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沒有關鍵性證據。」

到這裡,柳銀盤有些可惜的嘆了口氣。

超凡研究所在上海灘霸道,是因為真正的高人沒有在這邊。

都在深山老林呢。

如果真的有證據。

興許就能夠說動上海灘的修行者合起力來,將超凡研究所趕出上海灘。

但是。

超凡研究所那群人,也都知道厲害,做事隱秘不留證據,也讓許多人恨的牙痒痒。

又接著說道。

「超凡研究所,主要是研究世界上的各種超凡異獸,以及能人異士的力量來源。」

「尤其擅長研究血脈。」

「他們甚至打出了稱號,說基因才是真正修行的核心。」

「雖然這個說法不對。」

「但他們卻已經破譯了許多異獸的血脈力量,甚至能讓一個普通人迅速地強大起來。」

「這也是我們這些正統的修行者,受到壓制的原因。」

「……」

柳銀盤解釋了一遍超凡研究所的由來,以及它的力量來源。

著重的提了一下。

他們是西方來的外來修行者,以及他們的霸道風格。

林峰眼中閃過一抹思索。

這麼說來的話。

那孔家的夫人,就是超凡研究所的人了?

那麼那執念屍,這時候可能已經被送到超凡研究所的內部了。

「嗯,我們明白了。」

「老爺子還有沒有想要補充的?」

「如果沒有,那我們就走了,畢竟超凡研究所,似乎是不大好惹的樣子。」

林峰向著老爺子揚了揚頭示意,潛意思就是告訴他。

這時候再也不拿出底牌。

要是還藏著掖著,那就真沒人陪他們玩兒了。

「是啊,老爺子。」

「說點實在的!」

文藝青年以及黑袍小哥也同樣點了點頭,他們可不相信這老頭邀請他們來。

僅僅是給他們白話的!

老人家清了清嗓子,真正認真起來了。

「我得到消息,超凡研究所似乎在咱們華夏,得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他們已經製作出來了三隻以上,可以用來提高修為的頂尖肉體活化藥劑。」

「這是可以提高進入宗師概率的絕頂藥劑,宗師以下,幾乎可以穩穩的提升一個小台階的修為。」

老人家老謀深算,早就已經想到了這一個地方。

就不怕眾人不上鉤!

而聽得此言。

眾人紛紛大驚,同時,眼中閃過的一抹熾熱。

文藝青年首先問道。

「此言當真?」

「千真萬確!」

老爺子回答的堅定無比。

一瞬間。

包括林峰在內,所有人瞬間化身為憤青,彷彿成了民族大義最忠誠的擁護者。

胸口拍的邦邦響。

「討伐無道,誅超凡研究所!」

「尊嚴無價!」

「絕不能讓西方的外來人,在我們東方的土地上肆虐!」

「堅決消滅小偷!」

「屬於我們的東西,一定要拿回來!」

「為了華夏!」

7017k 台下,大師和在乾珏在討論著之後的打算,台上,比賽也依舊在繼續。

只是…,有史萊克的珠玉在前,剩下的比賽中,又再沒有兩隻第一梯隊隊伍之間的比賽,所以接下來幾乎所有的觀眾,都再沒有了以前看比賽那樣的熱情,以前也覺得很精彩的戰鬥,現在看來,似乎也就那樣了。

而且不止是觀眾,連其他的戰隊,也都再沒有看心思再看比賽。天水、神風、雷霆這三個元素學院,更是立刻就和帶隊與指導的教師商量起對策來。一天的戰鬥,也就在這樣略顯沉悶的氣氛下,匆匆結束,轉眼間,就來到了第二天。

史萊克今天的比賽,是和蒼輝學院,這個學院和史萊克原來一樣,也是屬於天斗帝國下的巴拉克王國。實力其實也不差的,除了面對第一梯隊的這幾所學院輸了之外,面對其他的學院,都是以勝利結尾,是以他們和史萊克之間的戰鬥,其實還是會有一些看點的。

不過,因為昨天乾珏表現得太強勢,今天這一場,大師是不準備再讓乾珏上場了,今天他把絳珠也叫了過來,準備用她替換乾珏的位置。

然而,乾珏卻是知道,這蒼輝學院可是憋著壞,正準備找最強的戰隊開刀呢。那七位一體融合技,也不是一般人能應付過來的,必須要有強大的精神力,否則,就很容易出問題。還是精神層次的問題,原著中,蒼輝學院的七人就是因為在和史萊克的對戰中,被唐三的精神力反噬,最後都變成了白痴,連治療都沒法治療。

而現在唐三不在?為了避免這種可能發生在他們史萊克的身上?乾珏在見到大師不準備安排自己上場后,立刻就舉手對大師說道:

「老師?您有沒有發現?今天蒼輝學院的隊伍經過了一次大調整,他們換上了四名我們從沒有見過的隊員?我有點擔心。」

「嗯,我有注意到?但我看過?他們換上的這四名隊員,魂力也僅僅都是魂尊而已,連一名魂宗都沒有,整個隊伍?還是只有他們隊長達到了四十級?我覺得沐白他們應該能應付得了的,不用擔心。」

「不,不對,老師,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們不是沒有見過我們的戰鬥力?我們現在幾乎可以說是天斗賽區的第一強隊,如果他們沒有戰勝我們的想法?就根本不會變換陣型,白白暴露他們的底牌?所以今天這長對戰,說不定就會出現什麼危險。為了保險起見?老師?這場還是讓我繼續上場吧。」

「嗯…但他們變換隊員?也可能是想保存他們之前上場隊員的狀態啊。呃..,也不對,那他們直接認輸就行了…好吧,那這場還是你上吧。不過,你要注意,不准你再像昨天那樣,表現得那麼強勢了!」

大師聽了乾珏的分析,仔細思考了一番后,也覺有些道理,所以最後還是同意了他的提議,只是再次給他定了要求,不准他再顯露出那麼強的實力。

「明白了,老師!」

乾珏乖巧地點點頭,不在多說,只是靜靜地等待着當前這一場比賽的結束。

這一場對決,是熾火學院對陣一支來自不知名學院的戰隊,戰隊中連一名魂宗都沒有,所以熾火學院幾乎是全程再壓着對方打,而這場對決的結果,也是顯而易見的事。

「熾火學院勝!」

隨着裁判的一聲哨響,熾火學院最終以碾壓之勢戰隊了對方,終於是將昨天狼狽的顏面挽回了一些,場上的觀眾,也是紛紛給他們獻上了掌聲。

不過,如果只是聽他們的掌聲還好,關鍵是下一場出站的,就是史萊克學院。觀眾們看着史萊克那花花綠綠的衣服,看到史萊克眾人中的乾珏,歡呼聲瞬間便提升了好幾個檔次。這一前一後的差距對比起來,頓時就讓熾火學院的眾人感到了一種格外的羞辱感。紛紛對着上場的史萊克眾人,特別是對其中的乾珏,投去了惱怒的目光。

「珏哥,他們昨天輸給你,好像很不服氣啊!」

京靈看着和他們相對走來的熾火戰隊,冷笑着說道。

「不服氣就不服氣吧,後面不是還有擂台賽么,讓他們來擂台賽找我就是。」

乾珏搖搖頭,絲毫不想和熾火學院有交集,雖然其中的火舞也是一個美女,但現在他可是有女朋友的人,還正在下面看着呢,還是不要有什麼牽扯的好。

然而,一旁的黃遠聽到乾珏的話后,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立刻就興奮地向著熾火學院那邊大聲吼道:

「哈哈哈哈,熾火學院的人聽到沒有,我們珏哥說你們不服氣可以到擂台賽再找他!」

「….」

乾珏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黃遠,伸手揉了揉額頭上鼓起的青筋,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算了算了,都是一個戰隊的,都是一個戰隊的…

「你們說什麼!」

果然,熾火學院這邊的人聽到黃遠這話,立刻就爆了。火鶴兩兄弟和火星兩兄弟立刻就要向著這邊衝過來。

即使打不過,但氣勢還是要有的,他們也不會有絲毫的認慫。

火無雙身為熾火戰隊的隊長,自然不會這麼衝動,伸手將自己的隊員攔了下來。非比賽中,是不允許戰鬥的,不然,很可能就會被主辦方取消參賽資格。他只是沉着臉看着走過來的乾珏,咬着牙對自己的隊員說道:

「算了,兄弟們先忍一忍,就像他說的,等到擂台賽的時候,我們在報仇。就算我們一人不是他的對手,但我們七人輪番上陣,耗也將他耗死了!」

「是,老大。」

火雲火雨答應一聲,繼續憤怒地蹬著乾珏,似乎這樣能發泄他們的怒火。直到乾珏他們走上擂台後,才不甘心地收回了目光。

而上了擂台的乾珏幾人,也是看到了他們今天要戰鬥的蒼輝學院的七人。

兩方相對,蒼輝學院的七人也不說話,只是緊緊地站在一起,警惕地看着史萊克這邊。而史萊克這邊,奧斯卡和馬紅俊這兩個跳脫的人不在,黃遠三人沒有得到指示,也不會貿然出聲,所以也沒有誰出言去挑釁對方,同樣也是一言不放,靜靜觀察著對方的弱點。

裁判見兩方沒有針鋒相對,說垃圾話的意思,也就不拖延,直接便發出了雙方釋放武魂的命令,現場的觀眾,也終於是再一次見到了乾珏那耀眼的黑色魂環。

「雙方準備…開始!」

給雙方釋放武魂的時間並不是很多,蒼輝學院這邊不知道為什麼,一個武魂都沒有釋放出來,裁判示意了他們兩次,他們都沒有理會,而見到場上的歡呼聲已經開始降低下來,裁判也就不猶豫,立刻一聲令下,史萊克和蒼輝之間的比賽,也是正式開始。

「哇!!!」

然而開始之後,觀眾席上,立刻就是響起了一陣驚呼。

這一次,觀眾們驚呼的對象不是因為史萊克這邊,而是因為蒼輝戰隊這邊的幾人,終於是亮出了自己的武魂,清一色的寶石武魂,七顆形狀各異,顏色各不相同的寶石武魂,在蒼輝戰隊七人的手上緩緩旋轉,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在之前的比賽中,蒼輝學院的隊伍雖然也有三名寶石系的武魂,但三名和全員,這相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就連大師看到這一幕,也是皺起了眉頭,現在幾乎可以百分百確定了,這蒼輝學院的七人,就是準備用上底牌了。只是不知道,這底牌,到底有多強力…。

「希望小珏能破局吧…。」

對於乾珏,大師還是很放心的。這個孩子的心性與智慧絲毫不在自己之下,眼前的狀況,也是正好對上了他的猜測,他應該是有應對之法的,自己不用擔心…。

場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