,只是沒想到因此遭到了強烈的反噬,使之壽命銳減,一下子到了遲暮之年,現在身體非常的虛弱,若想復原的話,除了增長壽元之物,別無他法。」國王唉聲嘆氣道。


唐辰隱約也猜到了原因,現在聽國王這麼一說,心中難免的會為國師感到不幸,承諾道:「放心吧,陛下,我一定會為國師,尋來長生果的!」

「嗯,你能這麼想,我就很欣慰了。」國王點了點頭:「現在沒事了,你退下了吧。」

「是,在下告退!」唐辰彎身行了個禮之後,才悄悄的退了出去。

等唐辰離去后,國王怔怔出神了一會,不知在想些什麼,然後嘴角略微上揚,輕笑一聲:「倒是個單純的傢伙,應該能夠信任吧……」(我的小說《山海神獸征戰異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山海神獸征戰異世》更多支持!

等唐辰從皇宮大殿出來的時候,他忍不住地打了個哈欠,正像國王所說的,從史萊姆族那飛了個來回,儘管不需要他駕馭,但即便是干坐著,這半個月下來,也是極為吃力的,現在的他,基本只要靠個枕頭,就能睡個三天三夜。


嚴重的疲乏感,使得唐辰想要迫不及待地回到洛府之中,好好休歇幾天,然而,還未等他邁開步伐,一聲嘹亮的烈馬嘶鳴,便是陡然響起。

此馬異常的神駿,黑色的棕毛油油亮,像黑綢緞一樣,昂著它高傲的頭顱,不停奔躍著四肢,拖動著身後那一截高貴華麗的車廂,在唐辰面前,不偏不倚地停了下來。

單以此輛馬車的規格來看,至少也要比洛尼德專用的那輛馬車,高上一個檔次,可見裡面的主人,身份絕對不凡,而同時,又與唐辰有所關聯的,除了大祭司奧德里奇之外,恐怕就別無他人了。

唐辰也猜到了車主的身份,苦笑一聲說道:「祭司大人還真是心急啊,我才剛剛從皇宮裡走出來,就派專車過來迎接了。」


「哈哈,唐先生不是要回洛府嗎?我送你一程如何?」奧德里奇爽朗一笑,打開車窗,向唐辰邀請道。

「那就勞煩祭司大人了。」唐辰點了點頭,大步跨上了馬車,能讓他少走一段路途,自然樂意之至。

上車之後,唐辰掃了一眼車廂的布置,與外觀的華麗相比,裡面的布置倒是比較簡約,除了座椅上,那些不知名的毛絨獸皮外,就只有一些書籍,整齊地擺放在車廂中央的一張小檯子上,由此也體現出了奧德里奇為人的進取之心。

唐辰坐到車廂一角的長椅上,墊著下邊的獸皮墊子,倒也頗為舒適,甚至讓疲倦之感更甚,昏昏欲睡。

「唐先生看起來精神狀態很差啊,不如就在我車內小憩一會吧。」奧德里奇關切地說道。

唐辰卻搖了搖頭,強打起精神道:「不用,也就一會功夫,我再忍耐一下就好了,祭司大人有話要講的話,就開門見山吧。」

「呵呵,既然唐先生都這麼說了,那我也就直言不諱了。」奧德里奇正中下懷地說道:「不知先前我所提出的請求,唐先生考慮的如何?想必陛下已經把任務傳達於你了吧?」

唐辰微微一笑道:「不錯,前往大陸各處,收集神器部件,藉此來抵抗暗夜帝國即將出世的滅世魔劍。」

奧德里奇表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那陛下有沒有說明,找到神器部件后,就立馬交回聖日帝國?」

唐辰回想了一下,答道:「這個倒沒說,畢竟只是典籍上的記載,還沒有確定真實性,應該要等到真真切切地收集到其中一個部件,才會決定存放的歸屬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