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汝汝的,正常點,叫你。」

「你不信……我?」

「對嘛,這樣聽起來,就舒服多了。」

「那姑娘現在可否告訴本王,回去的方法了?」

天吶……

有錢人都這麼戲精的嗎?

無聊到極致了,扮古代人還扮上癮了?

無奈之下,葉桑末從口袋裡掏出了十七,假裝你是個古代人好吧?我真是上輩子倒了血霉,怎麼遇到你這麼個奇葩?哦,還不止,還有個自稱是20億光年之外,最厲害的機器人-十七。

「喏,看到沒有,這傢伙說它是20億光年之外的機器人。她說她的數據在時空隧道里,受到了損傷,短時間內還不能恢復。等她恢復了正常之後,才知道有沒有送你回那個什麼天河三年的辦法。」

「姑娘此話當真?」

「當真啊,千真萬確,不信我讓她自己跟你說啊。喂,十七……」什麼鬼,又沒電了,「那個,抱歉啊,機器人沒電了~」

宇文元詡眸子一冷:「你又騙我!」 凰無夜道:「拿來給我看看!」

「是!」

洛皇在信上說,他很想念凰無夜了,說她在南微受苦了,讓她回微瀾城。

凰無夜微微挑眉道:「這老東西在打什麼主意?千方百計的讓我來南微,現在又讓我回去,微瀾城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凰一道:「回稟主子,是七國天驕大比要開始了,而微瀾國無人,為了不在大比之中丟臉,洛凰恐怕是求也要求著主子回去,畢竟主子的實力在微瀾國的年輕一輩之中,是最高的。」

「七國天驕大比?」

「就是微瀾國周邊的七大效果,舉辦一場天才交流會,每一次微瀾國不是沒有第一個人入選比賽資格,就是一上場直接被人秒殺。今年洛皇本來寄希望於七皇子,卻沒有想到七皇子被你給趕走了,他只能求你回去。」

凰無夜道:「求小爺回去,那就要有求的態度!給小爺打假兮兮的親情牌,我才不買賬!回復過去,我回去,我在南微過得正逍遙自在呢!」

「是!」

雖然回復說不回去,但是凰無夜早就在處理剩下來的一些事物,打算儘快回微瀾城。

她想要去見他妖精,雖然只是沉睡的冰凍妖精,她也想要看看。

凰無夜拒絕,洛皇開始各種賞賜,甚至說明了原因,特別提出要她給微瀾國爭光,態度非常的低。

於是,凰無夜勉為其難答應了。

「即刻啟程!」

「是!」

上一次大戰,無人敢在南微鬧事了。

傭兵團的人特訓計劃已經安排好了。

城內的其它事物,交給南錦她很放心。

接下來,她就該無事一身輕的回去了。

「無夜哥哥,聽說你要去都城,我能不能跟著你一起去啊!我想出去走走找找靈感,還想看看無夜各個長大的地方。」

在凰無夜要出發的時候,慕炎之追了上來。

凰無夜道:「好!這段時間你也辛苦了,帶你去國都好好玩玩。」

慕炎之無比的激動,「太好了!」

等到了微瀾城之後,微瀾城的百姓一看到夜王殿下身邊帶著一個可愛小白兔,那一個妖冶無比的妖孽男寵不見了。

眾人嘩然!

「夜王殿下喜新厭舊,把那一個妖精男寵給拋棄了。」

「夜王殿下去南微回來,竟然改變了口味了,也不知道我那一個十一歲的兒子夜王殿下能夠看得上。」

「果然大魚大肉吃多了的夜王殿下愛上了這清菜小粥了,這一個男寵實在是長得太可愛了。」

事情就這樣朝著一個詭異的方向發展,才回來半天,凰無夜直接變成了負心漢了。

凰無夜道:「慕一,你派幾個人跟著炎之去玩,不要跟丟了,他不認路!」

「是!」

凰無夜去給白老爺子報了平安之後,便去爬牆了。

爬牆去找妖精!

她剛爬上牆,幾道紅色的身影兔起鶻落的落在了凰無夜的面前道:「屬下見過無夜殿下。」

如果是別人,他們必定是殺無赦!

唯有無夜殿下,是最為特殊的存在,因為他可是他們主子放在心尖上的少年,疼愛喜歡的不得了。 凰無夜道:「帶我去看看妖精。」

「這個……無夜殿下,帝尊現在不在微瀾國,也不在寧洲,寧洲靈力稀薄,並不適合帝尊用最快的速度蘇醒。」

「竟然不在這裡!」

凰無夜微微一怔,妖精的身份本來就很神秘,他的實力變態無比,絕對不屬於這微瀾國。

「無夜殿下,要不要我通知人把帝尊給送過來。」

凰無夜搖頭道:「不用了!他在最合適的地方待著,別去打攪。」

她落在了九公主府的後山之上,問道:「我在這裡看看。」

「無夜殿下請隨意,帝尊的地方,便是你。」

從南微用最快的速度趕來,就是為了看妖精,如今人沒有見到,心中有些悵然若失。

凰無夜一個人泡在寒池之中,消除趕路的疲倦,從寒池之中走出,她不想回府了,直接去洛妖血的房間睡下。

契約了水凰之後,烈陽之炎不在那麼囂張了,晚上睡覺就算妖精那一個抱枕不在,她也不會被熱醒!

不過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妖精他是無可替代的!

第二天,洛皇便請凰無夜入宮,說七國天驕大比的事情。

凰無夜道:「沒問題!」

洛凰欣喜若狂的道:「我就知道,夜兒是一個好孩子。」

「明天我們微瀾國要召開第一勇士的比試,所有我們微瀾國五十歲以下的修鍊者都可以參加,你二叔將軍也報名參加,不知道夜兒有沒有興趣隨同朕一起觀賽?」

凰無夜笑道:「二叔要參加這一次比賽,我怎麼能不捧場呢?明天我必去。」

「好!」

慕炎之得知凰無夜要去看賽,也要跟著一起去,當他們走到了比武場的時候,卻跟洛霖天狹路相逢了。

當初意氣風發七皇子,整個人都充滿了頹廢之色。

他已經無力翻身,打算渾渾噩噩的過下去,可是看到意氣風發的凰無夜,心裡卻堵的慌。

這麼一個耀眼奪目的少年,曾經是那麼的迷戀他,而如今卻跟一個可愛的小少年有說有笑的走了過來。

洛霖天陰陽怪氣的道:「夜王殿下可真風流,這才過了多久,你又換枕邊人了!」

凰無夜冷聲道:「洛霖軒,你眼瞎嗎?這是我弟弟。」

洛霖天道:「那那個男人呢?這麼沒有見到他?是不是他也覺得被一個男人喜歡很噁心,不要你了。」

想起妖精,凰無夜心情不好,眼底閃過了一道寒光。

「不要以己度人,妖精喜歡我,無關我的性別,你再說一句話,我就讓你一個月不能說話,你大可以試試?」

慕炎之道:「無夜哥哥,這一個男人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啊?妖哥哥跟無夜哥哥那麼恩愛,他竟然說出這話。」

凰無夜道:「嗯!他腦袋有坑,我們別理他。」

凰無夜帶著慕炎之揚長而去,留下臉色鐵青的洛霖天。

「夜兒!」凰無夜一進去,雲闕邊迎面走了過來。

「你錯過了報名的時間,不然你有可以參加這一次比賽,要不我們去跟陛下說說,以你的身份空降一個比試名額也沒問題。」

凰無夜玩味的笑道:「二叔希望我參加這一個微瀾國第一勇士的比試嗎?」 雲闕道:「二叔當然希望夜兒參加,畢竟夜兒可是凰王府的主子!當初大哥便是微瀾第一強者,如今夜兒繼承了王位,理應拿下第一的寶座。」

凰無夜微微點頭,「二叔說的挺有道理的,那麼我們就一起找陛下吧!要是陛下不答應,二叔你可要幫忙。」

「那是自然!二叔一定會幫你的。」雲闕笑道。

「什麼?夜兒也要參加這一次微瀾國的第一勇士大比?」洛皇有些詫異的道。

凰無夜點頭道:「是!」

「那朕去問問其他人的意見。」

來參加這一次大比的人,都不介意凰無夜的加入,很願意買凰王府一個面子。

畢竟,就算凰無夜加入,也不會影響比試的結果。

洛皇笑道:「大家都很歡迎夜兒加入這一次比試,夜兒好好加油。」

「當然!」凰無夜回道。

接下來,抽籤確定對手,每一場都是淘汰賽。

這一次比試要求的是五十歲以下,微瀾國的修鍊者在這一個年齡段,能夠修鍊到高品玄靈師的水平,已經是極為的不錯的了。

不少人止步在元靈師無法再增進半分。

凰無夜對上的便是一個九品地靈師,胡天。

「夜王殿下,你可要小心了。」

對方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而且只是一個元靈師,胡天覺得根本就沒有必要放在心上。

凰無夜笑道:「該小心是你。」

在場觀賽的都是微瀾國身份地位不低的人,他們覺得無法無天的夜王殿下今日會被對手一招打敗。

他的天賦在同齡人之中耍威風是足夠的,千不該萬不該是自大到跟地靈師級別的靈師對上。

兩階之差,哪裡會有還手的餘地!

「破天拳!」胡天雷霆一擊迅猛的朝著凰無夜襲去。

眾人意料之中的凰無夜重傷掉下比武台的事情沒有發生,因為凰無夜避開了。

這速度太快太快,快的讓人難以置信。

「夜王殿下的身法靈技,竟然修鍊到如此登峰造極的地步。」眾人驚訝不已。

凰無夜在避開的時候,烈陽之炎車爆發了出來.

她冷喝道:「月火之滅!」

胡天急忙的低檔,他沒有一等宗門的千金大小姐那般厲害的防禦靈器,這一擊讓他連續後退了無數步。

趁你病,要你命,青龍劍出,又是一劍揮去。

「飄雨!」

「轟隆隆!」

胡天驚險的避開,他的臉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

「夜王殿下修鍊的靈技非我所能比,但是光靠靈技是不成的,接下來,我不會再手下留情了。夜王殿下。」

他身形如閃電一般掠出,凰無夜淡定自若的接招。

「砰砰砰!」

交手了幾十個回合之後,眾人發現凰無夜這變態總算是落於下風了。

在胡天步步緊逼的時候,突然間無數支利箭衝出,被烈陽之炎包裹速度極快無比,根本就不是胡天所能躲開的。

「噗!」利箭刺入了胡天的身上,胡天吐出了一口血倒在了地上。

「嘭!」

他們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幕,胡天輸了,夜王殿下竟然解決了一個地靈師。

使用暗器也是實力的一種,胡天萬萬沒有想到,凰無夜有這麼強的暗器。

接下來的比試,朝著更加詭異的方向發展,因為凰無夜每一次遇到的對手都認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