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你感覺錯了吧,教室里這麼多人,你怎麼知道他在看我?」

蕭易的心中微微有些發虛地道。

「也是。」

秦文東想了一下,覺得也對,也許真是自己感覺錯了,最近自己被蕭易震憾的太多了,因此,老覺得蕭易太厲害了,所以,想當然的覺得別人也會把蕭易當成焦點,什麼事都往他的身上想了。

一旁的孔國明的眼裡,卻是露出了一絲沉思的神色。

剛才北晨風的那一個目光,秦文東都感覺到了,他自然也感覺到了。

作為學生會的主席,他還是會比一般的學生,多聽到一些風聲和消息的,他早就聽說,蕭易回到學校,是走了北晨風老師的關係。

現在看來,這個消息,未必是空穴來風啊。

北晨風的講課,一如他之前的風格,簡潔,明了,沒有任何的多餘的廢話,從第一句話之後,馬上便開始進入了正題。

在講課的過程之中,他也完全沒有任何的賣弄,沒有任何的玩笑話之類的,只是認真的講述課程的內容,講解書本上的理論,儘可能的把他所知道的關於這一門科的知識,傳授給這些學生。

對於一些老師而言,也許,看到教室里這麼多的學生來聽課,這麼多人捧場,就容易人來瘋,容易有些得意什麼的,或者就會賣弄一下,顯示一下自己的學識淵博,談吐風趣之類的,但是北晨風卻是不會的。

對於北晨風而言,越多的人來聽他的課,意味著的,是他的肩上的擔子更重,身上的使命更強。

每一個坐在教室里的這些學生,都是未來的希望,在他看來,他們的時間,都是非常寶貴的,他們特意跑過來聽他的講課,他就要儘可能的在課堂上,把更多的內容,傳授給他們。

今天講的,是逼近理論。

這是一個對於很多的學生而言,都非常的頭疼的理論,非常的艱澀難懂,就算是蕭易這樣,天賦悟性卓絕的算是妖孽級的天才,當初在看書的時候,都很是花了一些腦筋,才摸清其中的一些門道。

這樣的晦澀難明的理論,對於學生而言非常頭疼,對於老師而言,其實也是非常頭疼的,但是北晨風卻去通過他自己對於這一門科目的深刻而透徹的理解,將其以一種很簡單的語言,講了出來。

除了一些實在基礎非常差的學生之外,幾乎大多數的學生,都聽得津津有味,而且,每一個人,在聽完之後,都感覺大有收穫,對於這個理論,似乎有了不同程度的理解和掌握。

蕭易也同樣聽得津津有味,感覺受益菲淺。

心中覺得,來聽這一堂課,是非常明智的選擇。

雖然北晨風講的大多數,其實他都在之前便已經有了一定的理解的了,但是在聽北晨風的講述的過程中,他卻感覺對於其中的一些東西,又有了新的更深刻的理解,而且,在北晨風偶爾的比較深入的話語之中,他還感覺領悟到了一些以前所沒有的全新的東西。

「下面這一個題,大家結合今天講的內容,思考一下。」

在深入淺出的講完一堂課的內容,一堂課就要結尾的時候,北晨風轉過頭,刷刷的在寫黑板上,寫下了一道題目。

聽到北晨風的話語,所有人的目光,頓時全都盯著黑板上的題目看了起來,每一個人的眼裡,都露出了一種躍躍欲試的神色。

要是其他老師的課的話,也許這些學生們,還不會像這麼興奮和激動。

一來,其他的老師,像這樣出題目,讓學生來思考,回答,都是很常有的事情,見慣了,也就習慣了,但是北晨風老師,可是很少這樣出題目的,甚至以前都沒聽過他出題目,因而,大家都感到比較激動和興奮。

二來,北晨風老師的名氣,也不是一般的老師可以比擬的,每一個學生,都希望能夠在他的面前表現一下。

「這個題目,是比較綜合的,有一定的難度,大家想不出來,也不要緊,等一下會詳細的講解,基礎比較好,學得比較紮實的同學,可以多動動腦筋,看一下能不能找到一點思路。」

在寫完題目之後,轉過頭望著下面學生的北晨風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加上了一句。

北晨風說上這一句的意思,是想讓下面那些基礎比較差的學生們,在想不出來的時候,不要感到挫折,感到失敗,想要表達他並沒有強求大家答出來,答不出來,他也不會責怪的意思。

但是他的話音一落,下面的那些學生們,一個個眼神更加的亮了起來。

他的話語,安慰的效果沒有得到太大的表現,倒是激勵的效果無比明顯,一下子便激起了下面的那些學生們的好勝之心。

坐在教室里的這些學生們,個個都是天之驕子,又有哪一個,會承認自己比別人差的?

每一個人,都在使勁的盯著題目,使勁的開動著自己的腦筋,想要把這道題答出來,好在北晨風老師以及這麼多的同學的面前好好的表現一下。 (今日第二更……求月票!後面還有!還有不止一章!月票越多更得越多!上不封頂!)

————————————

特別是那些平時學習成績,本就比較好的學生,更是腦子飛快的運轉開來,想要儘快的答上來,然後儘快的表現。

北晨風老師都說了比較難的題目,說了只有學習成績比較好的學生才能答出來的題目,要是答上來的話,那將會是怎麼樣的一種榮耀?想想都感覺激動呢。

搞不好,還可能會被北晨風老師注意到,得到他的欣賞和青睞呢!

北晨風老師可是碩士生導師,是有直接招生的權利的。

他們現在已經大三了,馬上再過半年,就到了保研季,考研季了。

以北晨老師的知名度,若能夠成為北晨老師的碩究生的話,那絕對是前途無量的……

這麼好的一個機會,無論如何,一定是要好好把握的。

秦文東和孔國明等人,也全都咬起了筆頭,使勁的思考了起來,他們自然也不甘於服輸,特別是本來學習成績就不錯,對於自己的智商,一向都比較自信的孔國明,更是心裡還是帶著比較高的期待值的。

辣手兵王 然而,可惜的是,這些學生們,大多數,都還是不太了解北晨風。

北晨風和他們以往碰到的其他大多數的老師都是不一樣的,其他的老師,說題目有些難度的時候,可能只是一個激勵的手段。其實題目是並不算太難的,教室里很多的學生,都是可以答出來,或者想到思路的,但是北晨風說題目比較難。那就真的是比較難。

而且,他的這個比較難,是針對在他看來,比較有天賦的頂尖學生而言的。

至於天賦一般,基礎一般的學生,那就是難若登天!

而北晨風的眼裡。天賦高的標準……這一點,或許他帶的那些碩士研究生和博士生,可以告訴他們一個答案。

反正,這麼多年,他從全國各地各大名校招收的那些可以稱之為精英中的精英的研究生中。符合他認為天賦頂尖的標準的,只有不到一隻手之數。

坐在這裡的這些學生們,能夠考上z大,有一些甚至在大學的學習當中,一直都成績非常的優秀,他們自然都是很不錯的,但是和北晨風招過來的研究生比起來……卻無疑還是要差一些,更不可能達得到他的天賦頂尖的標準。

因此。儘管每一個人,都在絞盡腦法,費盡心思的思考。但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整個教室,卻依然還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將題目解答出來。

甚至連思路,都找不到。

很多人終於開始氣餒,開始放棄了。

只剩下了幾個真的平時學習成績,極為拔尖。對於學習,對於自己。比較自信,而且性格比較堅恝。意志比較堅定,比較頑強,不甘服輸的人,還在努力的絞盡腦汁思考著。

如蕭易班上的孔國明,汪曉軍……

而他們,此刻也完全忘了一開始的時候,那些激動著想要在北晨風的面前表現的想法,以及生怕別人比自己提前答出來,想要儘快的答出來的想法了,而只是單純的鑽進了這道題目,鑽進了思路之中。

以這些人的堅恝的意志和聰慧的大腦,也許,給他們足夠的時間,在他們堅持不懈的思考之下,真的會想出來答案也不一定……

但是北晨風顯然不可能一直讓他們思考下去,一堂課的時間,畢竟是相當有限的。

而且,在他看來,這麼長時間,沒有答出來,已經out了,已經能夠說明天賦是什麼級別,足夠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了。

數學,是需要一定的天賦的。

這種天賦,是思維的發散,是那種在面對問題的時候,自然而然的條件反射的發散,是那種突破繁複的重重的問題表象,直透問題本質的敏感的直覺。

尤其是想要在數學方面進行更深的鑽研,想在數學的某個領域,取得一些成就,那更是必須要有一定的天賦的。

勤能補拙,這句話,對於其他的很多科目,也許是對的,對於基礎數學的教育,也是對的,在小學階段,在中學階段,甚至在本科階段,都完全可以以勤補拙,可以通過努力的多做練習,通過題海戰術,將數學這一門科目的成績,提到比較滿意的分數線上,這是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的。

但若是沒有一定的天賦的話,北晨風是絕對不贊同他們繼續去深造數學的,因為他覺得完全沒有必要,完全是浪費時間和光陰。

對於在社會上生存,甚至從事有一定的技術含量的所謂的高科技工作,本科程度的數學教育,已經足夠了。

他出的這道題,考察的,就是這種天賦。

「時間差不多了,有同學回答出來了嗎?」

北晨風的目光,掃視了一下下面的學生。

聽到北晨風的聲音,那些學生們,終於臉上帶著一絲不甘的停下了思考。

他們的目光,抬了起來,掃視著周圍他們所能看到的,比較熟悉的那些人,見他們也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答出來,一個個的臉上,都露出了一個鬆了口氣的神色。

雖然我沒有答上,但是他們也沒答出來。

說明這個題真的很難,說明我也並不他們差。

這就是他們心中的想法,這就是他們的自我安慰。

見下面完全沒有人回答,北晨風又繼續放輕了一些要求,「或者,只是找到了思路,也可以舉手,站起來,說一下你的思路。」

「老師。我已經找到了一點思路。」

這一次,終於有人舉手了,坐在教室前面的一個戴著厚厚的眼睛,看起來有些清瘦,顯得斯斯文文的男生站了起來。臉上神情,略顯有些激動的望向了北晨風。

「是汪曉軍!」

教室里有人認出了汪曉軍,嘴裡發出了一聲驚呼。

作為連續三年的獎學金得主,汪曉軍在數學院的知名度,還是相當高的。

「是汪曉軍這個變態。」

秦文東等人也認出了汪曉軍,目光之中。露出了一絲期待的神色,「不知道他的思路怎麼樣,是不是對的。」。

雖然他們和汪曉軍基本上都沒有什麼太大的交集,甚至都不太喜歡汪曉軍,因為他太孤傲太拽了。但是不管怎麼樣,他們和汪曉軍都是一個班的。

他們的心中,還是希望汪曉軍能答出來。

蕭易也認出了這個汪曉軍。

當初班會課的時候,這個汪曉軍,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是一個很孤傲的角色,當時毫不掩飾地便向他表示了不屑,就連班主任都對他沒有什麼辦法。

不過他倒是不太在乎這個,更不會因為這個。而對這個傢伙有什麼偏見和意見什麼的,他的目光,望著這個傢伙。心中還是挺期待的。

恃才傲物,唯恃才,方能傲物,通常孤傲到他這種程度的傢伙,都是很有些才的,所以他很想聽聽。他會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思路和答案。

「說來聽聽。」

北晨風的目光,望著前面的汪曉軍。臉上沒有任何的神情,只是平靜地道。

「是這樣的。我認為這個涵數a………」

在北晨風的目光注視之中,汪曉軍開始講述了起來,雖然,他明顯有些緊張,好幾次說話都有些混亂了,但是基本上,還是把他的思路,講了出來。

不得不說,這個汪曉軍,確實還是有些才華的。

他的這個思路,還是相當有想法的。

隨著他的講述,教室里好多原本正在撓首揪耳,百思不得其解,一直完全找不到門道的學生,都很快便被他的講述吸引住了,感覺有一種茅塞頓開,豁然開朗的感覺,覺得一下子找到了思路。

蕭易也一直都在認真的聽著,但是讓蕭易感到有些遺憾和失望的是,這個想法和思路,和他所期待的,實在是有比較大的差距。

這個思路,並不是他想要聽到的有建設性的思路,而且,在聽他講述的時候,他便知道,這個思路,其實是有些偏掉了,如果按這個思路解下去的話,這個題是解不出來答案的。

北晨風的眼底,也閃過了一絲失望,這個汪曉軍的思路,實在距離他所期望聽到的,相差甚遠,但是他的臉上,卻還是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口中對汪曉軍表揚了一番,「很不錯,有這個思路,相當難得。」

「牛叉啊,居然得到了北晨風老師的誇讚,學霸果然是學霸!」

「看來,他的這個思路,是對了!汪曉軍就是汪曉軍,確實不愧是超級學霸!」

「…………」

聽著北晨風的話語,下面的學生們,頓時悉悉索索的低聲議論了起來,一個個學生,看向汪曉軍的目光之中,都寫滿了或羨慕,或敬仰,或崇拜的神色。

汪曉軍的眉宇之間,也露出了一絲傲然之色。

能夠得到北晨風老師的肯定,他的心中,也非常的得意,特別是眼下這樣的情況下,在全班同學,沒有一個人能夠答得上問題的情況下,只有他一個人,站起來回答了這個問題,教室里幾乎所有的學生,目光都聚焦在他的身上。

這種感覺,是他最享受的。

不過,面對著對面的北晨風老師,他還是不敢有絲毫的逾越,臉上保持著禮貌地向北晨風微微躬了一身,說了一聲「謝謝老師。」,這才坐了下來。 (第三更……繼續要月票!後面……只要還有月票,就還有更新!)

——————————

北晨風微微點了點頭,便繼續把目光,掃向教室里,「還有其他的同學,有不同的看法和思路的嗎?」

但是這一次,並沒有人站起來。

有幾個學習成績也和汪曉軍相左不多的學霸級學生,心中想到的想法,也是和汪曉軍差不多的,但是剛才他們對自己的想法並不太自信,加上也確實沒有想得汪曉軍那麼成熟,因而並沒有敢站起來,現在汪曉軍剛才已經先站起來說了,他們也不可能再站起來了。

感覺到教室里的寂靜無聲,已經坐下來的汪曉軍的心中,越發的得意了,眼角之間的傲意和得色,也越發的濃郁了。

這麼難的題,在這個班上,除了他汪曉軍之外,又怎麼可能還有人能夠想到思路呢?

他覺得北晨風老師問這個問題,實在問得太多餘了。

看著站在講台上,目光掃視著下面學生的北晨風,蕭易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猶豫的神色。

對於這一道題,他是有自己的思路和想法的。

在剛才北晨風把題目放出來,大家都在思考的時候,他也同樣開始了思考,只是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是,他是單純的被那道題吸引住了,單純地覺得那道題很不簡單,很有意思,想要找出答案來。

在北晨風向眾人發問之前,他便想明白了這個題的關竅處。找到了一個思路和解答,但是他總覺得這個題。還有其他的思路,在汪曉軍站起來的時候。他本是想看一下,汪曉軍會不會有第二種思路的,結果誰知道卻只是給出了一個偏離的思路,這個思路,還是他之前已經想過的。

而除了汪曉軍之外,教室里的其他人,竟然都沒有思路,這多少讓蕭易感到有些意外。

在他看來,這道題確實是有一定的難度。具有一定的靈活性,但是真的還不至於難到沒有人答得出來的這種程度。

題目所考核的知識,也並沒有偏離這一門科目,還是單純的在這一門科目上作文章,還不如之前那一次,另外一個老師出的那道題,那是真正的跨科目的綜合題。

但是不管怎麼樣,現在事實就是這樣,沒有人站起來回答。

這讓蕭易感到了為難。

他實在並不想站起來回答問題。經歷過之前那一次,他很清楚,這個時候,站出來回答問題。肯定又將會大出風頭,引人矚目,給他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而他是很不喜歡出這種風頭,招這種麻煩的。

但是北晨風在講台上喊。等著人響應……

「既然沒有人有其他的思路,那麼。蕭易,你呢?」

而就在蕭易還在猶豫的時候,教室里,北晨風的聲音,響了起來。

「啊?蕭易?」

「誰是蕭易?」

「蕭易是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