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

無盡的黑色虛空之中,兩道樣貌幾乎如同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人影,不斷的閃現交錯,如洶湧的浪濤一般,綿延無盡!每一次的碰撞,都會伴隨著兩道身影的爆退帶出道道刺眼的火星!然後又帶起洶湧的氣勢毫無保留的沖向對方!


不得不說,和這麼一個最了解對手交戰,真的很憋屈!本來對於韓軒本身的功法而言,不能源源不斷的在戰鬥中吐納魂靈來支持長久的戰鬥,反而更適合速戰速決!而眼前這場拉鋸戰此時此刻似乎陷入了焦灼的狀態!

你進我退,你退我打。彼此交鋒了數十回合下來,韓軒面色逐漸蒼白了起來,口中不斷喘著粗氣,一開始單手握劍的姿態也因為每次的碰撞帶來的震痛而變為雙手握劍!而另一個「韓軒」雖然衣衫也不再像剛才那般整潔,但氣息卻依舊穩健,看來是佔了這虛空的主場之利了!

「垃圾就是垃圾!看看你現在樣子,多麼可憐。我都替你感到可悲!放棄吧,你的魂靈已經不夠了!再這麼打下去,你的戰敗只是時間問題!」再次丟棄手中傷痕纍纍的精鋼長劍,隨意的從身邊抽出另一把嶄新的斬魂劍,另一個「韓軒」淡淡的道。

「讓我死容易,但是讓我放棄?做夢!」趁著對話的間隙,迅速調整氣息試圖恢復體內逐漸匱乏的魂靈的韓軒決然道。

「呵呵!大話倒是挺會說的。不過,看看你手中的那破爛玩意,丟棄它吧!難道你真的以為,憑你手中那東西能打敗我?別笑掉我大牙了!哈哈!」手中精鋼長劍劍體一轉,橫在眼前,劍身之上泛起的寒芒映照在另一個「韓軒」輕蔑的臉龐之上顯得分為可怖!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瞥了一眼對面面色逐漸凌厲的另一個自己,韓軒握著早就傷痕纍纍的長劍再次緊了緊。

「真是無趣。那麼,既然如此,就讓你和那垃圾一同消失在這虛空之內吧!」宛如從地獄深處爬出來的修羅,另一個「韓軒」冰冷的聲音,讓得韓軒感受到了一股真正的殺意正在前者的體內醞釀,待得達到頂峰之時,說不定一個瞬息,自己也許就真的喪命於此也未可知!

就在韓軒不斷恢復魂靈,伺機再次發動攻擊的韓軒,突然感覺到周圍虛空之內的能量彷彿受到了某種牽引,此時此刻竟然劇liè的沸騰了起來,急速呼嘯著奔騰著向虛空內的一點涌去!

一股冰冷的寒意從韓軒的頭頂傾盆而下,韓軒的瞳孔瞬間縮成針孔狀!定睛看去,周圍虛空之內躁動不安的能量爆涌而去的那一點,赫然便是另一個「韓軒」!說的具體點,應該是另一個「韓軒」手中的精鋼長劍!

身體條件反射的施展出瞬步,一息間韓軒的身影閃現在數十米之外,與另一個自己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遠遠地看著周圍濃郁到肉眼可見的能量不斷地湧向前者手握的長劍劍體之上!暴涌的能量及其狂暴,呼嘯著與韓軒擦肩而過,強大的能量勁風使得韓軒不敢輕易的靠近對方。

直覺告訴自己,這絕對是韓軒有生以來遇到的最危險的境地!所料不錯的話,對方此刻必定在準備一記大的殺招,也許正是這一招到最後卻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這難道是魂技,貌似等級還不低!可是,小七不是說對方是自己的複製品嗎?可我什麼時候修習過如此強悍的魂技了?混蛋,敢玩小爺,真可惡啊!小七!小七…喂!這尼瑪算不算開掛,作弊也太明顯了吧!操!」對著虛空惡狠狠地爆了句粗口的韓軒,滿頭黑線的無奈道。

「咳…」飽含戲謔的低之聲再次響起。

「你敢耍我?這小子竟然會魂技?」聽到從剛才就沒了動靜的小七的聲音再次出現,韓軒突然沖著虛空深處怒號了起來。

「魂技?呃…啊?哈哈哈哈!愚蠢!這東西其實是…好吧,你說是就是吧!」欲言又止的小七也不管韓軒那想要殺人的怒意,轉而繼續道:


「站在你對面之人,的確是你的複製品不錯!但是你莫要以為,憑藉對等的實力就能打敗對方。修鍊一途,唯有不斷的超越,才能擁有巔峰之力。至於破解此局之法,吾想你已知曉。究竟是成就巔峰強者傲視群雄,還是深陷慘敗泥淖永無超生,全看你自己了!!!小子,吾所言點到為止,你好自為之!呵呵呵…」隆隆的聲音在呼嘯的能量急流中逐漸遠去,只留下依舊決然而立在虛空之內的挺拔身影。

「超越…超越…超越!老師,我不會讓您失望的!」口中不斷呢喃著,從韓軒記事起所有的一切此刻竟如過電影一般,一幕一幕閃過自己的腦海!現在的韓軒似乎出於一種玄妙的狀態,父母被弒、至親叛逃、家族沒落、老師受傷,孤獨、憤怒、仇恨、無助種種複雜的情緒都毫無保留的從韓軒心底如海嘯般噴薄而出!

「家仇未報,韓家還未崛起,老師的雙臂還未恢復…我還有很多使命沒有完成,所以我不能輸,更不能輸在這裡!!!」瘋狂的甩著頭,不知何時韓軒的雙眸之內略帶著些許藍色的淡紫之色悄然浮現!此刻的韓軒頭髮和袍服在不斷暴漲的氣勢下無風自舞,獵獵作響。

若是韓軒能內視體內的話,定然會吃驚於自己身體內發生的變化。只見韓軒心脈之內那僅存的微不可查的一團源靈此刻竟然沒有因為渾身之內的魂靈的後繼不支而出現疲態,相反的在達到了某個臨界點時一改緩慢旋轉的姿態竟然毫無徵兆的加速旋轉起來,急速旋轉間,竟然帶起陣陣的呼嘯之聲。若不是在體內的話,定會引起韓軒的注意!但是此刻由於外界韓軒進入的那種玄妙的狀態自然是顧不的體內的種種變化。

突然某一刻,經絡之內本就枯竭了的魂靈,不知怎地竟然如小溪般悄無聲息的從細胞、骨骼甚至是任何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了緩緩流淌而出,積少成多,如條條怒龍奔騰著匯聚向心脈之中的那高速運轉的源靈之內!

(ps:雖然七步身體不適,但是今日更新依舊如期奉上!請各位大帝多多支持!如果覺得勉強還可以的話,七步就恬不知恥的求您手中一張珍貴的推薦票!票票是七步最大的動力!謝謝了!) 第二十六章水龍吟

一幕幕刻骨銘心的場景急速的湧現在眼前。此刻處於某種玄妙境界的韓軒無暇顧及由於接近極限而導致體內發生的種種變化。

就算是韓軒真的分出心神內視,也不會對自己體內的變化感到太大的驚訝。畢竟,韓軒也不知道這突然而來的變化究竟是因為什麼,思考無果之下定會歸結為潛能的爆發吧!殊不知,如若是熙老此時在場並能成功內視韓軒體內的話,定會震驚的合不攏下巴的!

凜厲霸道的風屬性魂靈之中夾雜著柔順溫雅的水屬性魂靈,這本就是一對矛盾對立的存在,更何況是讓這兩種不同的屬性恰如其分的共存一體,這些本身就超出常人的理解範圍了,然而不可思議的事情此刻竟然在韓軒體內上演,任誰都會驚訝的無言以對吧。

眾所周知,一個魂矢的屬性從降生到隕落可以說是一成不變的。不同的屬性,擁有著不同的修鍊方法,和相對應的功法、魂技,並且這些從一出生便被註定,最終伴隨一生。不僅影響著魂矢的衣食住行,更是魂矢戰鬥之中的法門和利器,運用得當的話,在屬性相剋的情況下,同級之中定無敵手,並且說能越級戰鬥也不為過。

當然,這是常理而言。而擁有玄異溶遁的韓軒卻不在此列之內。

上古書籍,載文言曰:「遁法其存,繽在其道。相生相剋,萬法皆同。屬性卦限,五行衍滅。溶融術數,吞靈逆天…」

而韓軒體內的這種種情況倒是和生澀難懂的古籍記載的溶盾進化之症極其吻合。也就是說當初熙老為保護韓軒心脈不受創傷而打入其體內的水屬性源靈,一絲一縷的外溢卻在悄然間被溶遁吸納。

有心栽花花不成,無心插柳柳成蔭。而這無意之舉,卻在韓軒達到某種極限的的時候成了溶遁進化的一個牽引線!牽一髮而動全身!正是這微不可察的牽引,卻在此刻猶如點燃了萬噸炸彈的導火索,使得韓軒的風之溶遁瞬間覺醒!

感受著體內充盈的力量,甚至此時的韓軒自己都感覺單單是憑藉自己肉身的力量,也能一擊震山破河、翻手焚琴煮鶴!

「吼」

一聲震徹虛空的清嘯從韓軒的口中發出。頗有豪情沖雲天,一嘯嘯蒼穹的氣勢!借著這清嘯之威,韓軒也從那種玄妙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看到另一個自己仍舊肆無忌憚的凝聚著磅礴的能量。出人意料的,韓軒微皺的眉頭此時竟然緩緩的舒展開來,一抹冷笑悄然浮現在臉龐之上!然後在另一個「韓軒」驚詫的目光之中輕輕地閉上了雙眼!

「老師,謝謝你…」

似是從剛才的狀態之中有所感悟,氣息逐漸恢復均勻的韓軒低低的呢喃道。

某一刻,靜若止水的韓軒周身的空間波動突然劇liè了起來,一層層漣漪急速的擴散開來,轉而帶起道道殘影的手印如捥花一般瘋狂的變換起來!

耀眼的熒光自手印之上逐漸蔓延至全身,只見韓軒渾身上下的皮膚之上都是籠罩著一層夾雜著淡藍色的紫色魂靈!而周身意外數十米範圍內的空間更加劇liè的抖動起來,仔細觀察的話定會發現,此時韓軒的睫毛上悄然的凝聚了些許濕氣並且逐漸有成滴之勢。

「呼!」

這虛空之內的所有的水屬性魂靈都突然躁動了起來。而這些平時存在空間之內的微量水汽此刻突兀的聚集起來,竟然隱隱有種海浪滔天的感覺。

幾息過後,肉眼可見的水汽化成一條條透明的水龍呼嘯著凝聚向韓軒所在的方向!奔涌磅礴的氣勢絲毫不亞於另一個「韓軒」所帶來的壓迫之感!一層薄薄的水幕在韓軒的身後逐漸變的凝實起來。看來,該到了定勝負的時刻了!

「雕蟲小技!在我的…斬擊之下,一切都是枉然!好好享受你所剩餘的為數不多的時光吧!哈哈哈!」由於兩方都在施展強悍的魂技,能量呼嘯之間,韓軒沒有聽清楚另一個自己所說的全部話語。不過,這依然改變不了,雙方都想徹底置對手於死地的決絕!

某一刻,呼嘯在另一個「韓軒」周身的能量波動突兀的消失而去,似是達到了飽和狀態。而那被他握在手中的精鋼長劍,此刻通體泛著懾人心魄的黑芒,沒有絲毫能量的外溢,一股股無形的空間波動從劍體之上嗡嗡而起。似乎在這黑芒之下,一切防禦都會被摧毀的蕩然無存一般。而另一個「韓軒」嘴角也在此時緩緩上揚,露出森白的牙齒,詭異的一笑,一抹冰冷的猙獰之聲從其略顯蒼白的口中一字一頓的發出:

「一招奪你命!受死吧!哈哈!」

話音剛落,只見另一個「韓軒」雙手緊握精鋼長劍,對著韓軒所在的方向奮力的揮砍而下,劍身所過之處,空間扭曲。一道丈許寬大的黑色劍芒如下山猛虎一般,帶著霸道凌烈的氣勢聲勢浩大的劈向韓軒!看沿途所過之處的空間,盡數被凌烈無匹的罡風吹襲的呈扭曲之狀!可想而知,就算是高轉的魂矢也要暫避鋒芒,更何況韓軒這麼一個剛剛晉入魂矢的修鍊者。

實在難以想象,如果被這樣凌厲的劍芒劈中,即使不死也脫層皮吧。而不死的後果就是永遠的告別修鍊一途,安安穩穩的做一個普通人類苟活一生!當然,這不會是韓軒所要的!對於肩負著眾多使命的韓軒而言,他的修鍊一途才剛剛開始,怎會在此止步!

所以,他要贏!贏!

就在黑色巨大的劍芒達到韓軒面前半公分時,被凌厲的罡風吹襲的獵獵作響的黑袍,突兀的安靜了下來。眼花繚亂的手印變幻也在此刻戛然而止。雖然臉龐的皮膚有種將要被生生割裂的疼痛之感,但此時的韓軒卻依然目光迥然的保持著手印的最後一式。嘴角微掀,另一個「韓軒」忽然看到一抹嘲諷的笑容掛上了後者的臉龐!

「水遁,水龍吟!」

聲音落下,一股絲毫不亞於凌厲劍芒的氣勢從韓軒體內滔天而起,轉瞬間便蓋過另一個「韓軒」所造之勢!而此時前者輕蔑的表情緩緩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凝重之色。

只見韓軒身後剛才還是一層薄薄的水幕,此刻竟然如同千丈水瀑,從九天之上毫無保留的傾泄而下。一條丈許龐大的淡藍色水龍逐漸的從龐大的水幕之中飛躍而起。一聲震徹穹宇的怒吼之後,連空間都出現了短暫的靜滯,而後帶著一條絢爛的淡藍色水尾,龍鬚舞動,張著巨大的龍嘴,咆哮著沖向近在咫尺的黑色劍芒!

「嘭!」

一黑一藍兩色不同的能量就這麼以最霸道的方式硬碰硬的對撞在一起!與此同時,一道震徹虛空的巨響突兀的在這寂靜的空間里隆隆而起!

兩股同樣磅礴的能量在隆隆的轟鳴聲中相互僵持,巨大的能量波動從兩股能量jiē觸的中心如颶風般席捲而出,沿途所過之處出空間扭曲程度之大,看的韓軒觸目驚心,要是被任何一道能量餘波捲入其中,恐怕都會落個重傷的下場。劇liè的能量呼嘯間,吹襲的兩個韓軒身上的袍服都是緊緊地貼著皮膚,即便有著魂靈膜的護體,可此刻卻仍舊感覺到有種割裂之痛。

預料中的摧枯拉朽的場景並未出現,在一開始的jiē觸時竟然有持平之勢,另一個「韓軒」的面色更加凝重了起來。由於韓軒距離jiē觸點最近,所以受到的能量衝擊也最大,巨大的水幕在龐大的劍芒劈砍之下,嘶嘶的化為一陣陣濃郁的水霧,繼而將韓軒的身形徹底的包裹在內,看不清楚此時他的情況!

「喝!」一聲低喝突兀的從水霧之中發出,只見,藍色水龍爆發出一陣耀眼的熒光,剛才還是勢均力敵的對轟,現在竟然緩緩的呈現壓倒之勢!

「吼!」

這種壓倒性的優勢並未出現多久,便使得戰鬥的勝負走向發生翻天覆地的轉折!幾息過後,在損失了大半的能量之後,淡藍色的水龍再次爆發一聲駭人的怒吼,只聽「嘭」的一聲,巨大的黑色劍芒終於在水龍的撕咬之下,砰然破碎,晶瑩的能量碎片隨著勁風逐漸飄散,最後化為虛無!於此同時,與劍芒有著最大關聯的另一個「韓軒」,手中精鋼長劍在一聲咔嚓聲響之後脆生生的斷裂而去,口中一聲悶哼,一絲血跡掛上嘴角,其臉色看起來更加蒼白,淡漠的眼眸首次爬上了駭然之色!

淡藍色的巨龍怒目而視將最終目標鎖定在不遠處因為剛才的重創而導致脫力的「韓軒」身上,一震龍尾,化作一道藍色光影瞬息便出現在另一個「韓軒」頭頂,龍威臨身,使得前者也微微躬身,體表不知不覺帶上了些許水珠!可見凝聚這水龍的水屬性魂靈的濃郁程度!

藍色水龍沒有絲毫停頓,帶著絢爛的龍尾,狠狠的撲向被龍威震懾的不能動彈絲毫的「韓軒」身上!

「轟」

一聲略比剛才堪弱的巨響再次在漆黑的虛空之中響起!巨大的水幕滔天而起竟然高達十幾米,水幕如層層疊疊的巨浪,奔騰著不斷拍打向另一個「韓軒」所在的地方,幾息過後,漫天的水霧才緩緩落下。

透過水幕隱約可見,一襲略顯凌亂的黑袍舞動,未曾沾染一絲水汽的衣袂在水霧消散的同時慢慢落下。那欣長的身影,倒是格外瀟洒!

「你輸了!」淡淡的聲音落下。

水霧消散,兩道幾乎一模一樣的年輕身影緩緩的出現在視線之內。只見兩道身影彼此背對,一把破爛的幾乎失去所有利刃的長劍正突兀的架在嘴角略帶一絲血跡手握斷劍的少年的脖頸之上錚錚作響!!!

(ps;感冒了,汗!雖然有些頭痛,但還是如期把更新奉上!感謝各位讀者對七步和九天的支持!只要大家有耐心,相信七步定會給大家呈現一個不一樣的巔峰修鍊之路的!!!最後求一聲收藏!九天qq讀者群:138510141,想了解九天和七步的,可以加下哦!) 第二十七章出關!【第一更】

「噗通!」

漆黑的虛空之內,兩道幾乎一模一樣的年輕身影彼此背對,某一刻,被破爛的長劍架在脖頸之上的黑袍少年所剩的體力再也無法支撐他的身形,故而身體一斜,噗通一聲單膝跪在了地上!

「沒想到,在施展了那一招之後,竟然還是輸了。呵呵,倒是我輕敵了。」太過自信而忽略了本身實力的另一個「韓軒」,在最後一刻竟然都沒有採取任何防禦措施,淡淡的瞥了一眼身後的韓軒,眼眸之中瀰漫的熱切和期望轉而代替了剛才的輕蔑冷漠。


「你很強,我…輸了!剛快成長起來吧,未來的某一天,你所肩負的可不是如今的你所能企及的!呵呵…」隨著淡淡哀怨的聲音逐漸的消散,另一個「韓軒」的身體在爆發了一陣刺眼的黑芒之後砰然破碎,散於虛空消。

「咳」

感應到另一個氣息徹底的消失了之後,韓軒緊繃的心弦終於踏實了下來。由於魂靈的透支過於強大,此刻韓軒的體內的虛弱之感迅速涌了上來!捂著胸口不斷喘著粗氣,一陣劇liè的乾咳,更加蒼白的臉色倒是讓韓軒對自己效法熙老的魂技所帶來的魂靈過度透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雙腿盤起,身形落下,長劍放於兩膝之上,擺出修鍊的手印,韓軒逐漸進入了恢復魂靈的狀態!待得渾身的酸痛之感稍稍緩和之時,小七低沉的聲音兀的又浮現了出來:

「這就是你的選擇嗎,小子?」

低頭看了看靜放在雙膝之上的那把幾乎快要報廢的長劍,韓軒緩緩搖頭輕嗯了一聲。唇角微掀,表情還是一如既往的決然!這可是第一把陪他度過生死的斬魂劍啊,對待一同作戰到最後贏得勝利的朋友,重情重義的韓軒怎會輕易放手!

「用順手了,別的倒不習慣!」撓了撓頭,韓軒風輕雲淡的說道。

「周圍那麼多名劍、奇劍、利劍無一不比你手中之物耀眼,為何不選?」小七緊緊的追問道。

「劍在我心,劍與我本就一魂一體。劍,在我的眼中無所謂殘損破舊之說。只要能與我並肩而戰,它就是寶貝…」一陣莫名的風吹過,輕撫殘破劍體手掌,緩緩停下,韓軒略顯凌亂的柔發隨風而舞,自始至終都是一張溫暖如春的笑臉,這世間又有什麼比這種毫無保留的信任更加純粹?

「呵呵,小子。恭喜你,過關了!看看你手中的劍吧!」

小七低沉的話音剛落,旋燭大陣之中的所有斬魂劍此刻忽然發出一陣奇異的劍鳴,像是朝拜一般,嗡嗡的顫抖了起來。宛如晶體的黑芒從各式各樣的長劍之上爆發,轉而黑芒衝天而起對著韓軒爆射而來。最終匯聚在韓軒頭頂半米之處,形成一道丈許左右的漆黑光柱,在爆發了一陣耀眼的黑芒之後,黑柱傾斜而下,把包括斬魂劍在內的韓軒籠罩在內,幾息過後緩緩消散。

「錚!劍心歸位!」

黑芒散去,視線清晰,露出被其籠罩之下的少年。只見此刻,少年一襲墨色入斂的大氅隨風舞動緩緩而落,右手一把黑芒四射的長劍劍尖斜指錚錚作響。 重生民國嬌小姐 ,未至千丈突兀內斂!而後各異長劍皆盡黯然失色,化為灰飛,湮滅於虛空之中!

神風出,萬物朝宗!聖亞斂,仙風道骨。

「果然是你!!!呵呵呵!!!得隴望蜀,不知滿足。這是這世間的弊病,並且毫無例外的根深蒂固於人心之中。殊不知,人在選擇之前,劍本身便已認主。而所握之劍,便是吾化之本體!而前幾任劍主經歷了種種考驗都如期通過,卻當與死神擦肩而過之時,才終有所悟,更有甚者從未發現吾身只存在。哎!這究竟是人類之愚蠢,還是吾身之悲哀啊?!」提起不知存在了多久的往事,小七低沉的聲音逐漸變緩,情到深處突然顫抖著如泣如訴起來。

「找尋萬年未曾尋的真正劍主啊!終於等到你了!小子,你有資格擁有吾身!!!來吧,緊握手中之劍,盡情的揮舞吧!斬斷所有還存在於這疲敝世間的羈絆,讓這個如行屍走肉的世界徹底凈化輪迴至最初應有的面貌吧!哈哈哈哈!我…七…,又回來了!」一聲震徹蒼穹的咆哮,帶著些許激動的嗚咽,從虛空深處隆隆而起。 盲少掠愛:律師老婆休想逃 、漆黑如墨的死寂之潭、萬千鉸鏈纏繞的人影,在爆發了一陣讓人側目的熒光之後,砰然破碎,碎片飄散如雪花紛飛,落至韓軒體表,詭異蠕動之間悄無聲息的融入韓軒心脈的那團靜若處子的源靈之內……

清晨的第一抹陽光,溫柔的灑下天地,穿過重重搖曳的擎天墨竹,輕撫在少年堅毅的臉龐之上。

「哎,已經第三天了,該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如果今天還未從大陣之中蘇醒過來,看來老夫得再次出手了!」一身灰色得體的袍子,一頭蒼白的髮絲,雙臂微垂,氣息穩健,仔細看去說話之人,赫然便是一直守護在天羅大陣之側的熙老,而此刻的熙老雙眸帶著血絲,略顯疲憊的精神倒是看得出,這三天以來,為了確保韓軒的安全,他是寸步不離的守護在一旁,可見韓軒在其心中的地位不可謂不重!

就在熙老滿臉焦急的走來走去時,天地之間的能量忽然不安了起來。只見,剛才還是艷陽日照的天色,此刻卻是忽然暗淡了起來,層層巨大的雷雲突兀的從天邊匯聚在竹林之上,電光閃爍、狂風大作甚是駭人!

青色的風旋由弱漸強,吹襲的竹林簌簌作響,一些小珠植物甚至有連根而起之勢!

「要出關了!怎麼整出這麼大動靜!這小子真是出人意料啊,呵呵。不過這天羅大陣凝天地之能量,陣法玄妙陣力磅礴。強行破陣,若是沒有施陣之人實力強橫,一個不慎便很容易被反噬…看著小子不安穩的勁兒,似乎實力又有所精進,我還是趕快撤去大陣…吧」劃到口邊,熙老本本就詫異於韓軒出關帶來的天地異象的表情瞬間凝固,略帶皺紋的堅毅面龐之上此刻全是震驚!

「嘭!」一道劇liè的能量爆炸之聲突兀的在這被狂風折磨的東倒西歪的竹林之中隆隆而起。巨烈的能量衝擊,以一種最震撼眼球的方式霸道的從大陣陣眼之中的韓軒體內呈環狀席捲而出。瞬息便jiē觸到天羅大陣的巨柱和光幕之上,毫無停滯的以一種摧枯拉朽之勢將其震成飛灰,塵土飛揚之間,一道黑色的欣長身影從滿目瘡痍的大陣之中衝天而起,掠至十數米高空,一道瀟洒的清嘯此刻豁然在這天地之間霸道而起:

「我,韓軒!出來了!哈哈哈!」

瞬步施展,半空之上一道模糊的殘影緩緩消散,只見一道黑色的欣長身影在熙老滿臉震驚之色下,不知不覺的閃現在後者面前,感受著被自己剛才沒有控制住衝動而釋放出的霸道氣勢造成的這讓人無語的一片狼藉之色,韓軒撓了撓頭,沖著後者擠出了一抹尷尬的笑容。

「咳咳,老師?」看到熙老還處在剛才的震驚之中沒有回過神來的迷茫表情,韓軒對這後者提醒道。

「嗯?哦…呵呵!你這小子!」逐漸回過神來,熙老不住的打量著面前一臉尷尬之色的少年,似乎這次出關少年身上少了一份年少的青澀,而更多了一種莫名的東西。雖然說不清這多出來的究竟是什麼,但是在熙老看來,也許這多出來的,正是韓軒將來成功登頂修鍊巔峰的鑰匙吧!能見證一隻羽翼漸豐的雛鳥,將來的某一天化鷹成隼,搏擊長空凌傲九天,想來都是一件令人熱血沸騰的事。即使是對於這把年紀的熙老而言也是如此!

「怎麼樣?」熙老關切的問道。

話音剛落,韓軒手微旋掌心向上攤開,腕部淺淺劍印一陣耀眼的熒光之後,錚!一把寬約四寸有許,長約一人之高的巨大雙刃劍,此刻正泛著懾人心魄的寒芒錚錚作響!雖然此劍賣相霸道,但是配上韓軒略顯削瘦的身形,倒是給人一種頗為不成比例之感。

「這便是我斬魂劍,小七!」雙眸眯成一個淺淺的弧度,韓軒得意的道。

「小七?呃…倒還真是和你們那不成比例的身材一樣啊,呵呵!」熙老被韓軒手中的斬魂劍再次震撼的愣了下來。片刻之後,倒是略感滑稽的白了一眼韓軒寵溺道。

但是滑稽歸滑稽,可此刻熙老的心裡卻並不像表面一樣靜如止水。而熙老洶湧澎湃的心境起伏的根源所在便是韓軒握在手中的那把與劍主身材不成比例巨大斬魂劍!

要知道,從授劍伊始到劍主呼喚本體劍魂覺醒,劍魂由靈魂狀態通過劍主的呼喚而具象化為斬魂劍,劍的初始形態始終是以一種玄妙的具象化方式來表現著劍主源靈與劍魂的強大與否!雖然這兩者之間的聯繫微乎其微,甚至到了可以忽略不計的地步。

但是此刻韓軒呈現在熙老面前的種種,使得熙老不得不相信這種微妙存在的聯繫!換言之,韓軒的源靈和劍魂已經強大到能普通形態的斬魂劍無法容納的地步了!所以韓軒手掌緊握之劍,就是韓軒實力和潛力的象徵!!!而這麼巨大的劍體,可想而知,劍魂從其源靈判斷得出的潛力值究竟是多麼無可比擬!!!

(ps:中秋了,大家有沒有和家人團聚啊?有沒有吃著香甜的月餅和家人一起翹首賞月呢?七步卻只能坐在電腦面前,和我們們的九天還有各位讀者共度中秋了!剛才朋友送來的月餅,真的才讓七步感覺到中秋佳節倍思親的真諦!中秋大放送,福利多多!不能送大家月餅,但今天保底兩更,還望各位大帝高抬貴手點擊收藏!七步拜謝!最後再道一聲中秋快樂!要開心的度過每一天哦!!!) 第二十八章實力精進【第二更】

在熙老的追問下,韓軒把在虛迷之境所發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講了一通之後,熙老的臉色更加震撼起來!

在韓軒倍感迷茫時,熙老也只能無奈的給前者講起了有關魂矢一族的戰鬥利器——斬魂劍的歷史!兩眼冒金星的韓軒在熙老滔滔不絕的講解中一直處於雲里霧裡的狀態,勉強理解其中一部分,韓軒得出的結論是:

所謂的尋劍考驗,實則是尋找劍心! 絕品透視狂醫 ,劍魂現化而成劍!

而沒有告訴韓軒所有實情的熙老卻震撼於韓軒口中所經歷的。畢竟,若是真如韓軒所言,那麼其所握之劍心實屬自動歸位!這將是,魂矢一族和斬魂劍共生以來的一個最不可思議的個案!用最史無前例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而在熙老口述的龐大的信息之中,韓軒另外了解到:劍主和斬魂劍,或者說是劍主源靈和劍魂的同步關係共分為四種境界。其一,也是最基本的一種境界——覺醒,正如韓軒現在的處境,能夠自如的使用斬魂劍。其二,呼喚。相比於第一重境界,劍魂的解放程度還有源靈與劍魂的同步程度達到一個相比而言較高的層次。這種層次,是劍主施展高階劍法魂技的基礎!其三,共鳴。據說達到這個層次的同步,斬魂劍便會再次虛化為劍魂,最終化為人形,並能與劍主並肩作戰!其四,也是同步的最高境界——人劍合一。如果說第一種境界是入門,第二種是登堂入室,第三種是大成,那麼第四種便毫無疑問的是——登峰造極!!!如果說達到了第一二重境界可以成為一方巨擘,那麼達到第三重境界的便可稱之為巔峰強者。而至於最後一重境界,似乎便一直存在於傳說之中了。畢竟到了那種至聖的層次,通天徹地似乎都是信手拈來之事,而普通境界的劃分便已然不可能適用了。

雖然韓軒對於那種登峰造極略感虛無飄渺,但是少年熱血心性的韓軒卻絕不認為那樣的境界是他所不能染指的。也許將來的某一天,我也會達到那樣的高度也未可知啊!呵呵!

使勁甩了甩頭,將不切實際的想法拋到腦後,似是突然想起了什麼,韓軒突然道:

「老師,我的風之溶遁好像有些變化!麻煩老師幫我看看,我的體內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如果是有悖於修鍊的情況那倒是有點不妙了!」

看著韓軒悻悻的樣子,熙老也是倍感無奈,溶遁畢竟對於閱歷豐富的熙老而言,也是畢生首次所見,曾經在翻閱過相關古籍記載的熙老也不敢打包票說自己對這神奇的溶遁百分之百的了解。

但是,按照韓軒所言,似乎在危機關頭前者所施展的水遁魂技,便與這神奇的溶遁有著莫大的關係也未可知!不然,對於僅僅看過熙老施展過一次不完整的「水龍吟」的韓軒而言,雖然並沒有將這種高階魂技的全部威力施展出來,但是效仿的如此完美,單單的用天賦異稟來解釋倒也真難以說得通。不然的話,任何人在韓軒面前施展過的任何一種魂技,不論屬性不論階別,苟能過目不忘的完美效仿的話,這樣的修鍊天賦就真的堪稱妖孽了!

點了點頭,熙老緩步走進韓軒,艱難的抬起顫巍不止的手臂,指尖輕點韓軒眉心,一股淡淡的微不可查的藍色魂靈順著熙老那被白色布條隨意包紮過的焦黑雙臂緩緩流淌進入韓軒的體內。

「嗡」

藍色的魂靈剛剛進入韓軒體內的脈絡,忽然一股狂暴的推力突然憑空出現,驅趕著那一縷渺小的藍色入侵者,隨後勁氣暴漲,只聽「嘭」的一聲,狂猛的勁氣從韓軒的眉心坡體而出,直接將離自己最近的熙老震出自身幾米開外。

「呼!這是?!」一抹駭然爬滿熙老的滿是褶皺的臉龐!身形後退間,腳掌狠狠的跺向地面以緩衝那股莫名的勁氣。踉踉蹌蹌的退後了幾步,終於將力道卸去的熙老緩緩站穩身形!

見到熙老被自己魂靈的劇liè排斥而震退,幾個快步躍至熙老身旁,小心的將其攙扶住。滿臉尷尬道:

「老師,您沒事吧?」

「咳咳,沒事沒事。」說實話熙老也沒想到,韓軒體內的魂靈排外的程度竟然如此之強,不過雖然時間不長,但熙老仍舊對韓軒體內的情況了解了大概七八分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