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這隻貓笑了,就是笑的有點恐怖,像夜梟一樣,聽得人起雞皮疙瘩。

「我年輕人頂天立地……哼!拜拜!」袁小川氣勢高昂地揚長而去,瀟灑的一塌糊塗。

卻不知背後那隻滲人的貓一直尾隨着他,似乎有些不懷好意。

回到家的小川,去廁所吐了一次,人更加難受了,掙扎著喝了一杯水,衣服只來得及脫掉褲子,就稀里糊塗爬到床上睡著了,鼾聲如雷……

靠床的那面窗戶上,不知何時,蹲了一隻大黑貓,兩隻銅鈴大小的眼睛炯炯有神地在外面盯着小川。

「老夫好不容易來人間走一趟,想不到碰上這麼個小混蛋,真是讓老夫好氣啊!」

「不行,這口氣不出,老夫的千年道行恐怕都要受到影響,道心都難以安靜下來,好吧,讓老夫想想怎麼懲罰你。」

「你罪不至死,所以我不會要你的命,不過你滿口噴糞,又不尊老愛幼,尤其是你作為貓奴身份的人類,竟然對我喵星人一族不知愛護,老夫要罰你變成一隻貓,讓你體會成為一隻貓的感受。聽你剛才口氣,又觀你夢境,知道你混得很不如意,還失去了所愛之人,應該對這個世界沒有多少牽掛了,既然如此,那就讓老夫送你啟程,去一個全新的世界。除非你哪一天得到了我老人家的原諒,否則你將一直作為一隻貓活下去,hiahiahia……」黑貓的雙眼光芒越來越強烈,如同燈泡一樣,那光芒範圍不斷擴大,最後穿透窗戶,進入房間,將熟睡中的袁小川完全吞沒了進去……

======一個全新的世界========

早晨,鳥語花香,空氣清新,沒有手機的鬧鈴,沒有喧鬧的小區氣息,竟然連裝修的聲音也沒有了,真是豈有此理。

小川睡飽了,於是「它」起床了……

習慣性地伸手拿手機,卻發現今天自己的「手」似乎有些短,而且胖了,嗯……好像長毛了……

沒有摸到手機,也不是在柔軟的床墊上,看過去也不是自己家的窗戶,是一片花草繁茂的草地,不遠處還有一條明凈流淌的小河……

「做夢?那我再睡會……」小川覺得自己應該還沒有夢醒,於是又躺了下去,草地很柔軟,挺舒服的,就是總覺得身體有些不得勁,說不出什麼感覺,就是老覺得自己好像躺不平的樣子。

雙腿似乎老是會翹起來,屁股下面似乎有什麼部位被壓倒了,讓他覺得很癢。

又睡了十分鐘,他覺得自己應該「醒了」,可是出現在眼前的景象沒有變化,還是草地、花朵、小河……

「哈……喵……」打了個哈欠,居然聽到了貓叫聲,他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卻發現自己的手真的是變成了毛茸茸的……嗯?爪子?

這下子,小川急了,連忙坐起來,發現自己果然有兩條毛茸茸的「腿」,中間還有一條尾巴,從毛色上來看,是橘色。

肚子胖胖的,軟軟的,按一下還會彈起來,手感很好。肚皮毛是白色的軟毛,再往下撥開一看,還能看到DD,只是小川覺得自己為什麼不像人了?

他試圖站起來,可是沒有成功,他「趴」在了地上了,四肢着地,這個視角讓他感覺很不舒服,有種變小了的感覺。

抬起自己的右邊的手,翻轉來看,發現果然有紅色的肉墊,貓爪的樣子。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小川要瘋了,怎麼自己突然變成一隻貓了,這也太神話了,昨天自己還好好的,雖然被女友甩了,工作生活都不如意,但他沒想過放棄做人的打算,怎麼突然就變成一隻貓了?

「我不相信……」小川抱着最後的倔強,一步步走向小河岸邊,他要「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到底成了什麼樣。

四隻走路不適應啊,遠沒有兩條腿走路穩當,好幾次因為四肢不協調,走着走着就趴下了。

好歹,他總算是走到了河岸邊,脖子探出,伸著大腦袋看向平靜的河面。

河面上倒映着一張貓臉,大橘為重的臉,胖乎乎的,有些憨,如果不是眼神太像一個人的話,那這張貓臉其實……其實還挺可愛……挺好看的。

「玩我的吧?」小川仰天一聲咆哮卻只是發出了一聲「喵嗚」的聲音。

震驚……傷心……不相信……不接受……咆哮……憤怒……轉圈圈……撕咬花草……又朝小河撒了泡尿……可惜,他還是一隻貓,並沒有恢復人身。

「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某個時候,他終於想起來自己可能為什麼會變成一隻貓了,昨晚那隻像人的老傢伙一樣的怪貓,難道是神仙?不,是妖魔,難道……難道真是他?

小川哭了,傷心委屈地側躺在草地上,流着眼淚,一邊傷心地哭,一邊張嘴撕咬着花草……

從早晨開始,到夕陽時分,袁小川終於明白了一件事,他似乎是應該是基本是變不回去了,現在的他只能是一隻有些胖的橘貓。

「咕咕……」肚子早就餓了,餓個屁呀,小川忍不住罵道,他巴不得餓死算了。

搞不好餓死了,也許自己又可以穿越回去,重新恢復人的身份。

他試圖抗爭,試圖餓死自己,但是生存的本能擊敗了他,讓他不得不用體內為數不多的體力去尋找食物,只要能吃的東西,哪怕是蟲子他也不在乎了。

他去河裏抓魚,發現似乎自己內心裏天生排斥水,難道是因為自己變成貓的原因?而且,他發現河裏的魚都很囂張,看到它將爪子伸進水裏,居然還敢簇擁著上來咬他,甚至還想將他拖下水去,難道它們也想把自己當成食物?

捕魚失敗的小川,只好轉而求其次,找找看,草地上有什麼吃的,沒有,似乎是沒有,花草吃下去沒多久就吐出來了,上面還纏着一些絨毛,這似乎也是貓的特性。

蟲子倒是挺多的,但是讓他真的吃下去,他真是做不到,那太可怕了,超過四隻腳的物種他都覺得可怕,更何況讓他吃下去。

餓的前胸貼後背的小川,不知不覺走出了草地和樹林的範圍,來到了一條道路上,這路似乎很low,就像是隨便踩出來的路,而且還有些荒蕪,道路中間不時有雜草,難道無人維護的嗎?

噠噠噠……

馬蹄聲響起的時候,小川已經是餓得眼冒金星了,他實在走不動了,於是他看到了一輛馬車飛馳而來,而他現在卻沒有力氣逃離了。

「唉……也許這次生命結束了,真的可以穿越回去……」小川也不想動彈了,他到現在都接受不了自己被捉弄的命運,就像現實中,他也難以接受自己失意的狀態,生活、工作和感情,都是一團糟,讓他很受傷,小川慢慢閉上了眼睛。

魚……

小川好像聽到有人喊「魚」的聲音,然後馬車似乎在自己面前停下了,然後有男人說話的聲音,惱怒至極,然後他似乎又聽到了這個男人在跟馬車上的一個女孩在解釋什麼,語言聽不太懂,似乎帶着中國語言的特色卻又覺得完全不知道是哪裏的方言。

最後,小川耳邊聽到一聲女孩子的驚呼,然後身子一輕,被人抱了起來,抱在了懷裏,還拿臉蹭他,顯得很歡呼雀躍的樣子,可是小川太餓了,迷迷糊糊又睡了過去。

。 「媽,他是我的孩子。」齊墨川不知何時走了過來,此時,已經到了幾個人的面前,語氣篤定的告訴江菁雯,厲天昊就是他的。

蘇小荷慌亂的心神因他這一句,悄然安寧下來。

齊墨川,她何德何能讓他對她這樣好。

悄悄的看着他,心底是無比的滿足,不管他是不是真心愛她,有他這樣對她,她一點也不後悔愛上他嫁給他。

「那就是他們騙我了,瞧瞧,昊昊長的真象你,跟小時候的你一模一樣。」江菁雯興奮的乾脆抱起了厲天昊,「墨晨的孩子也快出生了,瞧瞧,我都當奶奶了,來,再叫一聲奶奶,真好聽。」

「漂亮奶奶。」厲天昊小嘴甜甜的,也許是骨子裏的血緣關係擺在那裏,小傢伙不討厭江菁雯。

他一點也不知道江菁雯對蘇小荷的不好,只是憑感覺認定了這是爹地的媽咪,那就是他的親人。

「真好,真好。」江菁雯聽到這一聲聲的漂亮奶奶,一張雍容華貴的臉上全都是激動,很興奮,然後抱着厲天昊看向齊墨川,「墨川,你早該帶他來見我。」

齊墨川伸手一抱,便將厲天昊抱回了自己的懷裏,「上次說過一起吃飯,是你不同意的。」

「我那是沒見過昊昊,既然現在見到了,這孩子又這麼討人喜歡,嗯,一起吃個飯,正好讓他與佳美也親近一下。」江菁雯看厲天昊,那張冷艷的臉上是真心的喜歡,喜歡這個孫子。

「好,去寶船吧,佳美和昊昊都喜歡吃海鮮。」

「可以。」江菁雯看着厲天昊,眼神是從沒有過的溫柔。

蘇小荷算是徹底的相信了,果然隔代最親,江菁雯一看到厲天昊就喜歡上了。

「小荷,我們走。」齊墨川應該是處理完了莫飛的事情,抬起手臂等她挽上他。

江菁雯這才反應過來蘇小荷的存在,臉色一冷,沉聲道:「我只跟我孫子一起吃飯,她不能去。」

「那好,那我和昊昊也不用去,沒什麼事的話,我們走了。」齊墨川說着,一手牽起蘇小荷,一手抱着厲天昊,冷絕的轉身,真的要離開的意思。

蘇小荷心悸了,如果不是因為她,他和江菁雯根本可以好好相處。

而現在為了她,他寧願與江菁雯翻臉,也要帶上她。

「齊墨川,我不喜歡吃海鮮,你……你們去吧。」蘇小荷掙開了齊墨川的手臂,「我一會還要買些東西,就不跟你們一起了。」

說完,她大步的也是逃也似的逃了。

再留在這裏,她有一種負罪感,她不能因為自己而影響了齊墨川和江菁雯之間的母子情份,她做不到。

她自己從小就失去了母親,可是齊墨川沒有失去。

那種失去的感覺錐心蝕骨,她已經經歷過了,她不想讓齊墨川也經歷那樣的日子,哪怕他母親不喜歡她,但還是齊墨川的母親。

「蘇小荷,你站住。」齊墨川伸手就要拉住蘇小荷,可她早就有所防範,一掙開他就快步跑開,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蘇小荷已經在幾步開外了。

「我去買日用品了,不用管我。」蘇小荷衝到了路邊,正好看到一輛計程車,便揮起了手。

齊墨川抬步就去追,蘇小荷一起去他才去,他絕對不會把她丟下的只帶昊昊與江菁雯一起用餐。

否則,以他媽那個性子,這一次得逞了,以後蘇小荷更難走進江菁雯的世界,這份婆媳關係也就此很難再修復了。

「哥哥,不要走,不走。」可他才走了一步,一隻手就拉住了他,是佳美,佳美比他矮半個頭,一張絕美的小臉上全都是着急和怯怯的模樣,生怕他跑了似的。

「佳美不怕,我去追回你嫂子,然後一起去吃飯,乖。」

他溫柔的聲音帶着安定人心的力量,讓佳美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嗯,追嫂子,快。」

「昊昊,不許亂走。」不遠處還有洛風,再加上厲天昊就是一個小大人,齊墨川常常覺得最讓人操心的是蘇小荷,而不是厲天昊。

「好,我在這裏等爹地媽咪。」齊墨川小身板一挺,筆直的站在那裏,目光緊追着齊墨川和蘇小荷,就這麼一會的功夫,他對江菁雯已經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了。

這個漂亮奶奶不喜歡媽咪,那他也就不喜歡這個漂亮奶奶了。

這個世界,他最最重要的人是媽咪,然後是爹地,至於其它的人,都要往後排,全都比不上爹地和媽咪。

可,齊墨川還沒追到路邊,蘇小荷已經上了計程車,離開了。

齊墨川皺皺眉頭,他答應了佳美和昊昊,所以,此一刻絕對不能任性的把他們丟在這裏。

那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也是不成熟的表現。

「昊昊,你叫昊昊對吧?」江菁雯才不管蘇小荷是死是活,此時此刻看着厲天昊還是很激動。

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已經有一個這麼大的親孫子了,還長得這麼可愛乖巧,小臉蛋好看的簡直讓她捨不得眨眼睛。

多少年了,她從來沒有一見之下就這樣的喜歡過一個孩子,甚至於感覺有點超過當初喜歡齊墨川齊墨晨和齊佳美了。

總之,她就是喜歡厲天昊。

厲天昊從之前的親絡到此刻的高冷,只用了江菁雯對蘇小荷冷言冷語的那個過程。

微微眯眸,小傢伙冷聲道:「昊昊是我媽咪給我起的小名,與你無關,你不喜歡我媽咪,我也不喜歡你,再見。」

厲天昊說完,就朝着齊墨川飛奔而去,「爹地,我們去追媽咪。」

齊墨川剛想答應,就聽身後的佳美沖着他的方向喊道:「哥哥,你去哪玩?我也要跟你去玩。」

齊墨川心底一陣煩躁,一邊是佳美一邊是蘇小荷,他糾結了。

可他也明白,有江菁雯在,他只能選一個。

也就是有蘇小荷就不能有佳美,有佳美就不能有蘇小荷。

想起從佳美隨江菁雯回來到現在,他一直都沒有去見過她一次,陪她玩一次,他真的不是個好哥哥,想到這裏,他心底一沉,對昊昊道:「昊昊,咱們先陪小姑姑好不好?」

。 僧人不言一語,悄然向院落的深處走去。

慕容蓀曉笑吟吟地望着於尊,道:「這裏面,可是有大師吶!」

於尊愣了愣,道:「這便是慕容兄你嘴裏所道的劫富濟貧?」

慕容蓀曉笑道:「你且在旁邊,靜靜地觀戰罷!」

於尊無奈地搖了搖頭,心道:「別人又勿擾你,你這又是為何般呢?」

不多時,那僧人換了一身袈裟,靜靜地立於佛堂上,目視着二人。

慕容蓀曉忽笑道:「大師,我的眼神不拙劣罷!」

僧人笑道:「我已在此地,等待施主多日了!」

於尊愣了愣,他忽的想起,那個身纏襤褸的僧人,對啊!那僧人乃是慕容蓀曉的爹爹啊!

此刻的他,才覺事情的奧妙之處,慕容蓀曉沖着於尊擠了擠眉,道:「於兄,這可是世間難有的機緣啊!」

於尊愣了愣,無奈道:「這便是劫富濟貧嗎?」

慕容蓀曉忽的哈哈一聲大笑,卻見那僧人眉眼間亦含着一分笑意,慕容蓀曉道:「於兄,不是要討教我爹嗎?你先贏了他再說罷」

於尊點了點頭,道:「那就要多謝長老的賜教了!」

他忽的一閃身,世間便已無了他的模樣,僧人靜靜地闔上了眼眸,他不再看這片世界,而在他的心底,卻有一雙心眼,靜靜地窺探著離他愈來愈近的於尊。

他忽的揮出一掌,只聞砰的一聲,於尊的身體倒飛了出去,這一擊是多麼的厲害,那佛堂前的數面牆壁都無法阻擋於尊身體的橫衝直撞。

轟!

轟!

轟!

待聞得幾聲巨響,於尊才睜開雙眼,他撫了撫後背,齜牙咧嘴,道:「這一掌簡直要了我的命!」

慕容蓀曉哈哈一聲大笑,道:「於兄,還未結束吶!」

於尊心神一滯,卻見眼前的人兒,一陣恍惚,便無了身影,待他細覺時,卻已聞僧人的雙掌自那高空之上墜落了下來。

兩道駭然的掌印,落在了那片頹廢的院落里,於尊揉了揉腰,再次呲牙咧嘴地站起來,他正處於那片掌印的正中,然而,他倒好似輕描淡寫的便接了下來。

僧人靜靜地闔上了雙眸,嘴角勾起一道詭異的弧度,他笑道:「小兒,接下來的,才是大菜!」

他的雙掌在發光,一段段奧義橫生的經文,在他的雙臂間,靜靜地晃着。

他的右臂閃著晶瑩的紫光,他的左臂在爍著烏暗的啞光。

此刻的僧人,站在那片天際間,他倒好似一位神祗一般,靜靜地撫慰著眾生的蒼涼與悲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