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沒有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楊家因為一塊莫須有的玉決,惹來了滅門慘案啊!」楊柳葉看著夜空悲哀的說道。

「楊老節哀,我能問下那些黑衣人是什麼人嗎?」墨九狸問道。

和大叔相親以後 「這是柳星臨死前交給我的,本來是拜託我一定要帶著楊家的後生,逃出生天,哪怕活一人也好,可是最後……」楊柳葉聞言,從戒指拿出一塊令牌遞給墨九狸。

其實,當時楊柳葉的弟弟,把令牌交給楊柳葉的時候,是讓他一個人快走的,畢竟楊家沒有多人知道他的身份,楊柳星沒想那麼多,只希望大哥能活著離開!

可是楊柳葉兄弟兩人感情極好,他又怎麼可能不顧族人,一個人逃生,最後卻還是剩下他一個人!

墨九狸接過令牌仔細看了眼,發現這黑色的令牌上正面寫著神魔兩個字,北面寫著十七兩個字。

墨九狸猜測這應該是一個名叫魔神什麼勢力的身份令牌,身份應該是令牌持有人的名字或者代號!

「楊老,這令牌能送我嗎?」墨九狸看著楊柳葉問道。

「可以可以,恩公救了我,想要什麼只要我有的,都不會吝嗇的!」楊老急忙說道。

墨九狸聞言笑了笑,然後問道:「楊老,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沒有,死裡逃生我也不知道去那裡,這麼多年,我雖然時常出門採藥,但是一心熱愛煉丹,都是獨來獨往,或者帶著家族內的孩子們出來,朋友少的可憐……」楊老有些苦笑的說道。

直到這時他才發現,楊家落難,他連個求救的友人都沒有,當真是失敗啊!

要知道,養家雖然是九等小家族,卻也因為有他這個玄品煉丹師發展的很不錯,如果不是他性格孤僻,把事情都交給別人打理,自己只管煉丹,也不會落得今天這般沒什麼友人的地步!

只是再來一次的話,他或許會為了家族的未來,去跟人結交,但是為了自己的話,他還是會選擇一個人煉丹的!

「那楊老對這裡應該很熟悉吧,我剛到這裡很陌生,這麼久還沒遇到什麼城池,楊老如果沒什麼事的話,不如給我帶路,報答去救你的恩情可好?」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恩公嚴重了,只要恩公不嫌棄,我願意為恩公當牛做馬,別說是帶路了,這是我應該的!」楊老聞言急忙說道。

「行,那就這麼定了,你也休息一會兒,明早我們再趕路吧!」 南宮可和祭聊兩個人年紀相仿,可是南宮可因爲受父親和祖父的影響,一身爭氣,不像祭聊那樣,整個就是一個破皮無賴。

南宮可經常隨着父親在大周國的範圍內鎮守邊關,或者是平匪平亂,不經常在京師中。就在一次回京城探親的時候,正好祭聊當街調戲良家婦女被南宮可撞上了。結果可想而知,本來祭聊仗着自己惡奴人多,還想要教訓一下多管閒事的南宮可,可是教訓人家沒成,反倒讓人家把自己教訓了。

鼻青臉腫的祭聊回到家中,找到了自己的父親祭易,希望祭易幫着出面。祭易也真是不含糊,很快就慘了南宮飛龍父子一本。但是南宮飛龍也不是一般人,在朝廷中也是人脈衆多。成功的化解了危機,而且還讓祭易吃了點兒小虧。最後還是祭易主動承擔監督望月樓建造這樣的差事纔算是平息了他的危機。這也是祭聊一生中爲數不多的吃了虧沒有找回場子的情況。

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次老父親竟然將自己家的大仇人給派到了邊關,而且職務哈提升成爲了和自己平起平坐,這讓祭聊感到非常的鬱悶。可是有皇帝的聖旨,他也沒有辦法,只好客客氣氣的將衆人招呼進入到了軍營中,同時讓其他的將領給剛剛來到的將士安排住所。

隨軍的太監也沒有馬上離開,而是跟着一起進入到了軍營中。看到大太監送給自己的眼神,祭聊就知道父親有話要和自己說。簡單的客氣了幾句之後,就和南宮飛龍離開了。將大太監請到了自己的寢帳中。

“我爹怎麼把這個老東西送到邊關來了,而且還讓他也和我一樣做大元帥了?”

祭聊早就已經是心急如焚了,剛剛進入到自己的帳篷中,沒讓太監和自己客氣,就急急忙忙的問道。

老太監本來就是祭易的心腹,他嘿嘿一笑:

“只有讓他做元帥,和公子你平起平坐他才肯來啊,丞相也沒有辦法。”

“那幹嘛一定要他來啊,靠,又不是沒有人了,難不成少了他,大周國還玩不轉了?”

“公子,可不能意氣用事,南宮父子兩個雖然討厭,可是掄起打仗的本領來,在我們大周國能夠勝過他們的不是很多。丞相這次可是在萬歲的面前說了,你不僅僅要防禦好防線,而且還要收復失地,將功贖罪才行。”

“啊?我爹這不是坑我嘛,甭說收復失地,就是讓我守住現在的這個防線,我心裏都沒底,公公,你是不知道華夏國那些傢伙的厲害啊。”

“所以啊,丞相纔打發南宮父子來了,呵呵,收復失地的事情儘管交給他們去做,您在後面請功領賞就可以了。”

老太監的臉上露出了奸笑,看來祭易早就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祭聊瞪大了眼睛眨巴了幾下,疑惑的說道:

“活兒讓他們幹,功勞是我的?”

老太監點了點頭,帳篷中傳來了兩個人哈哈的大笑聲。

華夏國同樣也有新的人馬補充進來,而且論起重量級來,和南宮父子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孟落日也來到了大軍中,跟隨他一起來的還有在周國傳言,已經失蹤了,下落不明的李靖。

和李靖幾乎沒有浪費太多的口舌,李靖就答應不再爲周國效力了。在歷史傳說中,李靖從商朝紂王的陣營中,叛變到了西岐文王姬昌的帳下,這傢伙是典型的良禽擇木而棲那一夥的。就是好友左儒的自殺,也沒有能夠最終改變他的想法。不過李靖也說了,不會主動出面和周國作戰,倒不是因爲他顧念舊情,而是他的家人現在還在京師中,加入周皇知道了他已經投敵變節,估計他的家人也沒有好日子過。

有祭聊這樣的草包幫忙,孟落日也不是特別需要李靖的幫忙。只要李靖答應不再給周國效力就算是幫了華夏國的大忙了。曹晃對於昔日的這個對手的評價還是比較高的。

來到了軍營中的

孟落日見過了衆位邊關將士,衆人一個個都是熱血沸騰。孟落日、土豪金和馬前三個人,可是華夏國名副其實的精神領袖,甭管他們上不上戰場,對於士氣上的鼓舞,都是巨大的。

“打仗你們是行家,我不行,如果傻大個在這裏也許還能夠幫上各位的忙。所以現在我就是一個小兵,各位將領如果有什麼差遣,儘管和我說,我就是配合你們的。”

孟落日的話聽起來也好像是一個甩手掌櫃,可是在衆將士的耳中可真的不一樣。在一陣鬨笑聲中之後,孟落日在衆將的陪同下巡視了軍營。錦帆賊中很多的老人都是曾經和孟落日打過交道的,對於這個和善的領袖都有着非常好的印象,很快大家就打成一片了。有斥候報告說南宮飛龍父子已經帶着自己的人馬進入到關隘中了。一直跟在孟落日身後的李靖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這個南宮飛龍父子可不好對付,當初南宮飛龍的父親南宮适,可是威名遠震的大將,和我同殿爲臣,他的本事只在我之上,不再我之下。雖然我沒有和南宮飛龍打過直接的交道,但是聽說這個南宮飛龍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孟落日點了點頭,露出了沉思的樣子,隨即笑了笑:

“棒槌應該還在邊關中呢吧,回頭我去找他一趟,呵呵,鎮守邊關兩個元帥的,讓祭聊把南宮飛龍弄殘了算了。”

“孟先生,聯繫棒槌的事兒還是交給手下人吧,這樣的小事兒還讓你親自出馬,有點大題小做了。”

衆將連忙攔阻,孟落日哈哈一笑:

“無妨,我喜歡那種在對手的肚子裏蹦達的感覺,再說了,這裏有你們這些人,我也放心。在軍營中我幫不上什麼忙,去會會南宮父子正好是個不錯的差事。”

衆將當然都堅決反對了,孟落日只是笑了笑,就轉身走向了自己的營帳。看着孟落日遠去的背影,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本章完) 第3287章墨九狸聞言說道。

「是,恩公!」 冷麪嬌妻:霸道老公來撬牆 楊老說道。

「我姓墨,你叫我夫人就行了,她叫小鳳,我的契約獸!」墨九狸看著楊老說道。

「好的,夫人!」楊老點頭說道。

墨九狸直接在一邊打坐休息,而楊老也拿出幾顆丹藥吞了下去,開始煉化藥效!

墨九狸發現楊老服用的都是一些療傷的丹藥,並非是解毒的,想了想也沒說什麼,等著明天再說好了!

楊老經此一劫,也需要時間恢復心情!

第二天,墨九狸三人一直到差不多中午的時候,這才和楊老一起離開,他們沒有選擇飛行,主要是小鳳還不太習慣讓楊老坐在自己身上!

她也是傲嬌的好吧!

像風鶴軒等人都是主人的獸,倒是沒什麼事,但是楊老畢竟先還陌生!

好在楊老似乎也是剛進來完家族的變故,倒是沒有提出飛行比較快的事情!

「楊老,還有多遠,我們能到下一個城池?」墨九狸問道。

昨晚她就想過了,既然楊老等人是被追殺的,那麼距離楊老等人所在的城池應該不會太遠的,不過墨九狸想楊老並不願意再回去,所以她才問下一個城池!

楊老聞言心裡對墨九狸也很感激,然後說道:「夫人,從這裡去下個城池距離還是很遠的,如果夫人著急,我有飛行獸,可以載著我們飛行,這樣速度會快一點!」

「也好!」墨九狸聞言說道。

「夫人,小鳳,請!」楊老喚出自己的飛行獸說道。

墨九狸和小鳳飛身坐了上去,楊老也跟著上來,然後楊老的飛行獸凌鷹就朝著前方飛行了!

楊老頓了頓沒用墨九狸問,就開始說道:「夫人,我們乘坐飛行獸,到下個城池也大概需要最少十天的時間,而且還是不停飛行的情況下!」

「不過,夫人也不用擔心,我的凌鷹速度很快,連續飛行十天還是沒問題的!」

「我們這裡是四海王朝的小國家,不過四海王朝如今發展的很好,哪怕是我們東鳳國這樣的小國,近幾年也是發展的很快的……」

「四海王朝?這裡難道不是仙界嗎?」墨九狸聞言一愣的問道。

「啊……是仙界啊,怎麼了夫人?」楊老看著墨九狸問道。

「沒什麼,只是我之前聽說仙界有七境,那這四海王朝是在?」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七境?夫人,你說的七境我想應該是中仙界的七境才是! 需要浪漫 這裡是上仙界了……」楊老聞言皺眉的說道。

「上仙界?」墨九狸聞言詫異的說道。

她沒記錯的話,安老之前說過的,他們確實是在中仙界的,而自己遇到楊老之前,還跟安老聯繫過的!

難道就走了幾天的時間,就毫無預兆的走到了上仙界么?

墨九狸饒是走過了很多地界,接觸過無數異常,遇見過無數突發事情的墨九狸,也有些摸不清頭腦了!

離開那個奇怪的村莊之後,自己也沒再遇到什麼奇怪的事情了,唯一特別的就是遇到被追殺的楊家人了,怎麼會無緣無故到了上仙界呢? 剛剛進入到邊關,南宮飛龍和祭聊是截然不同的表現。南宮飛龍父子帶着他們的手下,認真的檢查了城防,對於一些不完善的地方進行的調整。同時派出了斥候去對方的陣營中探查,沒有幾天的時間中,對於雙方的瞭解,就可以將祭聊甩出幾條街了。

當重新改進過城防之後,南宮父子心裏纔算是踏實了一些。南宮可苦笑道着對南宮飛龍說道:

“看之前的城牆,這個祭聊真的就是一個庸才。”

殊不知就是這個庸才造就的防禦,基本上也沒有祭聊什麼事兒,如果是祭聊親自動手親自指揮,估計就要從廢物直接升級爲廢物了。南宮飛龍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沒辦法,他老子是萬歲面前的紅人,所以纔有了今天的這個位置,等我們將第二道防線重新搶回來之後,就讓他老老實實的在這裏趴着吧,免得跟着上了戰場礙事。”

之前在防守邊關的時候,羣將集體獻關投降的事情已經讓祭聊吸取了教訓,因此在現在的軍營中,他還是有選擇的拉攏一些將領的。他的手段無非就是金錢。

無論是出來當兵當將領的,都是爲了生存和謀求一個出身。通過祭聊尋求出身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加上祭聊的糖衣炮彈,因此很多將領還都主動的投靠到了祭聊的身邊。儘管這傢伙真的什麼都不是,可是現在不是南宮父子來了麼,打仗指揮上,還是交給他們就可以。陪着祭聊正好可以好吃好喝的。祭聊主動放低了姿態,這讓他的處境和第一次防守邊關的時候完全是孤家寡人的處境有了很大的不同。

通過這些和他們走的比較近的將領的口中,南宮父子抨擊祭聊的言論也傳入到了他的耳中。祭聊恨得牙都癢癢,可是又無可奈何。

棒槌看出了祭聊心中的想法,趁着晚上週圍沒有人的時候,甕聲甕氣的說了一句話:

“帶來這麼多護衛幹嘛用的,難道讓南宮父子吃點苦頭都做不到麼?”

祭聊

的眼睛一亮,猛的一拍腦門:

“對啊,明的我不敢得罪南宮飛龍他們,在背後下手還不行麼?”

想到之前這些護衛們在自己遇難的時候,除了棒槌之外,其他人絲毫沒有任何幫助,讓他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帶着這些人可沒少花銀子,可是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都沒有做到,就讓他無法爽起來了,正好讓這些傢伙發揮點餘熱。

“棒槌兄弟,你看這個事兒應該怎麼弄?”

棒槌一陣的頭疼,之前和王梓笑在一起的時候,動腦子的事情基本上都用不着他來,王梓笑幾乎全都能夠搞定了,可是現在跟着這個笨蛋,自己想要不用用腦子都不行了。不過指望這個黑小子能夠出什麼高明的注意真的沒有什麼希望:

“先把小的來出來,找一個沒人的地方胖揍一頓就是了。等到他的人來了,扭頭就跑。”

如果是其他人出這個主意,估計祭聊早就一口水噴到對方的臉上了。這種主意用不着別人提醒,他祭聊也可以想到,可是問題是現在可不是在京城中,別說南宮飛龍,就是南宮可也是一個大將軍啊,身邊的守備可不比他祭聊的護衛少,根本就沒有機會把人家拉出來胖揍一頓。看手段,估計南宮可將他們揍一頓倒不是沒有可能的。

但是現在說話的是棒槌,祭聊只好揉揉自己的鼻子:

“兄弟,這個主意不怎麼樣,有點太直接了。”

棒槌也是沒有更好的辦法,他想要讓祭聊和南宮父子掐起來,可是終究只是一個想法而已,等到操作起來還真是有着不小的難度。動腦子可不是棒槌的強項。

“這有何難!”

門口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接着孟落日從門口慢悠悠的走了進來,一個女子冷冷的站在孟落日的身後,只是因爲身體隱沒在黑暗中,而且臉上還籠罩着一層輕紗,看不清她本來的的樣子。

看到忽然進來的兩個人,把祭聊嚇了一跳,可是棒槌卻是眼睛一亮。

шшш .TTKΛN .℃ O

動腦筋這樣的事情孟落日應該是最擅長的。只是按照孟落日現在的身份能夠親自以身犯險還真是讓他感到意外,隱沒在黑暗中的女子更加讓他激動莫名。

“你們什麼人?”

祭聊的聲音中帶着顫抖,棒槌連忙說道:

“沒事兒,沒事兒,自己人,自己人。是我叔叔。”

說完了站起身,連忙衝着孟落日施禮:

“叔叔。”之後側過身子恭恭敬敬的對黑暗中的女子說道,“師叔!”

這個稱呼連他自己都感到有點亂。即使看不到黑暗中女子的模樣,從身材上棒槌也能夠認出來,這個女子就是齊天的師傅影子。棒槌的可不傻,如果喊出來這兩個人的名字,估計祭聊能直接嚇尿了。

“哦,原來是自己人啊,那我就放心了。不過我的這些護衛可真是夠廢物的,竟然來人了都不知道。”

祭聊低聲的抱怨道。躲在黑暗中的影子忽然說話了:

“他們也不算特別笨,至少有兩個人看到我了,不過在他們發出聲音之前我就讓他們睡覺去了!”

說完影子轉身走了出去,還真是將邊關的大營當成了自己家了,她的任務是送孟落日進入到祭聊的營帳就可以了。不過作爲一個殺手,在完成了原來的任務之後還會做些什麼,孟落日不用猜也能夠知道。

“喂,別走啊!”

祭聊大聲的喊道,不過這次他可真的不是見色起意,棒槌的本領已經到了足以讓他仰望的程度了,如果影子的這個師叔能夠也留在他的軍營中,堪稱是如虎添翼。

可是影子根本沒有將這樣的廢材放在眼中,腳步沒有絲毫的停留。

棒槌看到了救兵,黑黝黝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有叔叔在這兒,動腦子的事情就不需要我了,呵呵,祭聊,有什麼事兒讓我叔叔幫忙就行了。”

祭聊歪着腦袋看着孟落日,對於棒槌的話踏實深表懷疑……

(本章完) 第3288章別說墨九狸了,就是小鳳也忍不住驚訝起來!

「楊老,中仙界和上仙界難道在一條路上?隨意來去的那種么?」小鳳忍不住驚訝的問道。

「那怎麼可能?據說中仙界到上仙界,是要穿過八荒深海的,海上凶獸居多,而且海域深不可測,天氣變幻莫測,幾乎是九死一生才能活著穿越八荒深海的!」

「不僅是中仙界和上仙界之間,要穿越八荒深海,就是下仙界到中仙界,也一樣是只能穿越八荒深海才能達到的!」

「所以,八荒深海可以說是整個仙界最危險的地方,傳聞能活著穿越八荒深海的人,無一不是強者!所以,從中仙界,想要來到上仙界,是很危險的,也沒有別的途徑可行,至少我知道的是這樣的,別的辦法我目前還沒聽說過……」楊老看著小鳳和墨九狸說道。

「居然這麼危險啊?還好我們不是從八荒深海過來的!」小鳳唏噓的說道。

「夫人,難道你們從中仙界剛來上仙界嗎?」楊老看著墨九狸詫異的問道。

「沒錯,不過我們因為意外,從空間裂縫掉下來的!」墨九狸聞言道。

「原來是這樣,那還好,起碼比走八荒深海要安全很多!」楊老聞言說道。

楊老也沒懷疑墨九狸的話,畢竟空間裂縫他還是知道的,確實是有可能從中仙界來到上仙界的!

「楊老,你給我們普及下上仙界的事情吧!」小鳳看著楊老眼神一亮的問道。

她知道這也是主人想問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