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逞一時之勇容易,死也簡單,可活著卻異常的艱難,需要更大的勇氣。卑微屈膝並不可恥,可恥的是無謂的犧牲,是行屍走肉般麻木地活著!」

「這個謝老蔫,可真是不簡單啊!」殷雨柔長嘆一聲。

謝悟庸平時異常的低調,凡事都不爭不問,隱忍不發,蔫了吧唧的,但卻是個有大智慧的人,這一出手,便解開了台上宇化極和趙流霜二人面臨的死局。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就是下跪磕頭嘛,老子跪就是了!」

宇化極再也沒有心理負擔了,立馬跪了下來,結結實實地咳了三個響頭,把額頭都給磕腫了。

「凌宇,你給我等著!今日之辱,他日我宇化極必加倍償還!」

語罷,宇化極便從鬥武台上跳了下去。

趙流霜如法炮製,跪下磕了頭之後,撂下幾句狠話下了台。

袁俊華奸計落空,惡狠狠地看著謝悟庸,帶著他的人拂袖而去。

「結束了,結束了,散了吧。」

數萬圍觀學生如潮水般退去。 凌宇從鬥武台上下來,蕭玉靈三女立馬圍了上去。

「你沒受傷吧?」蕭玉靈拉著凌宇的手,俏臉之上滿是緊張之色。

「沒事。」凌宇笑道:「我早說過讓你們放心的,現在你們該相信我了吧。」

姚芊羽道:「凌宇,你可真夠傻的,幹嘛不宰了那兩個混蛋?這可是鬥武台,你殺了他們,誰也不能說什麼,只能怪他們實力不濟。」

「別,不要再樹敵了!他已經得罪了太多人了。」蕭玉靈道。

蘇青璇冷哼一聲,「虱子多了不癢,我倒是覺得芊羽的話很有道理。殺人立威,讓他們都怕了你,以後誰都不敢惹你。」

「對嘍,我就是這個意思。」姚芊羽笑道。

蕭玉靈美眸一瞪,怒視著這兩個損友,「你們兩個看熱鬧不嫌事大是吧!」

「凌宇!」

殷雨柔走了過來,面帶笑意,拍著手掌。

「今日一戰,真是漂亮!」

「有什麼話就直說吧?」凌宇突然嘿嘿壞笑起來,「對了,你是不是還欠我一個吻?」

殷雨柔一怔,道:「我可沒有答應跟你打那個賭!」

「那就說事吧。」凌宇道:「事先聲明,如果是招募我的話,那還是不要說了,我沒那個打算加入你們。」

殷雨柔就是要親自招募凌宇,她剛才打了很久的腹稿,誰知道凌宇一句話把她費盡心思想好的話術全部都給堵死了。

「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呢?」殷雨柔依舊是面帶笑容,但是臉上的笑容已經有些僵硬。

「你招募我,不過是讓我成為你的工具,讓我為你作戰,幫助巾幗武道社奪得武道會魁首,好讓你們擁有進入凌霄閣的機會,難道不是嗎?」

凌宇冷冷一笑,「我凌宇雖然人窮志短,可也絕不願意淪為他人利用的工具!想拿我當槍使,嘿嘿……小爺不高興!」

殷雨柔道:「凌宇,你錯了。這本是互利互惠之事。我承認,你的推斷並沒有錯,我是想藉助你的能力幫助我巾幗武道社奪得武道會魁首。不過奪魁之後,你也可以進入凌霄閣。凌霄閣中,各種武道絕學神通多如牛毛。咱們在裡面有三日的參悟時間,以你的天資,你將是最大的受益者!凌宇,你不是在為我戰鬥,而是為你自己在戰鬥!」

「餅畫的不錯,看上去味道應該挺好的。可惜我偏偏不愛吃餅,我愛吃的是……饅頭。」

說著,凌宇的目光便從殷雨柔的臉上緩緩下移,落在了她雪白衣衫下墳起的雙/峰上,喉結聳動,猛吞了幾口口水。

「混蛋!」

還未有人敢對她如此不敬,殷雨柔盛怒之下,甩手就是一個巴掌,卻被凌宇凌空攔截,抓住了她纖弱的手臂。

「大膽!」

巾幗武道社的仙女們紛紛拔出佩劍,把凌宇給圍了起來。

「想邀請我加入,不做點犧牲怎麼能行呢?」凌宇鬆開了殷雨柔的手臂,笑道:「你的誠意,我沒看到,不過我卻看到了你很有料。」

「你是不是想死?」

殷雨柔氣得嬌軀發抖,還從來沒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輕狂,如此調戲她。

「你捨得殺我么?」

凌宇哈哈一笑,邁步離去。

蕭玉靈三女跟在他的身後,一同離去。

「社長,要不要截住他?」紅雲上前問道。

「那小子太狂了,該殺!」

眾多巾幗武道社的成員都恨不得把凌宇給剁了。

「殺他?拿什麼殺?咱們有那個實力嗎?」

看著凌宇離去的背影,殷雨柔長嘆一聲,似乎無比的疲憊。

「回吧,回去。」

……

凌宇坐在姚芊羽的車上,正在閉目養神,誰知道姚芊羽猛地一腳剎車,把他驚醒。

「前面有人攔住了去路。」姚芊羽看著前面橫在路上的黑色勞斯萊斯幻影。

「誰啊?」

蕭玉靈道:「三大武道社不會那麼快就來尋仇吧?」

「不是他們。」

蘇青璇目視前方,看到前方那伙黑衣人的胸口都別著一個龍形的勳章,便猜到了他們的來歷。

「是龍家的人!」

「龍家?」蕭玉靈修眉緊鎖,「他們攔路幹什麼?凌宇,你什麼時候得罪了龍家?」

凌宇道:「沒有啊,難道他們是為陳劍濤報仇來的?」

蘇青璇道:「不知道,有這個可能吧。凌宇,你先別下車,我下去探探情況。」

「他們走過來了!」姚芊羽驚聲道。

話音未落,三名黑衣人已經走到了姚芊羽的車旁,為首的是個三十歲上下的男子,身材高大魁梧,黑色的西裝根本包裹不住他強健的體魄。

「你好,請問凌宇先生在嗎?」

那人恭恭敬敬,語氣十分溫和,對著坐在車內的姚芊羽鞠了一躬。

「什麼事?」姚芊羽放下車窗。

男子雙手呈上名片,面帶微笑地道:「在下龍青雲,這是我的名片。」

「龍青雲?」

凌宇沒聽說過這個名字,蕭玉靈她們三個可是早就知道有這個人的存在。

這個龍青雲是龍家安排在雲城市的代表,龍家在雲城市的大小事務,統統歸他管理。此人在龍家,雖非嫡系,不過能被如此重用,也算得上是一號人物。

「麻煩稍等。」姚芊羽關上了車窗,回頭看著坐在後排的凌宇。

「好小子,真有你的,連龍青雲都卑躬屈膝地來求見你。你知道他是誰嗎?就是我們三個的老子,想要見這龍青雲一面,也得跟他預約時間,還未必能見得著。」

蕭玉靈道:「前年臘月,我爸爸為了見他,在大雪裡等了足足三個小時,回來后就生了一場大病。」

「你爸爸到底還是見到他了,我老子可就慘了。大夏天的四十度的高溫,在外面站了半天,最後連龍青雲的影子都沒見到。」蘇青璇道。

「這人怎麼牛嗎?」凌宇驚詫地道。

姚芊羽道:「當然了,誰讓他背後是龍家呢。他是龍家派駐在雲城的一方諸侯,手握的權力極大,就連我們雲城三大家族也得看他臉色行事。」

「凌宇,你還是下車見一下他吧,我看他好像沒有什麼敵意。」蕭玉靈道。

姚芊羽和蘇青璇也紛紛附和,這三個女人難得有思想統一的時候。 「你們都很怕他?」

凌宇看著三女。

姚芊羽道:「話不能這麼說,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頭。我們家族忌憚的是他背後的強大的家族底蘊,如果去掉他後面的龍家,這人就是個混蛋,我對他沒有半分好感。」

「喲,似乎你和他之間有點故事啊?」凌宇笑道:「不妨說出來聽聽。」

「沒什麼好說的。」

一向豪放且無話不談的姚芊羽此刻都緘口不言,如此反常的舉動,更說明這個龍青雲和她之間有些什麼。

蘇青璇道:「芊羽,有什麼好怕的啊,不就是這個人調戲過你嘛。你想想那些被你調戲過的男生,心理是不是就會平衡許多啦。」

「那不一樣!」姚芊羽難得的嚴肅起來,「反正我很討厭這個人,但他既然來了,凌宇你還是早點下去和他見一面吧。」

「好。」

推開車門下了車,龍青雲趕緊走了過來,把凌宇請到路旁的棚子裡面。

棚子是臨時搭建的,不過卻一點也不將就。地上鋪著名貴的手工地毯,裡面擺著的幾樣傢具也都是非常名貴的黃花梨實木傢具。

棚子裡面,兩名膚白勝雪身材火辣身穿職業套裙的美女正站在桌子的兩旁烹茶。

「請坐!」

馬上便有一名美女為凌宇把椅子拉了出來。

「你有什麼事就直說吧。」凌宇一屁股坐了下來,端起面前的茶盞,一口乾了一杯。

龍青雲看著凌宇,心中暗笑,嘲笑凌宇是個土老帽。

這一兩價值超過上萬的茶葉,居然被他這麼牛飲,這和喝白開水有什麼區別。

「方才我在鬥武台看到了閣下的身手,令人驚嘆啊!」

龍青雲從懷中掏出一塊玉佩,玉佩上雕刻著一條張牙舞爪的青龍。

「凌宇,我現在代表龍家正式向你發出邀請,希望你能加入我龍家,為我龍家保駕護航!收下這塊玉佩,你便是我龍家的武者,從今往後,縱橫雲城,無人敢與你為敵!」

龍青雲小嘬了一口茶水,放下杯子,沉聲道:「雲城大學三大武道社那邊,我會派人去知會他們,告訴他們你已是我龍家的人,從今而後,他們決不再敢刁難你!」

「你說完了嗎?」凌宇問道。

「完了!」龍青雲把玉佩推到凌宇的面前。

有了龍家的這塊玉佩,便等於是穿上了一件堅不可破的鎧甲。 邪帝冷妻 從此以後,只要是在嶺西省這個範圍內,凌宇幾乎就是可以為所欲為,殺人放火,都無需擔心承擔責任。

龍青雲給他的這塊玉佩是青玉玉佩,龍家向家族麾下的武者頒發的玉佩一共有三種顏色,分別為白、青、黃三色。

這三種玉佩代表的是在龍家的地位,同時也是實力的象徵。

雲城大學的四大武道社每年都會有人得到進入龍家的機會,不過他們收到的玉佩頂多也就是白玉玉佩,絕大部分人卻連白玉玉佩都收不到,只能拿到一件胸口紋著龍家家族徽章的衣服。

凌宇在鬥武台上展現出的驚人實力讓龍青雲倍感驚訝,所以在鬥武台上的比斗還未結束之時,他便向龍家家主彙報了凌宇的情況,請求家主授予他向凌宇頒發青玉玉佩的權力。

龍家家主在仔細聽了龍青雲的彙報之後,這才答應龍青雲的請求。

事實上,龍家已經有十多年的時間沒有向外面的人頒發過青玉玉佩了,這些年他們家族的青玉玉佩頒發給的都是已經效忠於他們的武者,屬於內部晉陞。

上一個能讓他們直接拿出青玉玉佩的人還是雲城大學的傳奇人物古雲飛。

不過那一次,古雲飛委婉地拒絕了。 列國浮沉 他不願意成為某個大家族的武者,他希望能夠在商界有所作為,開創屬於自己的輝煌。

「好端端地給我一塊玉佩幹什麼?」凌宇看著面前唾手可得的玉佩,問出了一個零龍青雲哭笑不得的問題。

龍青雲這才意識到凌宇可能並不知曉他們家族的玉佩代表著什麼,便耐心地解釋了一番。

「也就是說,我要是收了你這塊玉佩,以後我就可以像螃蟹一樣橫著走了,是不是?」

將這塊青玉玉佩拿在手中把玩,觸手溫潤滑膩,凌宇忍不住贊道:「好玉,是塊好玉啊!」

龍青雲得意地道:「那是自然,我龍家頒發出去的玉佩,每一塊玉佩採用的都是藍田寶玉製作而成的,光是這玉佩本身的價值,便是個十分嚇人的數字。凌宇,現在這塊玉佩是你的了,擁有了它,強大的龍氏家族將成為你的靠山,你還會得到你想象不到的好處!還等什麼,收下吧!」

「我不要。」

凌宇把手裡的玉佩放了下來,站起身來。

「我爺爺說過,這天底下從來沒有免費的午餐。我得到的越多,代表我要付出的也就越多。抱歉,告辭了。」

「站住!」

凌宇剛要走,龍青雲突然拍著桌子站了起來。

「沒有人可以這麼侮辱龍家!小子,在你面前的可是我磨破嘴皮子向家主求來的青玉玉佩,對你而言,這是你至高無上的榮光!今日你若收下這塊玉佩,咱們你好我好大家好。你若不收,哼,便是羞辱龍氏家族,後果只有……死路一條!」

龍青雲雙拳緊握,拳頭按在桌子上,額上的青筋暴起。他萬萬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拒絕了他的招募。

能夠進入龍家,為龍家效力,那是很多武者夢寐以求的事情。龍青雲給了凌宇足夠的尊敬,換來的卻是凌宇的拒絕。

他真的怒了!

「死路一條嗎?」

凌宇哈哈一笑,「這幾天這樣的話我不知道聽了多少遍,早已經麻木了。龍青雲,實話實說,我不喜歡你!你太自以為是了,想讓所有人都圍著你轉嗎?你龍家再牛X,也跟我無關,別想命令老子幹什麼!你以為你是誰?天王老子嗎?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好、好!」

龍青雲氣得面色發白,一種很不正常的慘白。

「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離開這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