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

姜柯一劍會站出來了,長虹劍在瞬間爆發出來了。

無數的劍光爆發出來了,劍的影子爆發出來沖了出去。

「嘭!嘭!」

劍光之中,慘叫之聲不斷,等到一切完全回復了平靜之後,周邊的武者除了修為高深的幾個人,其他的人全都死於非命了。

還有幾個人居然被分屍了。

一般來說只有到達了半神境界的人才會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劍,難道姜柯已經是在半神境界了嗎?

沒有等到還剩下的幾個人震驚反應過來的時候,姜柯身影一閃又是強大的劍光劈斬過去了。

「你認為還能夠逃得掉嗎?」姜柯冰冷的話語說道。

「長虹貫日!」

隨著姜柯一掌的打出去,虛空之中一個五行的影子,發出了沉悶的龍吟的身影,朝著四散而逃的武者打擊過去。

「這個姜柯太厲害了,我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怎麼辦!」

此刻的楚葉天站在了暗處觀察著戰鬥之中的一舉一動,在遠處的城牆上面的姜離和他的想好也被這樣的景象所嚇倒了,

姜離倒吸了一口涼氣說道:「立刻開啟護城大陣!」

「可是,外面還有好多高手在外面了……」一個千葉門的高手說道。

「你沒看到嗎?如果把姜柯放入了城主府的話,所有人只有一個下場必死無疑!」姜離冷著連說道。

看到姜柯已經來到城主府的下面了,頓時了姜離了說了起來說道:「快點開啟大陣!你找死嗎?」

千葉門的高手看到殺戮之中的姜柯也被嚇到了,連忙開啟了護城大陣。

城主府可以說是千月城的制高點,想要進入城主府必須要經過三到門的距離,這三道門之間有不同的法陣在守護著,特別是最後一道門的「毀滅大陣」這是莫少白這個少年天才親自設定下來了。

據說就連莫少白本人都打破不了這最後一道陣法,如果三道門的陣法同時啟動的話,就算是涅槃巔峰境界的高手,也未必能夠機那裡。

「嘩啦!」

城主府上升起了三道光柱,這三道光柱就是用來守護城主府的大陣,當初在大楚皇室進攻的時候,姜玉又把這幾道大陣重新的改良了以下,現在可以說更是固若金湯。

見到了護城大陣已經開啟了,躲在暗處的楚葉天和姜離兩個人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有了護城大陣了,就算是強大如斯的姜柯也未必能夠進的來。

「哈哈哈!你這個廢物,我看你現在還能不能夠進的來!」楚葉天冷冷的笑著說道。

「哈哈哈!楚太子你放心吧!現在護城大陣已經開啟了,就算是姜柯也進不來了!」只要護城大陣已開啟,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姜離和楚葉天的掌控之中了。

妖孽殿下要從良 滿級導演 「你們兩個人,還不快點把護城大陣打開讓我進去!!」在外面的武者開始紛紛的鬧起來了說道。

「你們這些沒用的傢伙,姜柯這樣一個小小的人都收拾不了,居然還想要走進來,簡直是痴心妄想!」

那些武者聽到了姜離的話,頓時心頭一沉,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姜離和楚葉天居然會在關鍵的時候背叛他們。

姜柯已經到了城主府的門口了,長虹劍的身體被武者的獻血全部祭奠成為紅色,一滴滴的獻血不斷地流落下來了:「你還想要逃走嗎?」

眾人回頭看到了姜柯的表情,紛紛的打了一個冷顫,那還是人嗎?

披頭散髮,雙目通紅,手中的長劍滴著鮮血分明是來自於地獄的惡魔一樣。

「姜離,楚葉天,你們要是不放我們進去的話,我們千葉門的少主人一定會殺死你們。」

楚葉天譏笑的看著地面上的武者一眼,他相信帝釋天絕對不會和他動手,怎麼說他的價值逗比這些人的價值要搞上許多。

「你們可都是千葉門的精英啊!區區一個姜柯在你們的眼裡又算得了什麼呢?是不是,不如這樣吧!到時候你們殺死了姜柯,我會在少主人的面前為你們請功了。」

眾人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這個姜離和楚葉天分明就是一個陰險小人,只有殺死了姜柯才是最大的功勞一件,可是他們的區區修為怎麼可以和姜柯的修為比較呢?

但是如果這個時候要是不拚命的話,就完全沒有獲取生的機會了。

隨著心中的信念越來越堅持起來,眾人的眼神看著姜柯紛紛朝著姜柯打了過去了。

「戰劍無敵!」

「留下無形!」

「一瀉千里!!」

眾人紛紛使出了幾個看家的技能和姜柯開始打鬥在一起,姜柯勾唇笑起來了,這一抹笑意深深的讓眾人覺得一股寒氣迎面而來了。

姜柯踱步的走向了眾人,就在瞬間之後他的身體之中湧現出強大的護體陣法,長虹劍在手,龍吟劍飛在半空中旋轉著。

姜柯不在想和這些人浪費時間了,他打算一招解決了所有人。

長虹劍在姜柯的手中化作了一條黑色的玄龍,龍吟劍化作了一條金龍,呼嘯蒼穹,眾人那裡見過這樣的陣勢,紛紛的被嚇退了。 這種劍法,天下幾乎沒有第二個人可以釋放出來。

一道無形的劍氣,從眾人的面前略過,準確無誤的落在了每一個人的心臟部分。

「嘭!嘭!嘭!」

心臟爆炸的聲音響徹在眾人的耳邊,伴隨著真氣不斷地旋轉,地面上的石板也捲起來了,那些石板也都幾乎在瞬間爆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

「哈哈哈!姜柯,就算是你現在修為境界再高,也不會是我們眾人的對手把!哈哈哈!」眾人這個時候圍成了一個圈,把姜柯困在了中間的位置。

「你以為,你們人多就一定能夠獲勝嗎?」姜柯冷笑的說道,隨後把自己的武魂一點一滴的釋放出來,懸浮在自己的頭頂上方,開始調動天地之間的靈氣。

眾人瞬間心中慌亂起來了:「這怎麼可能呢?你才剛剛突破境界怎麼可能會修鍊出來武魂呢?」

「我修鍊了將近了五十年了也沒有修鍊出來武魂,你怎麼可能在這麼段的時間裡面就修鍊出來武魂,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似乎姜柯的武魂也十分的強大,根本就不像是剛剛修鍊出來的那麼簡單。

錯嫁豪門妻 遠處的楚葉天和姜離發現了姜柯修鍊出來的武魂,十分的嫉妒,這個姜柯怎麼會這麼好運,怎麼會就修鍊出來武魂了。

「難道我和姜柯之間的差距就這麼大嗎?」

楚葉天一隻被譽為是整個大陸上第一天才,所以一隻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又或者那些修為高的人,他也是不屑一顧。

但是直到是這個時候的他才明白他和姜柯之間的差距到底是多大,姜柯就像是日月一般,而他就連興城都不夠。

姜柯的武魂實際上已經被在場的任何人都要高強很多,越是強大的武魂調動起來的靈氣就越是厲害,現在的姜柯只是調動起來了一部分的靈氣。

靈氣帶動著長虹劍劈斬在眾人的身上,頓時哀鴻遍野起來了。

「啊!」

「不!怎麼可能!」

絢麗奪目的劍光瞬間把在場的人幾乎吞滅了,等到光芒散去之後站在城主府上面的眾人這個時候才發現,下面的一群人已經變得血肉模糊,根本分不清楚誰是誰,他們禁不住的打了一個寒戰起來了,這個姜柯瘋起來還真恐怖啊。

這可是一群千葉門的高手,就被姜柯剛才僅僅是一招的時間就打敗了,這是何等的強大。

其中一個人吞了吞口水說道:「不會吧!姜柯已經強大到這樣的一個境界嗎?」

這個時候人群之中不知道是誰穿出來了一句話說道:「我看這個少城主絕對是有能力拿下了,我們去投奔少城主吧!」

「是啊!是啊!」

「少城主,救救我們,我們都是被姜離困住的人,據我所知這個姜離根本就不是我們千月城的人,而是千葉門放在老城主身邊的一個姦細,少城主一定要為老城主報仇啊!」

「啪啪!」

姜柯聽到這句話也是清醒了過來了,本來這件事情他就不想要讓任何人知道,現在倒好了,這個人既然知道了,那麼只有一個下場就是死。

因為,他要保護他的便宜老爹,畢竟千葉門的人在他老爹身邊安插了這樣一個眼線,還是自己的家族的旁系,如果要是被有心人知道的話,說他的便宜老爹勾結千葉門,就算他便宜老爹有一千張嘴也是說不清楚了。

此時,站在城主府最上面的姜離更是面色入菜,如果不是姜柯目前的實力太過於恐怖了,他早就想要下去把姜柯給殺死了。

不過還沒有等到時間有一定的緩衝的時候,這個時候忽然護城大陣震動了幾下。

姜柯想要用一個人之力對抗護城大陣嗎?

這怎麼可能呢?

姜柯慢慢的走到了城主府的門前說道:「姜離,我放過你很多次,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動我的家人!」

「哈哈哈!姜柯,你算什麼,你以為你是誰啊!」姜離嘲笑的說道。

看到姜柯已經慢慢的靠近門口的時候,姜離快速的啟動了護城大陣。

「嘩啦!」

陣法之上立刻出現了一道鳳凰的影子,只是可惜的是,這個鳳凰的頭頂上沒有血紅色,一看就知道沒有涅槃過的鳳凰,這個大陣是莫少白設置,莫少白曾經說過,這個大陣雖然還不完善但是想要闖入城主府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唰唰!」

陣法爆發出來的力量,完全不是人類可以抗衡!

「九重呈上!!」

姜柯使用了就重接的掌法,不斷地大楚了力量,竟然以肉身去對抗護城大陣的力量。

就在眾人以為姜柯接下來就要死去的時候。

「轟隆!」

「轟隆!」

城主府忽然晃動了兩下,城主府裡面的人也被這震動的都到戲外了。

但是姜柯只是稍微的後退了幾步了。

「姜柯,你簡直是找死,你知道你現在是在做什麼嗎?你現在想要對抗護城大陣簡直是痴人說夢,剛才的護城大陣只是發揮出來一點的力量而已,現在就讓我用護城大陣打死你吧!哈哈哈!」

姜離知道這個護城大陣是莫家祖祖輩輩幾代人保留下來的大陣,所以對於陣法非常的有信心,雖然說經歷了一次千葉門的洗禮,但是即便是如此,就算涅槃境界的人也未必能夠進入護城大陣之中。

「是嗎?只怕是你已經沒有任何的機會了!」姜柯釋放出來輪迴天宮的力量,瞬間周圍的時間似乎都定製住了,所有人都站在了原地一動也不動的看著遠處。

輪迴天宮的力量開始不斷地吞噬著護城大陣的力量,莫少白說過,想要躲開護城大陣的力量就要在他發揮出最強大力量的時候,直接把撕裂開一個扣子的能力還是有了。

姜柯在瞬間的距離,傳入了剛才輪迴天宮撕裂出來的的縫隙,達到了半神的境界,輪迴天宮的力量也緊跟著強大了許多。

「唰!」

「嘭嘭!」

片刻之後的姜柯把大門給踹翻了,一雙眼睛看著上面的姜離,幾個呼吸之間就落在了姜離的對面。 也許到現在他們幾個人還是沒有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此刻的姜離的臉上還是帶著錯愕的表情。

護城大陣的威力還沒有完全的釋放出來了,姜柯怎麼可能就出現了他們的面前了,就連三道門也只是損壞了其中的一道門了。

「姜離,報仇雪恨向來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在外面的他已經死了。」姜柯說道。

「你……你真的殺了他!」靠在姜離身邊的女子的瞳孔開始震驚起來了,這個姜柯居然如此的厲害……

「唰!」

在瞬間的距離,姜柯揮手一戰一道無形的劍氣在女子的脖子上遺留下來了一道血色,隨後,那人的腦袋飛走了。

曾經不知道多少次,姜離都想要殺死姜柯然後獲得了家主的位置,可是現在姜柯就在面前的時候,他卻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姜柯居然讓他生出了一種恐怖的感覺出來了,直到了這裡他才明白兩個人的差距到底有多遠。

看在血泊之中的女子,姜離說道:「姜柯,我很好奇的是,你是如何逃走?」

姜柯現在已經不想要和眼前的這個人說一句話的時間,雙眼充滿殺機的看著姜離。

楚葉天也在這個時候落在了姜離的身邊說道:「呵呵!還真是看不出來,曾經膿包的少城主,居然有一天會修鍊到這樣一個強大的境界,還真是小看你了。」

楚葉天!!快殺死姜柯!殺死姜柯!」看到了楚葉天的姜離就像是看到了一個救命的稻草一樣。

「你先走,我來會會姜柯!」楚葉天笑著說道。

「你認為,你們兩個人還走掉嗎?」姜柯冷聲的說道。

楚葉天邪笑著:「姜柯,並不是這個天底下誰都是能夠壓制住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句話,你難道不知道嗎?」

沒等到楚葉天把話說完,姜柯身形一動,化作一道流光瞬間追殺上了楚葉天。

「長虹貫日!」

一道強大的劍法,打擊在了楚葉天的後背上。

楚葉天怎麼也沒有想到姜柯的劍法居然進步的這麼快,這簡直是到了天人劍一的境界了,現在的楚葉天開始後悔剛才的說的大話了,立刻施展出來護體陣法,包裹住身體,想要用來抵抗姜柯的劍法。

「嘭!嘭!」

可惜,姜柯的劍法實在是太快,太強大了,直接把光照破碎,長虹劍氣毫無預警的打在了楚葉天的後背的上面,瞬間將他打飛。

「噗!」

「噗!」

楚葉天撞擊在厚重的城主府的上面,急忙的取出了一顆丹藥開始療傷起來了,不過姜柯的劍氣,怎麼是他輕而易舉的能夠化解的了,現在只怕是廢人一個了。

姜柯一步步的走了過去了說道:「我說姜離,就算是膽子再大也不敢對我父親下手,原來他的身後還有你這樣的有一個主子呢?」

姜離此刻也被姜柯剛才的劍氣所傷害到了,急忙求饒的說道:「是啊!是啊!表弟,我不是故意的,這一切都是楚葉天的陰謀詭計,他想要吞併我們千月城,想要抓住你回到千葉門之中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