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符神主,這香水是江帆製造的。」易傲風望著司空無妄道。

司空無妄點了點頭,他知道這種香水氣味阻礙了符靈鳥追蹤氣味,「這個江帆太奸詐了!哼,他以為阻止了符靈鳥追蹤氣味就以為我抓不住他了!加派人手,對這片樹林展開地毯式搜索!」司空無妄冷哼道。

十幾分鐘后,來了一千多名護衛展開了地毯式搜索,江帆等人躲藏在那樹洞裡面,納甲土屍聞到那些護衛的氣味,急忙道:「主人,來了很多人啊!」

江帆立刻使用風之眼遙視樹林里,他看到了許多護衛在樹林里展開地毯式搜索,不禁皺眉道:「我靠,司空無妄派出一千多人展開地毯式搜索呢,我們躲在樹洞不安全了,必須繼續往樹林深處走了。」

「老大,天都黑了,我們躲在樹洞裡面他們找不到吧。」趙輝對著江帆道。

江帆搖頭道:「絕對不行,地毯式搜索很容易發現這個樹洞的,我們必須馬上走。」

「我贊同帆哥的意見,我們還是趕緊離開樹洞吧,要不然就被司空無妄的人發現了。」黃富點頭道。

江帆等人悄悄地出了樹洞,他們朝著樹林深處走,黑夜之中,樹林發出鳥的怪叫之色,江帆等人踩著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音。

江帆在最前面,他的身後是趙輝、黃富、納甲土屍,吳小雅在最後,她體力無法和江帆等人比,因此落在最後。

黑暗之中突然從地下深處伸出一隻毛隆隆的爪子,抓住了吳小雅的一隻腳,吳小雅嚇得尖叫起來。緊接著從地下冒出一隻黑色的怪物,那怪物渾身都是褐色的毛,外形如同猴子,八隻爪子。


江帆等人扭頭看到吳小雅被怪物抓住了,「呃,這是什麼怪物?」趙輝吃驚地道。

那怪獸抓住了吳小雅之後,迅速往地下鑽,吳小雅驚呼道:「救我啊!」她話音剛落整個人被怪物拉入地下去了。

「我靠,小雅被怪物抓走了!」江帆驚呼道,他還擔心剛才吳小雅的叫聲讓司空無妄聽到了,如果把司空無妄的人引來的就麻煩了。

果不其然,在樹林里搜索的護衛聽到了吳小雅的叫聲,「哦,前面好像有人叫呢,我們過去看看!」幾名護衛朝著江帆等人方向搜索。

「主人,有人朝著我們過來了!」納甲土屍急忙道。

「呃,老大,這裡有地洞呢,吳小雅被怪物拉入地洞了!」趙輝皺眉道。

江帆額頭有點冒汗了,吳小雅被怪物抓走了,司空無妄的人朝著這邊過來了,怎辦呢?如果救吳小雅的話,那些護衛肯定會發現眾人在這裡。不救吳小雅的話,那吳小雅恐怕有生命危險,說不定被怪物吃掉了。

來不及多想了,江帆當機立斷,「傻蛋,你和趙輝下地洞救吳小雅,我和小富去對付那些護衛,把他們引開。」江帆急忙道。

趙輝和納甲土屍點頭道:「好的,我們下地洞就吳小雅,你們要小心點。」

江帆對著黃富擺手,「小富,我們趕緊過去,那幾名護衛很快就來了!」江帆對著黃富道。

江帆已經看到一共是五名護衛朝著這邊搜索過來了,他和黃富埋伏在大樹背後,等到那五名護衛來臨。江帆和黃富兩人呈夾擊的方式埋伏的,片刻之後樹林里發出沙沙聲音,只見五條黑影,慢慢地走了過來。

江帆對著黃富伸出五指手指,然後縮回三隻手指,黃富點了點頭,他明白了江帆的意思,江帆告訴他一共來了五名護衛,江帆對付三人,黃富對付兩人。

黃富知道憑自己的符咒境界很難做到一擊必殺的,那只有使用近戰了,他悄悄地拿出了那把湛藍刀,刀沒有出鞘,靜靜地等待時機。

隨著地面上樹葉沙沙聲越來越近,只見五名護衛出現了,江帆對著黃富了做了一個出擊的手勢,江帆就像豹子似的竄了出去。

他使出了五行元素法則風風裂裂技能,樹林里一道青光一閃,三名護衛倒下了。於此同時,一道藍光一閃,兩名護衛的頭顱被黃富砍掉了,那兩名護衛倒下了。

五名護衛被江帆和黃富殺死了,沒有發出喊叫之聲,除了倒下的聲音外,幾乎沒有發出聲音。江帆和黃富對視一眼,兩人都笑了,他們彷彿回到人界的時候聯手對付敵人的情景。

江帆和黃富把五名護衛的屍體用樹葉掩蓋好之後后,江帆對著黃富做了一個撤退的手勢,兩人迅速離開。他們到了那個怪獸地洞地方,沒有看到納甲土屍和趙輝,江帆望著地洞,「呃,傻蛋、趙輝怎麼還沒出來呢?」江帆驚訝地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帆哥,要不我們下去看看?」黃富望著江帆道。

江帆擺手道:「我們不能下去,那些護衛還在搜索呢,傻蛋、趙輝他們可以擺平那怪物的,我們還是等等吧。」

江帆和黃富在地洞口等待,大約十幾分鐘后,地洞傳來聲音:「主人,我們回來了!」那聲音是納甲土屍的聲音。

只見納甲土屍、趙輝、吳小雅三人在地洞裡面呢,江帆和黃富露出喜悅之色,「你們趕緊出來吧?」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招手道。

片刻之後,趙輝、納甲土屍、吳小雅三人從地洞爬了出來,「小雅妹妹,你沒事吧?」江帆望著吳小雅道,吳小雅身上的衣服都被撕破了,渾身髒兮兮的,就像乞丐似的。

吳小雅臉微紅,搖頭道:「我沒事,只是蹭破點皮!」吳小雅的肩膀和手肘部位破皮了。

江帆望著納甲土屍和趙輝,「傻蛋,那個怪物殺死了沒有?」江帆問道。

納甲土屍搖頭道:「主人,那怪物扔下了小雅就逃走了,下面的地洞好大呢!」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哦,下面的地洞很大嗎?」江帆驚訝道,因為表面上看這地洞只有一米多,剛剛可以容下一個人。

沒等納甲土屍說話,趙輝搶著道:「老大,下面地洞很大呢,也很長,黑乎乎的,不知道通往什麼地方呢。」

「哦,這地洞竟然這麼大,難道是這怪物的巢穴?」江帆詫異地道。

吳小雅搖頭道:「這怪物叫地毛猴,它的洞穴很小的,下面的地洞應該不是它巢穴。」

江帆點了點頭,樹林里傳來沙沙的聲音,納甲土屍急忙道:「主人,那些護衛距離我們只有三百多米了!」

「呃,那我們趕緊走吧,要不然被那些護衛發現了。」趙輝急忙道。

望著黑乎乎地洞,江帆突然靈光一閃,「我們不如躲入地洞吧,然後用樹葉雜草把地洞遮掩起來,那些護衛很難發現地洞的。」江帆微笑道。

「老大這個主意不錯,地洞很深,我們不如躲入地洞之中。」趙輝點頭道。

「呃,不要躲到地洞去吧,我害怕碰到那個地毛猴呢!」吳小雅急忙搖頭道,她可是被地毛猴嚇壞了,要不是納甲土屍打跑了地毛猴,自己恐怕被地毛猴咬死了。

江帆笑了,「我們這麼多人害怕地毛猴,我們趕緊進地洞吧,那些護衛已經距離我們很近了。」江帆對著眾人擺手道。

「呃,江帆哥哥,萬一那些護衛發現這個地洞怎麼辦?那我們就被關在這地洞裡面出不來了!」吳小雅望著江帆皺眉道。

江帆迅速鑽入地洞,回頭對著吳小雅道:「你再猶豫的話,就被司空無妄的人發現了!」

吳小雅急忙鑽入地洞之中,緊接著趙輝、黃富、納甲土屍鑽入地洞之中,「傻蛋,你扯一些樹葉和雜草遮住洞口!」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他迅速扯樹葉和雜草遮擋洞口。

地洞不是很深,但是很長,斜著向下,江帆等人走了兩百多米,仍不見盡頭。地洞裡面有三米多寬,四米多高,洞壁是泥土,江帆十分驚訝。

「這樹林裡面為何有這種地洞呢?」江帆驚訝道。

「老大,這會不會是那個地毛猴挖的地洞啊?」趙輝猜測道。

江帆望著地洞壁,地洞壁泥土十分均勻,沒有挖掘的痕迹,倒像是天然的,搖頭道:「這地洞不是地毛猴挖掘的,好像是天然的地洞。」

黃富望著地洞,「帆哥,這真奇怪了,這樹林之中怎麼會有地洞呢?難道這附近有湖泊?」黃富詫異地道。

趙輝望著吳小雅,「小雅妹妹,你來過這裡么?這附近是不是有湖泊呢?」趙輝問道。

吳小雅搖頭道:「我可沒有來過這裡,這地洞怎麼來的我也不知道。」

就在江帆等人在說話的時候,那些護衛已經到了地洞口旁邊,其中一名護衛腳踩到地洞口,掉落下去。那幾名護衛發現了地洞,「哦,這裡有個地洞呢!」一名護衛驚訝道。

那名護衛從地洞里爬了出來,他們立刻把發現地洞的事情稟告司空無妄,因為司空無妄交代,發現任何異常必須稟告,否則處死。

司空無妄、虛天子、易傲風、蕭雲海等人立刻到了地洞口,司空無妄望著地洞口,對著那幾名發現地洞護衛道:「這地洞裡面很大嗎?」

「司空符神主,屬下剛才掉落地洞裡面了,地面裡面很大呢,大約有三米多寬,四米多高呢。」那麼掉落地洞的護衛稟告道。

司空無妄露出驚訝之色,「呃,這地洞竟然這麼大,那江帆等人會不會躲入地洞之中了?」司空無妄猜測道。

「司空符神主,江帆這麼狡猾,他肯定不會躲入地洞之中的,萬一被我們發現,他豈不是無路可逃了!」虛天子搖頭道,他不相信江帆會躲入地洞之中。

易傲風彎腰撿起地面上的草和樹葉,「這樹葉和雜草有人動過了,肯定是用來掩蓋地洞口的,我看江帆他們很可能躲入地洞之中了。」易傲風分析道。

閃婚厚愛:誤嫁天價老公 呃,江帆不會這麼傻,躲入這地洞之中了,你太多慮了吧!」虛天子搖頭道。

司空無妄望著虛天子和易傲風,他不知道誰分析正確,他也猜不透江帆會不會躲入地洞之中,因為他無法感覺到江帆的氣息。

「這裡沒有香水的氣味,我看還是用符靈鳥來判斷江帆是不是躲入了這地洞之中吧。」易傲風提議道。

司空無妄點頭道:「嗯,傲風這個主意不錯,就用符靈鳥來斷定吧。」

護衛拿來符靈鳥,符靈鳥進入地洞嗅著氣味,「哦,主人,這裡面有江帆的氣味!」符靈鳥急忙道。

司空無妄立刻哈哈大笑起來,「天助我也!沒想到江帆這傢伙躲入了這達到裡面了,這次他死定了!」司空無妄大笑道。

虛天子露出詫異之色,「江帆怎麼躲入這地洞裡面去了呢?難道這小子不知道地洞是死路一條么,看來這小子這次是完蛋了!」虛天子暗自道。

虛天子心裡十分矛盾,他又盼望抓住江帆,又盼望不要抓到江帆,因為江帆手裡有金色的鼎和《金鼎符籙》這兩件東西,如果被司空無妄抓住了,那這兩件東西就落到司空無妄手裡了。

虛天子當然不希望金色的鼎和《金鼎符籙》這兩件東西落到司空無妄手裡,那樣他再也沒有機會破解那裡面的奧秘了,就沒有機會凌駕於符神主之上了。

「你們進去搜索!看到江帆立刻稟告!」司空無妄對著身邊護衛擺手道。

那些護衛立刻進入地洞之中,隨後司空無妄、虛天子、易傲風、蕭雲海等人也進入地洞之中。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就在司空無妄、虛天子等人進入地洞的時候,納甲土屍聞到他們的氣味,急忙稟告江帆,「主人,司空無妄已經發現地洞,他們進來了!」納甲土屍急忙道。

「啊!完了,司空符神主來了,我們這次慘了!」吳小雅苦著臉道,她感覺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江帆一點都驚慌,沒想到司空無妄竟然發現了這個地洞,「我靠,司空無妄屬狗的啊!嗅覺真靈敏啊!竟然找到這裡來了!」江帆笑道。


吳小雅瞪著江帆,「你還有心思笑,司空符神主發現地洞,我們出不去了!這次我們是被關在地洞里了!」吳小雅苦著臉道。

「呵呵,小雅,你放心吧,司空無妄是抓不到我們的!」江帆笑呵呵地道。

吳小雅不解地望著江帆,「江帆哥哥,司空符神主怎麼抓不到我們啊?我們都無路可走了!」 我在異界當神壕

「嘿嘿,這條地洞很深的,前面還有很多分叉洞,我們隨便往其中一條地洞鑽,司空無妄是很難找到我們的。」江帆滿不在乎地道。

「江帆哥哥,你別忘記了,司空符神主手裡有符靈鳥呢,符靈鳥追蹤我們的氣味,我們往哪裡躲藏啊!」吳小雅望著江帆搖頭道。

「小雅妹妹,你就放心吧,司空無妄那老傢伙有符靈鳥也抓不到我們的,我們老大有很多辦法對付司空無妄的。」趙輝對著吳小雅笑道。

「好了,不要說了,司空無妄、虛天子他們距離我們只有兩百多米了,我們趕緊往地洞深處走吧。」江帆對著趙輝、黃富、吳小雅、納甲土屍揮手道。

江帆等人朝著地洞深處快速走了大約一百多米,背後出來了吱吱叫聲,那是符靈鳥的聲音,緊接著傳來司空無妄的聲音:「江帆,你小子這次是逃不掉了!」

「不好了,司空無妄追上來了,我們是逃不掉了!」吳小雅驚呼道,她露出驚慌之色。

江帆望著納甲土屍,「傻蛋,司空無妄他們距離我們多遠?」江帆問道。

「主人,司空無妄距離我們只有兩百多米了!」納甲土屍回答道。

江帆點了點頭,「看來我們只能進入符咒世界躲避了,要不然真的逃不出司空無妄的手掌心了。」江帆無奈地道,他沒想到司空無妄追蹤這麼緊。

黃富點頭道:「是的,帆哥,我們只能躲入你的符咒世界了。」

江帆一把抓住了吳小雅的胳膊,「小雅妹妹,你閉上眼睛,渾身放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江帆對著吳小雅悄聲地道。

吳小雅露出驚訝之色,「江帆哥哥,我們去什麼地方?」吳小雅不解地望著江帆,她心裡十分疑惑,在這地洞里還能去什麼地方?

「你不用管去什麼地方,你只要按照我的要求比賽眼睛,快點,要不然司空無妄來了,我們就走不了。」江帆對著吳小雅道。

吳小雅點頭道:「好吧,我聽你的。」她馬上閉上了眼睛,渾身放鬆。

隨著一道光一閃,江帆帶著趙輝、黃富、吳小雅、納甲土屍等人進入符咒世界之中。他們消失幾分鐘后,司空無妄、虛天子、易傲風、蕭雲海等人出現了,符靈鳥突然停下了。

「哦,氣味突然消失了!」符靈鳥吃驚地道。


「怎麼回事?符靈鳥又聞到香水了?」司空無妄吃驚地道,他對著空氣嗅著。

「江帆可定能使用什麼手段讓符靈鳥無法追蹤氣味了,我們繼續追趕,江帆肯定就在前面!」虛天子急忙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