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跑哪兒偷懶了?」舞依炫瞧著他眼睛還沒睜開的樣子,她家二二別的不好就好這睡覺。能躺著絕對不站著!也是,要不然也對不起這膀大腰圓的魁梧身材!

「沒呢?」抓包了,搔頭騷的可勤了,「小姐啥事兒?」

「把這傢伙給拿走,再給飛揚找個麻袋和繩子。」舞依炫吩咐。

二二應聲,下一秒就把還在抱大腿求情的天涯給拎了起來,「兄弟,咱們走吧。」飛揚也一道跟著去了。

舞依炫多想此刻喊一聲,關門!把這倆人給關在外面來著!可是吧,又怕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得提防,提防!

「你給我站住!」鳳沐璃喊道。

舞依炫偏生站不住,「二二,今天和十九美眉有沒有說上話啊?人家阿七和小八都已經勾搭上了,老九老十都已經生娃了,你再不打點緊兒,那可就黃花菜都涼了。」

「」哎呀,小姐,我上次是想說來著,可是吧,我緊張的抓到了一根柱子就一不小心睡著了。上上次吧,我也鼓足了勇氣的,可是我手臂一不小心就搭到了旁邊的石柱燈,又一不留神的地給睡上了,您說這能夠怪我嗎?再上上上次吧,我昏倒了靠在了十九的肩上,但是吧,您知道我這體格和十九的小體格….」

二二正在說著呢,這就打了四個哈欠,「飛揚,你離我遠點,不然我可就是要靠在你身上了。Aha~」又一個!

「二二,你說你是不是到地球來有目的的?」這很明顯就是瞌睡蟲轉世!

「小主子,太子殿下就在你後面。」可以看出飛揚已經挪了挪位置遠離了二二。其實他挺難得防著二二,還得防著主子。所以小主子你就好好心吧~

舞依炫不瞎看得見也不聾聽得見,「二二把天涯帶去柴房弄,飛揚你跟著去。」她就不為難這些人了。

「是,小姐。」三人也是看形勢的人,立馬走掉了。

舞依炫還是不站住腳,往著假山裡走。

鳳沐璃就偏偏的跟著,不識好歹的人!也就她會讓鳳沐璃抓狂了!可是後面還有個身嬌柔貴的南宮嘉兒呢?

「沐璃,沐璃,你等等我!」這是這麼回事兒,為什麼鳳沐璃還是跟著舞依炫後面的。

「哎呀~」

舞依炫耳朵里如此的矯揉造作,鳳沐璃耳朵里是略有些心疼還有不甘。

舞依炫離著他倆已經不過十米之遠,就看見鳳沐璃折回去去瞧瞧南宮嘉兒怎麼了。哼,倒是會憐香惜玉的!

「沐璃,我腳好像崴了!」

「那坐下吧。」鳳沐璃抿抿唇,不知道是不是心疼?

舞依炫就吹鬍子瞪眼了,這裡又沒有石子,又不是不平的路,怎麼崴的?這種陳芝麻爛穀子的招數也拿來用?

燈光不好,鳳沐璃把人扶到一邊去坐著,「你先坐著。飛羽去找大夫來看看。」

「是!」飛羽應聲。

「聽你的。」南宮嘉兒說。

舞依炫卻笑了出來,果然是找大夫嗎?要知道她崴了腳之後小璃子可是會親自給她看看的,所以這個南宮郡主還是被嫌棄的嗎?鳳沐璃的潔癖果然好樣的!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連肢體都不願意去碰,你說他對她能有多少的愛意?

「哈哈哈,果然像我們這種皮糙肉厚的人是崴不了腳的,這種太子殿下親自扶著的待遇我是享受不到了。你說是吧,未來夫君?」

舞依炫笑得歡樂極了。

而南宮嘉兒只當是她在妒忌,是在掩飾那心底的不甘!她不過是崴了腳,沐璃就如此的緊張她。剛才該是她多想了,剛剛沐璃追她也是怒氣滿滿的。

鳳沐璃就不知道什麼想法了,他就是覺得這個舞依炫特別的奇怪,口上喊著他夫君的,但是臉上笑的這麼的歡樂,半點嫉妒也沒有。這就是讓他最矛盾的了,明明之前他們兄妹的談話是讓他覺得這個舞依炫對他似乎是有那麼些…

不知道是不是舞依炫笑得太過大聲,這假山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

烏漆麻黑的地方,本就是假山洞口多多,藏個人不是難事兒。但是藏個動物就有點事兒了,畢竟動物不是人,和你不熟的時候那可就是見面就開撕的。

幽藍色的眼眸散發的神秘的味道,烏黑漂亮的毛髮如此柔順,強健的體魄看起來威武有力但是尖銳的牙齒讓你一秒覺得神秘神馬的都是——狗屁!

鳳沐璃正坐在南宮嘉兒的旁邊噓寒問暖的呢?可是聽見了熟悉的低嗚聲音,立馬站起了身,「糟了!」

「沐璃,沐璃!」南宮嘉兒喊都喊不住的,可是腳上有傷又跑不了。是,她是確確實實的崴了腳,但是是她下了狠心自己弄得。

「郡主,慢點,你腳上還傷著呢!」小滿趕緊扶住她。

「舞依炫!」鳳沐璃都忘記了,昨夜竹子剛剛才被送來這裡。

沒有聲音,為什麼?尖叫沒有,就連竹子的嚎叫也是沒有的。

「哎呦呦,想我了是不是?」舞依炫正在搔著竹子的脖子呢?而竹子呢,就很自然的享受我舞依炫的撫摸,看樣子是老熟人了。

舞依炫確實是很久好久沒見到竹子了,它似乎又長大了一些。不過看起來更加的雄壯瀟洒了,絕對的迷人范兒。(大概女人中也只有這個孩子會這麼覺得了。)

舞依炫靠在竹子身上,一臉驚訝,「我說太子殿下你倒是在那邊慌什麼?」她眨著眼,「是不是怕我出什麼事兒?你這麼緊張我?連郡主都丟下了。」

「我可是很大方的,你和情人在一邊調情我是不會在一邊打擾的。」舞依炫撓了撓竹子的頭髮,想著給它來個帥氣的的髮型,「你說是不是竹子?」

鳳沐璃又生氣了,對,因為這個女子又生氣了。而且怒氣掛在臉上,「你個女子怎麼能夠說出來調情這種話?」

她很不在意!他和南宮嘉兒在一起的事情她一點都不在意,說的真的自然輕鬆會在意?果然之前聽到的都是假的。

明明和他扯不上關係最好了,但是他就是生氣,很生氣。

「那你倒是找個合適的詞兒來形容一下?我這正牌的未來妻子在這邊,我這未來的夫君在和鄰國的郡主正抱在一起,你說你站在我的角度這場景如何描述?」

鳳沐璃語塞了,他心裡竟然對舞依炫產生了歉意。他鳳沐璃喜歡誰從來不在意的,有婚約有其他都無所謂的,他不承認的永遠也入不了他的眼。可是為什麼這個莫名其妙成為他未來太子妃的人卻讓他產生了內疚,甚至是心慌!

「你,和竹子認識?」他似乎沒有印象帶竹子來過給她見過,而且她不怕嗎?這可是頭狼還是一頭比正常狼大上幾倍的。

她竟然相處自如!可是鳳沐璃又覺得奇怪,他又覺得這個舞依炫本該是如此的。

舞依炫知道他說不出來話了,也不纏著他,「你覺得呢?」竹子的頭可是一直要依偎在她的身上呢。要知道竹子的一個頭就已經快要遮住了舞依炫半個身子了。

「嗷嗚嗷嗚~」竹子低聲地喊道,毛茸茸的大腦袋在舞依炫肩上蹭啊蹭的,駭人的獠牙早就藏了起來。

鳳沐璃驚悚了,這傢伙竟然對舞依炫撒嬌了!剛剛看見它可以和別人處的那麼近已經是難得的了,可這也太過分了吧!(舞依炫:又吃醋了!)

「竹子,你給我過來。」

不過來,就不過來!竹子不鳥他,鳥他做什麼?身上又沒有依依好聞,主子,它早就見到依依的第一眼就已經見異思遷了。

回想那是一個百花齊放的春天,它當時被放在……

「你倒是長本事了!」放在落霞山久了,還真是連主子都不認識了。

竹子被鳳沐璃氣勢洶洶的給嚇得縮了縮頸,身子也不站著了而是坐在了地上。舞依炫說,「你對它凶什麼?它這不是好不容易從落霞山下來,你就不能態度好點?」舞依炫給它摸了摸頭,「別傷心,這廝且有病咱不理他。」

竹子立馬恢復元氣,怪不得了,它就聞著主子身上的味道有點不大一樣了!它都不想靠近,而且還有另外一個人的味道,更是不太好聞,有一些噁心蟲子的味道,可臭了!

「沐璃!」南宮嘉兒一瘸一拐的過來了,她臉上掛著擔心,倒是讓人覺得她是不放心的,是來「捉姦在床」的。

「嘉兒,你不方便就不要走過來了,在哪裡坐著不好嗎?」鳳沐璃還想問問,她是怎麼知道落霞山的?怎麼會知道竹子是在落霞山的?她不應該知道這些的。他是告訴過一個女子但那是南宮嘉兒才是。

「沐璃你還好嗎?」南宮嘉兒似乎沒看見竹子但是發現了他有些不適,「怎麼了嗎?」

鳳沐璃扶額,「無礙。」他的腦海中實在是太多的東西了,有些東西閃過卻像是置於夢中的,他有經歷過嗎?

舞依炫本想上前的,卻被鳳沐璃疑惑地眼神看得邁不開了腳,他是想起了什麼嗎?

「啊!」南宮嘉兒和那個小滿才驚嚇地叫起來。

舞依炫覺得這反射弧有些長,竹子這幽藍的眼睛可算是給發現了。她都發現了她家十二妹子早就在十幾米開外拿著掃帚嚇暈了,這倆姑娘該如何評價呢?

得,她就把眼睛溜達幾圈權當讚揚了!

「嘉兒別怕,這是竹子,你該見過的呀!」鳳沐璃也不知道哪裡來的畫面,只覺得她該是見過竹子的,畢竟他說過才是。

「竹子嗎?恩,是是…見過。」南宮嘉兒確實沒見過這麼大的狼,有三個人大小了。「沒想到會長這麼大的了!」

鳳沐璃說,「它也有十歲了,算是個成年男子了!」他壞心思的抓了抓它的毛:還不要臉的在這邊撒嬌!

竹子還好沒叫,主子這是腫么了?做什麼要抓它,是因為那個難聞味道的女人來了嗎?竹子「會意」地對南宮嘉兒主僕齜牙咧嘴的,「嗷嗚~」身子已經做好了伏擊的狀態,只等著主子一聲令下了。

「竹子,腫么了?」因為竹子的位置移動了些,舞依炫有些沒站穩。「竹子怎麼了?」卻發現它似乎對南宮嘉兒很大的敵視。

動物嗅覺和靈敏度最高了,舞依炫望了眼鳳沐璃,而鳳沐璃也正在看著她,接著她歉意說,「郡主,真是抱歉,竹子平時不會這麼對人的。尤其是熟悉的人,太子殿下說你是認識竹子的。」

舞依炫歪了歪頭,「不應該啊,竹子一般不會對人這樣子的呀!除非它…」她隱下笑意,「不認識你,或是你身上有什麼讓它不喜歡的東西。」

她不能夠太直接的說明,畢竟現在鳳沐璃是站在她那一邊的。一口咬定她南宮嘉兒才是他喜歡的女人,和她舞依炫半點關係沒有。

丫的!想起來就有點火大!

但是要忍,舞依炫亮起笑容,「好了,我看估計是竹子餓了,心情不太好。」她順了順竹子的毛髮,「竹子,好了依依帶你去找吃的好不好?」

「咱們去吃蔬菜拌肉好不好?放在竹筒裡面可好?」

要不說鳳沐璃和他養得寵物一個德行,矯情的很!竹子之所以為是竹子就是因為這傢伙愛吃和竹子有關的食物,別誤會不是吃竹子,而是愛竹子那股子香味,據說它是在竹林被找到了。八成是依戀那味道!

舞依炫抬頭看了眼他們,「家裡沒米了,要是吃飯請出門右拐,所以郡主要是想吃好的還是去天下第一閣好了。」

她才不要給這個女的吃東西呢!就不,就不,就不!

舞依炫趁著竹子起身,路過他倆的時候,在竹子旁邊耳語了一下。竹子好歹也是同靈性的,所以就這麼朝著南宮嘉兒結結實實的低吼了一聲,聲音真不大可是張牙舞爪的模樣足夠讓舞依炫欣賞她「白皙過人」的臉了。

不過竹子該刷牙了,她在另外一邊可都聞到那股子味道了!有些難以言喻…

「哎呀呀,這月色都抵不過郡主您皎潔白皙的膚色,看看!我覺得假山這塊的路都給您照亮了,哎呀呀還是有身份的人吶!竹子,看看人家!」

哈哈哈哈~

舞依炫怕竹子被鳳沐璃怪罪趕緊牽著它走掉,就是嘴皮子還是捨不得丟掉。

就這麼一人一狼的,跑掉了! 327

南宮嘉兒被竹子嚇得真的是臉煞白,舞依炫額話語一點都不誇張,而且還是收斂了些的。先下腿腳還真是有些哆嗦,更是有些噁心難受。那隻狼的味道實在是太難聞了,充滿了血腥味道。

「嘉兒還好嗎?你臉色不太好,是腳上痛得嗎?」鳳沐璃哪裡看不出來她根本是被竹子嚇到了,不過是不拆穿罷了!因為他覺得奇怪,怎麼連舞依炫都見過竹子了,嘉兒反倒不熟悉一般的。而且,竹子對嘉兒似乎也不太友善!

他的記憶里有一塊是竹子私自下了落霞山的,卻被飛星找到的,他似乎和一個女子通信的,她說她見到了他和她提過的竹子。

那個女子和他似乎很是親昵,那麼這個人不該是嘉兒嗎?

反倒是舞依炫那裡他又不知道怎麼說不通了似的?

南宮嘉兒當然不願意在這裡呆著,拖著受傷的腳踝,「沐璃…」她想和鳳沐璃出去。

「主子,大夫請來了,在前面的亭子等著。」飛羽說。

「先給你看看腳上的傷嚴重否?」鳳沐璃微微的嘆了口氣,卻沒有扶著南宮嘉兒。

大夫合上醫藥箱,「太子殿下,郡主崴傷了腳踝,最好每日都要熱敷兩到三次,而且要是想要好得快最好不要多走動了。這崴了之後又多走動了這更加嚴重了,所以還是請郡主注意修養。摸約半月就好了。」

南宮郡主腳上也吐了藥膏、綁了繃帶的,鳳沐璃說了,「你這傷了,我還是送你回宮吧。」

南宮嘉兒這下說什麼也不好了,大夫都說了。她這柔弱還得扮下去,「好吧~」

「哎呀~」剛剛起身,她就要跌了。

鳳沐璃正好扶住了她,「沒事兒吧?」

南宮嘉兒搖搖頭,笑笑,「還好,就是有些站不穩。」搖搖欲墜的。

「這幾天就最好在宮裡面呆著好了,你這個樣子還是不要亂走動的好,免得傷的更嚴重了。不算是嚴重的卻拖了那麼久就不好了。」鳳沐璃關心道。

南宮嘉兒也點頭答應,實在是她覺得這腳踝是真的痛,剛才她不顧小滿的攙扶趕緊跑過去的,真的是加重了。

再一次的,這女子有要摔倒了的模樣。鳳沐璃這次把她抱了起來,「我送你出門,這樣你也不會傷到腳了。」

「備馬車!」

飛羽卻頓住了,「主子,你這是?」之前和郡主拉拉扯扯的他就已經很是奇怪了,這回竟然抱了起來!「您不怕,小主子生氣嗎?」這主子好不容易把小主子追回來的,這一幕要是給小主子看到,豈不是前功盡棄了?

再說了,之前兩人之間的事情就沒有解決,這算是徹底的崩了?不可能啊!主子可是念著小主子十年了!

「你什麼時候這麼多話了!」鳳沐璃冷聲。

「是!」飛羽不敢再頂,只好去備馬車了。主子,這可是提醒您了!

鳳沐璃給南宮嘉兒送到了馬車上,可是南宮嘉兒很是不開心,「我們才剛見面沒多久的,就要分開了。」

鳳沐璃笑道,「你真是的,你這是受傷了。我可是心疼你手上的,還是趕快好起來的好,你的健康比什麼都重要。」鳳沐璃本想著刮一刮她的鼻子,可是拿出了手卻還是落在了她的發上。

他不習慣,對她不習慣!明明是下意識的動作。

南宮嘉兒頓時心花怒放,「你這麼說我比吃了什麼良藥都要好得快。」原來鳳沐璃說情話的時候這麼的魅力溫柔。

她真是後悔沒有早些來錦國見他!

「你明天去宮裡看我好不好?我覺得太子府始終是有些不方便的。畢竟舞小姐還住在這裡而且她還是你的太子妃。」

鳳沐璃立馬說道,「我本是要和她說清楚的,讓她和我接觸婚約的。你放心,既然我的心裡是你,我定不會娶她人的。」

「恩,好。」

「我明天下了朝回去看你的。」

「好。」

這倆人在這裡耳語綿綿的,飛羽在一邊看的可是急死了,這算是怎麼回事兒?

府里

舞依炫牽著竹子來到了廚房,當然嚇壞了不少人,可是還好畢竟對於這麼一個記憶存在腦海中一輩子的狼,他們之前見過一次也還好,也還好…

「啊啊啊啊!小小小…小姐您這是…」為什麼會再一次見到這頭狼的?一廚房的人可都是堵到了一個死角去了。

「怕什麼,又不是沒見過!」舞依炫嫌棄這群浮誇的表演,「來來來,給騰個地兒,我要做飯。」

「那什麼大傢伙,你們先把這些擺在檯面上的食材都給我收起來別叫人看了去。不過給我留點蔬菜和豬肉就好了。對了,還有竹筒也拿出來給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