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修門居然輸了,太不可思議了,看來龍淵宗真的具有一流門派的實力,不可小覷啊。」

「這二人實力相仿,不過是龍淵宗那小輩神識攻擊的法則太過凌厲罷了。」

「這第一局無異於替我等探了龍淵宗的虛實,恐怕接下來想出對攻之策,才是重點所在。」

「師兄,剛才那小輩出手狠辣,只怕後面那位,比他還可怕,接下來我們應該讓我們的弟子怎麼做?」三星聖地掌門眉頭微皺道。

荒古陳家家主輕輕挑了挑眉毛,仰頭看看天上的滾滾烏雲,道:「哼,修為比不上,便用法寶補!」

一語提醒夢中人,以大派的底蘊,何愁沒有法寶! 馬上就有人反駁荒古陳家這位強橫:「修為比不上?你不會是搞錯了吧……這些二流門派的弟子又如何能與我們這些大派弟子的修為相提並論?搞不好是他們的宗主暗中相助也說不定!」

龍淵宗出乎意料的成了「仙苗」大比中的第一塊硬骨頭和絆腳石,如不把它啃下來,快速的打壓下去,非但這些大派的臉面沒地方放,就是奪取「仙寶」的計劃也會落空。

眾人掃了台上古向天一眼,他正悠然地喝著茶,根本不可能暗助南宮衡。

天瀾宗宗主郭慶山面沉如水,眼神陰狠,聞言臉上露出幾分譏誚之意:「哼!休長他人志氣,滅自己的威風,此人不過是一個二流門派的弟子,僥倖勝了一場,我們尚有十七名弟子還沒施展拳腳,難道還怕了他不成?」

他冷哼了一聲,滿是不屑的看著台上的南宮衡。

三星聖地之主宮祖基看了一眼郭慶山,打個哈哈,說道:「難道天瀾宗有年輕一代的絕頂人物可以對付此子?那我們倒要一睹為快了。」

「我天瀾宗的弟子,雖無絕頂高手,但也不會像你們的弟子那樣縮手縮腳,只會瘸子打圍坐著喊,你們既然都不願先拔得頭籌,那我就先勉力而為了!」郭慶山顯然對他們的謹慎十分不滿。

其實,各家這些老狐狸們比鱉還精,現在不是沒有人出戰,而是都在拖!

他們之所以不願意提前出戰,現在都閉著眼睛裝死,原因只有一個……

若只是單純的一對一生死交戰,那就容易得多,但要堅持到最後……幾乎沒有可能!

因為不管誰,只要做為勝者站在擂台上,那等待他的就是車輪戰!

而且越往後,戰鬥難度的係數就越大,當你戰至最後一名對手時,任你是鐵打的也會經筋疲力盡,又如何去面對一個生力軍。

一見又有人要強出頭,各家掌門紛紛長舒了一口氣,一付卸下了萬鈞重擔的樣子,他們紛紛幸災樂禍的說道:「那就恭喜貴弟子旗開得勝,我等拭目以待!」

郭慶山聞言略微猶豫,良久,一聲咆哮震空響起:「黃彪,你且去戰第二場,不擇手段,速將此人斬於台下!」這他把「不擇手段」這四個字,說的很重,

言罷,他嘴角勾起了一個獰笑,一揮手,又囑咐道:「平日不要你輕易示人的那件兵刃,今日你以用了,它足以會讓你堅持到最後!」

「是,師尊!」從郭慶山身後閃過一個穿黑色道袍全身散發出一股陰冷之氣的弟子。

他精神一振,眼中精光一閃,,猛然深吸一口氣,一道黑色的旋風呼卷而起,人己騰在空中,飛身落在了生死台上。

黃彪嘴角露出一絲猙獰,用眼神將南宮衡鎖定,冷聲道:「以你戰王中期的修為竟然能夠晉級「仙苗」爭奪戰,你實在是走了狗屎運,對我等大派弟子就是一種恥辱,不過,你的運氣也到頭了……」

「砰!」他根本就不給南宮衡反駁說話的機會,伸手向丹田一抓,只見兀然衝出一道黑煙旋出一個黑洞,從裡面激射出一道漆黑光華,隱隱有符文波動。

待光華散去之後,露出黑光本體,竟然是一桿銹跡斑斑的綠銅長矛,矛尖上有一團神火在燃燒。

這是一桿神矛,神火是神矛中器靈的神華在跳動,它古樸而沉重!

神矛一出現,便散發出磅礴的法力波動,而且在矛尖下方二尺展開帶刃的矛葉處,有道道黑氣纏繞。

這兵刃一出現,便給人一種亦正亦邪、陰森恐怖的感覺。

「桀桀!對面這修士的魂魄好強大,正是我等鬼靈的大補之物啊,若能將其吞噬,這神矛將會進階到魔兵!」從銅矛中不斷傳出陰測測的怪音。

「鬼神冥器!」南宮衡大驚!

「哈哈,沒錯,的確是殺戮無盡的至強鬼器—–冥火神矛,也不知道有多少生靈被它奪去了性命,你今日也逃脫不了同樣的下場!」黃彪發出了懾人心魄的得意笑聲。

冥火神矛為郭慶山斬殺一位鬼族大能所得,終其一生祭煉的唯一一件冥兵神器,雖為仿品,無法與真正的至強神鬼之器相比,但也非常恐怖,專克神識強大之人。

郭慶山將兵刃傳給戾氣較重的弟子黃彪后,輕易不讓他使用,因為在修真界吞噬別人的元神是大忌。

但今日不同,南宮衡以神識成劍,斬躍萬里於台下,他才以此為借口,要黃彪以此矛還彼其身!

冥火神矛戾氣衝天,像是一頭猙獰的鬼王,衝出無比慘烈的氣息!

「完了,黃彪手持鬼族巨擘的兵器,南宮衡會死得很慘!快退下……」厲陰風一眼就看出冥火神矛的厲害之處,大叫道。

「放心,它滅不了我的元神!龍淵宗的弟子不會輕易認輸!」南宮衡報以慘烈的一笑,冷漠答道。

南宮衡一身白袍裂裂作響,真氣繚繞,持黃金戰劍而立,與漆黑如墨的冥火神矛,形成鮮明的對比。

二股一陽一陰的殺意碰撞合在一起,凝成黑白兩條巨龍,在真氣形成的霧海中對峙。

黃彪髮絲凌亂,有如神魔,渾身散發著慘烈煞氣,疾如鬼魅,手擎漆黑的冥火神矛立劈了下來。

「砰」

冥火神矛刃尖上那團神火突然膨脹蒸騰起來,一團黑色的冥火翻翻滾滾,凝聚成了一個惡鬼人形,似真似幻,正是傳說中的大諍鬼王!

所有的人都捂嘴驚恐,立感此矛不凡:這冥火神矛之器靈,竟然是冥界大諍鬼王的一絲精魂!

大諍鬼王為秦洲大陸民間供奉之冥神,故而眾人識得。

黑雲冥火中傳來嘿嘿狂笑,隨著黃彪橫斬的矛刃,大諍鬼王也配合著動作了起來,這鬼王三頭六臂,手握六桿冥火神矛像要洞穿天地,向前刺穿而來。

南宮衡以金色大劍反擊,與七桿冥火神矛不斷對碰,打的玄光四溢,響聲駭人,連生死台都震的不斷顫動。

「錚錚錚……」

南宮衡走的是至剛至陽之路,黃金大劍突然發出了劍鳴,從劍身上射出了萬道金燦燦的劍氣,宛如萬劍齊發,打的冥火神矛震顫連連,連那團黑火冥焰也被壓了下去!

黃彪怪叫一聲,他如同煞神附體,惡眉倒豎,一手指天,不知道捏了個什麼法訣,只手在身前不停的打出玄奧繁複的詭異手印。

剎那間,冥火神矛似被一股無形力量激起,沉重如岳,緩緩漂浮在空中,一寸一寸的下落,劈了下來。

這一刻仿若天崩地裂了,南宮衡只覺的像有一座陰山當頭壓了下來。

饒是黃金大劍射出無盡劍芒,也打不動冥火神矛,無奈之下,只能用劍芒抵住冥火神矛。

喀嚓!

南宮衡的腕骨竟被生生壓裂!

噗!

南宮衡胸口一疼,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知道不好,急忙將全身所有的混無戰力都集中在腦部,死死地將元神護住。

哪裡知道,這黑雲挾帶冥火神矛極快,眨眼就又沖臨到了頭頂上,從大諍鬼王三顆鬼頭巨口中噴出三道如繩索般的冥火黑煙,將他死死纏繞住。

我老婆是大明星 南宮衡全身的靈力都被壓住,任憑怎樣掙扎也沒有用。霎時間,他所有經脈被封閉,黑煙穿過肺臟順脊椎中樞直奔腦戶,要將他的元神吞噬掉。

此刻,他識海如炸,簡直是痛不欲生……

正在危機之時,南宮衡元神中突然有光華一閃,在荒古秘地中所斬綠毛殭屍時獲得的那頁《大乙滅神錄》竟在這關鍵時浮了出來,似一把無形刀罡,向冥火黑煙劃去。

「滋拉」一聲,黑煙冥火被切斷,這頁經文竟衝出了他的識海,將黑煙冥火完全逐出了他的體內,這才又遁了回去。

「這是……」黃彪神色一愣,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但他卻沒有耽擱分秒時間,緊接著長嘯一聲,舉矛又洞穿了過來……

看到《大乙滅神錄》,各大派掌門連同古向天在內,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南宮衡的神識這麼強大,可以神念成劍,原來他在荒古秘地中接受的是這般傳承。

饒是如此,南宮衡剛解脫束縛,動作難免遲緩,如杯口粗的戰矛殺氣洞穿到近前,無盡狂暴洶湧……他想避開已經晚了。

「噗!」冥火神矛從南宮衡的左胸洞穿而出。

黃彪撥矛,要再行大劈殺,割了南宮衡的頭……

「砰!」從隱蔽的小土坡中,不知何時飛出一粒透明的丹藥,在冥火神矛的矛尖上一下炸裂開來,丹香瀰漫,讓冥火神矛失去了準頭,從南宮衡右脅的白袍中穿過。

黃彪只道是南宮衡懷中的丹藥被自己戳破爆炸開來,他顧不得多想,順勢橫矛抖動,要將他甩上高空,從下往上用冥火神矛再戳他個透心涼。

孰料,那丹藥的崩開的余勁未消,竟被南宮衡藉助這股勁力,斜飛橫掠出十餘丈遠,從高空中狠狠的摔下了生死台。

龍淵宗所有的弟子都有些發獃,他們心中神一樣的大師兄竟被人虐打下了生死台,落到了這番境地,讓人心裡難過。

惟有陸千夜臉色冷漠無比,低聲罵了一句:「還親傳弟子,簡直就是一個廢物!」

隨後,黃彪也大叫一聲,從生死台上跳了下來,他要手刃南宮衡!

「夠了,這一局我龍淵宗認輸,該結束戰鬥了。」高台上古向天沉聲道。

「住手,放他去罷!」人既已落到台下,就沒有理由再殺,天瀾宗宗主郭慶山皺了一下眉頭,開口喝住了黃彪。

隨即,一個貌不出眾長像平淡的龍淵宗弟子從人群中飛了出來,抱起了躺在地上己昏迷不醒的南宮衡轉身就走。

這正是在小土坡上憋了整整大半天化名叫孫不二的韓星,只是此刻沒有人能夠認得出來。

「刷」

「何人還敢接戰?」黃彪亂髮向後飛舞,一身冥氣縱橫,縱身飛回生死台上,他要續寫不敗的神話! 眾人一片嘩然,誰也沒有想到天瀾宗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小弟子,竟然能夠斬落戰王中期的修士。

若各大門派任縱他這樣下去,只怕奪得本次大比、摘取「仙苗」桂冠的可能性都有。

「哼,米粒之珠也敢與日月爭輝!」此刻,莫仙機背後站立的白龍海一抖身上的白袍,冷哼一聲。

生死台上不少人作壁上觀,但這個白衣勝雪、青絲如墨俊美的如同妖孽的少年聖子,似乎什麼都不在乎。

他豁然張開雙眼,閃過一道煞氣,陰沉道:「長老,不如派我下去,餘下的所有參加決賽大比的弟子,我一人全料理了,省得費事!」

莫仙機並沒有馬上回應他,而是把頭轉向了各家掌門與弟子,平靜的笑了笑,這才感傷的說道:「你下場本就在我計劃之中,原想讓你晚些下去,留在上面,看看各家俊傑的精湛玄功,卻沒想到,他們一個個膽小如鼠,區區一個幻術玄法,便嚇的膽都破了,這些人也只配回家抱孩子去,真是可悲可嘆!」

他霍然轉身,又道:「這些人又怎似聖子這般英雄,今次若無聖子你下場,這場比賽就可以終止了!」

白龍海聞言昂了昂頭,嘴角慢慢的勾起了一絲傲慢,大有與生以來便是人中首,此刻更是捨我其誰也。

他的感覺相當良好:當今之世,未必有人能比老子做得更到位!

眾人相顧變色,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如此藐視,實在比殺了他們還要痛苦。

專業第三者 「太狂妄了,真以為自己是救世主了!」羅浮宮主李羅瑞搖了搖頭

蒼梧派的掌門更是直接出聲:「有些人也就自己把自己當盤菜,自吹自擂誰不會?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這個星球少了誰都照樣轉!」

各派弟子也盡皆為天才,就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被人輕視,這樣的恥辱他們無法忍受!

再忍的話,就不是氣度了,而是軟弱,直接弱了自家門派的威名。更可怕的是,一旦道心受到打擊,恐怕連「仙苗」都與他們徹底無緣了!

「哼,待我上台,先把那小子給砍成十八段,再領教你這位聖子的強橫!只要你不是銀槍蠟頭便好!」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一條人影一閃而逝,急如閃電般縱身躍上了生死台。

「你……」白龍海沒想到被人狠狠損了一頓,瞬時間氣的臉色煞白!

「呵呵,說到膽色與功力你家聖子也末必能比老夫的這位弟子更強!」飛仙閣的一位老者白了莫仙機一眼,要與他叫板。

莫仙機並不接他的話茬,他的激將法已經奏效,目的達到了。

鬥嘴不如坐山觀虎鬥!

他示意白龍海稍安勿躁,說話不留痕迹:「仗有的是你打的,先讓他們囂張,看誰能笑到最後!」

「什麼人,敢上台找死?」黃彪眼泛冷光,沉聲喝道。

「飛仙閣————洛慕飛」紫衣男子自報姓名。

洛慕飛!

在場的人都一驚,傳聞他可是真正的戰王境頂峰了!

黃彪還未認出此人,但周圍響起的陣陣驚呼聲,卻讓他瞳孔一縮,整個人一下警惕起來。

雖然他對自己的實力極有信心,但看來對面青年的名頭也不小,盛名之下又豈能會沒有點真本事。

他頓時收起了狂妄,開始小心謹慎。

只見一道數丈長的碧青色光華閃過,帶著一股冷冽的、白蒙蒙的劍氣,像一條張牙舞爪的青龍,瞬間打在冥火神矛上。

洛慕飛說完就動手,沒有任何多餘的話語。

他手中的劍更是發出了一種敵死我活的慘厲之氣!

黃彪神色一變,脫口驚道:「凝劍成形!」

「好快的身法!好強的劍意,遠非一般人可及!」

這一刻,很多人都心驚肉跳。

洛慕飛彷彿整個人就是一把劍,發出了強大的威壓,讓人有窒息感,喘不上氣來。

「錚!」

一聲金戈聲響起,黃彪背後背負的冥火神矛『嗖』的一下飛到半空,一股凌厲無比的氣勢,雜著狂猛的勁風,朝洛慕飛當頭斬下!

「當」

冥火神矛以斬破一切的凌厲,將這一劍盪開!

洛慕飛大喝一聲,體內靈力運轉,法力徹底激發,劍芒噴出有水桶粗,直奔黃彪面門而去。

「轟!」

光浪迸爆,氣焰橫飛,黃彪被震的虎口迸裂,幾乎連冥火神矛也拿捏不住,心中大駭,旋身衝天飛起。

剎那之間,黃彪竟被他一劍生生擊退!

洛慕飛縱聲狂笑道:「我道你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就這點修為也敢叫囂,看我下一劍便斬了你!」

「萬龍斬!」他雙手掐訣,隨即大喝一聲!

手中的碧龍劍划動,他在演化自己的劍道。

碧龍劍粗如水桶般的劍芒,突然一化二,二化四的從中瞬間分出了近百道,每一道劍芒都似龍形,就像萬龍降世一樣,遮天蔽日,要毀滅一切。

黃彪猛的抬起頭,心說小子,這可是你自己找死!

若劍意凝聚成束,他還真沒有機會可乘,現在分散開來,雖然來勢兇猛,其劍芒卻沒有先前強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